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盲华山上遇平生  第八章霍五献夺宝良计

章节字数:3310  更新时间:19-12-27 21: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忘月台上,就在众人面面相觑,思考着应对良计之时,宾客席上,那一帘雪色素帘,微微拂动之下,一道轻柔的声音潺潺道出:“青芒璧箫,曾助我仙界抵抗了魔族,乃我仙界绝世之宝,灵性之物,自是不能靠强取豪夺来获得。若我说,有一计策,不知金世叔,可否允许一试?”

    言毕,众人皆循声而望。那角落处的小亭子,雪色素帘随着一只玉手的探出,缓缓掀开。一抹倩影,从亭内款款而来。当看清楚那人的模样时,不少男子皆不禁入神。

    现身的这名女子,冰肌玉肤,柳叶弯眉,灵动的眼眸望向在宾客席上掠过之后,便是落在了金光良的身上,微微欠身,以示敬礼。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名女子身上。一袭月白色的长锦衣,衣身上棕色丝线在意料上绣出的遒劲的枝干上,一朵朵青莲,出淤泥而不染,从裙摆延伸至纤细的腰际,显出了身材的窈窕。

    从宴会开启之时,一直处于三大世家宾客席上的亭子,便是众人的焦点。众所周知,广陵府三大世家,霍、福、薛中,华贵如薛家堡,冷傲如福家庄,然霍氏仙门,却是清贵而遗世独立的。虽说是广陵府最大的仙门世家,却远离繁华,隐山而居。不曾追名逐利的霍氏仙门,冥冥之中,操控着整个广陵府大势。让人无法忽视,心生忌惮。

    当女子走出亭子掀起素帘时,众人分明瞧见,亭子里面,还有一尊身影,风雨不动。而对于这道身影,宾客席里的一道目光,自琴台宴开启后,却是一直不曾移目。

    一直醉心于杯中美酒的福千行,却在女子走出亭子后,蓦然抬起了头,望向了她。

    金光良丝毫不怠慢,也拱手回了礼,问到:“不知霍五小姐,有何良策?”

    此话一出,宾客席上,便掀起了不小的骚动。霍五小姐,不就是霍氏仙门唯一的千金,排行第五,霍五妹霍重莲。一直听闻,今日竟得以一见?

    霍重莲向金光良再度行了个礼,莞尔道:“世叔客气了,重莲插手,还望世叔不要责怪重莲。”

    金光良笑道:“无妨,五妹但说无妨。”

    一句世叔,一句五妹,俨然昭示了忘月台与霍氏仙门匪浅的关系。

    “世叔您解开青芒璧箫的封印,将青芒璧箫让出去,给倾心于青芒璧箫的诸位,一个可以和璧箫神识融合的机会。”在众人为此大胆的建议而瞠目结舌时,霍重莲继续说道:“虽不能和化神期的元神出窍相提并论,然短暂的神识入境,只要金丹期的道友,皆可做到。仙物都是认主的,青衣道人早已销声匿迹数十年,青芒璧箫自然成了无主之物。如果神识不能得到青芒璧箫的认可,自然和宝物,无缘无分了。”

    “五妹。。。。。。”身旁不知何时起身的福千行轻声唤道。

    原本泰然自若的霍重莲,却在听得这一声“五妹”之后,身子略微一顿,随后倩影微侧,淡然道:“少庄主!”

    福千行眼里闪过一道复杂的意味,随后也就不再多说了。

    对于这两位极其微妙的举动,离得最近的金光良自是尽收眼底,不过他视若无睹,继续现在的主题。

    “既然是五妹良计,那金某不妨一试。”金光良语毕,手中结出印法,化为一道道金色的光柱,缠住了上方的青芒璧箫。下一刹,原本的封印土崩瓦解,待金光良收回结印之时,青芒璧箫猛然一跃,上升到更高的上空,箫身微微颤抖,散发着解脱禁锢之后骇然的戾气。

    见此情形,薛绍、宫炎宿和秀锦老板,皆停在原地,按兵不动。然一些之前早就跃跃欲试的宾客,旋即唤起法力,一跃而上,尝试着将自己的神识融入青芒璧箫,然而但凡上去尝试者,都被青芒璧箫的戾气震退,一些修为较为深厚者,还能勉强在空中支撑住,而一些修为薄弱者,都被震得直接摔倒在地。

    金光良不动声色,只是吩咐侍从,将那些受伤的宾客,带去客房休养。

    薛绍将停留在青芒璧箫上的视线望向了琴台上的霍重莲和金光良,笑曰:“霍五小姐果然好计策,此番良计,确是要难倒诸位了?”

    霍重莲莞尔一笑:“那就要看看薛少堡主,是否有这个能耐了?”

    薛绍微微回以笑意,目光再度回到空中的青芒璧箫上。

    秀锦老板面色凝重,他转过头望向不远处的宫炎宿,沉声道:“宫岛主,接下来可是要拿出实力的时候了,如若您再遮遮掩掩,可就不君子了哦。”

    薛绍在旁低声斥道:“秀锦,不得无礼!”

    秀锦哼了一声!!!

