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章 稀见灵奴

章节字数:2652  更新时间:19-11-17 16: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白衣少女,双手叉腰教训着面前跪地的少年,原本声音就娇嫩叉腰的动作更是显得有些俏皮,不想这年龄该有的样子。

    清风扶起少女乌黑的秀发在空中画出一副泼墨画,再看这玲珑的腰身,夏尧已经认出这是白不离的姐姐,白娘。

    余鱼被训斥得时不时哆嗦一下。

    夏尧收拾好心态,上前就直接跪在白娘的面前,埋头拱手,一本正经地对白娘说:“请白斋主恕罪,有鱼他刚来江雪涧不懂规矩,冲撞了斋主,正所谓不知者无罪,还请斋主网开一面,放了有鱼。”

    夏尧的突然出现,将白娘吓住,清澈的眸子猛地一缩,听完夏尧的话,白娘才镇定下来:“可他毕竟犯了错······”

    白娘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敲锣声在幽静的巷道中传播,四声一停,节奏有序,四更天了!

    趁着白娘停歇的空挡,夏尧立马接上话:“您看,都四更天了,早是第二天了,有鱼不算犯规了吧!这也不能网开一面?”

    白娘倒吸一口凉气没说话,夏尧试图将余鱼拉起来,还没站稳脚,白娘忽的又问道:“你叫什么?正式地告诉我,你叫什么?”

    余鱼咽下一口口水,慢慢地正想说:“我叫······”

    “他叫有鱼!有鱼。”夏尧一手挡在余鱼的面前,打断他说话,余鱼还欲解释自己不叫有鱼时,夏尧硬是有语调压着他不让他出声。

    最后和白娘说上两句客套话后,便拉着迷迷糊糊地余鱼回了厢房。

    “夏哥!”余鱼推开夏尧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你为什么告诉别人我叫有鱼啊?”

    夏尧一戳余鱼的脑袋:“你傻啊!你犯了错,别人问你叫什么,你还这么老实干嘛?”

    在夏尧的训斥下,两人终于回了房睡下,等着第二天暖阳初升,由院子里的鸡叫声将两人吵醒。

    鸡鸣声停了,紧接着的又是院子里洪亮地呼唤声:“所有学子赶紧起来,马上要开始晨练了!我不想看到有任何一个人还懒洋洋地!”

    靠窗睡的夏尧把院子的声音之子不漏地听了进去,一踢被子厌烦地吼一声:“大早上的扰人清梦啊!”

    这话刚说完,头顶的窗户被人推开,阳光照进房间,夏尧察觉到有人,可睁眼有些阳光晒得睁不开眼,迷糊湖中听到有人说:“还不起来?第一天的晨练可不允许人迟到。”

    声音温柔甚至像是微风拂过夏尧的耳朵。

    猛地从梦中惊醒,逆着光看清白不离的脸,对他微微一笑:“赶紧起来吧!再不起来教头可就要来请人了。”

    夏瑶有些恍惚,是在梦里吧!他怎么可能在面前。

    随后身后发出的哈欠声,破坏了面前这美好的画面,夏瑶一起余鱼的脑袋说:“还不快起来,想被罚啊!”

    等再回头时,窗外的人已不知去向。

    失落犯上心头,领着余鱼去了院子里。

    随着教头的安排晨练,待到晨练后,一个个都是筋疲力竭,浑身大汗。

    可江雪涧不给他们休息的机会,晨练刚结束就急急忙忙开始上课。

    而这第一节课竟然还是御剑,果真二十五年不见,还是老样子,不把学子们折腾到死,江雪涧不罢休。

    曾有人说,死都要离开江雪涧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江雪涧修炼太艰苦,能熬过来的也都成了人中龙凤。

    御剑之术是一位叫冷凝的女人,身着白色铠甲,一手搭在剑柄上,昂首挺胸,站在台阶之上,夏尧都在怀疑她有没有看过学子一眼,一直望着天。

    “佩剑是今后陪伴你们一生的伙伴,御剑不仅仅是练习你们对灵力的使用……”冷凝还在絮絮叨叨讲着课。

    夏尧低头看看手中的佩剑,一把统一锻造的破剑,连他以前的佩剑一半都赶不上。

    余鱼在一边也听得不耐烦了,用肩膀撞一下夏尧问:“夏哥,你说这课要上到什么时候啊?”

