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 对你是感恩还是利用

章节字数:4532  更新时间:19-11-07 14: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很好奇。”白不离话锋一转,目光依旧定点在夏遥的身上,“你怎么知道我是谁?你可见过我。”

    突如其来的试探,夏遥惊愕,依旧故作淡定道:“白公子乃是江雪涧的首席弟子,天赋异禀,相传年纪轻轻便能与长老们匹敌,又是修仙界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唐夏自然听过白公子的盛名了。”

    被夏遥这一通夸,白不离连忙咳一嗓子提示夏遥不必说了,又接着对非语道:“我们进入正题吧!我在非语道长的信中了解到,这是个红眼僵尸,千年道行,该是个魁了吧!”

    非语心中微微一怔,面色开始紧张:“嗯,他叫赤魁。”

    白不离和夏遥两人同时来个兴趣。

    夏遥歪头问:“赤魁?可是你昨晚提到的那个赤魁?你们很熟?”

    非语惊愕:“昨晚提到的?”

    “对啊!你昨晚喝醉了,提到过这个名字。”夏遥耸耸肩,把昨晚他喝醉的事说了一番,只是抹去了他心生怨念的事。

    白不离有些诧异,将非语打量一番,非语紧张,连忙挥着手说:“白公子,你别误会,赤魁曾是我的朋友。”

    然而非语的解释,只是让人越见地怀疑他,他更加慌张地解释:“赤魁以前不伤人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才会······”

    “你不必紧张了。”白不离脸上露出笑意,“慢慢道来便是。”

    见到白不离这样子,夏遥不禁在心里发笑,和多年前一样,遇事总是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即使大家都慌神了,他还能在一边调戏小娘子。

    非语长舒一口气,定下神来,慢慢解释:“其实当年,我还是个游侠的时候,便认识了赤魁,他陪了我一路,直到我在这里常驻下来,也一步没有离开我,院子里的槐树,也是我为他种下的,为他修炼种下。”

    “后来呢?他为什么会变成吸血妖魔了?”夏遥比起白不离来说,更像是一个来除妖的人。

    “从一个月前,有人发现了赤魁的原身。”非语说起话来,停停顿顿,“村民要我除了赤魁,可我知道赤魁不可能伤人,所以我没有动手,即使动手我也不是赤魁的对手,事情暂时被我压制了,可又有一次一位老人见到赤魁的原身,被吓死了。”

    只说到这里,夏遥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原尾。

    “你别告诉我,就这件事,村民一定要你降妖,你质问赤魁,赤魁因此愤怒,变成了现在的吸血妖魔?”白不离脸上竟洋溢着忍俊不禁的笑意。

    非语点点头:“被人发现后,赤魁几次要我同他离开,但我不愿意,这便激怒了他,他想知道,对我而言到底村民重要还是他重要。”

    刚说到这,非语居然猛地跪在了白不离的面前,抓住白不离的衣角道:“白公子,求你了帮帮赤魁吧!让他不要再沉迷于杀戮中了。”

    “你干嘛呢!”白不离赶紧把非语从地上扶了起来,“我来便是为了除妖,你无需多说。”

    非语会意,点了点头。

    “那你有什么打算?”夏遥抬眸看向白不离,白不离直视他的双眼:“引他出来。”

    “怎么引?”

    “守人待魁。”白不离指指非语,非语惊愕,回头看看夏遥,夏遥笑着念叨一句:“算是个好办法,那我们是不是该把这件事告知村民?”

    “还是低调点吧!”白不离自然想不到夏遥在想什么了。

    夏遥叹息一口气道:“不是我不想低调,而是为了非语道长好啊!前段时间因为赤魁的事,村民们都误会道长了,正巧可以借今天收服赤魁的机会,和大家陈清啊!”

    得到非语的认同后,三人出门,准备去见见村长。

    来到村长家门前,白不离才准备敲门,就听见“嘭”的一声。

    门硬生生被夏遥一脚踹开,白不离呆滞地看向夏遥,夏遥立马耸耸肩道:“他们害怕陌生人,不会给我们开门的。”