    “秀锦老板言重了,在下会竭尽全力的。”宫炎宿对秀锦老板突然的不善语气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不过也只当作是来源于竞争对手的宣战,便也不做任何揣测深究了。不过又瞅了瞅薛绍和秀锦两个人奇葩的相处方式,不觉好奇心爆棚了。

    薛绍抬起头,望向空中,缓缓道来:“二位不觉得,这青芒璧箫有些戾气吗?”

    宫炎宿臻首,望向上空的眼眸里也证实了薛绍的猜想:“在下猜测,必定是当年驱逐魔族时,青芒璧箫自身恐怕也是染上了一些魔性了。”

    薛绍嘴角微扬,一个主意渐渐生成:“既是如此,那我们便合力一起攻破,到时候神识入境,是否能够得到宝物的认可,全凭个人造化了。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薛少堡主此计甚妙!”宫炎宿爽朗一笑。

    “好,今天本阁主勉强听你一回。”秀锦老板说罢,旋即转向宫炎宿,不客气说道:“宫岛主,一起出招吧!”

    “少堡主,秀老板,宫岛主,三位已经决定好了吗?”金光良问道。

    “金老板,已经决定了,不知道在场的诸位,可还有谁愿意和我们一起,收服这青芒璧箫呢?”薛绍说罢,便将视线望向了在场的所有宾客。

    此时,在场之人,一些有心者,都见识到了方才青芒璧箫的威力了,虽然宝物的确让人渴求,然而最后自己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实力之后,都没有鲁莽上去尝试了。

    薛绍见罢,便道:“既然没有,那我们……”

    然而就在此时,从不远处的宾客席上,传来了一阵躁动。只听得一声惊叫声突然乍起:

    “啊,不好意思,在下喝多了,不是故意要把酒撒到陈阁主身上的。”

    众人循声而望,见到的一幕,却是令人目瞪口呆了。尤其是风无极更是惊诧,因为方才他的注意力,都被青芒璧箫的争夺赛而吸引了,竟然连身边之人离开了他都没有察觉到。

    声音的主人,便是风天顺,此时他正站在临风阁所在的席上,而此时的临风阁阁主陈玄临,已然站起身,神色慌张,胸前的服饰,都被酒水洒到,湿了一片。

    风天顺心道:可惜了这上好的佳酿了。

    “阁主!”

    “阁主!”

    在座的临风阁其他弟子,都连忙站起身来,凑到陈玄临身边,欲将身边这个不知名的无赖赶跑。

    “哎呀,陈阁主对不住啊,我不应该挡了您上前争夺青芒璧箫的路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把,现在赶紧上去吧!”

    风天顺这一句可谓是如雷鸣般震耳欲聋了,几乎整个忘月台上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了。

    “本阁主什么时候说过要上去的?”陈玄临瞠目而视,低声呵斥道。

    “天顺,还不快赶紧过来!”风无极连忙上前,将风天顺拉到一边,随后朝着陈玄临拱手道:“陈阁主,对不住了,是在下看管不周,陈阁主,这衣衫……”

    “不碍事……”陈玄临旋即手中掌风一起,往胸前一挥,那些沾湿的部位,恢复如初。

    “陈阁主,不好意思啊,耽搁您上前争夺的时间了,您赶快上去吧,改天我登门赔罪!”风天顺还是不知死活地瞎嚷嚷着。

    三大世家的席位上,有几道目光,却在有意无意地注意着这一幕。

    “快给我闭嘴!”风无极怒斥道。拉回来不安分的人之后,整个宾客席上,就只有陈玄临和门中弟子站在那里了。

    陈玄临原本想要坐下的,然而当他望向周围时,却看见众人的目光,都往他这边看,还有薛绍,也正向他走了过来,身子不禁顿住了。然而他门中弟子,竟然也毫不默契地问了一句:“阁主,您是要上去一试吗?”

    陈玄临不知该如何作答,眼看着薛绍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头脑霎时一片空白。

    薛绍来到陈玄临面前,拱了拱手,礼貌言道:“原来是临风阁陈阁主,记得上次陈阁主继任阁主之位时,在下因为堡中之事,而没能前去,只是备上薄礼,这件事,在下可是一直都愧疚于心的。”

    “薛少堡主言重了……”

    不待陈玄临说完,薛绍兀自言道:“改日在下定当亲自上门,以表歉意,竟然陈阁主也倾心于青芒璧箫,那便请与我们一道,制服这个宝物吧。”

    言毕,薛绍主动侧身,让道,作出了邀请姿势。看着面前这个神色紧张的临风阁陈玄临,广陵府一个三流世家的家主,他的心中,顿时浮现出了当时收到临风阁继任阁主请柬时所知道的信息:

    临风阁,是广陵府内一个仙门世家,虽然同为仙门世家,却都不及三大世家煊赫。即便如此,一袭青色锦衣的陈玄临,弱冠之龄便继任临风阁阁主,以乐为器,能守能攻。虽然力量微薄,却也在此广陵之地,占据着一席之地十数年。此等乐痴,自然也是心心念念着绝世乐器了。

    虽然短短的几个信息,加上此时对方争夺青芒璧箫的决心,身为三大世家的薛绍,忽然感到了一种劲敌般的觉悟,强烈而深沉。

    作者闲话:

    霍重华:主人这计策其实是九儿出的,快,快夸我!

    古月歌(宠溺):好好好,我的九儿最聪明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