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现世(2)

章节字数:2934  更新时间:19-12-14 09: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杀了我。”邪火朱雀悠悠叹了口气,再次重复道。

    “为什么?”墨尘实在想不出邪火朱雀一心求死的理由,怀着疑惑问出了口。

    邪火朱雀带着慈爱看了一下那颗朱雀蛋,缓缓道来:“我想一个故事给你听吧。有个小孩,无靠无依,独自流浪街头,饿了就抢,累了就睡在破草席上,直到有一天厄运来临,使他对人间充满了仇恨。”

    邪火朱雀说到这里顿了一下,闭上凤眸似是在回想着什么,落了一滴眼泪,因为身体温度太高而迅速蒸发掉。

    带着悲伤和惋惜,道:“其实他对人间的恨,最多就是杀几个伪君子,对好人很是尊敬。直到有天所谓的‘正道’找上门来,夺去了他最爱的东西,他为此入魔。”

    眼泪蒸发的速度虽然太快,但是墨尘你还是看到了。因为自身的原因,连哭都被别人发现不了吗?

    “被人夺走……最爱的东西吗?这个孩子,和我好像。”墨尘听到这喃喃自语,想起了他的兄长。

    邪火朱雀见此也便猜了个七八分出来,盯着墨尘道:“后来被找了个借口,对他百般剿杀,拼尽全力解决了最强大的那几人,自己受了重伤。另外那些趋炎附势的小人,对此生出了忌惮之心,不敢轻举妄动。可他最后却选择了自行了断,因为他不想伤害无辜之人。”

    正道,总是这样,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们看不惯的东西,如果抢不到,那就必须毁掉。

    墨尘自然是听出了其中之意,不想……伤害别人吗?可仍是不解,问道:“你想死,自己动手不就好了?何须旁人来与你解脱?”

    自己又何尝没有想过想要自己动手呢?奈何……邪火朱雀苦笑了一下,解释道:“身为四神之一,不可自行了断,生死只能掌握在别人手上。”

    说罢,缓缓闭上了眼,似解脱道:“再者,如果再不动手,我可能就会失去理智,到时候你也活不下来。动手吧,我已经累了。”

    “生死能掌握在别人手中吗?你这四神之一也真是可怜到家了。”

    墨尘直接用大半灵力将蛰眠刺入邪火朱雀心脏处。

    “这样你能死的痛快些,愿来世命运能握在自己手上。”语气中带了几丝嘲讽,还有一缕同命相怜的悲切。

    从蛰眠深入心脏的那一刻开始,邪火朱雀便开始变得透明,最后消散于天地之间,只留下了业火。朱雀蛋与业火为了一体,飞向了墨尘的眉间。

    墨尘这才发现血雾的来源。因为邪火朱雀在伤口尚未愈合,染红了这个水池,自身温度太高的原因,血水迅速蒸发形成的血雾。

    既然弄清楚了血雾的来源,那就去探究绝命谷的另一端吧。墨尘又御起蛰眠飞上谷顶,刚一踏入就感觉不对劲。这里的阴气和怨气,要比另外一端重了不止三倍。

    “糟糕,尸毒发作了。”墨尘眼神一滞,这才想起之前被高阶走尸锁上留下的尸毒。

    “啧,可恶,身上没药。”墨尘本以为伤药派不上用场,用的时候却又拿不出手。

    “我得先回去,不然今天就要栽在这里了。”刚一到地上,墨尘便坚持不住了,闭上眼之前的最后印象便是一身白衣。

    他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句话:“气沉丹田,摒弃杂念。”除了这一句,便也什么都记不得了。

    再次醒来后却发现自己枕在别人腿上。墨尘眯了眯双眼,映入眼前的却是男人气质出尘的脸。

    “你没事吧?”

    说罢把手抚上了墨尘的额头。

    “还好,烧已经退了。”

    墨尘并未对那人的肢体触碰感到厌恶,兴许是因为那人身上有股淡淡的檀香味,能让人感到安心吧。发烧?我中了尸毒,然后就晕倒了。

    “我怎么会睡在你腿上?”

    自己应该没有其他的举动吧,墨尘可是会说梦话的。眼神略带防备的盯着眼前人。

    看出了墨尘眼中的防备,那人不由露出了一丝无奈,解释道:“我处理好你身上的伤口之后,你靠在树旁睡得不安稳,便把你枕到了我腿上休息。睡得可还好?”

    待墨尘看清了那人的容貌时,才平静下来的心又不安起来。萧笙?为何这么倒霉上了他啊?

