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道狂夫不解狂,狂夫老更狂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七章东坡雪堂品茗,攻于心计李方叔

章节字数:2635  更新时间:19-11-24 13: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廌,北宋文学家。字方叔,号德隅斋,又号齐南先生、太华逸民。北宋华州人,也就是现在的陕西华县人。童年遭遇惨淡,才六岁就成了孤儿,因为失去了双亲,本来就十分勤奋的他变得更加坚强刻苦,自学能力极强。他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以学问闻名于乡里了。同时他还有一个特长,那就是吹洞箫,这吹箫技法是李方叔跟当地的一位叫刘子苣的吹箫师傅学习的,他有很强的乐感,手指柔软灵活,刘子苣很喜欢他。他是“苏门六君子”之一,是苏东坡所有学生中地位仅次于晁补之的,换句话说他在东坡心中排名第二,也是很厉害的。他是“苏门六君子”中唯一没有当过官的。元祐三年,公元1088年四月四日的科举考试,他不幸落榜,三年后,元祐六年,公元1091年四月七日他又参加了一届科举考试,同样的与仕途失之交臂。于是,他变得心灰意冷了,对功名利禄索然无味,似乎看淡了人生,又仿佛参悟了大道,便过起了隐居的生活,在北宋长社,也就是现在的河南省长葛县定居了。他专心读书著作,研究学问,常年吃素,回避声色,身体非常健康,一直活到五十一岁,死的时候没有折腾遭罪,而是非常安详平和的在睡梦中离世。

    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二十四岁的李方叔决定去拜谒当时正被贬黄州的偶像苏东坡,四月五日他独自一人从家乡出发踏上了黄州之旅,终于在六月二日这一天敲了东坡雪堂的门。一路上他盘缠用尽了,本来他就很清贫的,为了所带的钱能支撑到黄州,他一天才吃一顿饭,有时候甚至两天不吃饭,而且连续奔波了两个月,他的身体几近虚脱,但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自己最最最崇拜的东坡先生,他竟不觉得有什么了。

    此时此刻,苏东坡正在客厅的正位端坐,品尝着好友黄庭坚寄来的黄山碧螺春茶。雪堂的紫竹栏杆大门正大开着,似乎早就知道了今天有贵客来访。李方叔径直进了院子,使出全身剩余的力气去敲正堂的大门。

    门开了,一位气质温雅,风度潇卓的长者形象映入了李方叔的眼帘。

    这位长者一定就是东坡先生了。终于,我终于见到偶像的真面目了。“先生。”李方叔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激动之泪从眼眶中涌出。

    “你……”他这一哭让东坡心头一颤,同情心自然而生,“孩子,你哭什么?你是遇到什么难处了吗?可以告诉老夫,老夫会想办法帮助你的。”

    李方叔言语哽咽,“先,先生……我……”

    东坡微微一笑,一把将他拉进了屋里,关上了门,扶他坐在了椅子上,“孩子,你这是何苦呢?”

    难道东坡先生预料到自己会来?我在家乡的时候听到一个传闻,说是东坡先生通晓易学精理,经常自己给自己卜卦,而且每次都很准。乌台诗案发生的一个月前,东坡先生给自己补了一卦,是大凶,但是他不能违抗天命,只得听从命运的安排,以身犯险,是真的吗?

    “先,先生,您真的会算卦吗?”李方叔本来准备了一大堆问题要请教东坡先生的。可是他自己都没想到第一个顺嘴提出的疑问竟然如此,如此荒诞。

    东坡的脸上笑意突然消失了,他用关爱的眼神看着李方叔,“孩子,看来你真的是长途跋涉,累得虚脱了呢。这样吧,你就在雪堂静养些时日,老夫可不会算卦,但是老夫精通医术啊,可以帮你调理身体。”

