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盲华山上遇平生  第十七章滥用假药有风险

章节字数:3018  更新时间:19-12-27 21: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紫凝散,易容粉,福少庄主,劳烦请一下,成事药庄大当家,程家主。”

    忘月台上,霍重华清冷的目光望向了福千行,言简意赅,也不催促。

    众人皆是诧异。程家主?莫非他也在场?

    福千行抬起眼眸,只是短暂与其对视之后,嘴角上扬,露出了一道无奈的笑容。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下,一跃而起,那赤红的身影,疾如劲风,恍若一道绚丽的火焰。从琴台宴开启直至此时,这位世家少庄主一直都置身事外,不为所动。此刻众人终于得以见识到福千行的身手,果然惊人不凡。只见他越过人群,从不起眼的一角落处伸手一抓,将原本想要溜之大吉的人,提了起来。又是一转眼的功夫,福千行提着那人,回到原来的位置。这一来一回,竟然还不到二息功夫。

    而那位被提出来的人,穿着一身朴素的常服,头上一顶干瘪帽子,要多路人有多路人。从之前的躲躲闪闪,到此刻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那人大惊失色,大吼大叫。

    “不要抓我,不要抓我,不关我的事啊!”

    福千行双手将其按住,眼眸微垂,言语中,充满了些许愤怒,对其称道:

    “表舅!”

    众人皆惊,面面相觑。一身端正身形的福家少庄主,竟然唤眼前这名毫不起眼的市井小民为表舅。此番情形,令人咋舌。而这个人,果真是霍重华口中的成事药庄的大当家,程家主,程福海。一切事情的进展,从霍重华现身的那一刻,便被他牢牢掌控。这个男子,虽然不喜言辞,但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却都至关重要,不容忽视。

    程福海终是在福千行的一句“表舅”之下,安静下来。他的头垂得老低,根本不敢与福千行对视。

    秀锦恍然大悟:“难怪,神识入境,金丹期修士方能做得。我一直好奇,就顾月歌一个市井之民,如何做到这一步?原来是。。。。。。”

    “紫凝散本身就是固本培元,强化修行的良药,但是此药,宜少不宜多。古公子食用紫凝散药量太大,虽然无意间使得法力大增,但却伤到身体本源,又加之不合格的易容粉,这损害,就大大加倍了。在下说的,可有道理?霍九少。”宫炎宿言毕,便将目光投向了台面上的霍重华。

    “宫岛主所言不虚。”霍重华回道。他没有迎接宫炎宿的目光,而是俯下身子,抓住了拽住自己衣摆的手。

    “九哥哥,我。。。。。。”

    霍重华目光一冷,“不要。。。。。。乱动。”

    顾月歌登时噤若寒蝉,不敢动弹。

    霍重华将右手覆于顾月歌的手腕上,为他把脉。须臾,道:“你现在经脉有百分之七十受损了,是不是已经站不起来了?”

    听罢,顾月歌难以置信,他旋即支撑起身子,想要站起来,然而无论他再怎么用力,都无济于事,下一刹,在霍重华起身后退了几步后,一口鲜血咳了出来。

    现在的顾月歌,如果不及时救治,那必将成为一个废人。

    风无极道:“程家主,这顾月歌所用的紫凝散和易容粉,想必,是出自你的手笔吧?”

    程福海大惊:“不关我事,谁让他偷了我的药,我几次派人捉拿他,都被他跑了。。。。。。”

    “。。。。。。所以,表舅还有理了?”

    就在程福海指着顾月歌大喊大叫时,身后一阵阴冷的声音,顿时令他不敢言语。他僵硬地转过身,撞见了福千行阴沉沉的面容,旋即大惊失色,求道:“千行。。。。。。少庄主,我可是你表舅,你可要救我!”

    “表舅?”福千行眉头一凝,沉声道:“这些年你隐于市井,以福家庄的名义贩卖了多少劣质药品?”

    “我,我。。。。。。”程福海羞愧难当,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忘月台上,传来了霍重华淡然的话语:“福少庄主,紫凝散,易容粉,二者皆出自福家庄,接下来救治顾月歌之事,有劳了。”

    福千行臻首,“。。。。。。我明白。”

    “霍九少!”王老大站了出来,怒气冲冲道:“这疯乞丐偷盗了我们不少的财宝,您还要救他?两年来这疯乞丐于市井中行鸡鸣狗盗之事,可是害得我们叫苦连连,事到如今,定要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王老大说得吹胡子瞪眼睛的,这下连其他受害者,也都随声附和了。

    “是啊,九少,不能这样放过他!”

    “对,九少,一定要严惩!”

    “九少,为我们做主啊!”

