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午夜杀手

章节字数:4511  更新时间:19-11-05 05: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945年的欧洲——

    一道闪电如同利箭一般划破天际,瞬间撕裂着暗无边际的黑夜,随即“轰隆——”的一声轰鸣声响起,豆大的雨水一下子从天而降,谢尔曼宅邸的卧室之中,吉尔伯特公爵坐在暗红色花纹的床上之上,乐此不彼的数着手里的十万钞票,如果问他这世界上什么东西的味道最好闻,那他肯定会回答是钞票的味道。

    只是这些钱不是用什么正经手段得到的就是了,这些十万钞票都是吉尔伯特从一个被自己杀害的朋友杰拉尔丁的大衣口袋里拿出来的,他是德里克家族的子爵。他还有两位哥哥,不过都是商业圈之中的精英,在欧洲的诺卡之城也算是两大有名的人物,只是这位杰拉尔丁子爵却没有像他的两位哥哥那样能干,却因为常年游走于花海之间,是一个出了名花间浪子,大把大把的钞票全部都用在女人身上。

    德里克家族因为出了这样一个浪荡的败家子所不耻,更是对外界道:杰拉尔丁的死活从此和德里克家族没有任何干系。这就是和对方彻底断绝了关系。杰拉尔丁消停了几个月却又闹出了事情,就在三天前,杰拉尔丁喝醉了酒就玷污了一名有夫之妇生生的败坏了人家的名声,那名女子的丈夫知道是德里克家族的子爵,没想到这个好色之徒竟然敢跑来招惹他的妻子当即气得找上门来。

    德里克家族的家主的安德烈斯公爵只觉得颜面扫地,家族多年来维持的名誉,险些坏在杰拉尔丁的手里自然是勃然大怒,只是在外人面前不好发作,若是在外人面前处罚对方只是徒增笑话而已。

    等到两人讨回公道离开了宅邸的时候,安德烈斯就再也压抑不住的怒火,眼神阴鸷的看向杰拉尔丁,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抬起一脚猛地踹向对方的肩头,杰拉尔丁没想到对方会踹这一脚,顿时整个人被踹得但翻了个跟头,半天都没喘过气儿来。

    安德烈斯神情极端阴沉,一双眼睛就如同毒蛇一般的阴冷盯着他,怒道:“你这个孽子!我本来以为你已经悔改了,可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还会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来!”

    杰拉尔丁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地板上双手紧紧抓着安德烈斯的衣角仰起脸看着他一副栗栗危惧的模样,颤抖的声音说道:“父亲,我错了原谅我!求你原谅我!!”

    安德烈斯一把挥开对方的手,脸上再无半点属于一个父亲的温柔和慈爱,只有无尽的恼怒和厌恶当下不再做任何犹豫的命令道:“来人!将杰拉尔丁赶出德里克宅邸!”

    吉尔伯特找到对方的时候发现曾经的衣着华丽的贵族少爷如今流浪街头活得穷困潦倒恐怕连街乞讨的乞丐都比他好得多,当时他也是出于一片同情之心收留了对方,可是人心难测,他在知道对方的身上还有十万钞票的时候,心里的贪婪就如同一条毒蛇一般,寸寸缠绕在他的心头,迫使他对杰拉尔丁下了杀手,从对方上衣的口袋里取出了十万钞票,然后派人将对方带到后山埋了起来。

    因为杰拉尔丁是含恨而死的,吉尔伯特生怕对方万一死不瞑目,变成鬼来找他,所以他在数这些钱的时候总是有那么一点惶恐不安,就在这时,他身后的窗户外面的草丛之内,似乎还趴着一名头戴猎鹿帽的男子,他手里握着一把银色手枪那枪头在月光之下闪着寒光,十字准心正对准吉尔伯特后脑勺,右手食指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只听“砰”的一声枪声响起,子弹一下子冲破窗户的玻璃,猛地从他的后脑瞬间将他整个头颅都给射穿了,鲜血飞溅而起。

    钞票顿时尽数飘飞而起随后洋洋洒洒的落了满床,吉尔伯特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整个人已经血流满面的向后倒在了床上,一双眼睛瞪大大的充满了不敢置信,却已经是气绝身亡。

    这时卧室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门口站着的是一脸惶恐不安的公爵夫人凯瑟琳跟在身后的还有宅邸之内的仆人,等她们看到吉尔伯特血流满面的倒在床上,先是惊愕失色,凯瑟琳慢慢的走上前去,只留着一众仆人站在门口,她走到床边颤抖的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对方的鼻子下探了探等她发现吉尔伯特早已经气息全无的时候,不由得惊恐得尖叫一声向后跌坐在地板上,已是吓得面色发白。

