上部  第十六章

章节字数:6693  更新时间:09-03-26 13: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龙子鸣跟着悠先生再次回到咖啡厅时,已经彻底无语了。他几小时前才刚从这里逃走,结果几小时后又重新返回来,这究竟是天大的讽刺,还是有人在恶意操纵一切。推开玻璃门走进去,他有些无法想象后面的剧情。

    风带动门铃一阵轻响,坐在大厅里单手支头昏睡的紫谦在听到声音后,一个轻晃醒来,盯着面前进来的一人一猫,马上站起来上前“啊,悠先生,您回来了。”

    “嗯”黑猫淡淡应一声“我把这个小鬼带回来了,你的房间先暂时让他住。”

    紫谦一怔,望了一眼后面的红发少年,随后好脾气地一笑“好的。”

    悠先生摇了几下尾巴,缓缓往楼上去“你顺便拿点止血止痛的药上来,这个小鬼快不行了。”

    “不要小鬼小鬼的叫我!”捂着受伤的胳膊,他确实失血过多而站不稳了。但是,他发觉这个世界的人意识上面都有问题,称呼前头不加个“小”字,就好像无法体现他们年纪有多大似的。

    “好,我这就去准备。”即使猫已经消失在了楼梯口,紫谦仍是温和地莞尔着,在看到一边人滴滴答答流着血,沿扶手往上奋斗时,不由过去掺了一把“需要我送你上去吗?”

    “不必了,我自己能行。”输给几个被蛊虫控制的人已经够丢脸的了,现在还必须在别人的帮助下才能上楼,他龙子鸣这张老脸往哪搁啊?继续跌跌撞撞往上走,对方也很识趣地松开了手。

    ………………………………………………………………………………………………………………………………………………………………………………………………

    “喂,我说……”包扎了伤口换好了药,重新恢复生气的龙子鸣打量四周,才发现这间不大的屋子给人异常温馨的感觉。天蓝色的简单壁画,枣红色的柔软沙发,一张挂着厚厚罗秀帘子的双人床上,一大堆五颜六色的枕头整整占了半张床的位置。床的旁边还有一张柜子,而一面光洁的镜子则把这整齐而干净的房间映照的更加漂亮“刚才那个人是你的仆人吗?对你干嘛卑躬屈膝的?”

    躺在一只竹子编成,放有软枕的篮子里,悠先生梳理自己的皮毛,回答“紫谦是七月的朋友,我现在的饲主。”

    “哎?”吃惊这个答案,一猫一人的关系看起来分明就像是大哥和小弟。龙子鸣挑眉,着实不能理解“那他干嘛要对你一副尽忠职守的模样?”

    “不是尽忠职守,是紫谦脾气太好了。”

    所以才让你霸占房间给我,自己睡大厅?这脾气好的简直可以当圣人了。不过……屋子漂亮归漂亮,但也忒女性化了一点“这个真是他的卧室吗?床上干嘛摆这么多的枕头,莫非是晚上用来磨牙的?”

    觉得这小鬼很聒噪。悠先生用尖指甲挖了挖耳朵“这间屋子以前是他女朋友的,包括这个店也是。”

    “女朋友?”

    “对,床头柜上有照片。”

    龙子鸣探手取过玻璃相框,里面嵌着一张照片,是一个抱着一大束玫瑰花,笑得格外灿烂的少女“那他女朋友呢?”

    “死了。”吹掉指甲上的灰,它说。

    龙子鸣心下一惊“死了?怎么死的?”

    “被蛊虫杀死的。”黑猫趴在自己的小床上,合了合眼“紫谦以前也是个蛊师,经常会来这家咖啡厅,一来二去就和开这家店的主人日久生情。结果后来有一次执行任务,紫谦不小心把蛊虫引到了这条路上,正巧当时店门没关,给了蛊虫可趁之机,他的女朋友就在他面前被杀掉了。”

    虽然没有尝试过失去重要的人的感觉,不过龙子鸣倒是涌上几分同情“那他还真是倒霉啊……”

    “这种事情在涅槃之度是见怪不怪了,生活在这里的人,并不是每一个都拥有灵体,那些天生弱小的人,除了追求强大的力量外,就只有依附强者了。但这也就意味着,有更多保护与被保护产生,可倘若他们之间有一个消失了,另一个的存在也就没有了意义。”

    不太理解它话的含义,因为龙子鸣既没有要保护的人,也没有被人保护的必要。叹一声,他翻身抱住自己的刀,不知是第几次心疼它这副毫无生气的样子“喂,你要怎么帮我找七月领主啊?”

