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盲华山上遇平生  第二十二章霍氏仙门开山史

章节字数:3373  更新时间:20-01-03 16: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顾月歌的背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疼。那十五杖,即算是将他五脏六腑震出了内伤也不为过。只是此时除了疼痛之外,后背却还有一阵阵冰凉凉的触感。每触及到后背的伤痛之处时,都让他感到通透的舒服。他感觉自己是趴在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让人心生惬意。前胸后背的舒适之感,让他昏沉的意识不禁陷入了一个虚幻境地。

    那是一个令他魂牵梦萦之地,他离开那个地方,已经好多年了,好久好久,久得令他记忆模糊,不敢奢望再次触及。

    在那个虚幻的境地,他醉卧温柔乡,身下,同样怀抱柔软之人,那人乖顺伶俐,甚是可人。无论他对那人做什么事情,那人都听话配合。

    那一敛墨月雪华,在林间小阁内,熠熠生辉。在那之后,过了好多年,再也没有当初的那方天地,那片刻的宁静。还有,那个匍匐在他身边的小小身影。一切,也难以回到如初。

    须臾,顾月歌低喃细语,轻声唤道:“。。。。。。舒服,寒儿!”

    与此同时,后背的触及微微一滞,在片刻后,却不动声色往伤处一按,虽动作幅度不大,力道却不容小觑。只见顾月歌从温柔乡内猛然惊醒,惺忪的睡眼,因为还没有缓过神来,而无法聚焦,面容因为伤口的再度疼痛而变得扭曲。当他视觉清明时,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一敛清贵无瑕。

    “九。。。。。。九哥哥!”顾月歌脸上无法掩饰的惊愕。后背的叠加疼痛,令他差点惨叫出声。然而,当他看见霍重华时,所有惨叫都硬生生咽了回去。

    霍重华素手端着一盒墨色的膏药,冷漠地看着顾月歌。清冷淡漠的容颜,令顾月歌望而生畏。后背凉凉的触感,加之霍重华手持膏药,情形显而易见。可是,他刚刚又做了如何蠢事?他的脑袋里迅速搜索梦境的回忆,他想记起方才的梦魇。所有模糊的影像渐渐清晰起来。他记起来那个多年不见的小小人儿,不知不觉竟是唤出他的名字。接下来,霍重华的话语,让他汗毛直立。

    “嗯?寒儿?”霍重华疏眉轻挑,冷言道。

    顾月歌惊恐万状,仿佛看见了黑白无常在向他招手。下一刻,霍重华身形一闪,便消失在马车内,当顾月歌看清时,只见帐帘轻拂,一盒墨色膏药置于边上。顾月歌如蒙大赦,连忙抚平砰砰直跳的心脏,有那么一息,他真实感受到自己就要直接步入轮回了。他小心翼翼地挪动了身子,伸出手,将那瓶膏药拿了过来,凑到鼻尖嗅了嗅。

    “这,这不是。。。。。。”和田黑玉膏吗?修道中,丹药界,阶级越多,品质越好。最普通常见的,为一阶和二阶丹药,五阶丹药为上层丹药。在治疗创伤这一方面,和田黑玉膏,算得上是四阶丹药了。果然不愧是霍氏仙门,才能拿得出此等上好丹药。想当初,自己的好弟兄受伤了,某人迫于无奈,只能退而求其次,去成事药庄偷偷摸摸地偷伤药,虽然最后成功偷取了黑玉膏,但也被守卫追打得伤上加伤。好在拿了药可以治疗,可是要死不死这成事不足,假药有余,劣质的药品,让好弟兄伤势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

    好吧,以上的好弟兄和某人,都是顾月歌他自己。当然,这些丢人现眼的事情,他是决计不会告诉别人的。

    轻轻摩擦着白玉药瓶,后背的疼痛,也因为涂了药而有些许平复,又想及方才的情形,顾月歌不禁讶异,刚刚,九哥哥是在给自己疗伤吗?思及此,顾月歌便不由得受宠若惊了。

    然而,他很快沉下心来,他现在在马车里面,霍重华这是要带他去哪里?他可以看见,出口处帐帘轻拂外,一袭白衣身影正驾着马车,隐隐约约,能够听见飞流直下的水溅声,他微微掀起一侧的帘布,却见密林丛生外峰峦叠嶂,这是依山傍水之地。想到自己被判下的护宁刑罚,那驾车的白衣身影,必然是霍氏仙门的弟子,而此处,便是广陵福地三大世家之首,霍氏仙门领地。

    终于,在来广陵府的两年后,第一次,踏足了这个神圣之地,亦是他缘起之地。

    这一路的车程,并不短,马车在林间山路自如穿梭,所经之地又是千篇一律,似乎在原地踏步,让人无法摸清具体的路况和路线。好几次顾月歌都想要探出头一探究竟,甚至和外面驾车的霍府弟子搭讪探听,都被一股无形的阻力挡住。看来,这马车是被施了法术,以防他趁此不备逃之夭夭了。想来也对,他是以囚犯的身份被带到霍府的,并不是上宾身份,哪里容他造次?

