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乡下少年  第十章:不速之客

章节字数:3485  更新时间:19-11-08 09: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次是白天,暑假,他正在采草药,是要补贴家用的。突然他看见不远处的草有异动,自然就紧张注视,未几,三只小狗模样的小家伙出现在眼前,只不过这小狗嘴巴有点尖,眼睛有点绿。狼,山里的孩子都有这点常识,虽然是第一次遇见,但程道也认得出这是狼崽。惨了,这狼崽还不能跑,只能爬,说明附近有一个狼窝,而且附近至少有两只大狼。

    山林狼虽然不像草原狼那样大规模群居,但是在带幼崽的时候,那一般还是一公一母在一起的,要是没有狼崽,也许还不算危险,但是有了狼崽,狼爸狼妈一定都会认为外来的入侵者要伤害他们的幼崽,这就危险了。对这些知识程道这个山里的小孩当然是听得多了,程道意识到自己现在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无意中闯入了狼群活动的地盘。他忍住惊慌,仔细搜听附近任何可能出现的动静。

    那三只幼狼还在窸窸窣窣的爬动,内功的修炼让程道听力过人,他听到了另外三道呼吸,狼崽后面的一颗大树下一道,自己身后两道,它们竟然早就把自己包围了。可惜都看不见,程道再次大急。突然,程道觉得自己脑海里面出现了一幅诡异的画面,自己好像已经升到了空中,把身下的一切都是俯瞰得清清楚楚,连树木这些都是能穿透,三只小狼和三只大狼都在这画面中,还有一个自己也是在画面中,就是在地上吃惊的那个人。

    突然,画面中的一只狼往地上的那个自己扑去。程道大急,心念转动,地上的那个自己好像受空中的这个自己指挥一般,也不转身,小药锄划动,当狼嘴要碰到地上的那个自己的身子的时候,小药锄狠狠挖在了狼的脖子上。这只狼只发出了半声哀嚎,掉落地上,乱动了几下,随着狼血的喷涌,最后归于寂静。

    另外两只大狼并没有动,但是空中的自己能感觉到那两只狼脸上好像有人的恐怖的表情般。僵持了十多分钟后,地上的自己身后的那匹狼往上坡爬去,离自己十多丈后绕到了地上的自己的前面,两只狼虽然害怕,但还是虎视眈眈地望着地上的自己。于是地上的自己在空中的自己的指挥下慢慢退后,远了之后才快步跑开。在这陡陡的山林里后退着走也没摔跤,空中的自己的眼睛好像能与地上的自己的眼睛共用似的,一切都像是做梦一般。

    第二天为了验证自己头一天是否做个这个梦,程道还专门再慢慢摸到了昨天遇到了狼的位置,没有看到狼了,可是地上黑色的狼血块还有,自己昨天踩倒的杂草这些也还是倒伏着的,说明不是梦。可是程道努力了半天,天上的那个自己也是没有再出现。这事情太诡异,也说不清楚,程道也就没有给人说过。

    也许真的危机出现的时候空中那个自己就会出现吧,今晚来试试,程道这样想,所以他入定了。可是还没有等到他入定,比那次更诡异的事情出现了。空中的自己果然是出现了,这不奇怪,奇怪的是离地上的自己的十来米高处的坡上,一棵大树慢慢变小,快到树顶的枝上正坐了一只猴子在看着地上的自己。程道立即起身,把柴刀从腰上的木头简易刀鞘里面拿到了手里,山中的生活早就让他养成了有事没事带一把柴刀在身边的习惯,晚上来练功那是更要带的。

    猴子一般都成群结队,单独一只很奇怪。猴子傍晚时分都会回聚集地,一只猴子半夜坐在这里看自己练功,更是奇怪。而且事前自己心神不定,是把周围仔细看过的,包括这里,并不远,当时也没见到这猴子啊。要是自己完全沉浸到修炼中得时候被这猴子攻击,那事情就不妙了,程道本来有些热乎的身子冒出汗来。

    地上的程道紧盯着那只猴子,那猴子脸上慢慢也是出现了吃惊的表情。它往另一颗树上跳去,程道的目光就随着猴子移动,两次以后,猴子明白自己是被这个小孩发现了,怎么会这样?可是它也并不离开,而是攀着树枝三两下就落到这小孩面前,程道周围五六米是没有树给它攀的,它当然要下地来。

    程道越发紧张起来,猴子的身手可是比人灵活很多,别看它们小小个头,有时却是连狼和老虎都敢去招惹,狼和老虎拿它们也是没脾气。虽然自己练过武,但是自我感觉目前还没有这猴子灵活,很可能吃亏。

    那猴子到了程道面前,却并没有进攻的架势,而是向程道举起一个竹筒。这竹筒很奇怪,有一端竟然是有木头塞子塞起来的,要不是人帮它们做的,那这猴子也是成精了,竟然能自己制造简单的东西了,程道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聪明这么厉害的猴子。