    “等你把十件案子全完成后再说。”

    “再说?!”起身一激动,不小心扯到了伤口,他疼得咧嘴“等把审核的任务完成了要到何年何月?我可等不了那么久!”

    抬起一只眼皮,悠先生一哼“等不了就耗着,你可没资本跟我谈判。”

    嘁,这只死猫!找不出话来反驳,就像当年被笑无非逼着上学一样,毫无还手之力。龙子鸣暗暗诅咒它,同时也不明白自己怎么身边尽是些狡猾老狐狸。

    “我现在不让你去找七月是有原因的。”知道这小鬼想不开,黑猫慢悠悠地说道“你来这里既然是要做蛊师的,那就应该多多增强一下实战经验,就刚才你对付的那几个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困难,是你太不了解蛊的习性才会被弄得这么惨。眼下,你那把刀修好修不好都无所谓了,因为若是你还这么不堪一击,那把刀落到别人手里是早晚的事。”

    “哎,我说你这只猫,不打击我你是不是就不能活啊?我有你说的那么弱吗?”他清楚这只古古怪怪的猫比他强,但有必要拼命打压他的自信心么?白眼一翻,龙子鸣不悦了“告诉你,我在我们那边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大人物!”

    悠先生鼻腔出声“哼,小鬼就是小鬼,视野果然小得可怕。在那里是强者,在这里就能继续称王称霸吗?你不要太单纯了,像你这样乐观过度的人,是活不了多久的。”

    飞去一个眼刀,他发现他像厌恶邱沐一样厌恶它。

    “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顺利完成十件任务,帮我赚足今后的生活费,我可以保证你不但能够安然无恙地抱着你的刀回家,还可以拥有超出于你曾经持有的力量。”

    轻哼一声,虽然诱饵很对他胃口,不过,俗话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只猫要的代价可真是不小的。龙子鸣四肢大展躺倒,问出了一个他之前就挺想知道的问题“喂,那个七月领主到底怎么着你了,让你一定要甩他?”

    “没尽到一个主人该尽的责任,所以要踹了他。”悠先生没有再隐瞒了,回道“涅?之度的十一位领主里,七月是最不负责的一个。他三年才清醒一次,可每次醒来只是无耻地对我说一些道歉的话,然后再陷入睡眠中,把我丢给紫谦喂养。更过分的是,失去领主意识的七月根本不记得我的存在,有一回我好心去找他,他尽然直接就把我给卖了!”

    卖、卖了?龙子鸣嘴角抽动,听它继续冷声抱怨。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我只是不能容忍他无视我身为一只猫的尊严。高兴时玩两天,不高兴就踹开,他当我是什么?他的宠物?哼,而且,紫谦只是他的朋友而已,让别人来养我,那还要他这个主人做什么?所以,我决定自力更生。”

    他脸上已经在冒汗了,这是什么奇怪的逻辑?宠物就是宠物,主人就是主人,哪里来的自尊?受不了这种外星想法,他想既然不懂那就别懂,省得到时候自己回去了,也变得神经错乱了。“那个……我挺奇怪的,这里的十一位领主干嘛要每三年醒一次再睡着呢?”

    “因为很多没有灵体的人想从他们这里获取灵体。”悠先生说“一些需要的人,不需要的人,心怀善意的人,图谋不轨的人,都想得到十一位领主的赐予,但是,若所有人都拥有了灵体,涅?之度大概也就乱套了。而且,每一次赐予别人灵体的时候,对领主自身的伤害其实也是非常大的,他们要想恢复失去的那部分就必须进行充分的休眠,所以把自身的意识分成两种,一来避开了那些找麻烦的人,二来也可以自我修复,一举两得。”

    理解了原因,龙子鸣这才感觉这个世界其实也没有自己想像中的那么太平。有人会死,有人想得到力量,有人渴望征服这里,还有人奢求的不多,却偏偏什么也得不到。哎……说来说去,还是自身的欲望太多了。“那么要找到领主是不是——”结果话到一半,他就发现,刚才还跟他神采奕奕讲话的黑猫,现在却已经歪着脑袋闭上了眼睛,一副不像在交谈下去的模样。

    翻个白眼,果然猫是“懒”得象征。他“嘁”一声,脑袋里面混乱一团,对于今天发生的一切还没有完全消化,现在让他睡觉还真有点困难。

    ………………………………………………………………………………………………………………………………………………………………………………………………

    失眠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小强身上呢?

