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盲华山上遇平生  第二十三章沦为囚犯刑罚始

章节字数:4024  更新时间:20-01-03 16: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霍氏仙门前,顾月歌一步一步,朝着霍重华走过去,虽仅有十几步之遥,却仿佛走过了数百年般漫长。当顾月歌站定脚步时,可怜兮兮地望了望霍重华,再望了望霍重珏,内心极度不安。而霍重珏冷眼旁观,霍重华则置若罔闻,唤道:

    “霍平师弟。”

    那名名唤霍平师弟的弟子,心领神会,便起步来到顾月歌身前,俯下身子,不由分说,将顾月歌的一双手腕和脚踝尽数锁住。铁链的重量,超乎顾月歌想象,当一双手脚被锁住的那一刹那,顾月歌的身子旋即被难以控制的重量拉低得不得不微微躬身,连抬脚步行,都显得异常艰难。铁链与肌肤的接触,也让顾月歌感受到了阵阵凉意,当下禁不住一阵哆嗦。这铁链的原材料,非同凡响,绝非凡物,像极了极寒之地的玄铁。

    一双手脚,被铁链锁住,束缚了行动,失去了自由,以这般窘迫的姿态,呈现于人前,让顾月歌真真实实意识到自己沦为阶下囚的不争事实。

    顾月歌紧紧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言语中透露着告饶:“九哥哥。。。。。。”

    霍重华熟视无睹,命令道:“把他带到暗室。”

    “是,九少!”霍平恭恭敬敬回应。

    接下来,顾月歌的头部被不明物罩住,视线被剥夺让他局促不安。耳边响起了霍平漠然的话语,“顾公子,请随我来。”

    顾月歌欲启唇叫唤霍重华,但心知也是无济于事,只得闭口不言,随着那霍平而离开此处。

    石阶旁,望着渐行渐远的两道身影,霍重珏道:“此人身上戾气颇重,成事药庄那紫凝散,以致急功近利,伤了元气,加之先前市井所犯之罪,还不至于霍氏仙门亲自幽禁。九弟将他带回仙门,是纯粹的助人为乐吗?”

    霍重华微微侧身,道:“此次护宁刑罚,多谢二哥请出辟邪杖了。”

    避而不谈,顾左右而言他。对这个九弟的性情,霍重珏也是明白中人,作为兄长,他亦不会再做追问。几个弟妹中,他最不能揣测琢磨的,便是这个年纪最小的九弟了。他深刻明白,这与儿时那段经历有关,也是因为那件事,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他不愿提及,他的九弟霍重华不愿提及,更多人,也讳莫如深,不愿提及。个中缘由,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兄弟之间,无需言谢。不过。。。。。。”霍重珏稍作迟疑后,道:“此次,九弟可是胆大妄为了,我没想到,你竟是如此了得。为之而刻意隐瞒,或许,你也应当与父亲母亲,一个交代了。”

    霍重华沉默不语,低垂的眼帘掩住了他此刻眼波流转的色彩,无法言喻。须臾,他朝着霍重珏微微一鞠,道:“二哥,我先告退了。”

    霍重珏颇为无奈地望着这个九弟,末了,臻首应允了。得到了二哥的许可后,霍重华这才重新挺直身板,转身离开。

    望着霍重华离去的身影,那一抹素衣淡然,却始终透露着孤寂的疏离,让人难以接近。这一生,真不知道有没有一个人,可以走进他的心里。

    霍重珏神色复杂,终究还是生分了啊!

    另一处,顾月歌头部被不明物罩住,无法看见任何情景,不仅如此,除了那个霍氏仙门弟子霍平的声响,任何虫鸣鸟叫,风吹草动的声音,都被不明物隔绝在外,仿佛与世隔绝。在押解前往所谓“暗室”的这一路上,就连顾月歌想要叫唤霍平,嘴巴一张口,话都说不出来了。

    一路上,平静异常。

    此时,顾月歌不由得想到了之前在外漂泊流浪时,偶遇路上押解囚犯的官兵,手中长鞭不断挥斥,一刻也不停歇,鞭打着那些身负枷锁脚镣的囚犯,那些囚犯的身上,无一不是伤痕累累,鲜血淋漓。有些病弱老残者,甚至被活活鞭打至死。思及此,顾月歌如今被押解的待遇,岂不是已经好上千倍万倍了?