    不过,顾月歌生性好动,让他老老实实待在一个地方久了,真真是要了他的命了。想到此后三年的禁闭,他便愁眉不展。

    马车最终在霍氏仙门的大门前停下来,禁锢解除后,顾月歌终于得以重见天日。当他掀开帐帘抬起头时,霍氏仙门的门楣俨然而立,那是一尊古老石坊,上面用小篆刻着“霍氏仙门”字样。坊间传言,广陵府仙门还未兴起时,世世代代为人族居所,而此处山间,名曰“流破山”,依山傍水,美不胜收。然三百年前,天降雷劫,渡的不是得道飞升修仙者,却是引来大凶之兆。这罪魁祸首,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踏山石则必地崩,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非也,乃凶夔。

    凶夔作祟,为祸人间,人族生灵,苦不堪言。

    然大幸之至,有一白衣修士者,名曰霍宵尧,以一人之力,布下仙剑大阵,将作祟凶夔斩杀,取其石骨,筑成门楣石坊,以镇其凶,慑其威。而后,广陵府风调雨顺,府泰民安。

    此后数十年,白衣救世者霍宵尧,便在此“流破山”扎根立地,开创了广陵府第一仙门世家,霍氏仙门。而后,以家族为核心的仙门世家,先后于广陵府建立,成就了如今仙门林立的广陵福地。霍氏先主霍宵尧,凭一己之力,主掌霍氏仙门近两百年,然而令人大惑不解的,便是这位仙主,一生都没有娶妻生子,清心寡欲,志在修道修仙。

    当然,比起霍宵尧的私人感情问题,大家更加关注的,便是他的修炼等级问题。近两百年,作为人族修仙者来说,时日也不算少了。修仙一途,凭天赋,凭运气,凭根基,凭努力,诸如此类。每一个阶段的提升,越往上,便越难。如若进阶失败,那便轻则元气大伤,重则性命不保。自修仙之道开创以来的数万年,能够成功历劫飞升上神的,又有多少人?而霍宵尧修行近两百年,并没有老态龙钟,反而更加深不可测,这修为着实令人神往。

    有人猜他已经合体大成,有人猜他已经过了大乘期,即将渡劫,更有人猜,他已然真仙了。各种言论,精彩绝伦,数不胜数。

    就在霍宵尧主掌霍氏仙门接近两百年的时候,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再度传开:霍宵尧在外云游历练的亲生之子霍金城,返回霍氏仙门接受继任霍氏仙门家主的考验!

    天呐!

    霍宵尧竟然要让位!!!

    原来霍宵尧背着全广陵偷偷生了儿子!!!

    什么时候的事情???

    孩子他娘又是谁???

    接二连三的八卦消息,都要赶超当时正在兴起的福家庄、薛家堡和雪罗门(雪罗门即为血罗门,后因雪罗门门主罗涛修炼邪术,饮血为生,雪罗门则成了血罗门),成为热门谈资了。据说霍宵尧那个神秘的儿子霍金城,在其父于霍氏仙门内布下的重重剑阵内,斗了三天三夜,那三天三夜,白天惊如滔天,夜里如同白昼,最终在第三夜,第四日破晓前,一鼓作气,势如破竹,成功破开了霍宵尧的剑阵。

    此后,霍金城正式成为霍氏仙门第二代家主,也就是如今霍重华他们的父亲。而霍宵尧,却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传言多的是他早已历劫成神,但没有人可以证实这一说法。

    说到这位霍金城,霍宵尧的亲生之子,传承其父,行事作派,也颇有先主霍宵尧的风范。只不过在主掌霍氏仙门的前几十年内,也是心无挂碍,无欲无求,就在大家私底下猜想这位家主是不是和其父一样又是偷偷生娃不告诉别人时,一个令人更加震惊的消息又传开了:霍金城霍仙主即将大婚了大婚了大婚了!而且未来的霍夫人,不是哪一仙门世家的大家闺秀,竟是一名毫无修道能力的区区普通女子!!!

    这简直是盘古开天辟地都没有的大事啊!

    一名区区普通女子,竟然也能够得到广陵府第一大世家家主霍金城的眷顾和喜爱,想必前世肯定是拯救了六界苍生了吧?

    区区普通女子,当然在最后毫无悬念地成为了如今的霍夫人,更是为霍金城生下了八子一女,惊奇的是,八子一女,皆是在二月二,龙抬头之日所产。真龙祥瑞之兆也。

    当真是怪哉,妙哉!

    想到霍氏仙门这样一段传奇故事,众人心中都油然而出敬畏之情。想必顾月歌也是有所忌惮,停下了下马车的举动。然而,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却是瞧见,不远处立于阶梯旁的三抹身影,那便是霍二少霍重珏,霍九少霍重华,还有刚刚驾车的弟子。那名弟子恭恭敬敬立于霍重珏身侧,手中捧着一捆乌漆嘛黑铁链。

    当目光落在其身上时,顾月歌的身子便是不听使唤想要跳下马车逃离此处了。他的想法,却被迎面而来的冰冷目光而牵制住,当下,举步不前,进退两难。

    似是看穿了顾月歌的心思,霍重华下了命令,道:“过来,立刻!”

    顾月歌下一刹一阵战栗,随后只能咬咬牙,认命地下了马车,一步一步,朝着霍重华走过去。

    作者闲话:

    霍重华:主人九儿有一事不明

    古月歌:九儿但讲无妨

    霍重华:寒儿是谁啊?

    古月歌:额,这个……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