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将计就计

章节字数:3025  更新时间:19-11-05 14: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西尔看着对方这样悲痛欲绝,可是心里却没有对维娜的同情和怜悯,说他冷酷也好,说他无情也好,他西尔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在他看来每一个人都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此时,只听“咔咔”两声,米歇尔警官将手铐拷在维娜的手腕,两名警员走向前将她从地上架了起来,米歇尔转头深深望了一眼神情冷漠的西尔,眼底划过一丝复杂的神情,开口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只是冷哼一声,对着校长说道:“校长既然杀人犯已经缉拿归案,我们也该告辞了。”随后便带着警员和神情呆滞的维娜转身翩然离去。

    西尔静静地看着对方远远离去的背影。嘴角向上扯出一抹冰冷的笑意,转而看向校长说道:“校长,既然犯人被带走了,我该走了。”

    校长连忙笑道:“今天真是辛苦你了。”

    西尔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抓出凶手本来就是我的职责。”随后带着奥尔巴赫转身快步离去。

    马车不紧不慢的行驶在布伦特商业街之上,西尔目光冰冷的看着窗外雪景,马车之内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中,唯有呼吸可闻,哪怕只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奥尔巴赫只感觉莫名的有一种压迫感,他试图开口说点什么来打破此时的气氛。

    马车已经进入了利安德尔宅邸所在的圣兰门不过片刻便慢慢的停在宅邸外的空地之上,奥尔巴赫打开车门下了马车,接着打开了西尔这边的马车门,说道:“少爷,到宅邸了。”

    宅邸之内,黛芙妮得意看了一眼刚从外面走进来的西尔,立刻依偎在德维特公爵怀里,像是有意在对方眼前炫耀她黛芙妮在父亲心中地位不是你西尔这种肮脏的东西能够匹敌的,她不由对德维特撒娇道:“父亲,你看弟弟每天等到现在才回来真是太不像话了,真不知道每天外面都在做些什么。”

    德维特的一双眼睛落在西尔身上,一想到玛丽安昨天晚上跟自己说西尔最近行踪不定很有可能在准备着如何将自己这个父亲从利安德尔家族家主这个位置推下去,正在准备着如何将他们三个人屠戮殆尽,随即目光猛然变得十分严厉就那样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西尔,简直恨不得能将其置诸死地:“西尔,我问你你这一整个早上都跑到哪里去了?”

    可是面对德维特那双严厉的目光,西尔那俊美绝伦的面孔之中却是没有半点儿的惧意,只有淡淡的嘲讽,目光之中还隐隐带着一丝轻蔑和不屑,对方的想法竟然会这样容易就被人所左右,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简直是太可笑了,西尔那白皙的面孔之上就只是浮现出一抹淡笑:“我今天早上都在海伍德学院里,如果父亲不相信我的话,可以问米歇尔警官和巴纳特校长,他们两个可以作证。”

    可是德维特却是完全都不相信西尔说的话,他现在只一心相信玛丽安和黛芙妮说对方最近行踪不定很有可能在背后筹谋着如何将自己这个家主赶下台去,一想到这里他就莫名的后怕起来,一想到自己的儿子无时无刻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坐在这个家主之位,甚至更是在私底下计划着什么,他就不由得感到一阵心惊胆战,如此一来德维特看着西尔的眼神变得越发阴冷:“西尔你到底没有说实话,难道你对我这个父亲都敢撒谎了吗?”

    西尔皱起眉头,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每个字分开他都能够听得懂,可是合在一起之后他就完全都不听不懂了,撒谎?自己为何要对对方撒谎?有这个必要吗?显然没有。那么对方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很快西尔就从错愕之中醒过神来,显然是母亲和姐姐说了什么,才让对方这样的不信任自己,霍德华身为一个父亲对一个他养育了十几年的儿子都不再一如既往的相信了。

    “父亲,那些人到底对你说了什么,我不想管。也管不着,不过看上你是我父亲的份上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若你还是这样轻易的相信别人说的话,那么你这个家主之位即使不用我在背后做什么,你也照样坐不稳。”西尔这一番话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变得极为冷酷。

