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盲华山上遇平生  第十二章九难幻境终相见

章节字数:3110  更新时间:19-12-27 21: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盲华山上遇平生,忘月湖下葬浮沉。

    一曲九难何解恨?一敛月华一双人。

    盲华山顶上,月明星稀,仲秋之桂,飘香四溢。

    风起,四散起一地的落花,一抹白色的身影,在山崖间兜兜转转。虽然这盲华山不是他第一次来,但这次他却感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一种不同于往常的怪异。无意间,他已然缓步来到了山崖上的石岩边上,一双纤瘦的手,轻轻地抚上那一行一句镌刻着的字。

    这些字眼对白衣男子来说,并不陌生,然此时,他指尖每划过一个字,就宛如尖刀利刃刺心般戮力戳搅,令他遍体生寒,痛彻心扉。

    此时,另一双宽大而温暖的手,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将他的的双手握住。那双手并不细腻,甚至略微粗糙厚实,将自己的双手几乎包裹在手心里,依稀可见,那人右手无名指上,套着一个墨色指套。里面竟然是。。。。。。他一个挣扎,后背却贴上了一个宽厚的胸膛。

    身子被禁锢在岩石和身后人之间,男子旋即提高戒备,想要唤起法力,然而任凭他如何施展法术,都无能为力。

    脖颈处、耳畔处,一阵暖暖的气流渐渐靠近,温柔地呼唤道:

    “我的九儿!”

    “放肆!”被这般无礼的挑逗,男子勃然大怒。他旋即转过身,不料双手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抬起,压在头顶之上。那个人,一只手压住他的双手,另一只手,竟然开始游离在男子的身体各处。白衣男子被这样的姿势禁锢,被这样的对待,羞耻与愤懑,油然而生。

    那个人与生俱来的温暖,和自己身体油然而生的寒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令白衣男子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正当那只手即将触碰到那个地方时,白衣男子羞愤的脸庞顿时一阵煞白。他是谁?他要干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子对他?

    正当白衣男子想要奋起反抗时,那个人却突然大发慈悲,不安分的手骤然停顿,放过了那个地方。然而,他却没有放过霍重华。接下来,便是一阵不可撼动的威严怒道:“你的身体,你的人,你的心,都是属于我的,你怎么可以做出自残之举动?”

    白衣男子听罢,微微一怔,便是一脸惘然,但凝视着眼前这张模糊不清的脸,随即怒道:

    “霍某哪里自残了?又哪里是你的人了?”

    白衣男子自称霍某,便是那霍氏九少霍重华了。他羞赧,他怒目而视这张暗影浮动的脸,即是催动法力,也无法挣脱束缚。从来没有人可以激怒他,更没有人可以令他这样无地自容。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人究竟是何人?

    没有回应,更无从寻觅。

    那人的身子,朝着霍重华缓缓逼近,一股热流骤然席卷而来,霍重华的身子,随之软化在这牢笼之中。

    不安与恐惧,弥漫着霍重华整个胸腔,令他喘不过气来。

    他不要,他不要这样。

    他想要逃离这里!

    然而,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

    那人是的唇,靠近了霍重华的耳畔,轻声呢喃,浅浅细语道来。

    夜色如沐,月华如练,河汉浅浅,星辰清秀。

    只言片语,却宛若千言万语,穿越了无尽岁月而来。那个人说了什么,想要他做什么,霍重华听不见,也听不清。

    然,便是如此,却让霍重华感到前所未有的惧怕,严酷刑罚不及,剜心刺骨不及,痛失至亲不及,尝尽八苦亦不及。

    霍重华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双臂往前一挥,挣脱开束缚着自己的那只手。没料到,那只手一离开自己,手的主人,那个人的身子,也在霍重华挥动双手之下,化为一缕青烟,消散在这茫茫月色之中,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然而,给霍子华带来的惧怕之感,又是真实存在的。当他回过头时,那原本刻字的石壁,也越发迷糊,最后尽数散去,只留下一片虚空。

    “此乃幻境,一切虚无。”霍重华心里面不断提醒自己。在这幻境里面他施展不了任何仙术,只能提气一跃,踏过这山岩石壁。霍重华身子轻如燕,速度疾如风,须臾,便是越过了重峦叠嶂。

    月色中,山崖间,一抹素白翩跹,灵动幽然,宛若仙人。然而,他的速度却没有加快,反而愈来愈慢,最后,在一处熟悉的山崖上停落下来。

    他渐冷的目光,落在了石壁只是那些刻字上,短短的四行句子,寥寥二十八字,和他方才看到的,如出一辙。而这个地方,也是他刚才所待的地方。

    他很快明白,这是鬼打墙,他陷入了这幻境的死循环当中了,从刚才到现在,他就一直在绕圈圈,就如同一个迷宫一样。如若再这样继续跑下去,只会绕更多的圈圈,不但消耗体力,更没办法逃出生天。从闯入幻境开始,这里的一切,就静的可怕,没有任何声响与动静,仿佛被一层结界所禁锢,所见所闻,并非真实。就连之前那个人一样,也。。。。。。等等,为何又让自己想到适才那一幕难堪?霍重华不觉一阵烦躁。