    。。。。。。

    一时间,声讨之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等等!”光天坛坛主站了出来,向金光良和上方的霍重华拱了拱手以示见面礼,道:“霍九少,金老板,惩治窃贼本是广陵府之事,我等外人不应插手,可是九难归属尚不明确,作为进入九难幻境的当事人,以及琴台宴负责人,二位,是否应该给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对!霍九少,金老板,还请二位给个说法!”光天坛坛主也附和道。

    这下,先前参与争夺九难的修士们也都连连点头,并将目光投向了霍重华和金光良。

    宫炎宿则双臂环抱,悠哉悠哉道:“这又有何难?方才结界破灭之后,那顾月歌不是说了,他弹奏了九难吗?”

    人群中一人不满,怀疑道:“他?一个靠劣质药物提升法力的市井之徒,能够弹奏九难?谁信啊!”

    “是啊,怎么可能啊!”

    “就是!”

    。。。。。。

    各路修士议论纷纷,表示抗议。

    青玉坛坛主嗤嗤笑道:“看看,大家都不相信,九少是否应该拿出证据?”

    福千行、薛绍、霍重莲、金光良和宫炎宿等人,一致地保持沉默,因为,他们想知道,刚刚那几下琴声,究竟是何人弹奏。更想知道,霍重华,又将如何应对。

    霍重华一言不发,淡漠的目光漫不经心地略过了咄咄逼人的诸位修士。不知为何,霍重华那目光看似毫不经意,却让那些人心里微微一颤。

    须臾,霍重华道:“请问诸位,神识可否顺利入境九难?”

    噗~~秀锦连忙捂住嘴,不敢笑出声来。还是被薛绍警告性等了他一眼,他才收敛几分,佯装咳嗽。

    宫炎宿嘴角古怪的扭曲,不过意志力还算坚定,并没有笑场。

    “这,这。。。。。。”

    咄咄逼人的修士们顿时哑口无言,就连青玉坛和光天坛双坛主,也都神色难看,无言以对。

    是了,竟然都不能够成功做到神识入境,那便是败了,彻彻底底和九难无缘了,既然如此,那还瞎*逼*逼作甚,简直是,“勿聒噪,乱视听”!

    薛绍和金光良则无奈地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而霍重莲则莞尔一笑,这一笑,却让旁边的福千行看得走神了。

    霍重华微微侧目,望着顾月歌,问道:“你的手指,还有力气吗?”

    顾月歌嘶哑着嗓子,回道:“还有一点点。”

    霍重华点了点头,旋即转身,款款走向白玉琴台。这下,没有人再阻止,也没有人提出异议,他们心里面仿佛有种感觉,这个男子,真的能够掌控全局。

    顾月歌下意识抬起头,即便全身无力,也都要凝望着这个男子。当霍重华来到九难前,那素衣身影的无瑕,与皓月当空的皎洁,交相辉映,相得益彰,宛若天人之姿,竟是让他迷离恍惚,不觉入了神。

    霍重华凝视着身前的九难片刻后,伸出双手,欲将其捧起,可当他右手食指的双月戒靠近九难琴尾处两枚弯月痕迹时,相仿的形状,不禁令他心神一颤。他并没有停留太久,继而不动声色捧起九难。然而,当他手指触碰到琴身底部时,心头莫名一阵困惑。他手指加大了力度,集中感知力,当他确定了一些猜测后,旋即回过身,来到顾月歌面前。

    “九哥哥,这。。。。。。”顾月歌疑惑地望着霍重华。

    霍重华捧着九难,在顾月歌身边俯下身子,将九难呈于顾月歌面前,只道了一个字:

    “弹!”

    当下,顾月歌瞪大眼睛,怔愣半晌。而琴台宴的众人,面面相觑,也都难以置信。这霍重华,居然要一个早已被药物反噬,身体重创的人,来弹奏九难这样的法器?这,八成是疯了吧?

    “九弟。。。。。。”一直没有发言的霍重莲,也都低声唤道,似是要阻止他。

    光天坛坛主冷言道;“霍九少,你这下,可是玩大了!”

    霍重华置若罔闻,而是默然地凝视着顾月歌,那坚毅决绝的神情,昭示着不可违背的命令!顾月歌就这样与他相对而视,不知为何,眼前的这个男子,自从第一次与其相遇,就很想一只看着他,不仅仅是因为长得俊雅,而是真的。。。。。。好吧,俊雅无比。

    末了,顾月歌坚定地点了点头,伸出在九难幻境内被二弦穿心的右食指,缓缓覆于二弦之上。

    作者闲话:

    霍重华:主人您怎么啦?

    古月歌:不知,吃错药了吧?

    霍重华:那九儿帮您逼出来?

    古月歌(惊恐万状):还是别了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