    从他腿上撑起来道:“不怎么好。我没什么大碍,就先走咯~”

    墨尘迈出步子还会走几步,便听人传来一句:“一起吗?你现在身子比较虚弱,身上的怨气太重,容易引来邪祟。我们同行吧,这样能安全一些。”

    张口刚想拒绝,转过头来一想。有人免费保护自己,实力还挺强的。现在自己受了伤,动作不方便,何乐而不为呢?

    墨尘抿了抿嘴,道:“要跟就跟,出了事,我可就管不了你了。”怨气太重?无碍,死不了就行。

    萧笙见人这样,也只得无奈的跟了过去,心想道:“这人怎么这么不担心自己的身体?怨气太重,不止是会吸引邪祟,还会影响到修行一途,极有可能滋生出心魔。”

    刚安生没多久,就有几个不长眼的高阶走尸向墨尘攻去。快速的拔出蛰眠与其打斗。背上的伤口却因为动作过大而再次裂开。

    “啧,真麻烦。”

    在一旁的萧笙自然是对墨尘的实力感到心惊。他这么强,尸毒又是怎么中的?来不及思考太多,因为墨尘背后的伤口已经从一条细缝裂成了一个巴掌大的形状。

    “趴下。”萧笙盘坐在地上冷声道。

    “啊?”墨尘反应过来后,又倔强的说道:“没事的,不用管我。”

    “趴下。”萧笙再次开口,不过没有等墨尘回答,直接用灵力将他拉了过来,一把按在自己腿上。

    “你怎么……”墨尘瞪大了双眸,还没有人敢这么对待自己。

    “不就是个小伤,至于吗?”墨尘小声喃喃道。

    听到了这话的萧笙微微皱了皱眉。小伤?太不把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儿了。

    萧笙熟练的为人脱去衣物,不由得再次呼吸一滞。大大小小的伤痕布满了整个后背,已经结痂的伤口还是让人联想到它触目惊心的时候。

    “喂,你要上药就快点,我还赶时间呢!”看见人呆住,墨尘不由出声提醒道。似乎很不愿意与别人“分享”自己的陈情往事。

    萧笙也只是愣了一下,从怀中拿出伤药,撕出衣物变成小布条,把溢出的鲜血擦拭干净。等血止住后,萧笙才把伤药轻轻洒在伤口上。

    伤口处传来的疼痛,让墨尘忍不中闷哼了一声,便咬紧牙关让自己发不出声来。

    萧笙听见墨尘的闷哼,上药的动作本就很轻,不由得又轻了几分。上完药后,手法娴熟的用布条包扎好了。叮嘱道:“一个月内,不可沾水。动作不可过大,不然伤口再次裂开感染可就不止上药了。”

    听着跟夜烁光相差无几的“忠告”,墨尘第一次没有为此感到厌烦。生出了玩笑的心思,开口道:“裂开就裂开呗,你医术这么好,还治不好我这小小的伤口?大不了,黏你一辈子。”

    萧笙的脸微微有些发烫,但并未脸红。这人真是……跟个孩子一样。既像,也不像。有着孩子的心性,却比常人都要倔强几分。

    见萧笙并未有任何话语,墨尘也只是惺惺的摆了摆手,道:“道长,快走,等下可别走丢了,我眼睛不好,找不到你怎么办?”

    先不说有多黑,单凭的萧笙的一身白衣在黑暗中便是极为显眼的存在。只要发出动静,想必任何人都能顺着声音找到。

    “眼睛……不好吗?”萧笙只注意到了这个,并未对墨尘的称谓吸引太多注意力。便跟在墨尘身旁,遇到邪祟都是自己一剑解决。

    这一路上,除了先前的那几只高阶走尸,倒也没有出现什么危险。墨尘只得无聊的和萧笙聊聊天、解解闷:“话说,道长你有没有心悦之人?”

    没有料到墨尘突如其来的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却还是如实回答道:“没有。”回答完后,用同样的问题问了墨尘。

    “心悦之人?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的吧。我这种人,有谁会真心实意的喜欢我?”再说了,我连亲情都体会不到,又怎会去妄想这种虚无渺茫的情感?回答完后,墨尘的眸中,多了几分无情和孤傲。

    只是萧笙不懂其中缘由,也并未看见墨尘眼中的某些东西。开口安慰道:“既然现在没有,也代表不了以后也就没有。以你的风采,日后就会吸引许多优秀的女子。”

    “我可不要,整天哭哭啼啼的像只苍蝇,烦都要烦死。道长,说不定……你会比我先喜欢上别人呢。”墨尘说罢戏谑的看着萧笙,好奇他接下来会做何反应。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