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办公楼怪遇

章节字数:2232  更新时间:19-11-15 09: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深秋,淫雨不断。

    下午6点,方童结束了一天烦闷的工作,驱车从市里往郊区的家里赶。

    从办公楼出来,方童才发觉雨势较中午大了一点,急忙赶回办公室拿伞。

    回过身刚迈两步,方童的面部被重重的锤击,凭空倒下,后脑勺磕在了花岗岩地板上。

    温凉的秋雨打在方亮的脸上,方童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双眼缓缓翻动,努力看清这半青半黑的天空,拼命找寻着简单的回忆:1+1等于几,中午吃了什么,下午谁给自己打过电话。。。。。。

    一分钟后,方童终于拾到了回忆:1+1=2,中午叫了番茄蛋饭外卖,下午妻子给自己打电话说晚上早点回去。。。。。方亮缓缓从地上爬起,轻轻扭动脖颈,又用手揉了揉后脑勺,还好没出血,自己也没有变成植物人。

    原来,方童撞在透明的玻璃门上,脚下一滑,摔了个跟头。

    虽然恢复了清醒,但方童依旧有些混沌,上楼的动作明显慢了半拍,有气无力喊叫着声控灯光开关,灯光始终没有亮。方童只能凭着记忆扶着楼梯往三楼的办公室走。

    走到二楼的拐角处,倏忽吹来一阵凉风,隐约中方童看到走廊尽头有个模糊的黑影,这个点了,难道办公楼还有人在加班?

    方童好奇地朝着黑影的方向慢慢走去,随着距离的拉近,黑影的轮廓逐渐显现出来,像是个小女孩,身材瘦小,头发丝丝垂下,背对着身子,蹲在水池边,仔细听,有啜吸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

    方童揉了揉双眼,这么晚了,是谁家的孩子还在这玩耍?狐疑之余,还是伸出手碰了碰那黑影。

    小女孩却一动不动,仍旧挥舞着手臂,水池里的水,带着些红色,被扬起来又洒下去。

    方童不解,挪身过去的片刻,对着小女孩说道:“谁家的孩子,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这儿?”

    小女孩蹲坐在那里,刻意躲避方童的视线,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将水龙头开到最大,淡红色的水流瞬间溢满了整个水槽,散流在走廊里。

    “你这孩子,胡闹什么?快把水龙头关了!”

    小女孩缓缓站起来,端起刚接好的一盆清水,突然转身泼在了方童的脸上。

    方童一个躲闪不及,被浇了个落汤鸡,鼻孔里满是血水的味道,双手赶紧拂去遮住眼帘的水滴,心里暗想:这淘气鬼,看我不抓住你好好收拾你!

    方童睁开眼的一刻,小女孩不见了!

    方童开始四下寻觅,走廊里,门后面,洗手间的两个卡间。。。。。。

    方童怎么也找不到,小女孩难道“人间蒸发”了,还是自己根本就没看清?

    但水槽上方的水龙头还在哗哗流着水,小女孩肯定存在!

    望了望窗外的雨,没有任何消停的痕迹。算了,找不到人,还是赶紧回家吧!方童垂头丧气,刚才摔倒还不算,又遇到这么诡异的事儿,真是不顺。

    刚走没几步,兀然响起了门被打开的声音,方童惊出了一身冷汗,定睛一看:二楼的储藏室自己打开了,里面隐约透着一丝光。

    平时储藏室都是紧锁的,只在年末打开,临时储藏发放给员工的一些福利物品。

    难道小女孩跑进储藏室了?她怎么会有储藏室的钥匙?

    不解和疑惑之余,方童的脚已经迈进了储藏室的门槛。储藏室里堆放着一人多高的文字资料、办公杂物,另外还有几排柜台、货架,以及一张桌椅。

    由于房间长时间封闭,刚进门的瞬间,方童就闻到一股浓重的塑胶味道。方童摸了摸墙上的照明灯开发,按了几下灯始终未亮,大概是坏了吧。无奈之下,只能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糟糕,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看来,只能循着最初瞥见的光走了。

    那一丝光大概从桌椅那边传过来,或许是有人在登记什么?但一个月前,原来储藏室的保管员明芳突然死去,公司还未招聘到新的保管员,钥匙一直由办公室的小谭掌管,小谭一天前请假回东北老家探亲去了。储藏室都是加厚的防盗门,又是谁打开了储藏室?

    走着走着,那一丝光亮突然变弱,方童变得更加疑惑。看上去,似乎确有一人在桌子上写些什么,看那个人侧面的身影,绝不是刚才的那个小女孩,像个三十来岁的妇女,身材很像是已故的保管员明芳!

    方童停止了脚步,尝试着与那妇女对话:喂,谁呀,怎么进来的?

    那妇女自然地站起来,始终保留着侧面,去柜子里拿了一沓镇纸和一瓶墨水,在笔洗里涮了涮手中的圆珠笔,在纸上若有若无地涂绘些什么。

    用圆珠笔写毛笔字?方童还是第一次看见,印象里,方童只知道公司的老张喜欢写毛笔字,偶尔在公司的文化活动室挥毫泼墨。半年前公司舆论纷纷传播老张与某个职员有染,老张辞职离开了公司。

    到底是谁在那里?方童的惶惑转而到了极点,拎起旁边的一根竹竿,以备不测。

    拿起竹竿的一刻,方童的手感到一丝湿漉漉的感觉,细细闻去,隐约弥漫着血的味道。方童打了个冷战,赶忙扔下了竹竿,在旁边的编织袋上使劲磨蹭。

    当方童用手触摸编织袋时,又生出了湿漉漉的感觉,编织袋上也涂抹了血液?

    但这随处可触的血迹让方童害怕极了,他不敢再往前走,心中打起了退堂鼓。

    那一丝光虽然变弱,但依旧存在,那个妇女依旧在涂写些什么。

    方童刚想转过身去,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佐藤史朗的音乐《伽椰子》,咒怨的气息瞬间浸入了方童的每一丝毛孔,方童的心跳加速,头皮发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跑!

    刚挪了一步,曾经的那个小女孩突然出现在方童面前,头发凌乱,面色青白,七窍泛血,身体紧紧地贴着方童一厘米远,眼睛死死地盯着方童的眼睛。。。。。。

    方童乍然尖叫了一声,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两眼紧闭,胡乱推开小女孩,拼命朝门的方向走。。。。。。

    方童将要触到门把手的一刻,门,突然自动关上了。。。。。。

    小女孩又瞬间出现在方童的面前,一步步靠近自己。。。。。。

    方童唇口紧锁,边向后看,边挪动着凝滞的双腿缓慢向后退。这时,方童的余光感觉到,桌椅旁的妇女也站起来,弓着身子,拎着那一沓镇纸和一瓶墨汁,向自己走来。。。。。。

    距离一步步拉近,方童停止了脚步,转而大叫了一声,忽然间倒在了地上。。。。。。

    作者闲话:

    本来没想写那么长,迫于生计我拓展了一下思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