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当年相知未回音,空叹年华似流水

章节字数:3184  更新时间:19-11-30 19: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木没有说话,他在蓄力,细微的调整身体最佳攻击方式,其实他早就猜到了那个人是谁,只是没戳破,配合她演戏。

    两人僵持了十几秒钟,后面那个人见夏木不说话,似乎是有些着急了,手上的小太刀微微的抖了抖,夏木嘴脸掀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瞬间转过身右手一把捏住那人持刀的手,只见那人“啊”惊叫了一声,小太刀脱手而落,发出清脆的响声。

    那人也不反抗,夏木看向那人,果然是陈雪泷,此时他们俩彼此之间的距离不到一巴掌的大小,夏木甚至能感觉到陈雪泷那轻微的呼吸声,他笑道:“怎么,谋杀亲夫啊?”

    陈雪泷脸一红,说道:“胡说,谋杀什么亲夫。”夏木放开陈雪泷的手,捡起地上的小太刀递给她,说道:“是不是对我有意见?”陈雪泷接过刀,说道:“意见,意见肯定是有啦。”

    “有什么意见?”

    “这个嘛…这个这个…”陈雪泷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来。

    “哪个?”夏木头一歪,问道。

    “你这么晚回来,吵到我睡觉了,对,就是这样。”陈雪泷肯定的点了点头。

    夏木听完,抬起右手看向手腕,指了指不存在的表说道:“你看,现在才八点,你八点钟就睡觉了啊?”

    陈雪泷被夏木这一下给逗乐了,“噗嗤”一声笑出来,说道:“放屁,明明都快十一点了,你还说八点。”她发现,夏木越来越喜欢逗她了,而且一向冷淡的她居然喜欢这种感觉,或许这就是跟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感觉吧。

    夏木摇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走进公寓里,打开灯才说道:“你今天回来干什么?”

    陈雪泷跟在身后,把刀收好,说道:“回来看你有没有干坏事啊,易先生叫我监督你。”夏木一转头,疑惑的问道:“真的?”

    陈雪泷看着夏木的样子,唯唯诺诺的说道:“不…真的,真的。”夏木微眯眼眸,黄色的灯光照在两个人的身上,居然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他走近陈雪泷说道:“你确定?”闻着夏木的吐息,陈雪泷一时间慌乱的低下头小声的说道:“确定。”那声音跟蚊子一样小,看起来居然有点委屈?其实她只是害怕被说出真相的不敢看向夏木而已。

    看着陈雪泷一脸乖巧的样子,夏木忍不住一把把她抱进怀里,吮吸着陈雪泷秀发传来的香味。他知道陈雪泷喜欢他,他并不花心,季里跟他表白的时候他拒绝了,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很难在一起。他发现自己喜欢陈雪泷,两人又住在一起,一起工作,正直青春期的他哪里受得了,毕竟他也是个正常人。

    陈雪泷惊呆了,真的,就呆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夏木抱着她,心里慌乱如小鹿乱撞,大脑一片空白,从来没想过夏木居然会做出这种动作,也不敢想,她一直以为自己都在单方面的思恋他,他送给她的那把小太刀都有一直好好的收藏,不让刀身有一点磨损。除了上次她被夏木捏了捏脸之外,她甚至都没牵过夏木的手。身为一个刺客,杀手,她工作都是独来独往,战斗,杀人,每次任务完了之后都会觉得很累很累,就算她再怎么铁石心肠,但也要对人和事。这是她第一次被别人拥抱,感觉舒适极了,如果可以,她宁愿死在他的怀中,一辈子都不愿醒来。

    过了差不多两分多钟,两人都不说话,夏木心里其实翻了个底朝天:我的天,我都干了什么,我现在慌得一批,知道吗,就是一~批,我肯定是疯了。他感受着怀中柔软的娇躯,面上没表现出什么,放开陈雪泷后,轻声说道:“抱歉,吓到你了。”

    被放开的陈雪泷心里有些失落,但也没表现出来,摇了摇头,她只感觉到脸上非常的烫。

    “其实,我今晚回来只是拿测试水晶。”陈雪泷说道,语气稍微有一丝轻快?

    夏木微微点头,没说话,陈雪泷又继续说到:“那你什么时候过去,大会后天就开始了。”夏木问道:“明天是不是登记名单和抽签了?”