    思考不过十分钟,龙子鸣就拉着周公的手跑去约会了,全然不顾自己是否还有疑问没有解决。

    卧室的门被人轻轻拉开,有细微的脚步声接近。眯着眼的黑猫即使在睡眠中也保持着高度警惕,所以轻易就被惊醒了,但它并没有睁开眼睛,一直等到有东西放在自己身边,低低说了一句“悠先生,您的特浓牛奶,记得起来喝哦。”才撑起眼皮。

    屋里已经没有人影了,但门却开着一条缝。黑猫直起身,跳出篮子走了出去。

    此时已经清晨,东边的天泛起淡淡的红晕,看起来十分可爱。悠先生下了楼,就看到紫谦坐在一张木椅上,独自望着咖啡厅外面的世界,神情十分平和。它走上前,来到他的腿边蹲下。

    紫谦笑一笑,对于黑猫的出现并不惊讶,而是俯身将它抱在了怀里。“悠先生怎么不睡了?”

    “我偶尔也想来看看日出。”它说。

    “我刚才看到相框被移动了,想必悠先生把彤云的事情告诉他了吧?”没有多少责怪的口吻,他的表情依然温和。

    黑猫蹭了蹭他的手“我只是想让那个小鬼知道,这个世界并非他想象的那么单纯。”

    “那悠先生为什么会挑中他呢?”用指头轻轻搔它的下巴,猫一向很喜欢别人这么摸它。

    “因为他拥有了做强者的条件。”黑猫回道。

    “条件?”

    “恩,即使拥有了绝对强大的力量,也不会让世界颠覆,这是任何一个强大的人都必须具备的。不然,那将是会是物极必反。”

    紫谦沉吟“可我不觉的那个人现在有多强大。”

    “那个小鬼会成长的,而且会非常迅速。”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哼声,尽管说着人话,可本质上这个悠先生还是只猫。“我会让他成为涅?之度的强者,甚至是比领主们更强。”

    “那这个叫龙子鸣的人还真的有福气啊。”

    “这是自然,我可是白虎一族的后裔,他能得到我的指点,是他前辈子修来的德。”它一哼“不过也有他自身的因素,他是有潜力的人,单细胞粗神经,但精力旺盛好斗心强,典型的狂热分子加极端玩命者,可是本性却又善良到不分敌友,是块好材料,打磨打磨应该可以用。”

    紫谦有点搞不清它是在夸他还是在损他,莞尔着“悠先生是在表扬他吗?”

    “恩。”

    “真难得,他好像是第二个受到您表扬的人呢。”这只猫的个性有点古怪,若不是紫谦认识它好多年了,不然真会误会它“我记得,您第一个表扬的人是七月吧?那次好像是因为他终于记得您的生日了,还送了礼物对吧?”

    黑猫没吭声,闭上了眼睛。

    “那次的礼物是——一根狗骨头……”低头一笑,他的那位朋友有时还真让人搞不懂在想些什么,也难怪悠先生总是会抱怨。紫谦摸摸它的头,天边已经有光芒透出,扫射过大地,从透明玻璃墙看去,天与地显得格外和谐。

    “我是有原则的……”想起什么,悠先生说道。

    “那是当然,您的原则我了解。”

    “可是,谁来给这个世界定原则呢?”

    紫谦一愣,随后收敛了笑意“是啊,谁来给这里定个原则呢?”

    ………………………………………………………………………………………………………………………………………………………………………………………………

    足足睡了一整天,龙子鸣是下午才被迫与周公散会的。打个瞌睡,他垂头丧气地陪着悠先生在路上晃荡,精神极度抑郁,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昨晚的伤至今还没让他恢复过来,还出于在半梦半醒状态。

    “我们马上就要到媒介公司了,第一次案子的难度定个简单一点的好了。”瞟一眼身后在人行道上摇摇晃晃的小鬼,黑猫自觉他是缺乏锻炼。

    一人一猫步行半小时后来到媒介公司,那是一栋十几层高的大楼,猛一眼看上去很像办证大厦,有着奢华的大厅以及多到眼晕的人堆。龙子鸣跟着黑猫来到一个人相对少一点的服务台前等待,不由抬眼打量四周。这里有很多个这样的台面,来来往往的人在其间经过着,不时与吧台上的服务员小姐交谈。而这些人大多装扮怪异,藏头露尾,不像是正派分子。

    十分钟后,轮到了他们。

    “请问有什么能为你服务的?”穿着蓝色套裙的的漂亮小姐和颜悦色地鞠了一躬,然后问道。

    悠先生坐上高台转椅,两只脚掌扒在桌边,探着脖子说“我们需要一个难度不高,但赚钱很多的蛊师任务。”

    龙子鸣白一眼这只猫,虽然知道涅?之度的人思维都很怪,但它也没必要学人的坐姿吧?而且,该回话的人是他吧?这只猫凑什么热闹?

