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章 风花雪月

章节字数:2074  更新时间:19-11-12 1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日早课时,乔夫子突然气势汹汹地把夏尧叫了起来,质问他:“夏尧,你可还记得你写了些什么?”

    声如洪钟,吓得夏尧一哆嗦,定神下来,也不解乔夫子在说什么,只能摇着头问:“乔夫子,这话什么意思?”

    “你自己看看你写的什么?”乔夫子将一叠宣纸砸在夏尧的面前,“你好好看看,大声念出来你写了些什么!”

    夏尧看了眼乔夫子扔给他的宣纸,只是一眼就看出不是自己的文章,但在乔夫子的怒目下,夏尧还是大声念了出来:“风月便是男欢女爱、闺房之乐,易沉迷于酒色之中,本就是人之本性,大千世界何人不为美眷迷恋,作为男子本就应该懂得发泄,从······”

    夏尧的声音越见小了,到后来的话更是读不下去了,甚至看得人耳根涨红。

    “你现在也知道羞耻了?”乔夫子见夏尧没再读下去,立马质问。

    而此时,在场的其他人开始窃窃私语。

    从第一天到现在,乔夫子一直把夏尧看做是自己的得意门生,一提到夏尧就是和颜悦色,可现在把乔夫子气到七窍生烟的也是夏尧。

    “乔夫子,这绝对不是夏尧写的啊?”夏尧想要解释,一边看戏的白不离立马接了话:“乔夫子,其实我觉得夏兄弟写得也没错啊!”

    夏尧偷偷看向白不离,见白不离正忍着笑,眼神中透着得意像,立马知道怎么回事。

    “胡说!”乔夫子震怒,很快平定怒火说道:“老夫承认,花花世界诱惑很多,难免沉迷其中,但你们作为修道之人,就应该知道修缮其身,明白君子满腹天理,故以顺理为乐的道理。”

    乔夫子训斥完了,对夏尧道:“你把论语、周易、中庸给我各抄三遍送过来。”

    “是。”即使夏尧心里在不满,也不敢违背乔夫子,更何况现在也没法解释。

    其实抄书夏尧可以忍,但随便用他的笔写这种提倡人花天酒地的东西,夏尧没法容忍。

    一下了早课,就气冲冲去找了白不离。

    那时白不离正好大家亭下赏花品酒,夏尧拿着被换的宣纸来到人前,担心地杨平平紧跟着后面。

    “白不离,你为什么换我作业?”夏尧将宣纸砸在白不离的面前。

    白不离对着其他人使了个眼神,其他人立马散了,只剩下杨平平还和夏尧站在一起。

    “这么生气干嘛啊?不就是和你开个玩笑吗?”白不离挥挥手想要夏尧同自己一起坐下,然而夏尧一动不动甚至反驳:“你觉得调换他人作业,害他人受罚的玩笑很好玩吗?”

    白不离没接话,反倒把夏尧打量了一番,最后笑着说:“夏尧,刚才我见你看着文的时候,脸都涨红了,你不会真的纯洁到······”白不离一边说,一边把宣纸摊开亮着夏尧面前,“连这些都不懂吧!”

    夏尧在五岳门时,长年陪伴在身边的只有燕西顾,一个正经的男人,夏尧在男欢女爱方面根本没有得到启蒙,哪里知道其中的乐趣,有时嘴上说说,也不过是纸上谈兵。

    “谁要懂这些啊!”夏尧一把将宣纸拍开,宣纸正巧被风吹进了水中,白不离望着水中的宣纸道一句:“哟!原本还可以拿来做证据的,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你······”夏尧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能选择离这人远一点,甩甩衣袖走了。

    可白不离吧!反倒被他给吸引了所有注意力,从胸中拿出被调换的那份作业。

    字迹写的行云流水,只要见过的人都会赞叹一句:“好字!”

    白不离再会模仿别人的字迹,也写不到他这程度,好在乔夫子没看出端倪。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人间美景不过过眼云烟,无需留言。”白不离看着夏尧写的文章,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夏尧是个小和尚吧!”

    取笑是取笑,白不离又心生一计,小和尚也有忍不住破戒的时候,可何况还有白不离这个风流公子作祟。

    入夜后,夏尧好不容易抄完书,准备起身活动一番,可还没等站起来,有人就从身后抱住他,一把捂住他的嘴说:“别动。”

    就这么近的距离,来人的呼吸从耳边拂过,淡淡的幽兰香味,夏尧猜到是谁,原本紧张感瞬间消逝,戳戳捂在自己嘴上的手。

    那人撒了手,夏尧马上问:“白不离,你又想干什么啊?”

    “你怎么知道是我啊?”白不离搂着夏尧的手已经没松开。

    夏尧答:“幽兰冷香,所有学子中就你一个人用,不是你是谁啊?”

    “可以啊!鼻子挺灵的啊!”白不离依旧没撒手,夏尧甚至有些不耐烦了,想要挣脱,可奈何对方修为比自己高,别说挣脱了,就是自己使出全身力气,对方也还是纹丝不动。

    最后只能无奈地问一句:“白公子,你到底想干嘛?你还嫌我抄的书不够多吗?”

    “我想干嘛?”白不离抱得更紧了,几乎凑到夏尧的耳边说:“如果用一张白纸来形容你,我就是要在你这张白纸上画点春宫图。”

    “什么?”夏尧被白不离说的耳语引得耳根发麻,正在大脑空白时,白不离已经弯腰抱住他的腿将他扛在了肩上。

    脚下突然离地,整个人还被翻了个,夏尧一把抓住白不离的外衫一边道:“白不离,你干什么?快把我放下来。”

    “乖!别闹,到地方,你就知道要干什么了?”白不离拍拍夏尧的屁股,让他安心下来。

    紧接着御剑踏云,带着夏尧从礼仪观出来。

    一路上夏尧没少折腾,险些几次让白不离从剑上跌落下来。

    等两人落了地,白不离立马把夏尧扔了下来:“夏尧,你有多动症吧!”

    “你这是绑架,知不知道!”夏尧说完这话,才发现自己正身处何处,“长安城!”

    礼仪观在咸阳,不过一会儿工夫,白不离就把他给绑到了长安。

    指着面前高耸的城门,夏尧质问:“白不离,你不会是想把我给卖到长安,以便大家找不到我吧!”

    “哟!把你卖了?”白不离嫌弃地摇摇头,“怕是卖不起价呢!”

    作者闲话:

    白不离:我家妻我可舍不得卖。

    求收藏~

    收藏过100,加更一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