    猴子虽然没有表现出恶意,但程道还是很紧张,不知道这猴子是什么意思。那猴子见程道两脚一直保持半分开的架势,身体也是略蹲,手里的柴刀握得很紧,知道这个小孩仍然是全力在戒备,也就知道这小孩没了解自己的意思。它用自己的爪子敲敲竹筒,响声沉闷,表明里面装满了东西,然后仰起脖子,作喝水状。这下子程道明白了,这猴子原来不是要来攻击自己的,而是要让自己喝它带来的东西的,看来真没有恶意,程道终于是放松下来,地上的自己与空中的自己在自己的戒备放松以后自行合二为一,柴刀也收到了刀鞘中。

    可是程道从猴子手中接过竹筒后却又犹豫了,他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怎么敢轻易喝?唉,果然如季鲜堂师爷所说,这程道就算是在小孩子中表现突出,但终究是小农民家出身,对没见过的事情总是先以怀疑的眼光来看待。说这种特性是谨慎当然可以,但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敏感式的小农民的奸诈,只有等他们见识过外面的大世界以后,看能不能改掉。而要是季师爷在这里的话,见到猴子这样的动作,那要做的第一件事是给猴子作揖表示感谢,然后迫不及待打开竹筒就喝。猴儿酒啊!传说中千金难买的猴儿酒,几人能喝到?

    程道打开木塞,把竹筒的口子拿到自己鼻子下,一股淡淡的酒香传来。哦,原来是酒,程道虽然没有喝过酒,可是更小的时候爸爸喝酒他还是闻过的,只不过爸爸喝的酒叫华夏老白干,香味浓烈,这个酒的香味却很淡,有些不同,但确定是酒没错了。这猴子半夜来这里就是给自己送这东西来?见到那猴子看见自己热切的目光,程道犹豫了一下,终于是表现出了与一般农村小孩的不同来,开始喝下了第一小口。

    这酒有点辣味,不过辣味还没消失,舌尖上就跑出很多水果的味道来了,应该有野梨、拐枣、刺梨子、三月泡、藤地瓜、蛇莓、蓝莓、野柿子、野李子、沙杏、野猕猴桃、野葡萄等的味道,甚至有些程道自己这个农村小孩都说不出名字的野水果的味道,这么多水果的味道在一起,一口就尝尽,那真是绝对的享受,连那辣味和酒味也是美好起来。同时也许是由于晃动了竹筒,那飘出的酒香味也是浓了一些,而且受了舌头的影响,鼻子也是能分辨出不少野果的香气来,在这双重刺激下,程道觉得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要酥了。从来没有喝过酒的程道也如老酒鬼一般打了一个小酒嗝,闭目享受了至少一分钟以上。

    睁开眼,看见那猴子眉开眼笑,程道再不犹豫,咕嘟咕嘟像喝水一样猛喝了好几口,从刚才试探性的小酌变成了现在急不可耐的牛饮。太美味了,喉咙里面伸出了爪子,让人没有了抵抗力。况且自己能分辨出的那些水果都是没有毒的,而这猴子与自己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不会专门来害自己,所以程道现在才敢放开了来喝。

    但是几口下去,程道的嘴巴还是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竹筒的口子,这么好的东西自己一个人喝了可不行。以前爸爸喝酒次数也是不多,华夏老白干确实非常香,但度数高,价钱也不低,家里不能多买。水酒的度数低,女人和小孩也是可以喝一点的,但爸爸又不感兴趣,所以妈妈和自己都是没喝过酒的,至少自己是没喝过的,眼见得这酒是妈妈和妹妹都可以喝的,程道想到这自然也就住了嘴。

    将竹筒放在安全的地方,程道对这只猴子道:“我说话你听得懂吗?”

    猴子吱吱叫了几声,程道一脸迷惘,坏了,是自己听不懂猴子的,而不是猴子听不懂自己的。见程道的样子,那猴子立即改成了点头,这下程道懂了,这猴子真成精了。

    “谢谢你!你给我这好东西,要我怎么感谢你呢?”

    那猴子摇头。这就不好办了,程道抿嘴想了一下,也不知道要向猴子说些什么了。不过看到月上中天,才记起自己准备要做的事情没做,然后小孩子很正常的思维,不知道该怎么感谢猴子也就不考虑这事情了。他对猴子道:“我要练功了,你要不要回你的家去?”

    这猴子那是真的不笨,估计自己的话这小孩听不懂,也不再说,而是跑开,三五下又是上了树,但是没走远,不一刻就在一颗真正的大树上停了下来,而不是自己幻化后的大树。这一下离得远了,至少离程道十丈,想必这小孩不会介意了。

    从猴子身上没感受到恶意,而是满满的善意,虽然那只猴子还没走,但程道的心神不定也就好了,大叫一声:“别打搅我”,然后就开始打坐,然后调整呼吸,心中念念有词,依照自己平时修炼的内功功法练习起来。

    其实程道要是在家里练功就好了,也就没有这些危险了,可是般若龙象功的功法里面说得明白,练习此功最好是要在月色下,通风良好处,子时为好,当然午时的阴凉处也可以。所以程道才不得不每晚出来,而且午时在学校,人多也不安静没法练,那子时就是他宝贵的练功时间,为了以后挨打的时候能有还手之力,他很珍惜每晚的这段时间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