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 我从业火中归来

章节字数:4380  更新时间:19-11-07 14: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红帘朱纱,十里红妆,灯笼连成一条火龙,蔓延至未央城主家中,街边满是欢笑声,酒气满溢在空气中。

    夏尧深吸一口气,一人站在高楼之上,喝着西北风,嗅到一股酒气中带着点诡异。

    听着屋内说书人讲故事。

    “喜事临城,城主家公子婚事,与其夫人曾有一个凄美故事,七夕佳节,女扮男装的佳人遭人调戏,这不就有了场英雄救美的故事。”

    夏尧仰躺在屋顶,只听了个开头,就忍不住嘟囔一句:“什么凄美的爱情故事,都烂大街了吧!”

    随即听闻,城主府传来喧哗声,夏尧知道该是他动身的时间到了。

    朝着城主府飞去,脚尖踏过房顶,无人注意,头顶有人跃进了城主府。

    进了城主府,夏尧没有半刻停留,直奔喜阁。

    推门入室,床上正坐着一姑娘,红装傍身,盖头遮面,一听到有人进屋,放在腿上的双手猛地握紧。

    夏尧瞄一眼后,坐到桌边,给自己倒上一杯酒,对着新娘子说:“紧张什么?我又不是你家相公。”

    新娘听出夏尧的声音不对劲,惊愕,缓缓扯下盖头,想要看看是何人,发现并不认识时,眼睛大睁,原本花容月貌的面孔只剩下惊慌失措。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新娘质问夏尧,将女子该有的矜持忘得一干二净。

    夏尧抿一口酒:“我?当然是来兑换承诺的了。”

    尝过酒后,夏尧的五官皱成一团,紧接一脸失落地将手中的酒杯扔到一边,嘟囔一句:“还城主呢!自己孩子成婚还用这个差的酒!”

    新娘看夏尧的举动,有些惊慌,身体紧绷一动不动,紧张地问一句:“你到底是谁?承诺我什么了?”

    被姑娘提醒,夏尧猛地抬眸看向新娘,眼中一丝寒意,嘴角微微上翘:“你原是钱庄老板的女儿,和城主家公子有婚约,一开始不同意,但在一次英雄救美以后,心生爱慕,我说得对吧!”

    “你怎么知道这些?”新娘仔细打量夏尧,在自己的记忆中并不认识这么一个人。

    黑色轻便服饰,红丝绣花,长发由一根朱色流苏发带系在脑后,手持折扇,画有墨竹,一双狭长凤眼,抬眸瞬间,眼神如鹰隼般尖锐,红唇白齿,凝脂肌肤,嘴角笑意,温润如玉,朗朗少年用在他身上都不为过。

    “刚才在酒楼听说书人说的。”夏尧摇摇折扇,抿抿嘴唇,“但是啊!他们有些说错了。”

    一边说,夏尧站了起来,朝着新娘走上一几步,新娘吓得连忙退到床上。

    夏尧见新娘被自己吓到,故作关心地安慰道:“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这句话如此熟悉,语气,词语都这般熟悉,一时间记忆被唤醒,在三天前,她到寺里去求姻缘,曾遇见一个蒙面侠士,蒙面侠士见她满面愁容,慰问她两句。

    “你是那个蒙面侠士!”新娘惊愕,同样的语气,同样的话语,她可以确定夏尧就是那天说可以帮她完成心愿的蒙面侠士。

    夏尧扬扬眉,脸上立马绽开笑意:“没错!是我,那天你说你想求你的心上人回心转意,我便答应定能帮你完成,你可记得。”

    观察着夏尧露笑的神色,新娘咽下口水道:“我记得,但那有这么容易,你肯定是骗人的。”

    “对!”夏尧忽然激动,“你就是这么说的。”

    新娘陷入沉默,夏尧接着道:“你喜欢城主家公子,可奈何城主家公子心许的却是红袖坊花魁,你想要他回心转意,我便让他把花魁给忘了个干净,怎么?感激吗?”

    “你到底是谁?”