    “嗯。”

    “那我们明天过去吧,你开车。”

    “嗯,对了,你跟叶天晨是什么关系,你们以前认识?”陈雪泷想起什么,说道。

    夏木走到沙发上坐下来,说道:“他以前是我的生死战友,昨晚打电话给我约我出去吃饭的就是他。”

    陈雪泷点点头,说道:“难怪。。。”

    “对了,有件事跟你说一下。”夏木说道,他想把叶天龙的事说出来让陈雪泷知道。

    “什么事?”夏木就把刚刚在车上的事说了出来,陈雪泷皱了皱眉头,说道:“你要帮叶家?”夏木耸耸肩,说道:“这也不算帮叶家,五行之力的事组织也很重视,最多算等价交换。”

    “但是,如果被发现的话怎么办,你想过没有。”

    夏木摇摇头,说道:“不要再说了,事情决定了,现在只要你点头就行。”

    陈雪泷心里还是有点不赞成夏木的做法,但也无可奈何,她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行吧,只要做得不要太过火。”

    “那是自然,没事的话那我先去洗澡睡觉了,明早见。”

    “嗯,明天见。”

    两人说完,都各自回房间了。有些时候,一些事情的结果不需要多余的话语来述说,因为那样就显得很俗,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与此同时,在一栋豪华的别墅内,一中年男子正在房间里的床上闭目冥想,门口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行为,他睁开眼睛,说了句:“进来。”

    门口进来一名颇为俊俏的青年,青年说道:“大人,少爷刚刚被人打了一顿。”东方朔走下床来,打开紧闭的窗帘,看着窗外漆黑的夜景,说道:“为什么被打?”不是应该问是谁干的而是问为什么被打,足以见得东方朔的智商,他不仅在修真界叱诧风云,普通人的世界更是如鱼得水,撑起一片庞大的商业帝国,手下的金融公司和房地产公司不计其数。旋即青年说道:“是跟叶天晨的朋友起了瓜葛。”

    “哦?你把详细情况跟我说说看。”东方朔淡淡的说道。

    青年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把他在餐厅里所看的和听到的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不带添油加醋的,他知道,就算添油加醋东方朔也不会信,毕竟东方青阳什么德行大家都清楚。

    东方朔听完,缓缓说道:“平时我懒得管,是该有人替我好好教训他了,不过敢动我东方家的人,胆子不小,那个人是谁?”虽然是亲生儿子,但东方朔更愿意把大女儿东方雪媚培养起来,东方青阳这种废物他并不是很在意,平常都被他母亲惯坏了,只要受伤不是太严重,断手断脚啊之类的,他不是很想管这点破事,不是他狠心,这世道就是这样。

    “那个人走之前说他是组织的人。”

    东方朔转过头,疑惑道:“组织的人?你没听错?”

    青年低下头,说道:“千真万确,据说是叶天晨的一个好朋友。”

    “叶天晨的朋友?我知道了。。。你出去之后告诉青阳,做人要懂得分寸,不要给东方家丢了脸面,再有下次就叫他别回家了。”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还有,你去调查一下他那个朋友是个什么来历。”

    “是。”说完,青年就走出去了,门被关上,留下东方朔一个人在房间里。明天就是大会报名的时候,上次大会优胜者是天玄子,这次他要夺得冠军,提升东方家的威望,他想到这里,拿起桌上的手机给拨通了一个电话。

    次日,夏木从床上坐起来,惺忪的揉了揉睡眼,刚刚做了个梦,是个好梦,至少醒来的时候心情不错,至于梦到什么了他却又想不起来。拉开窗帘,温和的晨光洒落进来,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舒适极了,窗户位置绝佳,能看到远方海的地平线,和冉冉升起的太阳。

    一顿简单的洗漱之后,夏木坐在公寓大厅的沙发上等陈雪泷,看着门口的花草微微出神。

    流年未亡,夏日已尽。种花的人变成了看花的人,看花的人变成了葬花的人。回首往事,日子中竟全是斑斓的光影,记忆的屏障中,曾经心动的声音已渐渐远去。

    经过昨晚夏木的举动,陈雪泷有点不敢面对夏木,所以她故意在房间弄了半天都没出来,不过夏木也没怎么不耐烦,他走到小花园蹲下来慢慢的拨弄着一株月季花,早晨的露水还是有些冰凉的,夏木抖了抖一株水仙花叶上的露珠,然后转身走进公寓,发现陈雪泷还没下来,他径直走向她的房间,轻轻的敲了敲房门,说道:“你不会还没醒吧?”

    发现里面没回应,又说道:“你不会是猪吧?睡这么久。”陈雪泷”咔”的一声打开门,说道:“你才是猪。”夏木笑了笑,说道:“不快点的话待会儿该迟到了,先去吃早餐吧。”

    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忘记了他的笑容,忘记了他的脸,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陈雪泷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以前在家的时候,夏木从来不会笑着敲着她的门。

    两人在外面吃完早餐就直接去沧龙山了,晚上就是大会开幕的时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