    不过想到押解囚犯,顾月歌不禁深深担忧阿勇阿猛阿强阿壮四个兄弟,他们此时也是被风无极派人押解前往帝都,同样沦为囚犯的他们,不知过了这些天,他们情况如何,是否安好?那些可恨的官兵,有没有好好善待他的兄弟们?他的兄弟们,会不会也遭到诸如上述的严酷待遇?

    就在顾月歌因此而惴惴不安,思绪凌乱之际,却忽略了耳边那善意的提醒。果不其然,下一刻,脚尖一阵剧痛,继而他一头栽倒在地。

    “好痛,好痛!”原本玄铁链加身,就让他后背的伤有些隐隐作痛,现在这一摔跤,肌肉的撕扯,不仅添加了身前的新伤,更是连带加剧了后背的旧伤了。

    这地面是什么材质做的,怎么这么硬啊!

    “霍仙士,救命啊!霍仙士,救命啊!”果然,所有话语都被隔绝了,这是嫌他话多才如此为之吗?

    霍平不慌不忙,将顾月歌提了起来,道:“顾公子,方才我是提了醒的,接下来希望古公子能集中精力,莫要胡思乱想。”

    顾月歌无法,只得忍着疼痛,乖乖点头。押解的路上,顾月歌小心翼翼地跟随着霍平,来到了“暗室”。

    所谓的“暗室”,乃霍氏仙门幽禁邪魔歪道或修炼邪术者之所。顾月歌头上的不明物被解除了,视觉恢复正常,望着这阴暗而封闭的石洞,思考了人生许久。他一鸡鸣狗盗的市井之徒,只不过是偷吃了丹药强行提升自己的法力,仅此而已,怎么招也和邪魔歪道扯不上半个铜板的关系啊!!!这般行径,简直是非法拘禁!!!

    无奈,郁闷,嘴里叼了一根地面上散落的残枝,当然他也吹不出任何不堪入耳的调调。

    。。。。。。

    白墙绿瓦、门楼森严的的霍氏仙门西侧一处,石岩下荷池蜿蜒而随,曲径通达处,一座阁楼俨然座落。此阁,名曰“菡萏阁”。阁楼前的庭院内,一袭月白身影端正跪坐于锦席之上,随着指尖一收,袅袅琴音戛然而止,与此同时,座下十数名身着白衣的霍氏仙门男女弟子,却仍旧双目紧闭,神情恍惚。

    见罢,月白身影轻声一叹,指尖拨弄琴弦,一阵短暂而铿锵有力的曲调再度响起,十数名弟子身子猛地一颤,睁开双眼。当恢复神志,看清前方那严肃的面容时,都不禁垂下脑袋,异口同声道:

    “五师姐,我错了。。。。。。”

    女弟子口中的“五师姐”,便是霍重莲。此时,她神色肃然,美眸望向前方的众人时,尽是责难。只听霍重莲道:

    “诸位师弟妹,是我霍氏仙门中,对音律颇有领悟的弟子,若是连我区区三重奏,都无法抵抗的话,那如何对得起过去三年内的努力?”

    底下女弟子,皆是噤若寒蝉,羞愧难当。

    “记住,对我们乐修者而言,修的,是心无旁骛。不仅修为要精进,对音律的知悉,对乐器的掌控,越是要双管齐下才行。切记,莫要侧重而忽略了两者相结合,明白了吗?”

    “五师姐教训的是,我等定当时刻铭记,严加修行!”

    “你们还有两年时间,两年后,我再对你们,进行一次考核,如若不能通过,你们应该明白自己会面临着什么吧?”

    霍重莲言毕,在场女弟子皆是心头一凛,纷纷拱手作揖,道:“我等明白!”

    “嗯!”霍重莲臻首轻点。

    待众弟子散去后,案几上的菡萏琴一抹青光乍现,一阵妙龄女声如涓涓泉水,甜如浸蜜:“五妹真的是越来越严格了。”

    霍重莲刻板的神色柔和了几分,道:“玉不琢,不成器!”

    “哇哦,五妹你颇有最佳导师风范哦,堪称修仙界第一劳模哟~~~”

    霍重莲莞尔:“菡萏姐姐莫要取笑我了,都是霍氏仙门子弟,传道受业解惑,责无旁贷。”

    妙龄女声有些关切:“你也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了,姐姐我怪心疼的。”

    霍重莲纤纤素手轻轻覆上了菡萏琴,柔声道:“我明白了,谢谢你。。。。。。姐姐,你放心,终有一天,我会让你,重修人身!”