    “是谁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帮你完成了心愿,你就该报答我。”夏尧坐到床边,新娘蜷缩在床角,活似一个刚被强暴了的姑娘。

    新娘紧紧衣领说:“除了身体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心里突然泛起一丝嫌弃,夏尧瘪瘪嘴:“谁要你的身体了,我要的是你的一魂一魄。”

    “一魂一魄?”新娘还是茫然,接着面色煞白。

    “你当初要的是他回心转意,同意娶你,并不是要求完成娶你这个过程啊!”夏尧望着新娘,就像是看见了一块色香味俱全的肘子,口水四溢,“这事早在三天前就完成了,我不过是吃了酒,醉了两天,晚点才来取你的魂罢了。”

    新娘虽不知夏尧是何人,但她知道,自己的性命已受到威胁,奋力想要从床上脱逃,却被夏尧一把抓住衣领拉了回来。

    嵌住新娘的脸颊,合上手中折扇,一指轻点少女的眉间。

    然而就轻轻松松一点,新娘的反抗减弱了,双臂一垂,失了动静。

    夏尧领着她的尸体,将她稳当地放在床上,重新盖上盖头,做出猝死的样子。

    “没想到,这第一次还算顺利嘛!”夏尧拍拍手,转手走人。

    刚走到前堂,就听到哄闹声,不少人起身观看,发生了什么呢?

    新郎得了失心疯,撕扯着衣服,狂叫着一人的名字,那名字神似某风月女子的花名。

    趁着所有人看戏的工夫,夏尧带上一坛酒,离开城主府。

    离开城主府,在城楼之上喝着酒,露天睡了一宿,等第二天,才听闻,城主府少夫人成了个痴呆,其丈夫失心疯,冲进红袖坊,在推搡中,坠楼而死。

    听了这传闻,夏尧忍不住狂笑,引得怀中传来呵斥声。

    “阿尧!”一声严肃的呵斥声,“别掉以轻心,毕竟只是第一次,后面要做的事可还多着呢!”

    夏尧瘪瘪嘴,从怀中却出一块小小的铜镜,只有手掌大小,镜面没有光亮,就是一块破镜子,而夏尧将其放在手中各种把玩。

    “青月,我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去报仇啊?”声音低沉。

    青月呵斥一声:“你别玩我!”

    “哦。”夏尧停了手,把镜子能在手心,青月清清嗓子说:“你现在才离开阿鼻,就想着报仇了?司晨是什么人?五岳门是什么地方?你就打算这样毫无准备的去?”

    青月说得当然在理,毕竟不能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仙界,只能是痴人说梦。

    “我知道,我答应过你复兴魔教,你答应我帮我报仇。”夏尧说着,话锋一转:“你倒是和我说说,我该怎么做啊?”

    “你只管按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到了你可以动身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青月随口回驳。

    夏尧只觉得自己可能疯了,要和这一块镜子,向仙界最尖端的五岳门复仇,天方夜谭吧!

    对月饮三杯烈酒,强烈的复仇欲望在胸口膨胀。

    二十五年前的那天,和今日一样,红月当空,将天空染成血色。

    夏尧原本还在睡梦中,就听到院子里刀刃相接的声音,睁开眼的一瞬间,双手似乎都在颤抖。

    厮杀声在夏尧的耳边盘旋,挣脱束缚,冲出房间,夏尧看到的便是成群倒伏的尸体,空气中满溢着血腥味。

    那天夏尧仿佛有了感应能力,脑海中只回旋着一个想法“师父千万不能有事。”,紧接着翻身坐起,朝着燕西顾的院子奔去。

    然而当他见到燕西顾时,也恰巧看到了司晨从后偷袭,一剑刺杀了他的师父,司晨是谁?他在五岳门最仰慕的师兄,也是他的弑师仇人。

    脑中被一句话侵袭。

    “发生了什么?师兄在做什么?为什么?”

    疑问比痛苦更多,在夏尧还没反应过来时,燕西顾便是一挥手,夏尧的身子被轻巧地推出门。

    随后一声巨响,门重重关上,剩下的只有燕西顾的一句:“阿尧,快走!”

    想要救燕西顾,但依旧被拒之门外,即使自己奋力撞门进去,也只会是任人宰割,最终选择逃跑,那是他最懦弱的一次了吧!

    夏尧只想着逃跑,漫无目的,甚至不知道穿过这片林子,后面会是什么,身后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却越来越近了。

    等他穿过林子时,面前突然出现的是一道深不见底的山谷,往下望去,滚烫的岩浆,弥漫的热气,他一靠近,谷中便能见到无数条黑炭似的手臂伸出明知不可能被触碰,却心生恐惧。

    “阿尧。”清澈嗓音,加上点喘气声,夏尧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

    司晨想要靠近,夏尧连忙往后退,眼见着就要一步跨进深渊,司晨连忙停住脚步。

    “阿尧,你乖乖和我回去,我向师父求情,他一样会放过你的。”司晨试图劝回夏尧,但夏尧却说:“你杀了我师父,然后要带我回去?可能吗?”

    原本的翩翩少年,这时候双眼红肿,笑着眼中却满是泪水,哆哆嗦嗦道:“阿尧,我杀他,完全是因为他保护不了你啊!但我可以啊!”

