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14 摸到翅膀

章节字数:3190  更新时间:19-10-24 22: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随着伊南娜的要求话音落下,沉默开始在两人之间无声地蔓延,红罗宾看着眼前眼神灼灼的金发少女,开始计算现在转身就走能够顺利离开的可能性。

    想到了那让地板下陷了一个坑的一蹬,红罗宾默默选择了顺着对方的思路进行忽悠:“我的翅膀是不能够给不熟悉的人随便触摸的,如果你一定要摸的话,那么就回答我一个问题作为交换怎么样?”

    将外星武器顺利运回泰坦塔的康纳见队友这么长时间还没有传来行动结束的消息,便再次匆匆赶到拍卖行,在用透视确定了队友此刻身边站着的且具有行动能力的只有那名金发少女后,思及对方的危险性和身具嫌疑,便也来不及使用超级听力就迅速地进入了拍卖会场,然后就猝不及防地听到了红罗宾的下半句话。

    听到开门的声音,提姆和伊南娜同时向着被猛地推开的会场左侧的门的方向看去,然后正正撞上了康纳充满古怪还带着震惊的眼神。

    三双眼睛就这么对视了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从自己队友的眼神中读出了“你竟然是这样的红罗宾”的意味,提姆只想扶额。

    然而红罗宾并不清楚自己没有使用超级听力的队友只听到了自己“如果你一定要摸的话,那么就回答我几个问题作为交换怎么样?”这后半具有一定程度上的歧义的话。

    伊南娜只看到一个并不认识,但看上去有点眼熟的,穿着胸前写着一个大大的红色“S”的黑色紧身T恤的人闯了进来。

    在通过观察确定他是身边长着金属羽翼的人认识的人,猜测对方是来找自己身边这个人的,伊南娜便不再在意这个突然闯入者,而是冲着红罗宾点了点头:“好,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我不保证一定能回答,但如果我回答了,就表示这个交易成立。”

    金发少女出乎意料的谨慎回答让提姆暗暗挑了挑眉,这个举动有些不符合自己之前对于她性格的猜测。

    在他之前跟对方的相处之中,他认为眼前的金发少女并不属于那种善于隐藏,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想过要隐藏自己的特殊的那种人,这也是他迟迟无法确定对方跟杀手鳄有什么犯罪方面的联系的原因,在他看来,她是那种除却她根本没有想要隐藏的古怪世界观以外非常好懂的人,换言之,她很好骗。

    现在看来,好骗是好骗,因为别人说的话她基本都会当真,但是她却有着自己独特的一套生存方式——用她的轻信让对她说谎的人明白欺骗她所要付出的代价。

    这是一种长期居于无可动摇的绝对上位,无论是力量上的还是权势上的,才能培养得出来的习惯。提姆将心中对金发少女的危险性的评估又拔高了数个等级。

    红罗宾的脑中闪过许许多多的信息,但面上却是一副对自己即将得到的问题的答案并不是那么感兴趣的样子:“你昨天晚上,我是指凌晨,是不是在钻石区救了一个长得很像鳄鱼的人?”

    “长得很像鳄鱼的人?”伊南娜微微歪了歪脑袋,“你说的是那个有着可爱尾巴的绿皮肤人类吗?”

    这下就连康纳都暂时放下了纠结“红罗宾竟然是这样的红罗宾”这个问题,露出了震惊的表情看向伊南娜。

    绿皮肤是对的,但是,可爱的尾巴是什么东西?那种东西真的有长在杀手鳄的身上过吗?这已经不是世界观的问题了吧?这个人的审美到底是怎么回事?她难道是在怪物堆里长大的吗?

    想到杀手鳄那条一击之下足以令普通人肋骨断裂的尾巴,红罗宾努力压制抽动的嘴角,点了点头:“对,看样子救了他的人就是你了。”

    “那么,”提姆看着眼前安静下来的时候好像是习惯于不牵动面部肌肉而显得面无表情的金发少女,他注意到她那双蓝眼睛几乎像是黏在了他的金属翼上一般,想到自己换取她这些答案的条件,努力压下抽动的嘴角,“我可以知道是为什么吗?”

    伊南娜闻言终于将视线从红罗宾的金属翼上拔了出来。她看了提姆一眼:“这个问题你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

    虽然在被提出匪夷所思的要求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了一定的猜想,但是他一点都不想这种会被他第一时间从脑海中否决的可怕猜想被证实啊。这么想着的提姆深深地觉得自己今天一天吐的槽可以赶得上自己以前一个星期的量。

    忍住了在敌我不明的人面前揉按额角的冲动,红罗宾耐着性子企图进一步还原昨天晚上没有监控的事发经过:“那么,你可以说一说昨天晚上的事情经过吗?”

