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涯行 路绝  第94章 冤灭

章节字数:2678  更新时间:09-08-12 09: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只顾着轰开蜜蜂,完全忘记,狸猫把战甲脱给了我,又离得那么近,他竟然哼都不哼一声忍了这么久。

    看着他血肉模糊的后背,愧疚之心无比沉重,爹为他封住大血止了血,依然还不会他的神志,那触目惊心的伤口涂了再多金创药也毫无起色。

    爹果然找到阿泰所说的山洞,洞口一次直容得下一两人出入,里面却是别有洞天,士兵把狸猫抬到洞中,我和爹紧随其后,虽然有人在照顾狸猫,我依然不安的徘徊在他身旁,爹拍拍我的肩膀道:“放心!他只是失血过多,休养片刻便好了。”

    我点点头,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趴在那一动不动的狸猫,爹又问道:“你怎么来进来了?花将军呢?”

    “我们已经按你的计划继续进攻蓝凰,我带人到此寻你,没想到也被迷阵困住,还好遇到这里的谷主。”

    我把与阿泰颦颦识的过程讲了一遍,然后拿出地图,“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要尽快离开!”

    “我知道,可林中毒蜂行踪诡异,我们已经遭到它多次袭击,还好有惊无险的找到着个山洞。”

    依稀听到丁冬流水声,我问道:“爹,这有水源?”

    “对!里面有个不大的水潭,还好有它,我们才熬过着些天。”

    计谋在脑海中形成,我高兴的讲诉道:“爹,我们到外面挖些黄土,与水和稀了,裹在头上与脸上,然后,再让将士们多点些火,一起冲出去!”

    “夕儿,”爹面露难色,“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好办法……”

    我不服气,强辩道:“那你有什么好计谋吗?难道真要困到这等死?”

    突然想起阿泰给我的驱充草囊,我之前打开看过一次,貌似一路过来的时候,也有不少种相似的草药,我把草囊递给一旁的护卫道:“你带几个人出去,找找看着几味药,越多越好!”

    “是!世子!”

    “等等。”我又叫住他,“注意安全,一有情况马上回来。”

    那护卫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推开沉重的石门出去了。爹不解的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驱虫药,把它和着火一起烧,可以熏驱飞虫,虽然没有多大作用,但也能阻挡一阵了。”

    爹站起身,挂好佩剑,命令道:“各位将士听好了,逐一出去挖黄泥采火棍回来!我们一定要活着回宴国,那小小的毒蜂算什么!我们出去和它拼了!”

    我不得不佩服爹对鼓舞士气很有一套,洞中的士兵一片豪气,连我都几乎都要拍着胸脯保证,谁中毒了都没事,有我这么颗活的大仙丹在呢!

    脚下的狸猫一阵呻吟,我忙蹲下身,拍了拍他苍白的脸蛋,“喂!回来啦!”

    他缓缓的睁开眼,眼神渐渐疑固在我头顶上的爹声上,他虚弱的张嘴,语中并没有恐惧有尊重,只是冷冷的对爹道:“属下该死,未能保护好世子!更违反的王爷的规矩,请王爷发落!”

    “算了!”爹也冷声道:“这次见你护主有功,免你一死,好好养伤吧!”

    狸猫眼里闪过一丝惊异的,却又马上平静下来,“多谢王爷!”

    “你能走吗?我叫两个人扶着你,等会我们就离开困兽崖。”我问道,见他失血过多的脸依然苍白,想起身上还有一些问百草神医要来的丹药,通通找了出来,主要找出能有用的药,一瓶瓶递给他,“全给我吃了,我也不知道哪种好,反正吃多了也不会死。”

    狸猫接过药瓶,很反常的没有跟我犟嘴,只是小心的试着站起来,“我自己能走,不用人帮忙。”

    我知道他是要强的人,即使痛苦成那样也硬不吭声,见他并无大碍,就随他去了。

    爹把我拉到一边,仔细问道:“你知道金希是你的暗卫了?”

    “爹你就想坑我,明明不想让他和我在一起,却又把他安排在我身边,这么耍我到底有什么意思?”

