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 冤家路窄

章节字数:4139  更新时间:19-11-07 14: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就说这七天前,在下门村,发生了怪事。”说书人一边说着,一边喝一口茶,卖着关子,“出现一吸血妖魔,每当出现时,必是披头散发,青面獠牙,一双渗人的赤目,见过他的人都无一幸免。”

    夏尧听过以后,冷哼一声:“不是说无一幸免吗?又怎么会有传言说见过那吸血妖魔长什么样子?”

    “这······”说书人吃了瘪,“这我不也是听说的吗?”

    听了说书人这胡编乱造的话,夏尧失了兴趣,继续闷头回去喝茶。

    怀里的青月却和他说起话来:“阿尧,去下门村看看吧!”

    夏尧有些不耐烦:“就算这说书的说的是真的,那吸血妖魔也不归我们管啊!”

    “我让你去你便去,那么多废话干嘛?”青月轻声呵斥一声。

    夏尧这才不乐意地重新转向说书人,对着他喊上一声:“你说的这下门村在什么地方啊?”

    说书人没有回答,倒是他旁边的小茶摊老板对夏尧说道:“沿着这条小路往前走,你就可以看到了。”

    看看老板指的小路,夏尧放下银子,便马上出发往下门村去。

    正如小茶摊老板说得那样,沿着路走了没多久,就看到路边一个小石墩上刻着三个字“下门村”。

    “到了。”夏尧对着怀里的青月提示一声,紧接着大步流星往村里走去。

    可进村没多久,夏尧就发现,这是个荒村,走上几条街也见不到一个村民,终于在路边见到一个老人,一见到夏尧这个陌生人,赶紧回了屋。

    “我有那么吓人?”夏尧上下看看自己的行装。

    青月道:“如果正如说书人说的那样,现在这时候村里出现陌生人,谁都会害怕。”

    “谁说的,说不定我就是来拯救他们的人呢?”夏尧啰嗦两句,又接着往前走。

    最后在一间大宅子面前停了下来。

    “长虹观。”夏尧仰头看看宅子的门匾。

    青月许久在有回应:“长虹观?道观?就这样一个荒村,还有道观?”

    “你不该觉得更奇怪的是,有道观,便会有修士,可为什么还会有吸血妖魔的传说?”夏尧打量着宅子的大门。

    朱色大门紧闭,门前落叶满地,像是多久没人管理了。

    “进去看看吧!”青月命令道。

    夏尧上前一脚将门踹开,怀里的青羽不乐意了,嫌弃地说一句:“你就不能温柔点,敲敲门。”

    “我看这道观人都没有,还敲门呢!”夏尧将宅子里的陈设环视一边,清泉假山,红墙青瓦,屋前高大的槐树,若不是满地的落叶,夏尧都会认为这是一富商之家。

    夏尧才在院子中走上几步,就听见有人呵斥一声:“什么人?胆敢私闯民宅!”

    回头看是何人,灰色道袍,面容清秀,二十有几的模样,头发却斑斑白发。

    “你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那人快步来到夏尧的面前,紧皱眉头。

    夏尧脸上立刻绽开一个尴尬的笑容:“我原本是个云游四海的修士,经过这村子,想要找地方借宿,可是路过不少家都紧闭大门,见这宅子荒废依旧原想进来借宿一晚,没想到······实在是失礼了。”

    听了夏尧的道歉,道士面色和善了些,道:“最近村子出现怪事,人心惶惶,见到陌生人自然选择回避了。”

    “这样啊!”夏尧装出叹息的模样,“这村子是发生什么怪事了吗?刚才经过一小茶摊,有人说这里出现了吸血妖魔可是真的?”

    “或真或假,现在还说不定呢!”道士说完,话锋一转,“还不曾问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唐夏。”夏尧欠了欠身子。

    道士回礼道:“小道法号非语,这边请。”

    说完,非语将夏尧往旁院引导,并一边向夏尧解释:“村子前段时间却是出现了一个僵尸,红眼,道行不浅,已经杀了不少人了。”

    夏尧听了将非语的背影打量一番:“你为何不出手?”

    “我······”非语欲言又止,同时瞧见一少年从身边的屋子里窜了出来,身上背着行囊,见到非语紧接着冷哼一声,转身就要离开。

    非语见状立马叫住他:“阿金,你去哪里?”

