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开学典礼上

章节字数:4755  更新时间:19-11-13 01: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货怎么回事?”卫磊坐在吴逸病床边上一脸的不解,“竟然能做出吃完头孢喝酒的蠢事来。”一边说一边直摇头,仿佛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个闷骚男神哥们儿。

    医生路过病房进来,摸了摸吴逸的头,又听诊了一番。“明天早上就可以出院了,记得告诉下次不能吃过头孢克肟喝酒啊!这是玩儿命,你们爸妈有几个孩子啊?”医生大叔一脸责备,又唠叨了一番、嘱咐教育了无数,这才肯走。

    剩下付帅和吴逸两个人被晾在偌大的病房里垂头丧气的,仿佛是自己做错了事。卫磊自然是一脸懵逼,不知道吴逸这是犯了哪门子失心疯。只有付帅知道,吴逸自从两周前留扬州同学聚会之后就开始心事重重。

    “他是怎么搞的?”卫磊没好气地看了看墙上的钟,11点三十了,吴逸昏倒被他们俩驾到这附近社区医院,两大小伙子楼上楼下一阵忙活,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而,验了血才知道原因。“本想好好喝喝酒吃个烧烤,闹这么一买买,哥们儿头都大了。”他挠了挠耳朵,像一只不小心长了一米八五的猴子坐在那儿。

    “谁让他晕倒了呢,听医生说了么?挺危险的!”付帅叹了口气摇着头。

    “是为了那个楚林么?”卫磊抬起头来问正在给吴逸整理被子的付帅。

    “我不是说了嘛,大学同学。”

    “谁问你这个?我想问是因为什么事儿,搞得吴逸这么惨?吃药喝酒都做出来了。”卫磊直入主题。

    “不知道具体发生什么事儿了,这阵子我跟吴逸忙实习,没时间问他。”

    “那个楚霖还跟你们一个班?”

    “对啊,四年大学同班,马上研究生也一个小班,我们好几个都是一起保研过来选在院长班里的。”付帅有些小小得意,他们算得上是文学院近几年最优秀的毕业班了。

    “吴逸考上复旦了怎么还回得来扬大?”要知道报考某校被录取之后不太可能折回本校的。这也是卫磊好奇的原因之一。

    付帅帮吴逸垫了垫枕头,“是,考的非常好,但是没去,学校正好留了一个名额。”其实付帅知道,吴逸放弃了复旦就是为了跟楚霖一个班,本来火热爆满的文学院专门为了吴逸的事情开了个专题研究会,吴爸爸还专程找了学校的副校长请求儿子留下来。也不能算是请求,吴爸爸已经是江苏油田扬州分公司位高权重的人了,找些关系还是比较简单的。

    “啧啧,牺牲太大了。”卫磊长叹了一口气。心理估摸着,这姑娘的魅力难可真算是以抵挡,以往高冷气死女生的吴逸竟然为她放弃了这么多。“我突然特好奇楚霖长什么样子。”

    “不可以貌取人,重要的是内在!”付帅这话脱口而出,倒像是再告知别人:楚霖不是一个花瓶。谁让付帅也从心底深深为这姑娘着迷至今呢。

    “我靠!长得丑啊?”卫磊这一句太过突然。付帅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卫磊是理科生,想问题可能是另一种模式——简单粗暴。

    浴室付帅立刻转变风格,生涩难懂隐晦之语要少说。“内外兼修,挺好的女生。”

    “我特好奇——”卫磊的话匣子要打开了。

    “马上开学了,你们数科院离文学院那么近,欢迎你常来蹭课看美女。”付帅的意思很明确了,他不想聊起这个女生,如果好奇那就自己来探索,可是卫磊的理解力真没有他想的那么普通。

    “吃了头孢不能喝酒,吴逸这叫自残,他肯定跟这姑娘吵架了,你说说看,这姑娘到底什么来头啊!”卫磊证明了理科生的理解力之低,付帅开始觉得不耐烦了。

    “吵哪门子架?你以为都跟东北人一样喜欢吵吵?你想多了。”付帅这颇具地域攻击性的言论,卫磊根本没听出来什么不妥,他只好几楚霖是何方神圣,非要问个究竟。

    “难不成这姑娘还拒绝吴逸了?”卫磊起身坐在靠窗那个新铺的病床上,眼睛瞪得像个好奇的孩子。

    太可笑了,付帅作为文科高材生的优越感蹭蹭地从心底蹿起来。“你觉得是怎么回事?我什么都没说,吴逸什么都没告诉我。”付帅隔着吴逸的病床,躺在了靠门的另一个新病床上,关了灯。

    “你跟他4年舍友,还一起实习,你不知道原因?”卫磊穷追不舍。

    “我就是跟他40年舍友,我也难以知道他不想说的事情。”付帅被卫磊的不厌其烦给深深地雷到了。卫磊可以代表大脑片区发展严重不平衡的大多数优秀理科生,这类人往往某种智商蹿上8848的海拔,而情商始终没有长出地平面,就拿现在来说吧,卫磊竟然没有听出付帅的不耐烦。

