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沙雕的正确打开方式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四章 霸总和他的小白莲3

章节字数:3156  更新时间:19-11-09 10: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游迁怎么都想不到,原本身娇体弱的李莲花,竟然变得如此灵活好动。

    他气喘吁吁地看着房间里的另一人,最后决定挽尊一下。

    “李莲花,你好的很!”

    如果他没有那么狼狈的话,想必效果会好的更多。

    天空一声巨响,李沙碉闪亮登场。

    他翘起二郎腿,不屑的看着游迁:“贱婢,找本宫什么事儿。”

    “你疯了?!”游迁实在不敢相信,这人是当初那个对他唯唯诺诺的李莲花。

    什么李莲花,我看是食人花。

    李沙碉却不知道游迁的内心活动,他只只知道那人骂自己疯了。

    “是,我疯了。”

    游迁没想到李沙碉竟然直接承认了,他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总不能说,那我到底给你鼓个掌吧?

    但好在,李沙碉有很多惊喜,是游迁不知道的。

    李沙碉宛如西子落泪:“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疯了。”

    “我变得不像我自己。”

    “啊!”

    李沙碉突然起了咏叹调:“为什么?”

    “为什么我要爱上你这个罪无可恕的人!”

    游迁被李沙碉直接而又热烈的告白给惊到了,他没想到。

    原来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有这么多的浪漫秘密。

    李莲花,一个身份卑贱的女子,竟然敢爱我这种高高在上,冷血无情的霸总。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所以,他要拿出霸总必修课里的绝活了——拒绝她!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

    游迁清了清喉咙,眉毛又重新排列组合,变成了”冷漠无情”。

    他厌恶地看着李沙碉:“既然你爱我,就把你的子宫给我吧。”

    李沙碉不可置信,他疯狂摇着头,完全接受不了游迁刚刚说的话。

    最后,他好像认命一般,肩膀都垂了下来,无力地耷拉在床上。

    就像骨折了一样。

    他心如死灰地问道:“原来我爱了这么久的人,是个女人吗?”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游迁怒不可遏,甚至于不愿意陪李沙碉演戏。

    只想以光速,奔到他的茶茶身边,快点逃离这污秽的地方。

    但是不行!

    茶茶,还需要李莲花的子宫!

    他必须忍!

    游迁冷血无情地说道:“只要你把子宫给茶茶,我就和你结婚。”

    郑京:“噗——嗤——”

    呀,炸出一个潜水的。

    李沙碉开心地呼唤郑京:“京京,你看他好过分,要拿人家的子宫也。”

    郑京:“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

    哦豁,又潜水了。

    但还好,眼前还有个可以消遣的。

    李沙碉双手捂住耳朵,痛苦不堪地望着游迁:“你就是想要变成女人吗?我给你就是了!”

    他不等游迁反应过来,小嘴巴和加特林似的哒哒哒哒哒哒哒。

    “你为了骗我的子宫,竟然还捏造出一个茶茶。”

    “你好过分!”

    “我恨你!”

    游迁:哔——

    他一个箭步冲上前,抓住了李沙碉的肩膀,疯狂摇晃。

    可怜的李沙碉,如此艰巨的环境下还要坚持完成任务。

    可歌可泣!

    游迁像摇骰子一般,摇着李沙碉,嘴里还不忘怒吼:“茶茶!是被你推下楼梯的那个茶茶呀!”

    “你先别摇我。”李沙碉觉得自己胃里翻滚,像是要吐了。

    但是,他阻止不了游迁,就像曾经的李莲花一般。

    李沙碉被摇得有些上了火。

    这个霸总有毛病是吧?听不懂人话是吧?

    他只能使出杀手锏。

    李沙碉一拳捶在了霸总的小腹处,眼睛通红地吼道:“茶茶失去的只是一个子宫!”

    “而我呢!”

    “我失去的是我的爱情啊!”

    游迁连连后退,丝毫不知道自己应该作何反应。

    他只能抗拒地摇头:“不…不是这样的…”

    李沙碉见取得成效,乘胜追击:“我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

    郑京:“哦哟~”

    游迁:“我们明明…明明没有……”

    “呵。”李沙碉失望地看着游迁,似乎不敢相信他是这种感觉不敢当的人。

    游迁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想伸手摸李沙碉的肚子,却被李沙碉拍掉。

    李沙碉好像对游迁死了那条心了,他问游迁:“你当真不知道?”

    “知道什么…”游迁现在竟然学会看李沙碉的眼色了。

    李沙碉表现的愈发失望:“那一晚…你……”

    他似乎是难以启齿,以手捂面,开始嘤嘤嘤。

    “我…”游迁手足无措,想要安慰李沙碉,却忽然想起霸总守则。

    不可以让女人怀上你的孩子!

    Q:怀上了怎么办?

    A:打掉!

    Q:保大保小?

    A:都不要!

