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章 梦中知晓事实

章节字数:2090  更新时间:19-12-09 16: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伴着孩子的哭声,夏尧终于慢慢睡了过去。

    在梦中推开云雾,他看到了崇山峻岭,而他站在高山之巅,眺望着盘旋山路上的青色人影。

    白鹤从头顶飞过,身后香阁中传出悠长琴声。

    “那调子······”那香阁中传来的声音,他记得,是师父最爱的清平乐,夏尧也不管这是梦还是真实,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走过长廊来到后花园的水池边,看着风将亭子里挂着的白纱吹起,远远见到一青衣男子,眉眼含笑,隐约听到有人的脚步声,手下拨动琴弦的动作慢了下来,抬头看向夏尧。

    挽起一头青丝,用一枝梅花发簪束在头顶,慈眉善目,凤眼笑起来时似天边月牙,红唇双瓣轻轻吐露着夏尧的名字:“阿尧!”

    没错,这是师父,是他二十五年来,每时每刻不在惦记着的人啊!

    夏尧不自信地在自己脸上狠狠掐上一把,没有痛觉,果然是在梦中。

    不过让他欣慰的是,过去二十五年来,每次在梦中见到师父的时候,几乎都是看到他被人宰割的样子,唯独这次能见到一个完完整整的师父。

    “师父。”夏尧面带笑容慢慢走向燕西顾,在离他一段距离的地方,他停住了脚步,“好久不见。”

    夏尧不敢触碰眼前的人,生怕他会像周围云雾一般,一触皆逝。

    燕西顾听了夏尧的话,突然笑了:“傻孩子,你在说什么呢?师父不是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吗?”

    说话的同时,向夏尧张开双臂,拍拍自己盘踞的大腿,示意夏尧靠近。

    夏尧微微张开嘴唇,却又说不出话来,迟疑了许久才慢慢靠近燕西顾,靠在他的腿上,这样的师父让他感到久违。

    靠在他怀中的感觉并没有温暖,夏尧知道这不是真的燕西顾,只是他一时间的幻想罢了。

    就在夏尧刚闭上眼准备踏实的睡上一觉时,头顶传来另一个久违的声音:“阿尧,好久不见,你又回到我的身边了。”

    那压低声音显得阴沉的嗓音,让夏尧身子一颤,头皮发麻,不用看他也知道是谁,一个缠绕在他噩梦中二十五年的人啊!

    “哼!”夏尧一声冷笑,“我怎么把你忘了,那一次梦里不被你支配着。”

    声音的主人伸手拨弄夏尧的耳发:“我有那么可怕吗?”

    “有!”夏尧停顿片刻,“不过啊!这一次容不得你在我梦中胡作非为了。”

    刚说完,翻身拔出头上的发簪就朝着司晨的下巴猛地刺去,然而对方早有准备,稳稳当当地握住了夏尧的手并歪着脑袋对他说道:“阿尧,你为什么对我刀剑相对啊?”

    这声音清澈爽朗,绝不是司晨,等看清楚那种笑容可掬的面孔时,夏尧才松了口气。

    “怎么把你这家伙给忘了啊!”夏尧撒手,重新侧身靠在白不离的腿上闭目养神。

    白不离一只手搭在夏尧的脑后,轻轻抚摸:“就刚才你那反应,当年杀人的果真是司晨没错。”

    “哼!”夏尧一声冷笑,挪了挪脑袋的位置,“铺个梦就为了试探我是不是撒谎?白不离,你对我的信任去哪儿了?”

    “当然没那么简单了。”白不离拍拍夏尧的肩膀,“有人想要见你。”

    接着温柔的将夏尧从自己的腿上扶了起来。

    刚坐直,夏尧就看到亭子外多了一个人,一身白衣,双手盘在伸手,身子微微前倾,银丝一样的胡须被风吹得浮动,笑眼盈盈地看着夏尧。

    “夏公子,好久不见。”白冉笑着夏尧倾了倾身子,接着慢慢走向两人。

    夏尧一惊,立马站了起来,为白冉让了座。

    白冉做到软垫上后,也示意两人坐下。

    夏尧有些犹豫,白不离很是霸道,拉着夏尧就坐在白冉的身边。

    白冉的出现,让夏尧更加不自然,虽然才屠杀发生前,夏尧也认得白冉,但是要夏尧像信任白不离一样坦荡,他做不到。

    “所以,斋主也已经知道了?”夏尧微微颔首,看着白冉从玉壶中倒出一杯清茶,推到他的面前。

    “我早就知道了。”白冉的脸上永远带着笑容,夏尧很羡慕他这种可淡薄凡尘琐事的性子。

    白不离也在一旁解释:“这些年斋主一直都在想办法找出当年事件的幕后主使,我们都不相信你会做那样的事,或者说过去对你熟识的人都不相信。”

    这话重重击打在夏尧的心上,仿佛每一个字都在告诉他,这世界上还有没放弃你的人。

    “什么意思?”夏尧迟疑。

    白不离喝下一口茶水后,才慢慢说道:“你还记得礼仪观的乔夫子,当年你出事后,他第一个站出来提议说要彻查此事,并以人格担保你是清白的。”

    “然后呢?”夏尧从白不离的语气中听出点不详,心脏已经提到嗓子眼来了。

    “接着······”白不离有所停顿,在和白冉进行眼神交流后,才说:“后来,有人带头说你是魔教余孽,并批判乔夫子包庇罪人,一时间乔夫子的名声破败,仅仅只是魔教两个字就把所有人的心神都给击垮了,礼仪观从此消失了。”

    在夏尧影像中,乔夫子永远都是一个刚正不阿的人,但他从未想过,这样一个严肃的人啊!会为了他愿意毁了自己的心爱之物。

    “你是说,礼仪观因为我,没了?”夏尧大气不敢出。

    白冉笑了笑,抿一口茶水:“别紧张,后来我问过乔夫子,他对这件事一点不后悔,如果他还在,见到你,他一定很开心。”

    夏尧打断两人:“等等,什么叫如果他还在?”

    说话的同时慢慢转向白不离,白不离手指敲击着桌面不回答。

    “你说话啊!”夏尧再次逼问。

    白不离沉寂许久才说道:“在一年前,我们查到了一丝线索,乔夫子想要继续追查,被发现,灭了口,我们现在唯一能了解到的就是,二十五年的惨案和妖族有关。”

    夏尧突然耻笑一声:“什么鬼?我还以为这只是我一个人复仇的故事,什么时候牵扯进来这么多人啊!”

    “夏尧,从你出事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牵扯到无数人了。”白不离道,“还有不少人想要知道真相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