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盲华山上遇平生  第十四章二弦穿心始结契

章节字数:3149  更新时间:19-12-22 22: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霍重华立于岩石下方,他抬起头,望着顾月歌和岩石所在之处。从顾月歌走向岩石处的时候,霍重华的目光,竟不自觉跟着他走。顾月歌方才的话,一字一句,都被他听进去了。若是之前顾月歌的供词他半信半疑,那现下这番话,他却是深信不疑。因为,顾月歌所说的遭遇,和他简直是一模一样。视觉和角度,在顷刻间悄然换位,霍重华仰望着顾月歌的褴褛的身影,这个靠在石岩边的男子,在那一瞬间,居然有恍若隔世的错觉,令他不忍移目。

    然而,令顾月歌和霍重华两人万万想不到的是,被顾月歌鲜血渗透的岩石,刹那间消散无踪,而他们所在的山崖上,陡然显出七根平行排列的长线。而他们所站立的山崖,化为巨大的桐木板。此等现象,甚为诡异。

    顾月歌右手臂因为指尖滴滴答答的血液流淌而变得瑟瑟发抖,这些长线的出现,无不牵动着顾月歌的右手食指,从指尖一直延伸到手掌,手臂,甚至是。。。。。。

    而当他挥起右手想要一探究竟时,竟是从这些长线中穿透而过。

    霍重华在下方也看到了这一幕,面色凝重。七根长线的排列,以及出现在他们脚下的桐木板,他终于可以确定,七根长线,便是七弦,而他们所在之处,便是“九难”幻境本尊了。难怪他之前一直绕不出去,原来是这些琴弦虚虚实实,让他永远找不到出口。可是,究竟什么原因,让幻境本尊出现呢?难道是因为顾月歌!?他的血?!

    看着顾月歌鲜血淋漓的右手指头,一向沉稳的霍重华感到隐隐的不安,还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他深刻明白,必须摆脱这样的情绪,否则,他将永恒困扰。

    霍重华仔细回想起先前的一些记忆,顿时恍然大悟。虽然他没有碰过琴,却见过他的五姐霍重莲弹琴,曾经霍重莲说过,“琴头”上部称为额,额下端镶有用以架弦的硬木,称为“岳山”,又称“临岳”,是琴的最高部分。岳山边靠额一侧镶有一条硬木条,称为“承露”。上有七个“弦眼”,用以穿系琴弦。或许,“承露”上的“弦眼”,便是突破口。思及此,霍重华随即朝着顾月歌喊到:

    “你先在此,霍某先去探得出路。”言毕,霍重华便提气一跃,往七弦距离较大的方向极速奔去。当下,也顾不得身后顾月歌对他的呼喊了。

    没错,霍重华所去的方向,便是琴首处的承露。幻境本尊之大超乎了霍重华的想象,他跳跃飞奔了好一段时间,心里面那种诡异的情绪却没有消散,反而愈演愈烈。当真是此时此刻置身于那啥戈壁,眼前一群群那啥马奔腾呼啸而过了。

    霍重华不得不默念净心神咒,正考虑要不要祭出法器御剑飞行时。远处一片横亘的景象,赫然呈现。并且随着他的靠近而变得越来越扩大。当霍重华停下脚步,清冷的目光投向了眼前景象时,心里面的猜想,终于得到了证实。

    果不其然,是“承露”!而“承露”的七个弦眼,正好穿系着那七根长线,也就是,七弦!

    古琴七弦中五根弦,内合五行,金、木、水、火、土;外合五音,宫、商、角、徵、羽。六弦是为文弦,七弦是为武弦。一弦属土为宫,二弦属金为商,三弦属木为角,四弦属火为徵,五弦属水为羽,六弦文声主少宫,七弦武声主少商。而霍重华此刻位于之处,便是六弦和七弦之间。

    虽然猜想有迹可循,但也只是霍重华的猜想,并没有得到任何的证实。霍重华提高警惕,缓步行至七弦眼处,抬起那只带着戒指的右手,小心翼翼地靠近了弦眼处。然而,右手竟是直接穿透而过,就如同那七弦虚影一样,皆是虚无。

    出口不是这里?

    霍重华微微一怔,凝视着眼前的虚影,目光又凛冽起来。那种莫名的感觉愈演愈烈,他不能再拖沓下去了。他旋即提气一跃,来到六弦眼处,如法炮制,然而,右手再度穿透而过。很显然,出口也不在六弦眼。

    不行,必须速战速决!霍重华一鼓作气,来到五弦眼处,抬起的右手也穿透了虚影。

    那就再继续!直到右手分别穿透四弦眼和三弦眼时,霍重华终于停下了脚步。七弦眼中已经有五处弦眼是虚影了,剩下的一弦和二弦,难道就真的是出路了吗?这样子再试下去有何意义?还不如趁早放弃治疗吧?