    少年头也不回:“我去哪里?去哪里都好,只要不留在这里就行!”

    走出去几步,还不忘愤愤然地回头对非语大喊一声:“你这个骗子!”

    随即很快离开了两人的视线,夏尧有些茫然地看向非语。

    非语这才长叹一口道:“出现僵尸以后,大家都认为我能收服他,可惜······”

    “没关系的,尽力了便是。”夏尧拍拍非语的肩膀。

    非语强颜欢笑,继续带路:“我有向旁边的江雪涧请求支援,但至今还没等到有人来协助。”

    “江雪涧?”夏尧听了,小声念叨,心想,要是来了才好,也可以那他们练练手。

    非语将夏尧送到厢房后,叮嘱一句:“唐侠士,最近村子毕竟不安全,夜里少走动,注意安全。”

    这才离开,等非语离开了。

    夏尧将青月取出放在桌上,自己一人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你不觉得这个非语,可以为己所用吗?”青月道。

    “怎么用?”夏尧有气无力地问一句:“人家可以是修士,还能跟着咱们去杀人不成?”

    青月道:“谁说不能,你不就是一个例子?”

    夏尧一手撑床坐了起来:“我是心中有恨,他呢?一看就是个正儿八经的修士,怎么迷惑?”

    “你注意到院子里的槐树没?”青月道。

    “槐树?”夏尧回忆起来,院子中靠近正房门的右手边有一颗种植依旧的槐树,“一个道观里种着槐树?确实奇怪。”

    青月道:“槐树,木鬼,用于招阴,两种可能,一这非语本就心怀鬼胎,二他和那吸血妖魔有关系。”

    夏尧来到桌边,坐下沉思起来:“就算是这样,我拿什么来蛊惑他?”

    “看看周围,这么大个宅子,过去该是门庭若市的样子吧!”青月提示一句。

    在和青月交涉过后,夏尧只当青月想法奇异,没当回事。

    等到太阳落山后,夏尧闲得无聊在宅子里走走,从他住的北苑往南方走,来到南苑。

    南苑由一人高的墙围着,通向其中的第一道小门,推门的瞬间,夏尧都有些心寒,门摇摇欲坠,随时要倒下。

    往南苑里看了看,是个不大的书院,书院后面是校场。

    不过,让夏尧皱紧眉头的是,书院内陈设东倒西歪,像是有土匪过境一般,瓷器被摔破,桌子被踢翻,就连来到校场,原本放在两边的武器架也被尽数破坏。

    “一个破烂不堪的学院。”夏尧环顾四周后,叹息一声,随即听到大门方向传来响动。

    好奇驱使着夏尧走去看看。

    还没等走到大门口,就看到非语醉倒在门前,举着酒壶大喊一声:“赤魁,来,我们再喝一杯。”

    夏尧惊愕,白天看上去还是一副正经样,怎么到了夜里就变成了一个酒鬼。

    虽有些嫌弃,但看到非语一双含满泪珠的眼睛,他还是上前准备将非语弄回房,可刚搭上手,非语将他一把抓住开始聊起天来。

    “我给你说啊!唐侠士,你肯定不相信,当年我才来下门村的时候,有多威风。”非语说着,在面前画着圈,“我为村民收服妖魔,我们全村的人都把孩子送到我门下,有我在,村子也安宁了不知道多少年。”

    夏尧来了兴趣,同他一起坐在面前的台阶上:“那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啊?”

    刚问完,非语就开始仰天狂笑起来,“我告诉你,我恨啊!”

    说的时候,话语中一股狠劲,夏尧听得同时点点头,非语又接着说:“我不过是信错了一个人,不对,一个妖,他们就认定我是骗子,我是庸才,我救不了他们。”

    非语的语气渐渐发生变化,越见的阴沉,站起身来,张开双臂,像是要将全世界包裹在自己的身下,“我过去为了保护他们,费心费力,放弃了自己作为一个少年人的自由,一直镇守在这个村子,他们倒好,我不过就是做错了一点事,他们······”

    指指周围空空如也的长廊和房间,一摔酒壶:“他们全都抛弃我了,全都抛弃我了。”

    看着撒了一地的酒,夏尧皱皱鼻子,有些心痛,你生气就生气,没事和酒过意不去做什么?

