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盲华山上遇平生  第一章九难主奴道前尘

章节字数:4527  更新时间:19-12-27 21: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墨色夜幕,星辰漫天,夜芒天的夜空上,笼罩着刺鼻而浓烈的腥风血雨,墨月雪华,却在此时,染上了一层层腥红的色彩,触目惊心。

    魔界之地,墨麟地域,墨麟大殿上,一尊墨色身影靠坐在尊位上,大殿内除了他一人,便再无其他。他的右手无名指套上了一个黑色手套,指套上,戴着一枚墨色弯月戒指。这副身躯,在此时,变得孱弱无助。他,是墨麟域域尊古月歌。

    这时,从殿外走进一袭素色身影,那人从进来的时候,清冽的眼眸便一直停留在尊位上。来者,便是仙界长尧掌门霍重华。

    霍重华望着尊位上的身影,脸色愈发苍白,单薄的身躯,在风中摇摇欲坠。

    此时,尊位上的古月歌开口了,他道:“不知霍掌门此时是以何种身份前来面见本尊?若是以仙魔正邪的立场,那便不必了。”

    霍重华神色慌乱:“不!不是,我不是……”

    古月歌一笑,笑容发苦:“那霍掌门是来做什么的?”

    “我……”霍重华说不出口,挣扎了很久,而后,褪去身上所有衣物,褪得彻底,颤抖着双腿,朝着古月歌,屈膝,跪了下去。

    古月歌不为所动,“霍掌门您这是做什么?”

    “九儿,是以主奴身份来求见您,”霍重华强忍眼中泪水,他不能流泪,因为他知道,此时的他,没有资格,他哽咽着,道:“主人,主人,九儿,可以看看您吗?”

    古月歌冷冷道:“你现在不是已经看到了吗?可以回去了。”

    霍重华终于放弃了挣扎,“不,不是,主人,九儿,可以跪到您的脚边吗?”

    古月歌一言不发,望着一啊丝啊不啊挂的霍重华跪在面前颤抖的身躯,末了,道:“过来。”

    “是……”霍重华颤着身子,膝行,一步一步爬向古月歌。台阶很高,地板也很坚硬,也很冰冷,然而他还是得受着。终于,来到古月歌脚边了,当然,也看清他右手无名指。

    古月歌看着脚边人儿,命令道:“你的右手。”

    霍重华旋即抬起右手展示在古月歌面前。古月歌凑上前,伸出手,握住,凝视了好久,须臾,道:“不错,恢复得很快。”

    霍重华抬起头,小心翼翼地问道:“主人,九儿可以摸摸您的右手吗?”

    古月歌默许了。

    这只手,很宽厚,很温暖,曾经将他的脸小心翼翼地捧着,也将他的身体紧紧地抱着。只是此刻却异常冰凉,毫无生机。霍重华不知道花了多少勇气,才触碰到那无名指的位置,那里,再也碰不到任何东西,因为,断了。

    当下,泪流满面,难以自抑,他啜泣着,一遍一遍地道歉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上方传来了一阵叹息,“我的九儿……”

    霍重华还来不及感受这温柔,他的脸立刻被那右手狠狠一扇,赤痛,火辣辣的赤痛,他可以感受到,嘴角处一抹腥甜渗出。

    “这就是你擅作主张的惩罚……”言语未毕,他的身子便被抓了起来,他看见了古月歌盛怒容颜,令他胆颤,令他避无可避,“你的身体,你的人,你的心,都是属于我的,你怎么可以做出自残之举动?”

    “霍重华,谁给你的权力!”

    “主人,咳咳……”霍重华伤势刚刚好转,却经不住古月歌这般折磨,他想说话,却不知该说什么。

    似是看出了霍重华的难处,古月歌放开了他。他的身子旋即被扔到地上,可他还是挣扎着起身又跪了起来,他低着头,哽咽道:“您可以不必如此的,主人,九儿不值得您这样做,九儿不值得啊……”

    “不值得?”古月歌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不值得?霍重华,本尊警告你,这个世界上最有资格成为你身体一部分的就是本尊了,你的身体,是完好还是残损,只有本尊说了算,你没有资格主宰,你明白吗?”

    霍重华他不知道该如何答复,绝望地点了点头。

    古月歌说道:“现在,来说说惩罚了。”

    霍重华不明白,抬起头,疑惑地望着古月歌。

    古月歌命令道:“跪好,跟本尊发誓。”

    虽然不清楚什么情况,霍重华还是服从命令了。只听古月歌道:

    “我霍重华对天发誓。念!”

