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道狂夫不解狂,狂夫老更狂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四章水龙吟杨花词,质夫龙图阁相伴

章节字数:1997  更新时间:19-11-21 16: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元丰八年,公元1085年,苏东坡正在常州静养。

    四月二十三日他收到章质夫的来信,章质夫在信中问候了东坡近来的状况,劝慰东坡要以身体为重,一时的境遇差,走霉运不是什么致命的打击,只有爱护好自己的身子,日后才能有东山再起的时机。他还把新作的一首咏杨柳的《水龙吟·燕忙莺懒芳残》词用小行楷手书在信中。东坡读了信后,很是感动,他非常珍惜与章质夫的纯粹友谊。于是立刻挥笔回了一封信。

    轼启章君阁下,《柳花》词妙绝,使来者何以措词。本不敢继作,又思公正柳花飞时出巡按,坐想四子,闭门愁断,故写其意,次韵一首寄云,亦告以不示人也。轼叩首。

    质夫啊,我拜读了你的大作,感触颇深,若不是对生活有精心感悟的人是写不出这样婉约绝美的词作的。我提起笔想着怎样给你回信,可是你的层次太高了,我的笔触过于粗犷,恐怕不能与你合拍。突然,我抑制不住对去年不幸夭折的小儿子遁儿的思念,思来思去,我还是就用你的韵律回填一首吧。愿君事事顺心,身体健康。

    东坡书信的末尾赋词一首,《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本质上观赏它的外貌是花,可它的内在灵韵已然超脱了俗尘,没有人爱惜读懂它,它的花瓣便从枝头坠落满地,隐藏在其内的灵韵得以升华。花离开了它所依托的枝头,散到路上,看似安静的没有情感,实际上它的内里时刻都在活跃的思索着生命的内涵。萦绕着柔情丰韵的专属于杨花的风格啊,犹若喝醉了酒,眼神酣意娇羞,想要再次回归宿枝开放,却不愿折损了它的高雅姿遗。在睡梦中,它被风吹起飘扬万里,去寻觅真正能理解它的人,却不知那只在枝头上对着它歌唱的黄莺就是它的忠实粉丝啊。

    我一点也不怨恨散落的杨花在我眼前被春风卷走,我只是有些许倦意,我在园子里亲手栽种了这么多鲜花,却没有一朵能代替离去的杨花在我心中产生的眷恋。今天清晨下了一场雨,很快就停了,被雨水冲刷过的地面更消失了杨花的身影,它不见了踪迹,到底去了哪里呢?只留下一池浮萍的碎叶。春色被分为三份,二份归了尘土,一份归了流水。仔细回忆观赏曾经盛开在枝头的杨花,竟发觉它已经不是杨花了,而是在我心中流淌的泪水啊。我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杨花并未离我远去,而是永远的融化在了我的心底。

    东坡的这首词是写给他的小儿子苏遁的,他把苏遁比作杨花,短暂的开放后,便被春风收走。就好比遁儿不到二周岁的短暂的生命,碎的不是浮萍,而是东坡的心啊。东坡恨的不是花落的表象啊,而是上天何等不开眼,我的遁儿天真纯洁,到底招谁惹谁了?上天啊,你为什么要从我的身边把他夺走啊!词的最后,东坡欲哭无泪,他的心里滴满泪水,原来遁儿从来就没有离他而去,而是遁儿的灵韵融化进了他的心里。

    章楶,字质夫,浦城人,北宋著名将领和诗人,精通兵法,私生活滋润。他是章惇的堂兄。公元1087年三月他被任命为直龙图阁文书,就是配合龙图阁大学士工作的文秘,是个副职。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一年零七个月后,他居然能跟自己的至交好友成为黄金搭档。

    公元1086年九月十一日,东坡任职翰林学士知制诰,知礼部贡举。他与章质夫同朝为官,交往甚密,那段时间,两人几乎每周相聚一次,酣快畅饮,秉烛夜谈欣然至天明。

    公元1088年十月八日,东坡入主龙图阁,被授予大学士称号,章质夫比东坡还兴奋,因为他终于能与东坡在同一个部门工作了。

    就在东坡在龙图阁工作的第一天下班后,章质夫在当时汴京比较火爆的官家酒楼绮杨阁准备了一桌酒席,庆祝东坡升官。

    “哈哈哈哈。”东坡并非是因为平步青云而欢笑,而是为了他有这么一位铁哥们,时时刻刻都支持相助他而狂喜,“质夫,你们先去吧,容老夫回家更换衣裳。”东坡穿了一天官服,很不自在,他更偏爱自己设计的东坡服。

    “东坡,你的性情一点也没变呢。”章质夫凝练的眼神中透露出对东坡的真挚友情,“你还是跟以前那般,不喜欢俗气的服饰。”

    “哈哈哈哈,质夫,你也没有变啊。你还似年轻时那般的一如既往的风流潇洒啊。”东坡说着挽住了章质夫的胳膊。

    “东坡,论风流潇洒,我章楶可比不上你。你简直……”章质夫刚要说出什么,却被东坡捂住了他的嘴。

    “质夫,你可不要酒后胡言啊,老夫好不容易进了龙图阁的,你是密友,不是损友,切记切记。”东坡神秘一笑,随即松开了手。

    章质夫深呼了一口气,“东坡,这么说,你,你当年在黄州时寄给我的信,不是你……”

    东坡斜着眼,目光略微有点飘忽,“好啦,质夫,你再这样细腻,一会儿晚宴时,你就别喝酒了。”

    “东坡,我不是那样的,东坡,我真的不是那样的人。”章质夫的表情也瞬间尴尬了,开始语无伦次。

    “哈哈哈哈。”东坡放声大笑。

    童鞋们一定会对这家酒楼的名字而感到耳熟,没错,你猜对了,这绮杨阁三个字正是酷爱杨花的章质夫提写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