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梦游者(恳求连城的朋友点击收藏!)

章节字数:3873  更新时间:19-12-01 11: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可以通过提问的方式来判断我是否进入到了梦游状态,梦游的人对于问题的回答和正常状态下的人肯定不一样。”

    “这种方法可靠吗?”

    “目前为止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郑和六号,请把所有出现过梦游状态的船员,他们所生活、工作的区域标注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规律。”安保部长王飞说到。

    在会议室的中央立刻出现了郑和六号飞船内部的全息投影。

    “截止到现在,飞船上出现梦游症状的船员共计13个人,他们主要分布在B区的E96区域、F12区域以及G22区域,他们的职业有飞船动力维护人员、机械师、营养师、农业种植员工、通风系统维护人员等”六号智能计算机说。

    “我建议,先把这几处出现梦游症状的区域进行一级隔离戒严,再把他们附近的区域进行二级隔离戒严,不管原因是什么,先隔离观察几天再说。”王飞指着飞船B区的舱室说到。

    岳水林点了点头说:“我同意,但一定要给船员解释清楚,避免不必要的惊慌,隔离期间要保证他们的生理和心理健康。”

    隔离方案在当天的早晨起来即刻宣布执行了,虽然卫生部安排了专业的心里咨询医疗小分队进驻隔离区,而且进行了广泛的宣传,但隔离行动仍引起了小小的骚动,很多被隔离的船员通过飞船内的通讯系统进行了抗议。尽管如此,指挥部还是顶住压力继续严格执行了隔离方案。

    到了晚上,情况又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隔离区内船员的梦游人数大幅上升,似乎有难以控制的趋势。指挥室里岳水林和刘燕姿等所有指挥部人员通过视频监控系统观察着每一个人行为举止,不断的与隔离区内的医疗小分队进行互动联系,查找原因。

    隔离的第三天晚上,医疗小分队的人员也出现了梦游现象,其中一个医生竟然试图打开隔离舱门。然而通过对梦游人员身体各项指标的检查均没有发现异常,更没有病毒传播迹象。

    到了第四天,隔离区里的人们梦游症状出现的更加频繁了,很多人在地球时间的白天也开始出现梦游症状,到了晚上,梦游的人群突然一起涌向隔离舱门,试图用强力打开舱门。医疗小分队里保持清醒的人受命唤醒梦游的人,但作用甚微,这些梦游的人似乎进入了一种失去自我的状态。

    岳水林握紧着的双手顶在嘴唇上,看着视频里面因梦游而疯狂的人群思考着,他轻轻的说到:“六号,扫描一下隔离区内每一个梦游的人和正常的人他们的脑电波是否存在异常,再监测一下他们身体的电磁场的变化,看看是否存在什么我们看不到的东西。”

    “是,指挥官。”

    “你怀疑•;;•;;•;;•;;•;;•;;”科技部长张建军看着岳水林欲言又止。

    “我们看看结果再说吧。”岳水林不置可否。

    正在大家等待六号扫描结果的时候,指挥室内警报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隔离舱室的舱门竟然打开了,一级隔离区内的梦游的人们一起冲了出来。

    “六号,怎么回事,是谁打开了隔离舱室的门?”安保部长王飞大声的质问着。

    “王部长,是二级隔离区内的上尉桑尼打开了隔离舱门。”

    “是谁给他下的命令。”

    “没人给他命令,他也进入了梦游状态。”

    “他是怎么被传染的呢?”刘燕姿露出了惊恐的眼神。

    “二级隔离区也保不住了。”一直没有说话的罗寰生上尉喃喃说:“我们必须重新建立扩大的隔离区,让战斗部队介入吧,把这些梦游的人驱赶回一级隔离区。”

    “同意,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武力,去执行吧。”岳水林下令。

    生育舱室被梦游者占领了,B区的生物研究舱室被占领了,武器舱室也被占领了•;;•;;•;;•;;•;;•;;六号不断的报告着前线的状况。

    当武器舱室被占领后,梦游的人群纷纷用激光枪、电磁枪武装起来,事情的性质立刻转变成了战争。这些精神失常或者说被控制的人开始用暴力逐个舱室的进行屠杀。岳水林下令B区所有船员关紧自己的舱室门,保护好自己。但那些还没来得急躲避的船员都被失控梦游者枪杀了。

    作战部罗寰生上尉急调全副武装的战斗部队进入B区动乱舱室进行平乱,太空舱B区内一夜之间变成了血流成河战场。

    “我们到底在和谁战斗?”岳水林大声的质问着,“六号,扫描结果出来了吗。”

    “指挥官,还有五十秒扫描结果即可呈现。”说话间,指挥室中间的全息屏幕出现了人体的扫描图像,“当前飞船内精神失控的人数共计136人,通过扫描对比发现,精神失控的人各项生理指标正常,但电磁扫描发现,他们个体磁场出现极不稳定的现象,似乎有另外的磁场依附,指挥官你请看,这是正常人的磁场,这是精神失控后的磁场。”全息屏幕上显示着两个人体模型,其中一个人体模型上面代表磁场的磁力线明显特别粗重,而且非常的紊乱。

    “看来我们真的遇到了麻烦。命令所有参战人员立刻开启磁场屏蔽防护模式,保护好自己不被控制,另外六号你即刻查找这些物质存在的源头。”

    “已经找到了指挥官。我通过对飞船所有舱室的磁场生物特质进行比对检查,已经找到了这些紊乱磁场的源头。”

    “那颗小行星?”岳水林面无表情的说到,指挥室内所有的人瞪大了眼镜看着他。

    “是的,所有的数据都指向那颗前不久我们捕获的小行星。”

    “我们在和未知生物作战!”