    电光火石之间,游迁脑海里飞快闪过这一道题。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霸总了。

    游迁双腿叉开,坐在懒人沙发上,两只手支着他的下巴。

    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看着李沙碉。

    而在李沙碉的眼里,游迁的眉毛再次排列组合。

    成了”我是霸总”。

    得,那假霸总又要给自己加戏了。

    李沙碉给自己加了十点敏锐,五点防守,还套了一个复活甲。

    就等着游迁出招了。

    游迁虽学艺不精,但是该学到的霸总语录还是学到了。

    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打掉。”

    天呐!居然是这句话!

    李沙碉不可置信地说道:“你酝酿半天,你就酝酿了个这个?”

    “是。”游迁丝毫不觉得愧疚,反倒觉得愉快。

    今天的自己,也是一名合格的霸总呢。

    李沙碉的脸皱成了一个包子:“你从哪个霸总学院毕业的?”

    因为他这个问题,游迁的脸涨得通红,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个所以然。

    “霸总的事情,怎么能算是毕业呢。”

    接下来,便是一连串的“毕业只是一个形式”,抑或是“我到了毕业的要求,我当然就可以毕业了。”

    房间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李沙碉最终还是软下心来,放了游迁一马。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放马的呢。

    他主动将话题引回刚刚那里。

    “你为什么要打掉我的孩子?”

    而游迁,也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这女人,过于难缠了些。

    他再次拿出霸总的威严——噔噔噔噔!水兵迁!变身!

    他要代表霸总,惩罚李莲花!

    游迁邪肆地笑着,双眼迸发出嗜血的光芒。

    “因为你不配,你不配怀有我游家的血脉。”

    李沙碉哭得撕心裂肺:“为什么!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游迁总算扳回了一成,他解气地说道:“只有茶茶,才配做我的女人。”

    郑京:“哦哟~”

    李沙碉立刻控诉:“京京,你看看这人间渣男!”

    这游迁固然渣,但是对一直吃瓜看戏的郑京来说,只觉得又可爱又可怜。

    李沙碉看着自己脑海里的一团乱码,悲伤地摇头:“难道京京也是这样的渣男。”

    郑京一哽,感觉手里的机油都不甜了。

    但好歹是个芝麻馅的,机油还是得喝:“如果对象是你的话。”

    “我就知道你拜倒在我西装裤下。”

    李沙碉像一只快乐的小鸽子,只会咕咕咕。

    郑京出声提醒他:“你对面的霸总,还等着你的回复呢。”

    “京京是不是吃醋了!”李沙碉打着杆子就往上爬:“我再也不和别人说话了。”

    郑京:“你好,从现在起我改名叫别人。”

    “嘤嘤嘤。”

    虽然李沙碉业绩垫底,但是对于这么快乐的工作,他还是非常努力的。

    李沙碉立刻切换回状态,郑京在异次元空间挑眉,看看接下来有没有娱乐圈的行程。

    天才不能浪费了,是不是?

    李沙碉柔弱起身,莲步轻移,步履款款,走的是弱柳扶风。

    他就这样端着一杯水,走到了游迁的面前。

    娇娇怯怯地递上搪瓷杯。

    正面写着共产主义好,背面写着发家奔小康。

    恰好游迁说了这么久也口渴了,也就不嫌弃李沙碉这土里土气的杯子。

    他将搪瓷杯接过来,一饮而尽。

    李沙碉点此,笑眯眯地说道:“你血脉的味道如何?”

    “哐当!”

    搪瓷杯落地,但好歹没摔碎。

    “你这个毒妇!!”

    游迁几近是落荒而逃,他去厕所吐了。

    李沙碉悠闲地跟在游迁的后面,那一声声响亮的“磨剪子嘞戗菜刀!”

    足以看出来他的心情非常不错。

    毕竟那声音,可以说得上是振聋发聩。

    游迁吐得昏天黑地,头晕眼花。

    而那一声声响亮的“磨剪子嘞戗菜刀”,要是折磨得他痛不欲生。

    他没想到李莲花居然如此恶毒,即使她亲手将茶茶推下楼梯,害得茶茶双目失明,必须要李莲花的子宫才可以恢复。

    但是,他没想到。

    李莲花,竟如此恶毒!

    她,让自己喝下了自己的血脉!

    她还精神折磨自己!

    那一声声“磨剪子嘞戗菜刀”在他脑海盘旋,久久未曾散去。

    “早知如此……”

    吐得一塌糊涂的游迁,颤颤巍巍地指着李沙碉,却被李沙碉抢先截住了话头。

    “早知如此,又如何?”他轻描淡写地说道:“早知如此,你便不会进我的房?”

    一声声质问有如实质,勒得游迁喘不过气来。

    “早知如此,你便不会牵住我的手,害我怀孕。”

    郑京:“不愧是你!”

    李沙碉不好意思地挠头:“嘿嘿…嘿…”

    游迁:“???”

    游迁只觉得自己身体发虚,他好像要被面前这个神经病气死了。

    他憔悴不堪,仿佛流掉孩子的是他。

    “你说,我牵你的手,害你怀孕?”

    李沙碉故作单纯地睁大双眼:“是啊,你幼儿园老师没教过你吗?”

    游迁:“哔——哔哔哔——”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