    她们是听到从卧室里传来枪声之后,才急急忙忙的开门闯进来,却看到吉尔伯特死在房间里凯瑟琳从地上爬起来,尖叫道:“快点请侦探!快!”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这里最年长的女仆连忙出去写信。

    利安德尔宅邸之内,西尔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暗夜之中的那轮明月,月光的清晖透过窗户的玻璃照射进来,在他那清冷俊逸的面容之上投下淡淡的光影,他原本就白皙的容色就如同雪般几乎透明,越发显得他面容俊美,五官精致一双紫蓝色眸子如同宝石一般。

    他是利安德尔家族的伯爵侦探,是公爵德维特和公爵夫人玛丽安的亲身儿子,只是,他们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朱利安侯爵以及大小姐黛芙妮德维特两人更是将所有的父爱和母爱全部倾注到他们两人的身上,他西尔在那两人看来就等于可有可无,而今天他们四个一起去参加宴会,就留他一个人在宅邸之内,横竖什么亲情,什么公平在他西尔看来都是无所谓的东西。

    虽然他们住在一起,但也不过是熟悉的陌生而已,所以西尔在面对这些所谓的“亲人”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的悲伤之感,既然他们不把自己当做亲人,他又何必在意。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敲响了,西尔回过神来,压了压心中的万千思绪,冷冷的开口道:“进来。”

    门开了,奥尔巴赫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封信走到办公桌之前看着背对着他坐着的少年,只是垂着头,将信封用双手递给对方说道:“少——”他话刚说到一半,刚抬起头却发现对方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他,突然想起来对方不想听到“少爷”这两个字,又被他一双冷幽幽的眼神看得有些害怕连忙改口道:“侦探,有给你的信。”

    西尔目光才又重新恢复平静,只是伸手接过信,拆开信封,取出里面的信打开草草的看完之后有将信塞回去重新封好之后,才看向奥尔巴赫开口说道:“有案件了,走吧。”

    “是。”

    西尔除了是一名欧洲的贵族伯爵以外也是一名侦探,随后两人一起走出了宅邸,乘坐着马车一路往谢尔曼宅邸的方向行驶而去转眼间已经消失在了暗夜之中。

    谢尔曼宅邸之内的所有人正在心急如焚的等着,随后一名女仆看到一辆熟悉的黑色马车缓缓的停在了宅邸外的空地之上,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气赶紧回到大厅之内向着公爵夫人凯瑟琳禀报道:“夫人,侦探来了。”

    凯瑟琳此时还沉浸于丈夫死了的哀伤之中闻言连忙抬手擦去了脸上的泪水,果然看到一名穿着黑色风衣的俊美少年缓步而来,他身后还跟着一名身穿白色西装的年轻男子不由得就是一愣,可是她现在急迫的想要知道到底是谁害死了自己的丈夫,根本就没有心情对方是什么人。

    西尔看着凯瑟琳,语气平和的问道:“夫人,可否交代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吧。”

    凯瑟琳点了点头,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才开口说道:“我丈夫在六点三十分的时候用完晚餐然后就一个人回房间就一直待到了七点四十五分,到了八点三分的时候听到卧室里传来枪声我就赶紧和女仆们一起,开了卧室的门走了进去就看到他死在了床上。”

    西尔听到这里点头说道:“走吧,去案发现场。”

    随后凯瑟琳领着两人一路向着卧室走了过去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将黑夜照得如同白昼般的明亮,也似乎撕裂了躺在床上血流满面的尸体,西尔看着他一双眼睛瞪得溜圆,望着某处空洞的地方,典型的死不瞑目。

    此时,一身白大褂的法医弗吉尔也走了进来所有人同一时间转过头目光纷纷落在他的脸上,若是让弗吉尔有些措手不及,怎么了?都这样看着他,难道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他抬手在自己脸上摸一把可是什么都没有啊。

    西尔看着他说道:“弗吉尔你来的正好,检查一下死者的死亡时间和死因!”