    “请您先出示您的有效证件。”她甜笑说道。

    黑猫看向一旁人,忽略他的不悦表情“小鬼,把你的参赛证拿出来。”

    从口袋里掏出那张卡,他丢在桌子上一哼。

    “您是这一届审核赛的新人,悬赏局有给你们设定了一些特惠任务,要看看吗?”

    “不必了,把特惠的案子留给那些能力不够的参赛者吧,我们需要的是最新的任务。”黑猫摇摇尾巴,冷冷回复道。

    龙子鸣蹙眉“喂,你不要太过分好不好?我办案子你办案子啊?”

    “当然是我了,我昨晚说过了,你现在只是我的跟班。”

    这只猫存心找打是吧?跟班?梦你的去吧!“休想!我的案子我自己说的算!”

    “小姐,有查出一些新的案件吗?”直接把话过滤为空气,悠先生正眼没瞅他,继续与服务员交谈。

    咬牙再咬牙,他有点想虐猫。

    “哦,在这里。”对着面前的电脑一阵敲打,服务员小姐终于在网页上查找到了他们要的任务“早上悬赏局刚刚发布的案件,难度指数不高,是三等B类,悬赏金为一万,而且不限制人数。”

    “不限人数,赏金也很高?奇怪……”悠先生略略思索,随后问“是什么案件?”

    “是因为一座庄园最近有大量的蛊虫闯入,庄园的主人上报了悬赏局,并且决定这次只要是来庄园除蛊的蛊师,都可以得到他们的报偿。”

    “也就是说,赏金不是悬赏局给了?”

    “恩,没错,据网上显示,这个案子已经有不少人参加了,你们若是感兴趣的话,也可以前往庄园。”小姐微笑着告诉它。

    龙子鸣刚才还不满的情绪,再听到有一万块可以赚时,立马变成了赞同状“那就它好了,一万呐,我在赌场打架也没这么多!”

    “好吧,麻烦你先帮我们买断吧。”悠先生沉了沉黑色的圆眸子,却并没有像红发少年一样乐开怀。

    “好的。”她点击鼠标进行买断程序,尔后又补充道“根据媒介公司的规定,一但您买断了任务,我们将会扣除百分之二十作为中介费。”

    然后再一听到这里弄任务还要吃回扣,龙子鸣又有了意见“百分之二十,你们咋不去抢呢!”

    悠先生白他一眼,暗叹这是个没见识的小鬼“难道送你来这里的媒介人比这地方吃的回扣还要少?”

    他一怔,隐约想起笑无非和邱沐的赏金好像是六四分?这才恍然,与那个没品的会长比,媒介公司简直就是仁慈了。

    “庄园的位置在七叶市郊区的南环路附近,一打听就能找到,至于庄园内有什么类型的蛊虫在,这个悬赏局并没有具体调查,所以请你们做好准备。”

    “恩”黑猫颔首“那么案件有时间限定么?”

    服务员小姐回道“没有时间限定,您可以自由挑选日子前往。”

    “好的,谢谢你了。”它跳下转椅,抖了抖身子。“走吧,小鬼。”

    “哦,还有……”服务员在网页上又看到什么,连忙说道“庄园的主人叫做……诗佳。”

    ………………………………………………………………………………………………………………………………………………………………………………………………

    “这么快就领到任务了,还有点不敢相信。”跟着这只猫往回返,龙子鸣感叹着。

    悠先生并没有回答他,因为它在想另一件事。悬赏局通常是不会处理民事案件,除非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才会破例立案。就算那个庄园的主人很有本事,但为何此案不限人数和时间呢?而且金额也高得过头,怕是不会像想像中那么简单。

    “喂喂,我说话你听见没有?”眼见黑猫转过了马路往相反方向走,龙子鸣提高声调问它“你到底要去哪儿啊?不回咖啡厅了吗?”

    悠先生抬起头“我们先去卖武器的地方,重新给你准备一些除蛊道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