    “不知道。”夏尧将余鱼偏向自己头掰正。

    这时冷凝终于看向了台下的学子,开始挨个教他们怎么御剑。

    而夏尧只有基础,已能让剑悬浮于自己身边,冷凝见了心里想到的就是这孩子资质还不错。

    冷凝重新回到台阶上,继续念叨着,每句话都有模有样,略显生硬。

    而夏尧也开始走起神来,视线在校场上飘飞,最后落在了冷凝身后的树丛中。

    在校场的边缘种着一排橡树,橡树枝丫之间隐约能看到一个矮小的身影在窜来窜去。

    不到一尺的高度,成人型,穿着件破烂的罩衣,皮肤青黑色,可见红色血丝,一对尖耳朵耷拉下来,像个小怪物。

    小怪物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沿着灼热的眼光看过去,正巧见到夏尧微微歪头看着他,原本圆鼓鼓的大眼睛因为惊吓,竟开始泛起了泪光。

    夏尧一时间有些茫然,这不是灵奴吗?江雪涧还有人饲养这种小怪物?不对!他身上没有契约的标志,应该还没有认主。

    一想到灵奴,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是他在五岳门的时候,师伯燕西风就有一只,不过那一只太凶,老实来咬人,倒是不像这只这么可爱。

    还在夏尧盯着小怪物看时,从树丛中突然传出一团白色的物体,同时听到一声尖利的“喵”!

    吓得小怪物从树上糊糊涂涂地摔了下来。

    肥大的白猫在地上刮着爪子,咧着一张大嘴,吓得小怪物赶紧躲到了一边。

    一瞬间,白猫腾空而起,朝着小怪物扑过去。

    “你们在御剑的时候需要注意······”冷凝还在专心致志地讲课,只听到耳边“呼”的一阵风声,凉意从耳边划过,话在吼中哽咽。

    紧接看到夏尧脱离队伍朝着小怪物那边跑过去。

    “唐夏,你在做什么?”冷凝猛地转过身来,看到的是夏尧将小怪物抱在怀中,御剑指着面前的小白猫。

    冷凝看看腿被划伤的小白猫,一只柔软的小爪子被血染红,她认得这是四斋大小姐样的宠物。

    江雪涧几人不知四斋大小姐又多恃宠而骄,伤了她的猫,夏尧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

    赶紧上前制止,一挥手挑掉夏尧的剑。

    “冷教头,你这是做什么?”夏尧一手扶着小怪物的脑袋,让他不要面对白猫。

    “我是在阻止你······”冷凝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远处传来呼唤声:“小白!小白,你在哪里啊?快回来。” ;

    熟悉的声音,冷凝一听便知道曹操来了。

    “记住,待会儿不管怎么样,都说猫不是你伤的。”冷凝一手拉着夏尧的手,迎面走到一个少女。

    梳两个辫子,头戴一朵盛开的白花,面容秀丽,可惜在夏尧的眼中总觉得这人长了张尖酸刻薄的脸,甚至觉得眉眼间很熟悉。

    少女走近眼中注意到的只有地上收了伤的小白猫,连忙趴在小白猫的面前,像是对待人一样,温柔地问:“你怎么了?怎么受伤了?”

    夏尧看了不耐烦,瘪瘪嘴小声嘀咕:“不就是一只猫吗?至于这样吗?”

    冷凝连忙拽拽他的手,并小声叮嘱他:“别胡说八道,这可是四斋大小姐的猫,可是灵猫。”

    四斋大小姐?秦子柔?难怪会觉得有些熟悉,原来是她的女儿。

    “你们可看到是谁伤的我的猫!”秦子柔猛地站起来,面向校场上练习的学子喊上一嗓子。

    虽然没人回答,但是他们的目光也都告诉了秦子柔是谁动的手,是不是有两个学子朝着夏尧的方向看过来。

    而冷凝依旧紧紧压着夏尧的手,让他不要轻举妄动,但夏尧哪里是这么容易屈服的人,对着秦子柔就大喊一声:“我伤的那又怎样?”

    秦子柔没回答,尖锐的目光从夏尧的脸部往下望一直到他的脚尖。

    “新来的?”秦子柔嘴角一点笑,很轻佻,也很嘲讽,夏尧只是用的鼻音回应:“嗯哼?”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