    白不离无奈地进门,想和村长谈谈今晚的事,可当村长看到非语在场时,硬是拿起了棍子,粗鲁相对,最后非语只能先一步离开。

    等非语离开后,白不离才有机会和村长提起他的安排,吩咐他在亥时后聚集所有村民到长虹观,也算是给他们一个机会见证,非语讨伐赤魁。

    和村长商量好后,两人准备会长虹观,然而刚出门没走几步,夏遥就说有东西落在了村长家,和白不离分开。

    重新回到村长家,找村长要了些竹竿、白布和一件斗篷。

    紧接着等到太阳刚下山,就赶在两人前面去了埋伏的地方,村子朝西走的野林子。

    到了野林子,环顾四周,死气沉沉,高耸的柏树,黑绿色的树叶看上去就是一片死林,远处时不时传来一声狼嚎,若不是夏遥有咒术傍身,有恐现在已经逃跑了。

    “赤魁!”夏遥对着空荡荡地林子大喊一声,“我是你家非语的朋友,来见见你,有事同你商量。”

    然而林子已经死寂,没有回应。

    “行!这样总可以了吧!”夏遥说完,聚气与指尖在手掌上划出一道口子,瞬时间白嫩的肌肤上炸开一条血红的口子。

    夏遥将手垂下,手掌的鲜血沿着手指缓缓滴落,落在地上的嫩草上,夏遥继续对着周边的林子大喊道:“我拿自己的血来慰藉你,可能见一面?”

    或许是嗅到了鲜血的味道,林中终于有了动静,有东西在林中快速移动,周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最终停在了夏遥的身后。

    “哟!终于出现了。”夏遥转身,只见黑暗中一双亮光的红色眸子,隐约见到一个人影,但看不清面容。

    “你找我作甚?不知道我是怪物,会吃人吗?不怕我吃了你?”黑暗中的人故意压着嗓子,装出凶煞样。

    夏遥皱皱鼻子:“你会不会吃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马上祸到临头了,有人要来杀你。”

    “哼!”赤魁听了,冷笑一声,“我还会不知道你是骗人的?非语是绝对不会伤害我的。”

    “不是非语,是白不离,江雪涧的人。”夏遥脸上似笑非笑。

    赤魁沉默,没有回应,夏遥接着说:“你想不想让非语彻底放弃村民跟你走?”

    “你有办法?”赤魁问。

    “那当然。”夏遥说完,见赤魁没有质疑,他接着说道:“今晚,白不离会让非语来诱你出现,你先别出现,等我把白不离引开,你带着非语往长虹观去便是。”

    “长虹观?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糊弄我?”赤魁这次有了质疑,然后夏遥只是潇洒地一甩折扇,轻轻挥一下,赤魁马上如魔怔一般,僵硬地说一句:“我知道了,我全全听由大人的指令。”

    “早知道这么简单,我就不和你废话了。”夏遥看看自己手掌上的口子,有些心疼。

    赤魁得到夏遥的命令后,慢慢退了下去,隐蔽到黑暗中,夏遥在周围探查环境,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将白天从村长家要来的东西派上用场。

    紧接着躲到一边的树上,等着两人的到来。

    就在临近亥时时,藏身于树干之上的夏遥注意到脚下有了动静。

    见到一灰一白来到夏遥的脚下。

    白不离同非语叮嘱几句后,便让非语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唤着赤魁的名字。

    而赤魁迟迟没有出现,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夏遥才穿上借来的斗篷,遮盖自己的面容,跳到白不离和非语之间。

    以至于让非语察觉不到自己,但却让完完全全展露在白不离的面前。

    夏遥歪头面向白不离,有斗篷的遮盖,白不离没有认出夏遥,在那一瞬间,在白不离的脑海中,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赤魁。

    恰巧这时候,非语也回头看向夏遥,在朦胧的月光下,非语也没看清是谁,就喊上一声:“赤魁!”

    白不离想也没想就准备动手,夏遥见白不离有了动作,赶紧转身就逃。

    “站住。”白不离紧随其后。

    两人一前一后,你追我赶,在林子里没有规律的穿梭。

    就在两人渐渐拉进距离的时候,夏遥突然停住脚步。

    被几棵高大的柏树包围,白不离见夏遥停了脚步,举剑上前,夏遥身子向后一倾,躲掉他的攻击。

    白不离还欲动手,夏遥却突然提示道:“白公子,我劝你最好不要乱动。”

    “什么?”白不离果真没敢妄动,只因注意到在周边的五棵高大的柏树上,匍匐这什么东西。

    仔细一看人形,但皮肤呈青紫色,四肢攀附在树上,双眼被额头上巨大的肿物遮挡,嗅到白不离的瞬间,立刻吐出一条长舌头,在空气中查探着白不离的位置。

    这东西还不止一只,白不离几乎被这怪物团团包围。

    白不离一动不动也不敢发出声音,夏遥这时候将斗篷摘下,坦荡荡地站在白不离面前:“白公子,别害怕,只要你不乱动,他们伤不到你的。”

    “是你?”白不离怎么也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游侠,会从中作怪。

    夏遥盘手,一只手指敲敲手臂,白不离又问:“这些是什么东西?”