    德维特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到底听到了什么,西尔竟然敢对自己这样说话,他目光阴鸷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这还是自己以前那个听话懂事的儿子吗?德维特不明白西尔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在背后想方设法的想要害自己也就算了,今天更是当着自己的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这已经不只是过分那么简单了,简直是无法无天,霍德华极为恼火:“西尔,本来你的母亲和姐姐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一个我养育了足足十几年的儿子,会想要害自己的亲人,可是现在你是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奥尔巴赫看到霍德华这样恼怒,心头不由得有些害怕起来,不由得大着胆子伸手扯了扯的袖子劝道:“少爷,你赶紧向姥爷道歉,或许姥爷就会原谅你了。”

    “什么?”西尔一下子回头几乎是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那如深海般望不见底的海蓝色眸子立即迸射出一道寒芒,眼底还隐隐含着一丝失望的神情,奥尔巴赫只觉得心头发寒,他只是出于好意提醒而已,可是对方却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奥尔巴赫只觉得自己的心冷透了,自己跟在西尔那么多年,就只是因为自己处于一片好心才说的那一番话,西尔难道就对自己失望了吗?不得不说对方的心胸也太过于狭窄了。

    一旁唯恐天下不乱的黛芙妮在这个时候插上一句:“是啊,西尔,奥尔巴赫真正将你视为主人才好意提醒你,你要是继续这样强硬下去的话,恐怕会辜负了他一片好心,可要想清楚了如果你现在道歉的话,我和父亲还会原谅你,否则的话那只能以大逆不道给你动家法了。”

    到最后奥尔巴赫甚至都站到霍德华身后,生怕一道对方恼怒起来要责罚西尔的时候,自己也会受到牵,

    黛芙妮看着西尔已经变得孤立无援,心里不由得十分痛快,她倒是要看看西尔现在除了乖乖认错道歉,还能出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来不成?

    西尔看着黛芙妮面上故意流露出一抹惊讶的神情,过了半晌却是突然笑道:“怎么,姐姐你难道还不知道吗?奥尔巴赫本来是我从乞丐群里救出来送给你们的,怎么能说是我的仆人呢?你说是吧,奥尔巴赫。”西尔说完,一双含着带着无限寒意的眼睛冷然扫向霍德华身后的奥尔巴赫,“不过,从奥尔巴赫刚刚劝我向父亲道歉的举动来看,他显然是十分想要跟父亲身边的,而且也会忠心耿耿的帮着父亲稳坐家主之位。”

    霍德华和黛芙妮两人皆是吃了一惊,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西尔,对方竟然将计就计的将奥尔巴赫转赠给了他们。他是忽然疯了还是怎么了震惊不只是他们两人,奥尔巴赫更是一脸惊愕看着西尔几乎说不出话来。对方这是要彻底的抛弃他了吗?

    看着西尔面上那毫无一丝温度的笑容,奥尔巴赫这才猛然想起来对方不喜欢被人背叛的感觉,更何况是自己这种跟在他身边足足有十三年的仆人可是对方却可以毫无一丝感情将他转送给别人。

    德维特毕竟不同于黛芙妮和奥尔巴赫,很快脸上就露出看似十分欣慰的笑容说道:“难得西尔送帮手给我,我也不好再怪罪你。”德维特说完就和黛芙妮两人一同出了门只留下西尔和奥尔巴赫两人在大厅之上。

    西尔看着奥尔巴赫的眼神极端冰冷,清冷俊美的面容更是冷酷得毫无一丝感情,随后冷冷的转来眼睛,转身就要向书房走去,奥尔巴赫看他要走连忙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服哀求道:“少爷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

    西尔连看都没看对方面上那惊慌失措的表情一眼,只是冷冷的说道:“放开,你已经是我父亲身边的人了,你不去找你的新主人,跑来找我做什么?”

    奥尔巴赫听到这里面上神情越发惶恐不安,到最后已经“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仰起脸看着西尔:“不,我的主人只有少爷你而已,我愿意戴罪立功!”

    “戴罪立功?”西尔转身看着薄唇带了一丝冷笑,可眼底却没丝毫的笑意,像是嘴角裂开一道口子,看着他一字一顿的道:“不必了,我可受不起,要是让别人看到父亲的身边的仆人向我下跪会以为我们在做什么肮脏的勾当,你不要脸我们利安德尔家族还要。”说完,猛然甩开他的手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既然敢背叛,那就要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