    事实上付帅压根不想提吴逸跟楚霖的事情,他记得大二那年放暑假头一天,吴送喝醉的吴逸回家的路上,醉醺醺的吴逸告诉付帅,他是那样深爱上了楚霖,甚至从来没有那样痴迷地爱过过一个姑娘。吴逸的话也深深刺痛了付帅,虽然付帅早就看出了吴逸和楚霖之间的情愫,但当吴逸说出来的时候,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付帅他又何尝不是那样喜欢着楚霖呢?楚霖家境优渥,性格十分温柔,长着一张全校公认的高级脸,她过于出众的身形背影总会深深烙印在一众青睐她的男孩身上,甚至据说还有女生追她。

    只是比起各方面都明显优于自己的校草——吴逸,?谁都有种感觉,吴逸和楚霖是天生的一对儿,迟早会走到一起的,虽然现在还有某些小小的隔阂存在。可能极品都偏爱被动吧。

    付帅曾有强烈的冲动想要尝试一下,下决心追一下这个姑娘,他去参加楚霖所在的社团、上课时候有意无意地坐在她附近,甚至常常会找小组讨论和实习的机会多跟楚霖说说话。也就是应为他和楚霖互动的过于频繁,楚霖反而把付帅发展成了好朋友,甚至是她的这个校园里最好的男生朋友。她曾经亲口夸付帅是“女性之友”,甚至跟付帅深入探讨过付帅本应该投胎成一个女身的问题。

    胎死腹中的感觉,总是那么一件郁闷的事情。鬼机灵的付帅当然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希望。

    就在付帅回忆着心海深处痛觉的时候,卫磊这只猴子正在黑暗中急不可耐地等着别人讲吴逸的破事儿事。

    “吴逸喝醉酒有没有做过什么蠢事?”卫磊绷不住了。

    付帅天性就比较能沉得住气,一句“不太清楚”,可卫磊气出了内伤。

    “你不知道谁知道?”卫磊捂着裆急要上厕所。

    “就是懒得说,我要睡觉了!”付帅心里胜一筹,总算没被这龟孙子撬开嘴!

    第2天一大早,卫磊顶着一双熊猫眼跟付帅一起送吴逸出院。吴逸似乎忘了昨天发生了什么,卫磊看吴逸还有些头昏,也就努力不问这问那的。

    又过了一天,研究生开学典礼的日子到了,中心校区大礼堂里挤满了意气风发的新生,带着美好的期待,各个意气风发,连人走进来都能感受到这里的激情。好热闹的场景啊,各院系的研究生学生穿着代表自己院颜色的Polo文化衫,坐成一个个五颜六色的方阵,兴高采烈地互相打着招呼加着微信,认识着新的朋友。

    文学院的队伍总是坐在最前排,人总是最多,谁让这是扬大唯一的国家级重点学科呢。

    长相似明星般年轻美貌的校领导大爷们各个穿得时尚而得体,传统的大学老学究形象早就焕然一新了,毕竟这个时代里,大学是云集着各种新思想、新风尚、新潮流的阵地,校领导的外形就是一面闪亮的旗帜。这一点,就连理科生们都能明显感觉得到。(作者废废此处并没有蔑视理科生哈,他们只是呆萌的代名词)。

    究竟哪个是楚霖啊?这么多的人。卫磊是个强迫症,吴逸绯闻女友这茬他哪儿忘得了?今早专门来的晚了一些并且绕道从前门文学院坐席经过,人家是提前偷偷做过功课的,还不是为了能去近距离观摩一下吴逸和楚霖的“状况”吗?

    无聊的卫猴子!付帅一眼就看见了卫磊瘦高的身影,还有他那侦查兵的眼神,也太显眼了吧!丢人。付帅趁着卫磊经过过道,一把把他拽过来,不偏不倚,正好坐在付帅和吴逸的大腿上。

    “你在找什么?”吴逸很疑惑地看着探头探脑的卫磊,有这么一哥们儿只能说够丢人。

    “我靠,你扎着我了!”卫磊色笑看着付帅,付帅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半边,心中百味杂陈,压根假装不认识他,裆里那小哥们儿确实像是听到了召唤。特么一脸黑线,如闻暗屁。

    卫磊朝付帅那张嫌弃隐忍的脸跑了一个强势的媚眼,赶紧扭过身来凑到吴毅耳边问“谁是我未来之嫂嫂?”他看了看周围芸芸女生,难言心中激动。

    吴义歪过嘴来,眼神像是要杀人,牙齿硌着槟榔角,忍住了掌掴贱人的冲动,强有力的肌肉臂单手提着拽起了60千克的卫磊,拎出了文学院的队伍,惹得卫磊颇为委屈,站在吴、付两人一边大呼“我自己问去了哦!喂,谁知道。。。。。。”

    随着起话音一,吴逸一把搂住卫磊的蜂腰按在付帅腿上。压低了声音,“马上看代表发言就知道了,你现在闭嘴哦!”表情像是黑道的大哥。

    卫磊一脸“惊慌”地点点头,却不忘向无辜的付帅抱怨到:你特么又扎到我的头了,你是升旗手么!”

