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沙雕的正确打开方式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十章 霸总和他的小白莲9

章节字数:3127  更新时间:19-11-16 14: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沙碉看着虚弱的游迁,等着郑京的回复。

    他没等多久,郑京便问好了,他平板的语气中藏着一丝失落。

    别问,问就是李沙碉的脑海里“失落”那俩字,太过耀眼。

    果不其然,郑京开口:“李莲花还是没有改变主意。”

    李沙碉不出意外地摸着下巴。

    果然,能当上这种世界的女主角,总是脑子有点像月球表面的。

    坑不够多还当不上。

    他也没觉得奇怪,反倒出口调侃:“我常常因为我脑子没包,而和这个世界感到格格不入。”

    “不仅如此。”谁料郑京还没说完,他等李沙碉调侃之后,又说道:“她还给我们下了通牒。”

    李沙碉耸肩:“看来还是个天坑。”

    郑京现在也不觉得李沙碉说的有问题了,毕竟游迁的为人摆在他面前,他也不愿意让游迁好过。

    更何况李沙碉可是凭一己之力,碾碎了这个小世界的光环。

    既然可以问心无愧,那必定是要如此做的。

    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倒戈向李沙碉了。

    “我与她沟通了一下。”郑京冷漠地说道:“她依旧十分爱游迁。”

    倒是李沙碉歪头:“你不赞同她?”

    “……”

    郑京僵硬地回答:“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

    “怪了。”李沙碉假装听不见郑京的否认,好奇地说道:“你一个系统,既然会有主观情绪在。”

    “小京,你很不错啊!”

    郑京冷漠,郑京觉得方才对李沙碉刮眼相看的自己是个蠢系统。

    蠢到不配喝机油。

    他继续用机械音问道:“李莲花要求我们在一周之内,成为游迁的心上人。”

    “然后被挖子宫,被撕眼角膜?”

    李沙碉实在不能理解,这些脑子有坑的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她明明已经知道游迁害死了一个女孩,为什么还要一头热的往棺材里钻?

    李沙碉一拍手,兴奋地站起身来:“我知道了!!”

    他这一嗓子,吓得郑京都乱码了。

    但好在郑京是个成熟的系统,他自动修复了乱码,没有麻烦远端的维修员老蒲。

    他头发已经那么少了,还是放过老蒲吧。

    “你知道什么了?”郑京问李沙碉,他现在挺想多了解一下这个“250”的。

    李沙碉洋洋得意:“这个女主,她有病!”

    “……”郑京沉默良久,方才开口:“李莲花听见了。”

    李沙碉一听这话,来劲了。

    她立刻坐在镜子前,一动不动地端详镜子。

    他左边美貌高高挑起,而镜子里的李莲花,却没有动作。

    镜子外面肆意风流的是李沙碉,镜子里面苍白无力的是李莲花。

    李沙碉对着镜子发问道:“你不认为游迁错了?”

    “我我我……”

    镜子里面的李莲花“我”了半天,一个字都没说。

    倒是眼泪流了不少。

    “你哭个哔——啊!”李沙碉等得烦了,一拍桌子大声说道。

    结果不拍还好,一拍,那李莲花的眼泪,和开了闸门的洪水一样,倾斜而出。

    “哇,你好烦啊!”

    李沙碉是真的不喜欢这种性格的人,话说不清楚,眼泪倒是好用。

    你的眼睛会说话吗?不会!

    但别人的就是会。

    你看李莲花不停地哭,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可事实呢?

    事实是李沙碉想问问她,为什么不放弃游迁那个人渣,为什么到如今还执迷不悟如此眼瞎?

    李莲花的眼泪没有停下来的意图,她也像哑巴了一样,不说半个字。

    李沙碉现在是说不得李莲花,一说她就哭。

    骂不得李莲花,一骂她还哭。

    问不得李莲花,一问她不停地哭。

    “大姐,你喉咙要是不需要,别搁这了,捐了呗?”

    李沙碉话音刚落,哦豁,李莲花哭得更凶了。

    真棒,不愧是总裁的女人。

    “京儿——”李沙碉无奈,开始呼唤他的亲亲系统。

    郑京式冷漠:“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为您服务的吗?”

    “京儿,给我换点薯片,这人看久了还挺有意思的。”

    郑京继续冷漠:“换东西是需要积分的。”

    潜台词:你个穷狗还是喝空气吧!

    结果李沙碉哪能甘心,他大手一挥:“欠着就可以了。”

    郑京的男神音快要绷不住了,他想要切换成电子音。

    对付李沙碉,才是最麻烦的!

    但是出于他的职业道德,他没有这样做,而是提醒李沙碉:“你已经欠了一个系列了。”

    “这算啥。”李沙碉洒脱地说道:“定个小目标,先欠他一个亿!”

    “行吧。”

    既然李沙碉执意要换,郑京也不勉强。

    毕竟对着李莲花,的确需要点零嘴来打发时间。

    不过他二人显然忘了,李莲花可以听见他们的交谈声。

    哭得更凶了。

    李沙碉却看都懒得看,毕竟他的美食到了。

    逆风快递,使命必达!