    “也可以这么说,但我们对他们知之甚少。”

    “好吧,无论它们是什么,我们都必须保护好我们的飞船、我们的家园,绝对不能让它们占领。”

    “你是说它们的目标是这艘飞船?”刘燕姿问到。

    “应该是,你看他们的行进路线,似乎是想占领B区,我想他们可能对我们的飞船还不熟悉,否则他们很快就会向我们这里进攻的。”

    “用什么武器对付他们?”

    六号说到:“从前线反馈的情况看,激光武器只会伤害失控船员的性命,不能对外星生物造成损害,指挥官请允许我这样称呼入侵者。”

    “你说的对,就是外星生物,就是这些我们看不到的外星生物给我们若得麻烦,你还是继续说用什么武器吧。”

    “用电磁枪,利用电磁枪的强电脉冲攻击外星生物的磁场,打乱他。”

    “这样不也一样会伤害船员的性命吗?”罗寰生问。

    “是的,可能会伤害失控船员的生命,但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也只能这样了。我们必须对整艘飞船负责。”岳水林斩钉截铁的说。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怎样才能看到他们呢?如果看不到我们就没有办法进行攻击,特别是游离在人体周围的它们。”王飞问。

    科技部长张建军说到:“我有一个想法,我们是看不到,但六号可以检测到空间里的磁场变化,可以让六号将镭射光线打在他所看到的外星生物上面,这样我们就可以根据目标指示进行攻击了。”

    六号说:“这个没有问题,我完全可以办到。”

    “那好,我们开始行动,最终目标是将所有外星生物赶到小行星上面,然后抛弃小行星,将这些外星生物彻底的赶回到宇宙中去。”

    飞船内对外星生物的围剿战争全面开始了,经过一周的进展战斗,终于将这些未知的外星生物赶回到了小行星上面,郑和六号立即启动了脱离程序,将装载了小行星的舱室连同小行星一起抛弃在了深邃的宇宙之中。

    与神秘外星生物的战争虽然胜利了,但损失也是非常严重的,包括精神失控的船员在内,共牺牲了297名船员,损坏了6个船舱分段,丢弃了2个分段船舱。丢失的两个分段船舱其中的一个是和小行星一起抛弃的,另一个是在围剿部分外星生物的战斗中,将其逼到此末端船舱,为了防止他们突围逃窜,岳水林断然决定将此末端舱室和外星生物一起抛进了深空宇宙之中。

    鉴于船员数量减员接近三百人,在指挥部的联席会议上,很多人要求唤醒部分睡眠中的船员加入到日常的工作中,岳水林和卫生部长等人进行了商议,决定维持飞船的低功耗状态,暂不增加人员,失去的人员数量作为生育指标分配给那些盼望着养育自己后代的夫妻们,此项决策宣布后立刻得到了大多数船员的赞成。那些等待生育指标的夫妻们终于盼来的曙光,其中包括岳水林夫妇。

    生育计划很快得到了执行,生育舱室一下子成了最繁忙的地方。除了必要的科学家和医务人员外,来生育舱室最多的就是“孩子”们的父母,他们很多人几乎是天天来,尽管有视频监控系统可以方便的看到自己孩子的成长过程,但仍挡不住那些因为即将成为母亲而充满激动心情的人们到现场的迫切心态。

    孩子们成长的很好也很快,当他们被从保育箱里面抱出来的那一刻,飞船上举行了隆重的庆生仪式,因为这是首次在飞船上一下子迎接如此众多的新生命。

    三个月过去了,这些孩子们优秀的基因逐渐的显露出来。有的孩子才三个月就开始蹒跚学步了,有的竟然可以开口说话叫爸爸妈妈了。考虑到在太空船中的低重力环境,孩子们早早的站立行走似乎也合情合理,但仅仅三个月就可以说话的确是出乎大多数人的想象。

    岳水林和叶卡琳娜的孩子取名岳飛迩,他是一个皮肤白净、鼻梁高挺的小帅哥。对于这个期盼已久的孩子,叶卡琳娜简直奉若至宝,一时一刻也不愿离开他,而岳水林则更加理智的关爱着孩子的成长,他始终感觉飛迩有点不一样,但就是说不出原因。

    飛迩开始断奶的时候,也和在地球上出生的孩子一样,又哭又闹的很不安宁,不过还好过了几天他就习惯并学会自己使用奶瓶。有一天岳水林回到家看到飛迩坐在小椅子上面,笨拙可爱的伸出手来想要抓他面前的奶瓶,显然叶卡琳娜把奶瓶放的稍稍有些远了点,飛迩是抓不到的,岳水林四处寻找着这位粗心的妈妈叶卡琳娜,想看她在干什么,当他再次把目光回到飛迩身上时,飛迩竟然已经抱着奶瓶吮吸起来。岳水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得是自己看错了,还是视觉误差?岳水林把奶瓶从飛迩手里拿过来,又放在了他看似抓不到的地方,但结果很失望,飛迩只是看着他哇哇的哭,好像在说:“坏爸爸,干嘛抢我的奶瓶。妈妈,快来啊,爸爸欺负我。”这个时候叶卡琳娜急匆匆走了进来,埋怨着岳水林:“你怎回事啊?孩子哭了也不知道哄哄他,就在那里傻看着!”说完抱起飛迩哄到:“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妈妈在呢。”飛迩立马停止了哭泣。岳水林想:也许真的是自己产生了错觉。

    作者闲话:

    芸芸众生笔下生,笑骂全在字行中。

    万千世界万种情,子夜独身游连城。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