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盲华山上遇平生  第十六章市井乞丐现真容

章节字数:3741  更新时间:19-12-24 21: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琴台宴上,原本隔离着的那道屏障,一阵古老而悠远的琴声,飘然而出。随着再度响彻的琴声,原本隔离着的那道屏障,相继震裂开来。两道身影随即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素衣身影后退几步之后,继而稳步与白玉琴台前方。而另一道黑色军甲身影,则从白玉琴台上狠狠地耍了出来,摔在了素衣身影不远处的位置。当他挣扎着扶着摔得惨痛的腰部弓着身子站起来时,冲着白玉琴台上的九难,嘴里还骂骂咧咧:“好痛,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弹奏你的是我,怎么如此厚此薄彼啊?”

    一字一句,震耳欲聋。此情此景,令人瞠目。

    那素衣身影,便是霍重华,而那个指琴大骂的军甲男子,却是。。。。。。

    “天顺?!”宾客席间,吴桑立即认出了那人的模样,不禁讶异道。

    “不是吧?天顺怎么会出现在那里?”一旁的风安也是惊讶道。

    两个人将震惊的目光投向了坐在他们中间的风无极。

    风无极不动声色,将杯中佳酿一饮而尽后,站起身来,淡淡地说了一句:“他,不是天顺!”随后,朝着琴台快步而去。吴桑和风安听罢,目瞪口呆,随即紧跟其后。

    看到重新出现在琴台上的霍重华时,霍子清很快向台面靠近,随后金光良,福千行,薛绍,宫炎宿,也都来到琴台上。还有之前一起争夺九难的修士们,都不自觉靠近了一些距离。

    人多口杂,霍重莲随即向霍重华传音入密,问道:“九弟,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九难结界一现,你就消失不见了?”

    霍重华一听,面色一凝,催动法力,传音问道:“五姐,从九难结界显出直至此时,过了多久?”

    霍子清回道:“还不到一盏茶功夫。”

    霍重华望了一眼九难,神色复杂。他和顾月歌在幻境里面的时间绝非一盏茶时间,可以说得上好几个时辰都不为过。结界阻挡了一切幻境,看来,除了他和顾月歌,没人知晓幻境内发生的事情了。

    然而,此时忘月台上,从宾客席间投射过来的目光,有兴奋,有好奇,有疑惑,更有甚者,警惕!

    当“风天顺”揉了揉疼痛的腰回过身来时,却听见宫炎宿悠悠道来:“哟,这不是方才将陈阁主坑上忘月台争夺青芒璧箫的那位仁兄吗?”

    “风天顺”身子一僵。宫炎宿的话,无不传入了琴台宴众位宾客耳中。而“风天顺”先前的心思,竟然被身为外来宾客的宫炎宿尽数看穿。宫炎宿则神态自若,环抱双臂,一脸悠哉悠哉看热闹的模样。

    “阁下刚刚可是说,已经弹奏了九难?”立于人群前方的,之前也参与九难争夺的青玉坛坛主率先发问。而和他一起并肩而立的光天坛坛主,则一脸不屑,摆明了不相信“风天顺”的话。

    众人面面相觑,目光皆是不由自主落在了台面上的霍重华身上。自从霍重华在琴台宴上现身之后,一切重头戏,似乎冥冥之中都围绕着这个男子,让人难以测度。

    作为琴台宴主持大局的金光良,向前走了一步,道:“九难结界,神识入境,接下来最有发言权的,想必只有九少,还有,那位小兄弟了吧?”

    老狐狸!

    此时,霍重莲,福千行和薛绍三人想法完全是一致的。这甩手掌柜简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

    不过,也诚如金光良所言,众人目光皆是集聚在琴台上霍重华和“风天顺”身上,显然,他们成了真正的主角了。

    “风天顺”这下才慌了,面对众人审问的目光,一时间竟不知所措。虽然现在的他,戴着另一个面孔。而霍重华清冷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九难上,似乎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左右他的情绪,包括现在众人的猜疑。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先告辞了!”“风天顺”嚷嚷着,身子却往人群里跑去,欲逃离此处。

    他要逃跑!众人皆意识到这一点。

    霍重华对此,仍然不为所动。当他微微抬眸,望向那皓月当空时,一阵疾风,从人群前方一处挥斥而出,正中“风天顺”双肩,将他的身子像球一样狠狠地抛向忘月台。

    “好痛,好痛!”就在“风天顺”痛得不住地呻吟,而众人又对突如其来的攻击警惕时,人群中三道身影走了出来。只是身后两个身影却略有慌乱。

    “将军,你为何扇他,他可是天顺啊!”风安拽着身前脸色阴沉的风无极,惊讶道。

    “是啊,将军,天顺他。。。。。。”吴桑更不知道如何处理,想着上前将“风天顺”扶起来,却被风无极喝住,只得退回风无极身后,静观其变了。

    光天坛坛主皱了皱眉:“阁下是?”

    风无极不失礼仪,朝着众人拱了拱手,“在下,风无极。”

    “原来是黑旋风镖局的总镖头,幸会幸会。。。。。。”薛绍依旧风度翩翩,不失涵养。然而,一阵鬼哭狼嚎顿时响彻云霄。

    “大表哥,救我,快救救我。”“风天顺”歇斯底里地哭喊道。这让众人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风无极目光一凛,冷哼道:“你的生死,似乎不是我可以决定的。”言毕,他向前迈了几步,朝着忘月台上方微微一鞠,道:“一切还请定夺,霍九少!”