    经受不少磨炼的霍重华很快让自己沉下心来,他提气一跃,落在了数十米外的一处山崖上盘坐下来。不知为何,那处刻了字的山崖,始终给他一种难以言喻的排斥感,让他没办法继续逗留在那里。

    霍重华盘坐下来后,静心凝神,开始打坐,默念净心神咒。

    净心神咒为八神咒之首,顾名思义为修道之人早晚功课及学炼符法时净化身心,排除杂念,安定心神时所用之咒。此咒能使凡心入于冥寂,返观道心,入于清静之中,并有保魂护魄的作用。

    须臾,原本惧怕,凌乱的心境,在打坐念咒之中,归于沉静。任凭幻境变化,扰乱心境,岁月更迭,沧海桑田,霍重华丝毫不为所动。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围的气流开始缓缓流动,一些不经意察觉的事物,悄无声息地改变着。

    盲华山上,流云明月当空照,仲秋之桂花香早。一尊白衣傲然独坐,无视周围幻境的蛊惑,无视周遭世事的变迁,岿然不动,云淡风轻。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末了,一抹白色的光辉悄然浮现在霍重华的周身,在恬淡素净的月华下,熠熠生辉,宛若天人。原本被禁锢的法力,也打破了冲冲阻碍,与此同时。。。。。。

    结界,也被打破了!

    然而接下来,霍重华便听到了不远处一阵鬼哭狼嚎,惊天动地,恐怖如斯,连苍穹都为之颤抖。

    “我不要抄了,我不要抄了,我不要抄了,好汉饶命啊,好汉饶命啊!走开,走开,不要叫我抄了!!!”

    霍重华凛然睁开双眸,站起身来,循声而望。果然,一个穿着破烂,黑布麻衣,蓬头垢面的男子,从不远处跌跌撞撞跑了过来,说是跑,还不如说是逃跑。看那人的神色举止,似乎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我写不下去了,求求你,不要让我再抄了!”那人嘴里不断嚷嚷着。

    霍重华自然很快认出这个男子,只是他竟不明白,究竟是何事令这个男子如此惧怕,就像刚才他所经历的那般。。。。。。霍重华猛然一怔,旋即将这个可怕的回忆从自己的脑海里驱逐出去。

    那是幻象,一切都是幻象!

    虽然法力恢复了,但霍重华基本无需施展法术。他只是身形一闪,旋即来到那个男子的前方。

    此时,那个男子因为霍重华的突然出现而猛地停下脚步,因为惯性一头栽倒在地,右脸部更是因为摔倒而擦伤了。

    霍重华冰冷的目光微微一颤,正想将那个男子扶起来时,那个男子却连忙爬到他的身后,脏兮兮的手一直指向刚刚跑来的方向,另一只却抓扯这霍子华洁白的衣袂,连连喊到:“这位好哥哥,救我,快救救我吧!”

    霍重华望了望男子手指的方向,随后又俯视着脚边正蹭着自己衣裳的污秽身子,眉头微颦,神色不悦。

    因为,他有洁癖!

    但是,大世家的涵养时刻告诫自己,不能推开他,这样做很不礼貌的。

    “好了,没有人追上来,你,无需担心。”

    空灵清冷的话语,在男子的上方响起,仿佛穿透了漫长的时空,疏离而眷恋。男子没有起身,依然趴在霍重华的脚边,缓缓抬起头来,带有污秽和伤痕的脸部,却正是广大人民群众极其熟悉的面容。这个男子仰望着上方的霍重华,正如琴台宴上,他在宾客席中仰视着台面上那尊遗世独立的天人之姿那般。

    清潋的目光,俊雅的面容。霍氏九少霍重华,这个男人,永远如此美好!

    男子竟然看呆了,正如方才初见时的难以移目,此刻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不经意间,他痴笑道:

    “哥哥好生俊雅,你的声音,简直宛若天籁。”

    然而,霍重华却无视这般赞美,居高临下俯视着脚边这个脏兮兮的男子,缓缓道来:

    “阁下恐怕谬赞,这番模样,可是市井疯乞丐?”

    就在男子痴汉的面容渐渐浮现出不安神色时,霍重华的言语,越来越冰冷了:

    “霍某所言非虚吧?终于正式见面了,顾月歌!”

    作者闲话:

    霍重华:主人您还记得大明湖畔的霍重华吗?

    古月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