    然而,毫不费力,也并不用经过任何思考,最终答案当然是,不!

    霍重华毫不犹豫走向二弦眼,即便最后猜想有误,但他仍然确信,还是可以想到其他办法可以脱离险境。当霍重华伸出右手,靠近二弦眼处时,手掌却被阻挡住而无法穿透。这再不是虚影了,而是真真正正的实物!而当霍重华的手沿着弦眼来的二弦握住时,更加证实了霍重华的猜想。出口,便是在二弦眼处!

    可是,为何不是其他的弦眼,偏偏又是二弦呢?霍重华还来不及思考原因,手中的二弦却顿时一隐,脱离了霍重华的右手心。

    不妙!霍重华一时间竟然反应不过来。然而这并不是因为他的反应迟钝,而是因为,当他握住了二弦的那一刻,脑海里面竟是一片空白。他竟然,断片了!

    霍重华的思绪不受控制信马由缰时,便是听到身后一阵叫喊声:

    “哥哥小心!”

    霍重华旋即唤起法力转过身来,然而说时迟那时快,眼前一阵疾风,一道黑色身影闪到他的身前。当他看清楚来人时,竟是顾月歌挡在了他的面前。

    此时顾月歌的左手紧紧抓住那根逃跑的二弦,右手食指头的鲜血,仍然滴滴答答地流淌着,因为此时顾月歌用力抓住二弦的缘故,鲜血流得更加猛烈了。

    他竟是为了自己而挡下了二弦的攻击!内心复杂的霍重华旋即抬起手抓住了顾月歌的肩膀,道:“我数三声后,你松开二弦,霍某会即时把你挪开!”

    顾月歌神情有点古怪;“可,可是。。。。。。我根本松不开手。”

    “什么?”

    顾月歌大惊:“真的,哥哥,我原本想要推开这个线的,可是这个混蛋线竟然如附骨之疽一样缠上来了,我,我根本松不开。。。。。。”

    霍重华面容略微僵硬了。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而且,竟然都生生将他和顾月歌绑在一起。不,他绝对不能放任这样的事情继续发生下去。或许,他还可以再赌一把!霍重华心道。他旋即抬起双手,将左手覆于右手食指的双月戒上,也正是因为这个举动,顾月歌注意到了霍重华的这个戒指。下一刻,一道白色光芒乍现,随着他双手向外拉伸,白光渐渐拉长,法器霍然现形。

    当霍重华祭出法器时,顾月歌既紧张又期待,他在广陵两年时间了,自然知道霍氏九少霍重华的。不过关于他的传言却是少之又少,很少人见过霍重华,更不曾见到霍重华再众人面前祭出法器。此刻终是得以见识,顾月歌竟然忘记了左手的疼痛,目不转睛地盯着霍重华(的法器)。

    原来,这个戒指,是放置法器的容器。然而,当法器祭出显形时,顾月歌下巴直线掉地。因为,霍重华的法器,却是一把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桃木剑!一把连剑鞘和剑穗都没有的桃木剑!

    “哥哥,这,这。。。。。。”

    霍重华看了一眼顾月歌,淡淡道:“勿聒噪乱视听。”

    顾月歌下巴直接穿透地面,直达十八层地狱了。或许别人不懂,但是对顾月歌这样的老手来说,却是再熟悉不过了。霍重华这是在警告他,不要瞎逼*逼!简直是彻彻底底颠覆了顾月歌对霍重华的印象了。

    没有理会顾月歌惊呆的神色,霍重华举起手中桃木剑,朝着二弦眼处,挥剑直下!

    砰!

    然而,却是事与愿违,桃木剑还未碰到二弦眼时,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反弹,若不是霍重华法力深厚,必然会被震飞出去。霍重华被无形的力量震退了几步不得不俯下身子,将剑插在桐木板是固定身子。然而下一刻,身后传来了一阵悚然的惨叫声,他猛地回过头来,所见之景,令他冷峻的面容,涌上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那二弦,竟是直接穿透了顾月歌的右食指、手掌、手臂、肩膀。。。。。。一直延伸到他的心脏。霍重华原本想要上前抢救一下,然而当他想要站起身时,脸上却霍然浮现除了难以言状的神色,怪异而诡异,令他不得不俯下身子。他走了十七个年头,都是隐于霍氏仙门那一片竹林深处,多年以来的独处,令他心性寡淡,更不曾招惹世俗之事。而此时深陷于九难幻境,却一次又一次触碰到他从不涉足的领域,颠覆了他的认知。然这一切的感受,正在承受穿透身心剧痛的顾月歌,浑然不知。

    他只能咬住自己的唇,默默地承受着。不知过了多久,当他抬起头,却看见顾月歌正朝着自己缓步而来。他已经从穿心之痛缓过来了吗?望着渐行渐近的顾月歌,苍白的脸庞,油然而生出一抹茫然。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