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开宴,刁难

章节字数:2020  更新时间:19-11-04 13: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再次吩咐书童,竹蕴一脸为难,只得频频后退。

    “你……”

    金姒霎时一肚子火,突然脑袋灵光一闪,她开口道:

    “宵禁!就叫宵禁!”

    话落,不管二人同不同意,爬上了黑马一坐,驾着黑马往马厩内院跑去。

    “宵禁,我们走!”

    望着远去的背影,金霄满脸不可思议。在他的印象中,云雾可是除了大哥以外,其他人怎么努力都无法上骑的固执宝马!

    回到马厩,金姒速度从马背上落地,捂着被打的屁屁,羞红着脸颊,气呼呼的,一双好看的眼眸,都涌上了一些晶莹的光。

    “流氓!臭流氓!”

    转身,她对着黑马伸出手指,信誓旦旦。

    “宵禁你等着,待我找到机会了,我抽他我!我必定把今天的打讨回来。哼!”

    三天后,金府开宴,宴请各部官员好友,同庆贺前大将军五十岁寿诞。换了牌匾的大门前,守门的小厮将各路大人请进去。

    金府大堂内,大将军金卫一袭深色云纹长袍,大步流星而至。他双手抱拳,自然堆笑:

    “有劳各位给老夫几分薄面,今日来我府中同我共贺。”

    “大将军客气了,你的寿诞,我等自然是要前来道贺的。”

    一常服男子道,目光缓缓落到了将军身后的女子身上。

    那女子约莫舞勺之年,一袭金色的翩蝶襦裙罩身,婉约俏丽,一张白嫩脸蛋更显娇小。此刻她正乖顺的待在大将军金卫身后。

    “这姑娘是?”

    金卫稍微侧身,把女子让出来。“当年我重伤,便是多亏了这孩子的父亲相救,才得以保命一家团聚。”

    众人一听,心中隐约有数。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打探恩人家的消息,没想到再次见面,恩人家已经遭遇不幸。如今恩人一家只剩下这孩子,我便将她带回家中。往后将这孩子照顾好,也算不枉费恩人当初对我的救命之恩。”

    “原是如此。”

    众人纷纷点头。

    “金姒,过来见过各位大人。”

    金姒乖顺的向前两步,对众人行了礼数。

    “请各位大人安。”

    金卫将宾客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常服男子看着金姒年纪尚幼,父母便遭山贼所害,不免心生怜悯叹道:

    “这孩子看着跟我家的孩子也差不多大,真是可怜。就让孩子跟孩子们一起玩耍吧,我们大人们聊我们的。”

    “去吧,就在那边。”金卫道。

    “是,金姒告辞。”

    “四姑娘,这是你的位置。”

    丫环把金姒带过去,摆上碗筷,便听她说道。

    “这里没你们的事了,我们都是有手有脚的,不用你们伺候了,下去吃东西吧。”

    边上,其他小姐带来的丫环们,心头正疑惑走不走,便给金府的丫环推搡着往屋外走去。

    “哎?”

    斜对面,一黄裳小姐斜着眼,审视着她。

    “真是的,仗着自己家救过朝廷官员,就敢跟我们同桌用膳。”

    黄裳姑娘声音不大,不悦的语气带着毫不掩饰的刻薄。其他人愣了愣,没有动作。金姒自顾自的给自己夹菜食用,宛如没有听见一般。

    “都这么说了,还能吃,可真是厚颜无耻。”

    夹了肉,细嚼慢咽的吞下去,金姒一如既往的样子,令黄裳女子更是不喜。

    “哎!叫你呢,你聋了吗?”

    “又夏,去拿一些驱蚊的东西过来,这里蚊子嗡嗡嗡叫着,真是吵。”

    “是,奴这就去。”

    “哪里有什么蚊子?你真没事找事。”

    黄裳女子一愣,貌似想到了什么,瞪大一双眼睛怒视过去。

    “你骂我是蚊子,你好大的胆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话落,黄裳女子正欲拍桌而起,一个白衣男子却出现在视线中。

    “吃得如何?若是不够,便让厨房再端上来。”

    “金卿?”

    黄裳女子见状,得意一笑,端得一派兴师问罪:“金卿哥,你们家这个客人,好生没有礼数。一个客人,怎么好意思跟我们坐一桌子?”

    金卿一见对面问话的是福涂涂,轻松的语气立时转变疑惑。

    “你是客人,她也是客人,客人跟客人一桌子,没什么不妥的。”

    “不对,她……”

    “金姒现在也算是我们家的一员了,主客同桌,不是很常见的吗?涂涂你那么不开心,不会是觉得客人没资格跟主子坐一桌吧?”

    如此一来,倒成了她福涂涂自觉自己身为客人,没资格跟当主子一家的金姒同为一桌?这她哪能受得了?径直拍桌而起!

    “嘭!”

    “才不是!是她没资格跟我们坐一桌,她顶多就是商人的孩子,她有……”

    “叮叮叮~~”

    随着福涂涂拍桌而起的动作,她手前的酒杯直接碰到了旁边桌上的酒杯。那酒杯按照规矩摆放,距离之间恰到好处。一个倒了,就会把另外一个也给碰倒,犹如骨牌一样。最后,到了金姒这边,她想抽走酒杯已经来不及了,那酒水自然洒到了她的裙摆上。

    “哎?这?这可怎么好?”

    另一女子叹道,这种被连着倒杯的情况,她可是第一次见。

    “没事,我去换身衣服就好。你们慢用。”

    金姒浅浅一笑,仪态温和,一点窘迫感都没有。惹得那福涂涂想讥笑都难以开口。悄悄伸出腿去,横在必经之路上。

    福涂涂嘴角一勾,美滋滋的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小口一啜,突然!脚掌传来一阵剧痛!

    “噗!”

    叫没叫出声,倒是把进口的酒水给喷出来,喷到了面前的菜肴上。其他人见状,纷纷露出嫌弃责怪的表情。

    “你怎么这样啊?”“让我们怎么吃啊?”

    “你敢踩我!”

    福涂涂怒起身,可周围哪里还有金姒的影子?只剩下了自家父亲严厉的目光。

    离开大堂的金姒,刚出前院的大门,便见到远处一抹白色的身影,坐着轮椅,落寞的望着大门处络绎不绝的人。

    发现金姒在看着他,折扇一拍,书童便将他往回推。没有多想,金姒提起裙摆,追了过去。

    “我记得,金霄住的地方叫做竹苑,是往这边走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