    霍重华认命了,跟着念:“我霍重华对天发誓。”

    古月歌继续说道:“从今往后,如若再有自我伤害之举动。”

    霍重华继续跟着念道:“从今往后,如若再有自我伤害之举动。”

    “我,霍重华的主人,古月歌。”

    霍重华不敢继续跟着念下去了,可是古月歌凌厉的眼神,让他不得不跟着念:“我,霍重华的主人,古月歌。”

    古月歌心一狠,“将承受天劫,魂归九幽,永无宁日。”

    霍重华听罢,大惊失色。他不住地摇着头,他抗拒,他不能!

    古月歌毫不怜惜,威逼着他,“继续念!这是命令。”

    “不,九儿不能,九儿不能。”

    “霍重华,这是命令,继续念!”

    “不,不要,九儿不能,”霍重华泣不成声,他的身体因为恐惧而瑟瑟发抖,“这是伤害主人的誓言,九儿不能!主人,九儿求您了,您惩罚九儿好不好,什么惩罚九儿都愿意承受,只求主人,不要让九儿发这样的毒誓,九儿求您了,求您了……”

    霍重华脸色惨白,身子不住地颤抖着,这种举动,是古月歌之前都没有见到过的,他一遍又一遍地磕着头,甚至磕出血来了都毫不在乎。古月歌方觉不妙,旋即祭出九难,拨弄琴弦,神识入侵,窥探了那埋藏了多年的秘密。

    ……

    数百年前。

    广陵福地,仙门世家。地大物博,人杰地灵。广陵之地,占地面积足足相当于五座帝都。世世代代接受天赐的灵气和仙气的滋养,广陵福地衍生了许多仙门世家。这些仙门世家,更是受到朝廷的拂照,虽未如长尧、天山、蜀山、昆仑和南海星罗仙岛一样开山立派,却也在修仙界内,颇受重视。广陵府中,最大的仙门世家,当属霍氏一门,其霍家家主霍金城,更是镇守广陵府一方,成为广陵仙门世家中最为德高望重的仙主。

    霍金城与其夫人凌霜华,生有九子,且都为当年二月二龙抬头之日生产,亦有真龙祥和之兆。然而霍氏一门,却在受仙气皇家之气拂照下,肩负着重大使命。这个使命,致使霍氏一门,必经劫数。然而,这些却都是后话了。

    广陵福地,仙门林立。人杰地灵,风光无限。话虽如此,这个世间安得双全法?只要有正的,就会有反的;只要有光明的,就会有黑暗的;只要发明了门锁,就会有一连串高超的撬锁技术;只要有珍贵稀缺的药材或珍宝,就会有人发明假药和仿真品以假乱真;只要制定了严格的税收制度,就会有不良商家偷税漏税;只要有人行侠仗义,就会有人打家劫舍;只要有清官廉洁奉公,就会有贪官贪赃枉法;只要有好人,就一定会有坏人!

    所以说啊,只要有正儿八经的人,不乏一切鸡鸣狗盗的不耻之流。

    位于江南一带的广陵福地,虽已入秋,却毫无秋风萧瑟的落寞之感。放眼望去,竟是“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的触动。八月之秋,月桂盛开,飘香四溢的广陵,在白日里,更添喧哗景象。市井间,楼阁鳞次栉比,商铺数不胜数,行人摩肩接踵。河堤两岸,石拱桥边,淡黄的月桂花蕾,美了这盛势繁华。只是在那显眼的一处,却是与之美景格格不入的身影。

    那具身影,没有与这美景相符合的身姿、气质,甚至连外表服饰,都异常格格不入。

    披头散发,蓬头垢面,黑布麻衣,一副修长却偏生要佝偻得难以入目的身影,大摇大摆地躺在石拱桥栏之上,翘起了二郎腿,右脚踝上怪哉怪哉地绑着一条玄色的发带,旁边桂花树影斑驳下的荫蔽,遮挡了这大好秋日风光。

    只见他口中衔着从树上摘下的叶子,时不时吹出来一段段不堪入耳的调子,拣起身上散落的月桂花,惬意地嗅了一遍又一遍,仿佛要将全部香气,给吸进去一样。

    路过之人,见此情景,无不指指点点,嗤之以鼻。然而那人,却还是自我感觉良好,简直毫无羞耻之心。当然,也没有人真正站出来说他,毕竟之前看他还有另外几个小乞丐一起在街上悠悠晃晃时,便是厉声斥责不雅之举,然而这个人却也不怒,反而慢悠悠回道:

    “阁下何不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那人懵了,“这是何意?”