    霍九少!风无极之前介绍自己时,是不卑不亢,然而此时却对霍重华礼让三分,这让众人将目光集聚在霍重华身上了。

    “风天顺”身子不住地往后退缩,然而他却感受到身后一股寒意袭来,他一愣,脖子僵硬地转过去。映入眼帘的,是霍重华那副冰冷而不苟言笑的面孔,心里顿时凉了一大截。只听霍重华的话语三分冷淡却七分阴寒,缓缓而道:

    “你的容貌真的是变化无穷,顾月歌!”

    话音刚落,霍重华抬起左手,一团白光乍现,“风天顺”的脸部旋即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吸力,他被迫将脸抬高了几分。

    白光团落在“风天顺”的脸部便如同一块强大的磁石,强力吸开了原本附着在他脸部的不明粉末,随着粉末的散去,另一张不同于“风天顺”的面孔,逐渐呈现在众人面前。

    这个一直伪装成“风天顺”的人,便是顾月歌!

    一直被蒙在鼓里的吴桑和风安,当下面容失色。倒是风无极面色如常,泰然自若。

    当然,当看见顾月歌这张脸时,宾客席间那一小众广陵府市井之人,都涌上了愤怒之色,纷纷挤出了人群,其中一个甚为眼熟,便是古玩店的老板王老大。身为收藏古玩贩卖古玩的老手,此次琴台宴原本想要一睹宝物风采,或者看看有没有机会获得宝物,没想到却碰上了冤家路窄。只听王老大指着顾月歌,怒气冲冲:

    “顾月歌,前些日子你盗走我的宝贝,还把我得力助手王大福打成重伤,现在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这笔账,今天非跟你算了不可!”

    “就是,顾月歌,你还我老婆本!”

    “你还我棺材本!”

    “……”

    其余的人,也都怒气冲冲,誓不罢休。

    霍重华左手一收,白光团一消失,顾月歌重新栽倒在地。原本整洁的发束,又恢复到之前的乱糟糟了。他的脖子,蔓延着紫色的条纹痕迹,密密麻麻,甚为丑陋。有密集恐惧症的人都纷纷侧目,不敢直视了。

    “这是。。。。。。”

    “这不是。。。。。。”

    此等症状,在场之人皆是骇然。这是药物反噬。

    “紫凝散?”原本金光良置身事外,不过见此情形,却也不禁望向了福千行。

    当然,也包括霍重莲、薛绍、宫炎宿,以及在场一众宾客。

    众人皆知,广陵福地,三大世家,霍氏仙门和薛家堡以仙术剑阵闻名遐迩,而福家庄的炼药之术,则冠绝天下,都可以与仙界大宗派相媲美,曾经天山派的伏宗释掌门首席弟子因为外出修业误入魔界裂缝,被伏宗释救出后深中魔毒,还多亏与福家庄庄主福泰交好,福泰庄主拿出了镇庄之宝之一的紫凝散,才挽回了那名首席弟子的性命。

    修仙界中,凭借自身条件提高修为固然重要,但若是有丹药辅助,固本培元,又不失为上上之策。

    紫凝散,便是福家庄庄主福泰炼制的一众固本培元强化体质的补药,在修仙炼药界中,怎么也算得上三阶丹药。只是,药和毒,往往就在一念之间。有些毒,配合得当,便可以成为救命良药。而药品使用不当,往往成为毒品,足以致命。

    薛绍嗤嗤一笑,“看来,贤弟惹上麻烦事了!”

    福千行向前迈了几步,一拢红衣,在众人间极为耀眼,从琴台宴开始,便对宝物的争夺置身事外,事不关已。然而如今所有矛头都对准了他,还有他背后的福家庄,确是令众人讶异不已。

    “此事,福家庄,确是有难逃之责。”

    福千行话语一出,众人惊呼。这摊上事儿的,不是一般的人啊,可是三大世家之一的福家庄啊!

    “福少庄主,此事必有蹊跷,这话,断不可轻易说得啊!”秀锦好心提醒道。

    福千行侧目望向秀锦,微微颔首,“千行谢过秀老板好意!”随后负手而行,行至众人前方,缓缓道来:“福家庄确实以炼药著称,但偌大世家,虽然煊赫,却也难逃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数年前,依附于福家庄的表亲家,即是千行表舅,程氏旁系,曾因为盗取福家药典秘籍而获罪。只是家父念及母亲,顾念亲族情分,才不以重罚,将其逐出福家庄,任其自省。”

    福千行语毕,眼眸微垂,神情谦卑,亦是自我忏悔。虽然事关福家,但如此说来,却是程氏表亲一家贪得无厌,心生妄念,与福千行和福泰,与整个福家庄,却毫无关联。

    薛绍旋即上前,抬起手,轻轻拍了拍福千行的肩膀,道:“此事与你无关,无需自责。”

    福千行抬起眼眸,慰藉道:“谢谢大哥。”

    众所周知,福家庄少庄主福千行,和薛家堡少堡主薛绍,两人少年时期便是义结金兰,情同手足。此刻的信任,确实真真切切的。

    “九哥哥,我的脸好难受,救我……”众人的注意力,再次被顾月歌吸引过去。只见他双手肘撑起身子,艰难地挪向了霍重华的脚边。伸出一只手,试探性地拽住了霍重华的衣摆。

    原本有洁癖的霍重华对于这番无理举动理应及时躲避,然而,顾月歌食指上那点点鲜红的血迹,这混合彼此血液痕迹的食指,却唤起了霍重华在九难幻境中的回忆。

    霍重华抬着头仰望着顾月歌,而顾月歌垂着头俯视着霍重华,顾月歌伸出的右手,凑到了霍重华的唇边,那血迹凝固的右食指,往霍重华唇部的左下角轻轻一拭,抹去了嘴角上的血迹。

    霍重华强行压住心中的慌乱,将停留在顾月歌身上的视线转移到了福千行身上,冷言道:

    “紫凝散,易容粉,福少庄主,劳烦请一下,成事药庄大当家,程家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