    “这些村民就不该受到保护,就不该······受到保护······”非语脚下开始失去支撑了,在地上画蛇。

    夏尧见状赶紧上前扶住非语,并拍着他的背在他耳边小声念叨:“对,他们不值得救,不值得救,就该撒手不管才对。”

    在扶非语回房时,非语从始至终没有注意到夏尧脸上一抹笑意,埋怨大家对他的不公,那将会成为蛊惑他的最佳契机。

    等将非语安抚着睡下后,夏尧回房将这件事告诉了青月。

    “他说他信错了妖?”青月没有夏尧那般轻松,还在担忧这什么。

    “对啊!他说他不过是信错了一个妖,做了错事,大家便都放弃他了。”夏尧耸耸肩。

    青月许久没回答,夏尧便自顾自地回床上准备休息,等夏尧闭眼准备睡去时,青月才说一句:“有机会,便会一会那僵尸吧!”

    但并未得到夏尧的回应,他这便长叹一声,安静下来。

    等到第二天刚天亮时,非语便急匆匆来敲门。

    “唐侠士,唐侠士。”非语语气急促且兴奋。

    夏尧连忙起身开门,一边整理衣装一边问:“怎么啦?”

    非语一双眸子明亮,焦急地说一句:“你猜今天什么人来了?”

    “什么人?”夏尧扬扬眉。

    “江雪涧派人来支援了,而且还是大弟子!”非语兴奋到可以跳起来,注意到夏尧面不改色,才淡定下来,道歉说道:“不好意思,失礼了,我是太兴奋了,这么一个好消息,我实在想找人述说一番。”

    在话语中,夏尧感受到点点失落,挤出一个笑脸拍拍非语的肩膀:“没事的,倒是你,赶紧回去接待江雪涧的前辈吧!别失了礼数。”

    “对对对!”或许是被好运冲昏了头脑,非语连该做些什么都给忘了。

    非语离开后,夏尧也准备去见见这大弟子,顺便了解一下情况。

    将青月揣进怀中,摸索到后厨,花了点时间,沏上一杯茶给正房的仙家送去。

    可刚走到门口,夏尧马上停住脚步退了回来。

    原因只是屋里的人是个熟人,躲到门后,对着怀中的青月小声说道:“怎么办?是他,白不离,我怎么忘了他是首席弟子啊!”

    “你认识?”

    “以前一起被罚在礼仪观修习礼仪。”夏尧开始慌张起来,要说和白不离的关系,说好不好,说坏不坏,甚至有段时间是死对头。

    就在夏尧纠结还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屋里的人已经开始唤他了:“门外是何人?”

    屋里的非语连忙解释:“是一位云游四海的修士,在这里小住几天。”

    解释过后,非语也对着夏尧唤上一声:“唐侠士,进来吧!”

    “怎么办?”夏尧惊慌,若是对方没有看到自己还好,看到了也便不能退回去了。

    “不怕,你施个迷雾咒在脸上,遮盖一下面孔便是。”青月提议。

    也只能如此,夏尧念咒施法后,转着胆子将茶水端进了屋并大喊一声:“我听闻白公子来了,便沏上一杯茶来给白公子接风洗尘。”

    说完将茶端到白不离的面前,而白不离灼热的目光定在夏尧的身上一直没有挪开。

    夏尧端着茶递到白不离面前,恰巧对上他的目光。

    和颜悦色,凤眼明目,薄唇善昧,眼角一颗泪痣,微微皱眉端详夏尧,也是柔情似水,夏尧赶紧将目光放到他的衣装上,青丝羽冠,白衣银线,衣领袖口绣着梵音咒语,腰间一条镶玉腰带,许久不见,依旧是一个谦谦君子的模样。

    “多谢。”与夏尧僵持许久,白不离才将茶水接了过来,示意性地在嘴边比划一下,接着对夏尧微微一笑。

    意识到没有被认出来以后,夏尧立马退到了一边,毕竟现在脸上下了咒,在白不离眼中他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即使见过许多次也不会认出他来,也不会记得他是谁。

    作者闲话:

    新人作者求关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