    “或许吧!”夏尧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身子往后一倾,落下了黄泉谷。

    反正也是一死,无需他人动手。

    奈何,夏尧并不知道自己跳入的是什么地方。

    黄泉谷,曾经魔族被万家仙道灭族的地方,因死伤太多,这地方只剩下怨念和恶鬼,据说落入黄泉谷的人将会被万鬼噬身,灵魂被黑暗笼罩,不见天日。

    等夏尧再次醒来时,他所面对的只是一个广阔的平原,没有尽头,唯有一个悬空的镜子,有人高,精致的雕花,以及像浩瀚星空的镜面,夏尧从混沌中醒来。

    在镜子的解说下,他才知道,这是黄泉谷的深处,若是正要给它取个名字,便叫它阿鼻地狱吧!

    阿鼻地狱是魔族的葬身之地,所有的魔族都死在此处,没有人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只知黑夜降临,等退散后,黄泉谷成了地狱般的目光,镜子叫青月,曾是魔族首领座下圣物,魔族消失,它却留了下来,等着魔族复出的那天。

    “青月。”夏尧在镜子旁边席地而坐,“魔族不都灭族了,怎么还会复出?”

    整个广阔平原回荡着青月的声音:“魔族从来不会消失,他们一直都盘踞在凡人的心里,只要一个人堕入黑暗,便会有无数人跟随其后,而我认为那第一个人就是你。”

    “我?”夏尧轻笑一声,“不可能,我还等着从这里出去,回到五岳门,给我师父报仇呢!”

    “你真以为你能回去?”

    青月将一切告知了夏尧,在他跳入谷中以后,并不是一切结束了,他被诬陷私通魔族,欺师灭祖,惨案的罪名被全全推到了他的身上。

    灭他满门,杀他师父,叫他背负罪名,这仇怎能不报?

    青羽见他面色越发阴沉:“怎么?现在还打算回去吗?”

    夏尧沉默许久才笑着说一句:“他们说我是魔,那我便成魔给他们看看。”

    忘记过去的正道仙法,抛舍所谓的浩然正气,恶便恶到底。

    在青月的帮助下,夏尧脱去过去的仙风道骨,习一身魔道邪术,从头到脚,换了个模样。

    等到二十五年后,夏尧才和青月达成了共识,夏尧帮青月复兴魔教,青月帮夏尧复仇,一达成共识,两人,不对,一人一镜终于跳出阿鼻地狱,回到人间。

    重新感受到这人间的鸟语花香,神清气爽,可当再想起背负的重任,心里又是一紧。

    路过那未央城时,青月要求夏尧歇一歇,遇上了一姑娘求姻缘,愁容满面,青月硬是要他上前问问。

    问过以后,才知道,这姑娘是未央城钱庄老板的女儿,爱上了城主家公子,好巧不巧,公子偏不喜欢她。

    夏尧这便动了坏心思,用情郎的回心转意换你的灵魂,这买卖还是划算的。

    “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啊?”解决了这未央城的爱恨情仇,夏尧也该收拾心情,继续出发,为完成青月所谓的振兴大业。

    青月沉默了许久,才继续开口道:“出发,往西边走。”

    将青月重新揣回衣兜,带上斗笠面纱,准备出发。

    沿着月下小路一路西行,不知终点。

    一路上,青月的嘴没停,比在阿鼻的时候,还啰嗦。

    “阿尧,我还一直以为,你一出阿鼻,就已经为直奔五岳门,一剑架在你师兄的脖子上,要他赎罪呢!”青月从夏尧的衣领处,露出一个角,时不时和夏尧搭话。

    夏尧也有些无奈:“有什么办法,我要是能报仇,现在还需要和你在这里废话?”

    青月噗嗤笑一声,随口说一句:“你还算是有些理智嘛!”

    夏尧在世这几十年来,还是第一次被一块镜子给嘲笑,瘪瘪嘴:“你一块镜子废话那么多干嘛?”

    等到天亮时,夏尧才停了脚步,在一边的小茶摊点上一杯茶,坐下歇息一会儿。

    只是夏尧没想到的是,在这样一个小茶摊也会有人说书,讲着周围的奇闻怪事。

    “你不是说,知道这周围所有的奇闻怪事吗?”小茶摊中一个路过的村夫开始起哄,“你给大伙讲一个来听听。”

    夏尧来了兴趣,也转向那说书的。

    因为小茶摊简陋,没有惊堂木给他拿在手,借着一块石头在桌上一拍,气势十足地说:“既然大家伙都想听,那我便和大家讲讲关于这下门村发生的怪事吧!”

    作者闲话:

    新人作者挺多关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