    弗吉尔这才从怔愣之中回过神来,抬脚走到了对方的左边,仔细的检查一番尸体才开口说道:“死者脸上的鲜血已经凝固,身体也已经变得僵硬,所以可以推测出死亡时间是一个小时前也就是八点三分,死因是她杀,死者头部中弹,子弹从他的后脑直接贯穿他的头部。

    西尔听到这里看着弗吉尔说道:“辛苦了。”

    弗吉尔不以为然的说道:“没什么,帮助侦探破案我不胜荣幸。”

    一旁的奥尔巴赫闻言不由得暗自撇了撇嘴,一副不屑的模样,西尔倒是已经习惯了,他发现吉尔伯特公爵的尸体旁竟然都是十张一百欧元加起来一共有十万欧元,而面前窗户的玻璃之上还有一个口径为5.56的弹洞,以及刚刚从死者右脚边的地板上发现了一颗口径同样为5.56的子弹。

    以及地上的玻璃碎片,难道凶手当时使用德国的AUG突击步枪,死者就背对着窗户坐在床上对方临死之前可能在数着那些十万欧元,而且凶手当时很有可能躲在正对着窗户的草丛之内,一枪击毙了死者。

    想到这里,西尔转过身看向凯瑟琳问道:“夫人,你的丈夫最近又和谁结仇吗?”

    凯瑟琳想了想之后,才回答道:“没有,不过他前几天还带着一位朋友进来,名字好像叫做杰拉尔丁·德里克。”

    杰拉尔丁·德里克?西尔认得此人,听说这个人因为闯了祸险些将德里克家族的声誉败坏而被安德烈斯公爵赶出了家门,这个人在流浪街头的时候被吉尔伯特公爵收留了,可是对方却在三天前莫名其妙死了。

    十万欧元,杰拉尔丁·德里克,等一下!西尔在一瞬间突然明白了什么,开口说道:“虽然有些冒昧,但如果我的推理没有错的话,杰拉尔丁·德里克因为闯祸而被安德烈斯公爵赶出家门,而对方在穷困潦倒的情况下被吉尔伯特公爵收留了,可是公爵发现了对方口袋里的十万欧元,公爵见财起意想要得到那些钱,所以就在三天前的杀死了杰拉尔丁,拿走了十万欧元,派人将他的尸体带到后山埋了起来,可是公爵不知道杰拉尔丁并没有真的死只是晕了过去。”

    凯瑟琳脸色有一瞬间变得十分苍白,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和德里克家族的那个纨绔子弟还发生了这些事情,西尔还没等她从惊讶之中回过神来已经开口接着说下去:“然后杰拉尔丁当然会想要报仇,所以他今天就使用步枪杀死了吉尔伯特公爵。”

    此时的一间阴暗逼仄的小木屋之内杰拉尔丁还没意识到自己杀死吉尔伯特公爵的事情,已经被人揭破了,他只是高兴于自己替自己报仇杀死了那个谋财害命的家伙。

    突然小木屋的木门被人一脚踹开了,他猛地转过头去,却震惊的发现是一群穿着警服的警察手中握着手枪,那黑洞洞的枪口一瞬间全部都指向了他。

    为首的米歇尔警官面色冰冷,对着他冷声说道:“杰拉尔丁·德里克你已经被逮捕了!”

    杰拉尔丁心头此时是无比的震惊,没想到这些警察竟然这样快的就知道了是自己杀害了吉尔伯特,不由得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试图为自己辩解,可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一道冰冷的嗓音响起。

    所有的警察都自动让开了一条道,却是一身黑色风衣,面容俊美极致的西尔,杰拉尔丁怔怔的看着对方,只感觉对方看着自己的目光极端冰冷,虽然心虚可还是狡辩道:“你们说我杀人你们有什么证据?”

    西尔神情冷淡,心头却是冷笑: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杰拉尔丁冷静下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因为太过于紧张说错了话,对啊,对方明明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他杀人,顿时,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西尔冷冷的说道:“吉尔伯特公爵因为十万欧元将你除掉,你心里怨恨他,所以使用德国的AUG突击步枪杀死了对方。”随后从口袋里掏出透明的塑料袋,里面放的是一颗血迹斑斑的子弹,语气清冷:“这颗口径为5.56的子弹,以及被你藏在桌子底下的手枪,或许枪上面的指纹已经被你擦掉了,可是右手上的硝烟反应还没那么快就消失吧?你不承认也可以,只要到时候让检察官检验一下有没有硝烟反应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杰拉尔丁面上的神情突然变得极为狰狞,目露凶光的看着西尔,有一瞬间他甚至想要抽出匕首一刀将对方杀死在眼前,可是他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是老实的站在原地,警察走上前来替他戴上手铐,然后将人押出了木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