    大写的服!就是付帅此刻的表情,他当场暗下决心,此生防狗防偷防卫磊。这王八犊子彻底一榴芒!

    “小伙子,你是哪个院的?”薛云汉老教授看吴逸这边好不热闹,走近来,看到付帅腿上还躺着一只未及时离开的猴子,教授乐了。

    “教授,我就是你们文学院的。”卫磊厚着脸皮说:“你不认识我啊?”

    “哈哈,我肯定没敢收过你这样的学生。”薛教授笑道,周围的女生也被这个顽皮的家伙逗乐了,捂着嘴笑起来。“你穿着你们数科院的衣服还真是够松垮的,这肯定是时尚。”教授开着卫磊的玩笑,卫磊立即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一个更加厉害的老顽童,便知趣合掌点头道歉,转身跑去数科院。

    他这一走,付帅似乎暴露了某种情况,好在周围的人没太注意到,只有薛教授咳了一声,把自己的公文包丢给了付帅:“帮我保管一下包,抱紧了啊,里面有些档案。”

    付帅低着头拿包遮住了勃勃生机。

    典礼开始,主持人是个外语学院的男生,衣着得体,一开口仿佛湖南台的何炅,老练而无趣,太适合做主持人了。之后,校长、副校长加起来进行了长达一个小时的发言。随后就是四位学生代表发言。

    第1个走出来的,是一个身材瘦高的女生。坐在后排数科院方阵的卫磊瞪大了眼睛,犬伏于前排靠背,好奇心大大地满足了。这个女生,身高至少有1米72,身材和那个在维密秀场摔出名的丑女如出一辙,体重不可能超过100斤。

    “尊敬的各位师长,同仁,我是自文院研一的楚霖。”

    对,是她没错了,离得太远脸看不太清楚,那张巴掌大的小脸盘轮廓有些异域风情,也可能是看不清吧。虽然整体看着是蛮出众的,但是这女生的发型,怎么跟演员马伊俐一样那么短呢,吴逸明明从小就喜欢长发飘飘的英语老师那种样子的。

    这个女生的声音平静温和,没有任何装腔作势的做作,当像是讲一件往事那样娓娓道来般谈着在扬大读书的岁月静好。。。。。。好一个沉稳的女子!

    这是她给卫磊的第一印象,当然,这也是楚霖留给几乎所有人的印象,沉稳,低调,纯碎,美得平静。

    楚林简短的发言完便微微一笑,点头致敬走下了台,她穿着蓝白条的浅色海魂衫款体恤和一条简单的深蓝短裙,细长洁白的腿蹬着一双新款的墨蓝色VANS,简单得不能再简单。

    当她走过人群回到文学院方阵,一路步伐也是那样的低调稳健,没想要多万刘任何一个人的眼神,当然,无心插柳柳成荫,她超模般的身材和白皙的皮肤本就构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她在吴逸身后的空位坐下来的时候,吴逸正了正身子,假装无事般拿起了手机刷微博。

    吴逸的心跳得厉害,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他应该是不声不响就自然而然跟楚霖走到一起去的,就像半个月前那晚聚会的时候一样,吴逸想,难道我们还需要再多说什么么?楚霖,你迟早是我的。

    付帅用胳膊轻轻撞了一下吴逸,凑过来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我一直有件事情想问你。”

    “有种你就说出来。”吴逸同样低声回答,却没扭过头去,只是直直盯着手机上滑动的微博新闻。

    “你和楚霖发生什么情况了?”付帅早已决定忘掉自己的旧情,只是作为兄弟,想要一个痛快的死心。

    吴逸扭过头来,眼里闪射光,盯着付帅一脸难掩的紧张和一种奇怪的勇敢。

    “如你猜测。”半晌,吴逸幽幽地说。

    付帅庠装无事状,心口却疼起来。这或许该结束了,是好事儿,他暗暗告诉自己。

    “主席”后排的楚霖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吴逸的椅背。这一声称呼也不奇怪,吴逸做了文学院三年的学生会主席,社团的成员早就习惯性或是半开玩笑地这么称呼他了。

    “嗯?”吴逸撩起半边眉毛,俊朗的脸上,一双与李治廷如出一辙的大眼睛,柔情难掩地看着楚霖。

    那就是望着情人时特有的目光。

    “别忘了今天中午借我用一下你的车,我昨天下午跟你说过的。谢谢了。”楚霖没有回应吴逸柔情的目光,她说话的语气很像是故意客气,也像是说日常琐事般平淡。

    付帅心里暗藏的星火悄悄地灭掉了。

    作者闲话:

    废废日更(平均)1500,开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