    他开心地拆开一包快事,边吃边问郑京:“你给自己买啥没?”

    郑京冷漠式回答:“没有。”

    “嗨呀。”李沙碉快乐地说道:“你想喝机油你就买。”

    郑京式慌乱:“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

    “那好吧。”

    李沙碉又塞了一把薯片进嘴里,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两下。

    郑京便收到了饿得很外卖。

    是机油!

    加了螺丝钉!还加了柴油!

    好幸福!

    郑京一下子什么都忘了,捧起机油便咕噜咕噜地喝起来。

    也就没有注意到李沙碉的笑。

    他俩东西都到了,可以正式进入看好戏阶段了。

    李沙碉手里的薯片空了,又开了另一包,嘴上倒是得了空。

    “你咋不哭了?”

    原来李莲花在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哭泣,委屈地望着李沙碉。

    但是李沙碉只顾吃东西,半个眼神都没分给他。

    李沙碉没等来李莲花的回答,也不觉得意外,他继续问:“那你和哥唠唠,你为啥非得吊游迁这歪脖子树上去?”

    李莲花眼神又开始闪躲,她支支吾吾地,就是不说话。

    “卡嚓卡嚓——”

    李沙碉开口对郑京说道:“这薯片真香。”

    “这机油也不赖。”

    郑京回答道,一点帮李莲花解决囧境的想法都没有。

    李莲花更加伤心了,哭得梨花带雨的。

    可惜李沙碉对傻子过敏,自动屏蔽了她。

    李沙碉喝了一口肥宅快乐水,慢悠悠地对郑京说道:“你看她哭,怎么都没有鼻涕啊?”

    “女主是不能有鼻涕的。”郑京满足地双手捧着机油,连声音都暖烘烘的。

    “你看这种世界,女主从头哭到尾。要是有鼻涕,霸总就不喜欢了。”

    “啧啧啧。”李沙碉又开了一包辣条,手上忙着嘴里也没闲着:“霸总的爱也太脆弱了吧。”

    李沙碉看着皮肤吹弹可破的李莲花,又想起一茬:“这些世界的女人皮肤都这样吗?”

    “像那什么……”李沙碉扣了扣头,疑惑地问道:“吹弹可破的鸡蛋黄?”

    郑京也不知道,他老实回答:“不知道,可能是吧。”

    “那就是做了激光脱哔——”

    “???”李沙碉黑人问号脸:“这个字也屏蔽???”

    他也不理哭得美丽的李莲花,开始试验系统敏感词。

    “一毛不拔??”

    “吹毛求疵??”

    “毛蛋。”

    “奇了怪了。”李沙碉对郑京说道:“为啥激光脱哔——”

    “行吧。”

    李沙碉只觉得无语,连带着对一直哭的李莲花都没有好脸色了。

    虽然他也没给李莲花好脸色过。

    她能和游迁走在一起,归根究底,还是因为他们是一类人。

    藏在光鲜亮丽的皮囊下,究竟有多么污秽不堪,见仁见智了。

    他也不与李莲花打太极了,李沙碉要采取强攻手段了。

    “你原谅游迁了?”

    李莲花独自哭了许久,终于等到李沙碉问自己了,声音细若蚊蝇:“阿迁他不是故意的。”

    “是吗?”

    李沙碉挑眉,倨傲地问道:“开车撞死你父亲,不是故意的?”

    李莲花视线收敛:“那是他喝了酒。”

    这个屁放的响亮!

    李沙碉都忍不住为之鼓掌!

    “行。”李沙碉继续发问:“那他把你打流产呢?”

    李莲花的手紧握,用力到发白了都,但她还是温温柔柔地说道:“那次是意外。”

    “意外了两三个小时,厉害啊。”

    此时的李沙碉更像是一个艺术家,他冷漠地看着眼前这粗制滥造,却被大众追捧的作品。

    嗤之以鼻。

    他继续发问:“那些你流着血度过的日夜呢?”

    李莲花咬紧牙关:“都是我自愿的。”

    李沙碉也不愿意再听,手一挥,镜子里面的场景再次发生变化。

    李莲花,变成了那个被害死的女人。

    她从青涩的少女,被禽兽诱哄,坠入了声色场。

    她变得疯狂,极端,她想逃离,却看见了自己家人的尸体。

    游迁用这种手段告诉她,她最好听话。

    她想自尽,结果舌头被割,整个人被捆在床上。

    作为一个器件,承受一切。

    最后,是一个男人帮她解脱了,但是那个男人,也死在了她眼前。

    共赴黄泉。

    李沙碉冷静地看着这一切,眼内没有多余的情感,没有生气,也没有愤怒。

    只有悲悯。

    镜内一花,李莲花回来了。

    她除了脸色更苍白外,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这倒是挺让李沙碉吃惊的。

    李沙碉问:“你现在的结果是?”

    “让游迁心里只有我。”李莲花坚定地说道。

    不愧是霸总的女人!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她没有!

    李沙碉叹气:“如果我救的人,是她该多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