    “先生……”李方叔刚想说些什么,就因为体力不支身子一晃忽地晕了过去。

    东坡急忙抱住了他,要不然他就晕倒在地了。

    等李方叔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没有发烧。他观察着这床的布置,手指不经意间触碰到床垫下的藤片,丝丝凉意渗入指尖,这是藤床,同时他闻到了一股特殊的香味,这香味是从枕头中散发出来的,他抽出枕头捧在手中仔细的端琢,这是竹枕,这香味是檀香,聪明的他立刻就清醒了。这是东坡先生的私人床。这,这可怎么办?我不是有意要冒犯偶像的。

    他吓得从床上坐起,双脚刚着地。就见帘子被人卷起,东坡先生正站在那里眼神温情的注视着他。

    “先生……我……”李方叔略微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先生的眼睛。

    “李君小友,你的文章笔墨翻澜,有气吞山河,飞沙走石之势,诗词不拘泥于格式韵律,豪放洒脱,不知师承何人啊?”

    李方叔这才意识到,原来在自己昏迷的这些天,东坡先生已经阅读了他带来的那些诗词文章了,“先生,我不曾拜谁为师。”他诚实的说。

    “哈哈哈哈。”东坡先生笑容满面,“这么说,你是自学成才啦?李君小友,你可真是个天才啊。”

    听见偶像这么夸赞自己,李方叔内心忐忑不安,“先生,我才不是什么天才,您真的谬赞我了。而且先生,我不是有意睡在你床上的,我,我是一时迷糊,失去了意识才冒犯了您的威严。”说着他就要走出东坡先生的卧室。

    “哈哈哈哈。”东坡笑了笑,用十足的力道拉住了李方叔的手,“李君小友,你腼腆什么?你又不是女孩子。”

    “我……”李方叔听过许多关于东坡先生爱调侃别人,喜欢开玩笑的故事,可他没想到先生什么玩笑都能说出口。真是个天真无邪,率直无比的男人啊。

    “李君小友,你的才华真的可以称得上万人敌呦!”东坡真诚的笑眯眯的拍了拍李方叔的肩膀继续夸赞他。

    李方叔见东坡对自己评价很高,自信心一下子提升了许多,他眨了眨眼睛,“先生,我能在您这儿多待些时日吗?我有好多问题想请教您的。”李方叔牢牢的把握住了这个他自己拼命争取到的机会。如果能得到东坡先生的亲自讲解和点拨,他就能在以后的科考中多了胜算,当时他是这么计划的,可谁又能预料到今后的事情呢。

    “如此甚好啊,李君小友,你的文笔甚合老夫的心意,你就安心的在老夫这里住下吧。”

    “先生,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李方叔见自己的心计奏效了,暗里得意。

    李方叔做梦也没有想到东坡先生经历了那么多磨难,心境还是单纯明亮的,他暗自打着如意算盘,这位内心简单善良的先生很好骗嘛。

    东坡先生因为太善良了,的确是经常被人欺骗,他眼见天下无一不是好人。他很喜欢这位年轻人。他自己的生活非常的拮据困难,亲自在东坡种地,跟老农民似的,自给自足,每天要数着钱过日。尽管这样,他还是给予了李方叔不少的财力资助。

    东坡对李方叔究竟喜欢到什么程度呢。七月十六日,东坡泛游赤壁带上了李方叔,同游的还有东坡的长子苏迈和东坡的好友潘大临。其间,李方叔一展才艺,吹起了洞箫。李方叔的洞箫技艺真的不是盖的。东坡用大篇幅的去赞美这位吹箫的客人,还与他玩起了对答。李方叔聪颖,悟性高于苏迈和潘大临。东坡一发表什么大道理,李方叔马上就会意了。而苏迈皱着眉头,苦思冥想。潘大临则是一头雾水。

    李方叔在东坡家住了七个月,东坡的亲传对他的诗词文章大有裨益。

    由于李方叔返回家乡缺钱,东坡甚至把好友潘大临借给他的钱又转借给了李方叔。归乡后,李方叔用东坡借给他的钱重置了父母的坟墓,他还是很孝顺的,同时他还安葬了其他因为疾病饥饿死去的同族亲戚达二十七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