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盲华山上遇平生  第二章广陵市井疯乞丐

章节字数:3114  更新时间:19-12-27 21: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定力不稳,暴怒心性,这可是修炼忌讳。三言两语,就被我激怒了,也难怪会被法力反击而吐血。还好你只是小儿把戏,若是上乘修道之术,岂非走火入魔,从此堕仙万劫不复?”

    那疯乞丐成功躲过了众人的视线后,悠哉悠哉地在城内晃来晃去。口中仍然衔着一个月桂枝叶,继续吹着不堪入耳的调子。

    “哼,就凭你,也有资格让我消失在广陵?”红嫩的唇勾起了一道和他的外观极为不符合的邪魅弧度,喃喃道:

    “城中好多人巴不得我滚出广陵,你算老几?”

    继续哼唧唧吹着难以入耳的调子,若无其事地晃到了城郊外一所破烂不堪的茅草屋。当他一脚踏入破旧的朱漆斑驳的大门时,脚步猛地一顿住,星亮的眸子闪过一丝精亮的光芒,口中枝叶利落地吐了出来,幽幽轻启:“既然有客自远方来,自是不亦说乎了,此番躲躲藏藏做梁上君子,岂非显得在下不尽待客之道?”

    言毕,仍然一派安静。疯乞丐薄凉的唇微微一哼,勾起一道微小的弧度,迈开步伐,继续往屋内走出。

    一步,两步,三步……

    转瞬间,伴随着一道道喝声,几道隐匿于房梁之上的身影,猛地一跃而下,手中大刀朝着疯乞丐挥了过去。然而,就在他们以为就要解决掉疯乞丐时,锁定的目标,却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猛地闪到房门外,倍受惊吓得模样,躲在房门后,大声嚷嚷道:

    “救命啊,谋杀良民啊!”

    其中一名红色家仆服饰的男子破口吼道:“哼,疯乞丐,上回偷盗我家家主的紫凝散放哪里了,还不快交出来!”

    “什么散啊,我不知道你们说什么,我可是安守本分的良民啊,可不曾做这些鸡鸣狗盗之事。”疯乞丐一脸纯良的无辜状,可怜兮兮道。

    “你……”众人气甚。

    然而此时,从外面传来一阵阵欢快的叫喊声:“歌哥,歌哥……”

    咦?哥哥?莫非是这个疯乞丐的弟弟?哦非也非也,此歌哥非彼哥哥。定眼一看,原来是之前几个穿着普通俯视的平民,手中拿着刚刚从古玩店那里抢来的战利品。

    见到救兵来了,疯乞丐如蒙大赦,连忙扯着嗓子喊道:“我的小祖宗们啊,有人欺负歌哥了,还不快来救歌哥啊!”

    “额……”几个人见罢,皆是目瞪口呆,都没想到居然这个地方能够这么快就被找到了。

    “哈哈哈,还狡辩,这下人赃并获了吧?上,将这些偷盗之徒一并拿下!”那名家仆男子随即吩咐道。

    “是!”

    言毕,一行人随即涌了上去。

    “你们愣着干嘛啊,还不快来救你们老大啊!”疯乞丐连忙喊道。

    几个小弟随即晃过神来,“歌哥,我们来救你!”说罢,旋即扔下……不不不,是小心翼翼将手中的古玩放下,然后冲上前去。

    两拨人,很快厮打在一块了。然而那个疯乞丐,却是一溜烟跑到了茅草屋外很远的地方,躲在一处角落,悄悄探出头来,观望着远处打斗的场面。然而很是不幸,厮打了没一会儿的功夫,明显是疯乞丐的小弟们落了下风。

    “哎!”疯乞丐一声长叹,跳了出来,直接坐在了地上。他轻抬右手,轻轻地捋了捋落在额前的糟乱头发,口中轻轻地舒缓了一口气。只见下一刹,原本厮缠在一起的两拨人,那些穿着红色家仆服饰的人,仿佛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被猛地震退并弹了出去。

    几个家仆被震得倒地,摔了个狗吃屎。那些小弟们见罢,先是短暂的吃惊,当他们见到自己的老大端坐在远处悠哉悠哉地朝这边观望时,立刻缓过神来。随后一副自鸣得意的模样。

    摔倒在地的几个家仆,躺在地上来回打着滚,虽然并没有伤及内脏,却也带来了不小的皮肉之痛。

    疯乞丐却只是瞪大了双眼,漆黑的眸子,闪着无辜的眸光。

    “呸……顾月歌!你有本事,既然这么有能耐在市井上鸡鸣狗盗,有本事,去染指那些仙门世家啊?哼,偷偷摸摸算什么?”那名为首的家仆恶狠狠地吼道。

    顾月歌,原来这个祸害广陵众多世家的疯乞丐,便是顾月歌。然而当初,当所有人都得知这样一个不修边幅,浑身脏兮兮又臭烘烘的疯乞丐,却有着如此悦耳动听的名字时,皆是难以置信,瞪目结舌。

    哎,白白浪费了这个大好的名字了。

    顾月歌一阵讶异:“呀,不要这么叫我的全名啊,真不礼貌。”

    “嘿,敢直呼我们老大的名讳,你们真的是活腻了!”其中一名叫阿猛的小弟,挥舞着小巧的拳头,狐假虎威般地吼着。

    汗……敢情是因为这个事儿而生气啊!