    那疯乞丐旁边的一个小跟班则得意洋洋说道:“歌哥说,你咋不上天呢?哈哈哈哈!”说完,身边几个小跟班都捧腹大笑。就连围观的人,也都忍俊不禁,哄然大笑起来。气得那个人就要施展法术打人了,但这一群疯乞丐,却脚底抹油,一溜烟没了踪影。

    哎,简直不忍直视,苦不堪言!这种气死人不偿命的斯文辱骂,也亏他想得出来。

    然而在这原本应该喧哗的商业市井,却意外萌生了变动,一伙穿着普通平民服饰之人,突然闯入了一家生意极为红火的古玩店,出乎意料地躲过了防卫,身手敏捷地抢夺下早已注意已久的几件古玩,以迅雷之势冲了出去。届时,引起一阵小小的动乱,所有人的注意力,也都被吸引过去,然而,都是见怪不怪,皆是扶额,深感无奈。

    这样的戏码,每天至少一次,不是这家,就是那家。风雨不改,乐得自在。

    “追,还不快给我追!”古玩店店主王老大挥着鸡毛掸子,扯着皱巴巴的面颊,气急败坏地吼道。

    “是!”护卫们随即出动,为首的王大福更是冲在前方,施展身上功夫,极速追上去。无奈那群盗贼,身手更是了得极不科学。数息间,已经尽数将身后的护卫抛开了大大的距离。只见那群盗贼所跑的方向,正是那河堤的石拱桥方向。

    当古玩店的护卫们追至此时,一群盗贼,早已通过石拱桥,四处散开来了。王大福等人跑下石拱桥时,见早已散作一片跑远的盗贼,那满脸横肉的愤怒面容,顿时阴沉下来。他随时挥挥手,止住了身后其他的护卫。护卫们随即得令停下,静观其变。

    王大福旋即双手结出一组生涩的印法,口中愤愤道:“哼!你们这些盗贼,古玩上已被施法,等着束手就擒吧!”

    然而此时,一阵惊叫声顿时响起,那躺在石拱桥栏上的那人,猛地跌落在地,滚到了王大福的脚边,甚至在王大福来不及将他踢走时,猛地将他绊倒。

    “啊!”王大福措手不及,正要破开大骂时,那人满脸惊愕,连连后退,口中不断念道:“哎呀,不好意思,这位爷,小的没看见你们。”

    身后的护卫马上向前,扶起了跌倒的王大福。当王大福看清那人时,怒气更盛了,“你个臭乞丐,怎么又是你?不是叫你滚出广陵吗?胆敢阻碍小爷,来人,给我打!”

    护卫们左右为难,似乎有点分不清轻重缓急吧?现在似乎擒住盗贼才是关键吧?

    “你们给我打,我继续施法!”王大福两眼冒火。

    “是!”一群人,随即朝着那人,围了上去。

    那人随即起身,连连后退,“哎呀呀,好汉饶命啊,饶了小的吧!”

    当护卫们拳脚即将落下时,那人却身形一躲,灵活地躲开了那些人的攻击,身影跌跌撞撞,游走于护卫们之间,使得护卫们的攻势,全都扑了个空。

    “打人啦,打人啦,恶霸欺负良民啦!”边躲边嚷嚷,披头散发,手舞足蹈,十足的疯子。

    几名护卫,怒不可遏,挥起手中棍棒,直接朝着那疯子打了下去,疯子连忙抬起柔弱的双臂,作看似毫无作用的抵挡。然而,几支棍棒,却未能如愿将疯子打到,反而当触及手臂时,一股无形的弹力,反弹而出,将几个护卫,生生震退,尽数倒在,无不来回抽搐,看样子,十成受了内伤了。

    来不及施法的王大福见罢,一阵愕然,显然还没回过神来,怎么一会儿功夫,他的人,就都倒下了?末了,在那疯子无辜的神情下,怒目圆瞪,怒火中烧,随即结出生涩的结印,带出的一阵白色的旋风,朝着疯子攻去。

    然而疯子却直接坐在了地上,呆呆地望着,并不躲避。只见那看似凌厉的攻势,在未达到疯子之前,便猛地散开来了。末了,王大福口中闷血喷出,身子摇摇晃晃栽倒在地了。

    围观的众人,原本以为可以看这个疯子乞丐被逐出广陵,却等来了这样令人惊诧不已的一幕,中途到底发生了什么,几个护卫竟然尽数中伤,然而那个疯子乞丐,竟毫发无损?

    不远处,被惊动的某个家族的人,也闻声赶了过来。那一行白衣队伍,让众人不禁肃然起敬,纷纷让道。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太可怕,太可怕了!”见势不妙,疯子一骨碌跳起来,疯疯癫癫挤出了人群,跑得无影无踪。不顾人群中传来了碎碎声响。

    “发生什么事了?”赶过来的一名白衣男子询问道。

    “呀,霍二少啊,你可要要为小民做主啊!”王大福呼天抢地,痛哭流涕。

    作者闲话:

    古月歌(心痛):九儿你是我捧在手心的人,你怎么忍心伤害你自己,伤害你自己就是伤害我自己,呜呜呜

    霍重华(愧疚):主人九儿错了,您惩罚九儿好不啦

    古月歌(依旧心痛):我怎么忍心啊?

    霍重华:……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