    虽然有些疑惑眼前这个地球人类为什么要问这些,但是这些问题并没有涉及什么她不能回答的,伊南娜便略去自己不礼貌地试图夸奖那个绿皮肤的地球人类结果好像惹怒了对方的事情,大致地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眼前这个地球人类。

    听着事情经过的红罗宾将事情与自己通过现场还原的经过进行比对,发现大体上是一致的,但他还是从金发少女粗略的描述中发现了不一致的细节:“你刚刚说袭击杀手鳄的人使用的是仿制武器?”

    伊南娜微微歪了歪脑袋,思考自己的话中有没有错漏的地方,然后肯定道:“是啊,是齐塔瑞人的武器制式,但是仿造得并不高明。”

    “你是怎么知道齐塔瑞人的武器制式的?”一边静静旁观的康纳突然出声询问道。

    被问到的金发少女却只是定定地看着超级小子,不作回答。

    “我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红罗宾看见金发少女突然像是闭嘴的蚌壳一般一言不发,思考了不到一秒便出声道。

    伊南娜微微抿了抿唇:“我见过。”然后便不再替这句简短无比的回答补充任何信息。

    红罗宾和超级小子对视了一眼,知道这就是金发少女“不保证一定能回答”的问题,但是不管她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眼前这名金发少女来自宇宙这一点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了。

    而且这个不能够被回答的问题那隐隐可见一斑的正确答案也揭示了那颗高纯度氪石为什么会属于眼前这位金发少女。

    好像是因为不能够回答红罗宾的问题而为自己的“福利”感觉到担忧,伊南娜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红罗宾的金属翼:“你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想问我的吗?”

    虽然金属翼的的确确并不是生长在自己的身上的,但是此时此刻提姆却莫名地因为金发少女灼灼的眼神感觉到自己的背部神经连在了金属翼上,并且很想像真正的鸟儿那样能够把自己的翅膀收一收。

    被伊南娜的话所提醒,康纳想起了自己刚刚进入拍卖会场时听见的话,大概已经从伊南娜的眼神和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之中大致猜到了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朝队友投去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最后,事情就在红罗宾眼不见为净地背过身,通过手上的智脑操控金属翼向两边展开,犹如真正的鸟儿张开翅膀一般。

    看着那对金属翼的羽毛每一根都在灯光下泛着金属一般冰冷的光泽,明明是坚硬无比的事物却有着活物柔软的外表,生物的线条和金属的光泽奇异地糅合在一起,显出一种异样的美感。

    仿佛能够感受到金属翼下的搏动,伊南娜小心翼翼地,像是在摸一只一直不亲近人的猫咪,害怕动作一大便吓跑了对方一般轻柔地抚摸着坚硬无比的金属翼,同时还一边询问:“这样会不舒服吗?”

    莫名其妙地从金发少女没什么起伏的语气之中听出了之前没有的柔和,实际上并没有任何感觉的提姆在一边的康纳使劲憋笑的眼神之中冷漠地回答:“不会。”

    等到金发少女心满意足地收回手时,红罗宾那本来就不多的羞愧之心已经消磨殆尽,超级小子也可以做到面无异色了——他已经在辛苦憋笑的过程中在心里笑够了。

    我会为你保守秘密的,提摩西。康纳对着队友使了个眼色。

    谢谢,不过不需要。红罗宾面不改色地接下这个眼神,并且用嘴型冷漠地回答。

    并没有察觉,或者说察觉到了也不解其意的伊南娜对着两位少年“义警”礼貌地道别之后,离开了拍卖行。

    留在会场的红罗宾用智脑通知了哥谭警方可以派人到拍卖会场——很显然,之前顺利离开这里的富豪们不可能不报警,但是按照这场拍卖会的黑帮规模,哥谭警方的到来只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所以他通知了戈登警长“晚一点”再出警——很显然,这一次,是奥斯瓦尔德•科波特先生损失惨重。

    善后完毕,红罗宾展开金属翼,和自己的队友一起消失在了哥谭的夜空。

    走在回哥谭酒店的路上的伊南娜看着再次变得与白天截然不同的,空荡荡的街道,突然说道:“啊,差点忘了。”

    她脑海中的古伽兰那出声回应:“怎么了吗,伊南娜大人?”

    “我并没有卖出宝石,”伊南娜面无表情地说出了沉痛的事实,“也就是说,我并没有获得收入,我还是没有办法支付我的住宿费用,也没有多余的地球货币购买红茶。”

    古伽兰那:“……”

    “看来你说的不对,我并不适合成为一位宝石商人。”

    作者闲话:

    小剧场:

    伊南娜:摸翅膀成就get!

    红罗宾:我是一只没有感情的小鸟。

    古伽兰那:(超大胆)赚不到钱怪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