    兴许是坐久了,顾月歌伸伸了懒腰,叹了叹气,这个小小的举动,倒是惊得那几个家仆面容失色。刚刚在打斗的时候,他们可是见识过了,这个顾月歌虽然不参与打斗,可是每一个小小的举动,接下去带来的,就是无形的冲击,让人防不胜防。话不多说,几个人连忙起身,连滚带爬地逃离此处。

    对此狼狈模样,方才的凶狠劲全然不见,阿勇、阿猛、阿强、阿壮四个小弟,皆是捧腹,哈哈大笑起来。

    只有顾月歌巴眨巴眨着双眼,眼神更加无辜了。末了,喃喃道:“我只是累了,想伸个懒腰。”

    待几个家仆狼狈逃离之后,年龄最小的阿壮,连忙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到顾月歌身边,抱住他,撒娇道:

    “歌哥歌哥,你好厉害啊。”

    说罢,便是像小猫一样,身子往顾月歌身上蹭了又蹭。

    “是啊是啊,还是歌哥厉害。”阿勇、阿猛、阿强也有纷纷围了上来,一脸崇拜。

    顾月歌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我说我两年前来到这里的时候,你们也就一直跟着我混了,然而也没学着我的一些能力,每一次都要我来善后为你们擦屁股,丢不丢?羞不羞?”

    四个人被顾月歌训斥后,都尴尬地低下了头,这脸羞得和猴屁股一样红了。顾月歌跳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随后走了几步,将视线转向那些被遗落在地上的可怜的古玩,若无其事道:

    “你们可知,你们拿的这些,可是被王家的那老头,叫人施了法的,若不是我周旋于那些追兵之间,无意间让那王大福怒极攻心难以施法,恐怕如今,你们早已被擒获了。”

    顾月歌言毕,四个人当下惊慌失措,面容失色。

    顾月歌白眼快翻到天上去了,“现在没关系了,那王老大生性吝啬,那些不传之法恐怕也就只愿让那王大福习得,如今王大福早已被我气坏,也便动不得法术了。”

    听罢,四个人终于松了口气。

    顾月歌一脸鄙夷:“瞧你们这出息!虽然我们不像修道者那般通习修法之道,但仅凭智慧,便足以在这广陵府苟且偷生至今。所以,任何事情,任何时候,都不能靠蛮力,”顾月歌说罢,便用脏兮兮的手,指了指同样脏兮兮的脑袋,着重强调:“要靠这里,这里!明白吗?”

    四个人恍然大悟,旋即拼命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又笑嘻嘻地再度围了上来了,不过阿强倒是面露愁色。顾月歌一眼就注意到了,问道:“怎么啦,阿强,你似乎有什么心事?”

    阿强支支吾吾,终是将心事道出:“歌哥,刚刚……那个人说到仙门世家,你说,我们这两年在广陵府这样闹事,迟早有一天会传到那些仙门世家那里的,虽然那些大世家,也不会瞧得上我们,只是,还是有些担心。”

    顾月歌双手捂面,大惊失色:“哦?也是啊,万一被盯上了,那可真的是一件悲惨的事情呢!”

    届时,阿勇、阿猛、阿强、阿壮四个人,都如临大敌,惊骇万分了。

    ……

    广陵福地,仙门林立。几尊仙门世家尤为显赫,首先自然是霍氏仙门居位实力第一,其次便福家庄和薛家堡,三家仙门以霍氏仙门为首,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其余的便是众多实力较为弱,却仍在着力发展壮大的小门小派,在广陵府中,形成了群星逐月争辉之局。

    然而,但凡只要是广陵府中的仙门世家,都心知肚明,此等形势,也是在两年前才确立。在两年前的那一段时日,有一家门派,名曰血罗门。原本也是显赫的世家,实力更是在福家庄和薛家堡之上。仙门世家血罗门,却因修了邪门歪道,堕入魔道,嗜血成性,残害人命,手段狠辣。霍氏仙门联合福家庄和薛家堡,共同出动,更是折损了一些正道人士,才将其血罗门肃清,一个不留。

    然而血罗门因何入魔,因何而搅动得广陵府不得安宁,个中缘由,却是连霍氏家主霍金城,都未能寻果得知。而那原本应被联合绞杀挫骨扬灰的血罗门门主罗涛,却莫名失踪,连尸首都不曾觅得。

    一年以来,各大仙门都加大防御,以防罗涛死灰复燃,再滋生事端。然而现在两年都过去了,仍然不见与罗涛有关,与血罗门有关的任何蛛丝马迹。

    一切似乎,风调雨顺,府泰民安。

    作者闲话:

    霍重华(十分嫌弃):呀,主人您长得好丧啊!

    古月歌(语重心长):这不是为了衬托九儿你的美吗?

    霍重华:…………我谢谢您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