    妙龄女生一声叹息:“五妹,我知道你至今仍旧耿耿于怀,可是我希望,你莫要因此事而劳心伤神,我本为琴,奈何生情。但。。。。。。这是我的选择,即便不能重新变成人,这样子一直陪伴在你身边,姐姐啊,已然心满意足了。”

    “姐姐。。。。。。”

    “好啦好啦!刚刚给你做苦力试炼你那些宝贝师弟妹,我现在都精疲力尽了,姐姐我先去睡个觉啦。你放心便是,我自动屏蔽,不打扰你们叙旧哦!”

    言毕,青光消散,一切恢复如初。霍重莲抱起菡萏琴,起身那一刹那,将菡萏化为一把青玉莲花簪,并收于袖中。随后,霍重莲莲步轻移,步入菡萏阁。

    穿过厅堂和回廊,霍重莲来到了菡萏阁后向水亭台处,于中央处锦席向水而跪坐。当她端坐后,目光便落在了前方案上上的一壶茶盅。霍重莲直接端起来,细细品饮。茶水温度适中,霍重莲品饮过程中不疾不徐,不消片刻,方才试炼消耗的疲惫,也都一一驱逐散尽。待茶水饮毕,前方不远处,一袭素衣身影翩然而立,在这仲秋之晨,清冷孤寂。

    待霍重莲将茶盅放回桌面时,那人朝着霍重莲微微一鞠,道:“五姐。”

    霍重莲抬起美眸,笑盈盈地望着来人:“想不到,我这寒舍,居然能够迎来尊驾。距离上一次,九弟约摸有半年零九天没有踏足菡萏阁了吧?”

    霍重莲口中的九弟,自是霍重华了。只见霍重华嘴角微微上扬,站直身子,来到霍重莲对面,同样跪坐下来,道:

    “五姐连时间都惦记得紧,这叫九弟我如何是好?”

    霍重莲嫣然一笑,打趣道:“如何是好呢?就罚你多出来走走,和我们多聚聚。”

    霍重华默不作声,只是眼眸微垂,回避了霍重莲。霍重莲自是心知肚明,也没有在此多只言片语。若不是十年前的那一桩旧事,她和这个九弟,恐怕也如其他手足一般关系了。霍重莲言归正传,道:“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九弟此番前来菡萏阁,可是需要五姐代劳之处?”

    霍重华道:“不敢,五姐,只是不知五姐接下来可否有闲暇时间?”

    “这一批师弟妹的试炼,已经结束,算是得闲了,怎么?要我做苦力啊?”霍重莲揶揄道。

    霍重华无奈,自家的这个五姐,自从和自己关系熟络后,一逮着机会就要调侃一下他,屡试不爽。当然,比起十年前,现在的五姐,更让霍重华心生慰藉。霍重华面不改色,道:“五姐若不相帮,我也不勉强。”

    霍重莲没好气道:“我说,在你眼里,我就这般小气吗?”

    霍重华薄唇微抿,摇了摇头。

    “也罢,此番前来,可是为了那服刑者?”霍重莲一语中的。

    “是。”霍重华道:“五姐通晓琴律,这九难的指导,非五姐莫属。”

    “嗯,这话中听!”霍重莲沾沾自喜。不过话锋一转,道:“不过。。。。。。九弟对此人如此上心,五姐我还是头一次见到的哦!”

    霍重华正言道:“九难为不可多得之修仙法器,自是不能荒废于无能之人手中。”

    “哦!”霍重莲臻首轻点,煞有介事道。

    “那,多谢五姐了。”霍重华朝霍重莲拱了拱手。

    霍重莲摆了摆手,“罢了罢了,你这是吃定了我不会拒绝你了是吧。不过话说,那日琴台宴上,这能够弹奏九难的,可不止顾月歌一人吧?”

    霍重莲言毕,颇有深意地望着霍重华。

    霍重华不语,他从乾坤袋内取出九难,将其放置于桌上,抬起手,将二弦,缓缓弹了两下。虽说是简单的动作,但却持续了六弹指功夫。与此同时,霍重莲脸上渐渐浮现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