    爹神秘的笑了笑,“我不就是想看看,他到底是想报仇还是真的对你好,若他是真心,以后,你不在我和朗将军身边,爹也放心了!”

    “那爹你对你未来的女婿满意了吗?”

    “目前还行,那小子还挺能忍,坚持了这么久才露面,不知道是他太笨了,还是夕儿你太聪明了。”

    “在爹你老人家面前,我那点小聪明哪值得一提。”说白了,就是说我和金希望笨呗!被你耍得团团转。“那爹……鬼迷门一事,真是你下的手?”

    爹神色一暗,还是点头道:“对,是我带人将鬼迷门灭门。”

    我心一惊,若真是这样,我宁愿让金希找我报仇或是杀了我,而不是一往情深的与我相爱,至少,他不必徘徊在爱恨间痛苦由都自己承受。

    “当年我与金希的父亲,鬼迷门的门主,算不上是至交,倒也认识,也就是我留下金希的原因。”爹叹气道:“我知道这孩子会恨我,但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保住金家唯一的血脉,但也不能因为我的诺言害了你。”

    爹把我说糊涂了,听爹的语气他并不愿意灭鬼迷门,若是如此,他又何必留下金家的血脉?

    “鬼迷门是属皇后的门下,金希的母亲,是傲雪皇后最得意的侍女杀手之一,她嫁给了金希的爹后便离开了皇后,但却是皇后在宴国武林朝廷中最大的眼线,在你出生后,鬼迷门一直暗中在调查,甚至派了探子乔装成婢女混进王府。”

    “那……那个……”我恍然大悟,“死在后花园的那个就是鬼迷门的探子。”

    “原来你还记得?”爹有些心疼,“若不是那次把你吓到,现在你的身体底子也不会这么差。”

    爹回头看了看依在岩壁上的狸猫,小声道:“其实,我到后来才知道。那婢女是金希他娘乔装而成的。”

    “什么!”我惊呼道,爹一把捂住我的嘴道:“金希他不知道,他一直以为她娘是意外死了,而皇后那时候为了摆脱关系,早已经派人暗杀中间人,几年后,便给鬼迷门安上通敌叛国之名被灭门,而我就是那执行者。”

    我愣着睁大眼看着爹,而他却依然解释道:“皇后这一招借刀杀人真是使得厉害,若是让人抓到她探查宴国机密,两国难免开战,她大宴皇后的位置也保不住了,所以,当她知道我已经在反查她的时候,杀了鬼迷门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你成了刀手,皇后坐收其成?”我拉下爹的手,小声问道,“那追杀金希的,不是你,是皇后?”

    “还是我,不过是做做样子,若不是我苦苦追杀,皇后哪能放过他们,而且……”爹得意的一笑,“若是爹连两个孩子都杀不了,又如何驾驭在朝廷之上?”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金希真相呢?难道就让他恨我们家一辈子?”

    “傻孩子,若他知道真像了,他不就会去找皇后报仇了吗?而皇后是那么好对付的吗?”爹笑着拍了拍我的脑袋,“若他真爱你,他就会放弃仇恨,而他现在已经放下了,你难道还要他继续捡起来吗?而且现在鬼迷门已经重出江湖,不但对他有好处,到时候也是我们回报皇后的一只左手呀!”

    “那你的意思是,等我们充沛准备好对付皇后时,才告诉他真相。”我懊恼的偷描了一眼后面的狸猫,“那现在这个危险人物一直想拿我练刀,他在我身边我安全吗?”

    “哈哈。”爹摇头道:“放心!他绝对不会伤害你,他可是你身边最有能力的暗卫,他一定会保护好你的,爹都放心!”

    “为什么?爹你怎么这么肯定?他想杀我不是一两次了!”我继续抗议!虽然他今天救了我,但我还是对他冷冰冰的棺材雕画狸猫脸感到畏惧,巴不得他走的远远的。

    洞口岩石一动,将士们已经挖了黄泥和草药,而爹已经早走开了,留下一句神秘兮兮的,“天机不可泄露。”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