    “哟!连博学多才的白公子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啊!”夏遥捂嘴嗤笑一声,紧接着很快收了笑,“看看你周围的树和脚下,你就知道这是什么了?”

    白不离环顾四周较为明显的柏树,才注意到在树旁不起眼的插着一根幡旗,一共五根,在看看脚下,用脚踢开树叶,才发现脚下用血画成了一个圆形符咒。

    “你不是不知道,为了画着个符,我可是杀了这林子不知道多少动物,到现在手上还一股血腥味呢!”夏遥将手放到鼻尖闻了闻,“早知道就杀两个人来了,即快捷,效果还好,也不至于招上来的只是这些小喽啰了。”

    就听夏遥说的这些话,白不离也把夏遥的身份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你是魔族,这是你招上来的噬魂者。”

    “还算聪明。”

    “不可能,魔族早在千年前就灭绝了,你不可能是魔族,你是怎么把噬魂者招上来的?”白不离双手紧紧握拳。

    夏遥观察着白不离的脸色:“魔族不会消失,它永远都在人心里。”转身背对白不离挥挥手:“我还要去看看非语赤魁那边怎么样了,你慢慢和这些小家伙作伴吧!”

    可脚步刚跨出去,白不离就对着他的背景喊一声:“唐夏不是你的真名吧!”

    “什么?”再次回头。

    “我知道你脸上下了迷雾咒,我认不出来你是谁,但我知道你一定是一个我认识的人。”白不离道。

    夏遥扬扬眉:“眼神不错。”

    而这次他没再回头,而是立马朝长虹观而去。

    等他赶到时,长虹观像他想象的一样,所有人都聚到了一起。

    跃到长虹观的屋顶上,俯视着楼下的所有人。

    非语与村民对峙,赤魁呆若木鸡地站在一边,一动不动。

    村长站在最前头,见到夏遥回来了对着身后的村民道:“大家看看,这位就是和白公子一起来的,是来给我们讨公道的。”

    非语听闻,抬头看向屋顶的夏遥,却不见白不离,问道:“白公子呢?怎么没和你一起?”

    “他?要是他来了,只会坏事。”夏遥嘴角一抹笑意,话锋一转,对村民道:“这样吧!你们不是说要我帮你们讨公道吗?要不一个一个来,先说说你们对非语道长的不满吧!”

    村长自告奋勇,第一次冲着要讨伐非语:“我来说。”

    面向非语:“非语道长,我们村民一直都把你当做先辈一样看待,但是我们一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院中种着槐树,槐树招鬼,还养一个僵尸在我们村子,你还妄图向我们解释?”

    那天见到的阿金也在这个时候站出来,高举手臂道:“对对对!当初说会教我们怎么降妖,保护我们安全,谁知道这才多久,我们的村民就开始一个个被害,他······他还包庇这个害人的妖怪。”

    大概是夏遥在场,村民开始肆无忌惮,七嘴八舌说着非语的坏话。

    非语呼吸逐渐加速,双手紧握,甚至眼神都有些迷茫。

    夏遥跃到非语的身边,在非语的耳边小声说:“非语,你也看到了,这些都是你当初心心念念一定要保护的村民啊!”

    “不是的,不是的,他们只是不理解。”非语双眼大睁,声音开始哆嗦,夏遥又换了个方向在他耳边说道:“真的只是误会?你失了你少年人的自由,失了你重要的人,换来的却是他们的冷眼相待,值得吗?”

    “我······”非语这时候面对村民,被砸毁的学堂,被误会的谣言,被唾骂的名讳,这么多年来,自己要的都失去了。

    夏遥见到非语垂下了头,绕到村长的身后,在村长耳边说:“村长,只要你杀了作为僵尸主人非语,僵尸自然会消失了!”

    说完将一把小刀递到村长的手中,看着手中的匕首,再看看站在一边一动不动的僵尸,村长有些慌神,哆哆嗦嗦看着非语说:“我们信仰你多长时间,你到最后还不能保护我们,留着你也没用!只求,你下了地狱,不要怪我们。”

    话音刚落,村长举刀相向,朝着非语冲去。

    可就在触碰到非语的瞬间,刀停住了。

    鲜血滴落,一只玉手紧紧握住了刀刃,是夏遥。

    夏遥一脚将村长踢开,接着夏遥将非语揽到自己身边,在他耳边说一句:“你看到了,你换来的就是他们这样的报答,值得吗?”

    作者闲话:

    憨憨作者求收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