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盲华山上遇平生  第二十四章陵华小筑初光顾

章节字数:3292  更新时间:20-01-04 15: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怎么可能?”霍重莲震惊道。刚刚那两下,第一次,霍重华没有动用法力,不能弹奏九难。第二次,霍重华施展了法力,但,仍旧不能弹奏九难。此情此景,不可思议。

    霍重莲道:“你的神识,不也能够入境九难么?为何顾月歌可以,你就不可以?”

    霍重华道:“我。。。。。。不知。”

    霍重华并未隐瞒撒谎,他,确实不能弹奏九难。当时在琴台宴过后,顾月歌接受福千行治疗的那个晚上,他便尝试弹奏,可最终还是无果而终。现下,他是不是应该庆幸?

    霍重莲叹惋,道:“你修仙之途,已将近十八载,这些年,无论是家族,或是你自己,都有竭尽全力寻找适合你的法器。然而虽为至宝,也都无法与你相适应。只能取其桃木,融合你的精血,制成桃木剑。那晚琴台宴,我见你的神识竟能入境九难,也着实为你感到欣慰,曾想,莫非这九难,便是你命中注定的法器?”

    霍重莲一字一句,娓娓道来。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与你一道入境的,竟然另有其人。此等情况,古往今来,皆是闻所未闻。虽然与那血引结契有所契合,虽然琴台宴上,那临风阁主也缔结血引,但血引结契这类说法,仍旧难以测度。毕竟,我们都不是当局者,更无法体会其间所见所闻,所感所悟。所以说,这血引结契的说法做法,终究不是我们能够体会的。”

    霍重莲望着霍重华,言语坚定无比:“如今,你既不能弹奏九难,也便说明了它并非你的所有物,不过五姐坚信,九弟一定能够找到你的命定法器。”

    “五姐。。。。。。”霍重华与霍重莲相视无言。霍重莲的一番话,都一一道尽了自己的心思境遇。这个令人莫测,深藏不露的霍九少,流露出了常人难以窥探的情绪。

    “话说两年前,你是为了姑苏一事才姗姗来迟吗?当时面对家人的问责,你为何不解释清楚?”

    霍重华没有回应,只是默然静坐。霍重莲能够感知,虽然此时两人近在咫尺,却相去甚远。她没有再逼问下去,只道:“此事,相信二哥已然同你言明了吧?闹出动静,如此之大,你,也该给父亲母亲,一个交代了。”

    霍重华将双手覆于九难之上,指尖摩擦着琴弦,回道:“五姐放心。”

    心知霍重华也听得进自己的话,霍重莲也就松了口气了。几个手足中,霍重莲就觉得自己拿这个九弟最无可奈何了。霍重莲凝视了九难片刻,突然道:

    “很奇怪,你刚刚弹的,是二弦,在琴台宴上,顾月歌弹奏的时候我也注意到了,他弹的,也是二弦。”

    经此提醒,霍重华想及了在九难幻境中的是用二弦出口脱身,先前的疑惑,悄然释去。脑海中灵光一现,浮现出了一句话:

    “二弦属金为商。金星应秋之节。”

    。。。。。。

    暗室内,隔绝了昼夜的感官,顾月歌并不能正确判断自己被幽禁的时日,这让时间过得更加漫长,无趣,甚至是慌乱。当一个人被剥夺了时间的感官时,面临着的,便是未知的恐惧和迷茫。

    霍平不定时会送来一些饭菜,但次序却毫无规律可循,加之饭菜却全是素的,这让顾月歌更加郁闷了。他最讨厌吃素了。

    顾月歌四肢都被锁上了沉重的铁链,后背的伤势还未痊愈,只得从怀中掏出和田黑玉膏,自己想方设法给自己后背上药。还多亏了霍重华给他留下的这上好疗伤药,否则,在这种暗不见天日之处,锁链加身,必然加剧伤势无疑了。

    幽禁刑罚,漫漫无期,他不知道霍重华要这样关着他到何时。暗室,果然不愧是幽禁邪魔歪道者之牢笼,完全是酷刑一般的境地。这里面,没有一张像样的床榻,就连一张可以坐的席子都没有。地面上杂草丛生,土气息极为浓厚,在这个仲秋之季,显得更加阴冷凄清。他只得蜷缩成一团,以护住身体的温度。

    白驹过隙,逝水流年,不知过了多久,顾月歌头脑昏昏沉沉,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面,那一敛墨月雪华,星空夜色下,一抹倩影,在他面前倏然倒下,一时间,所有的美好甜蜜,顷刻奔踏,溃不成军。

    惊恐,伤痛,绝望,纷至沓来。顾月歌拼命呐喊,却怎么也叫不出声来。所有的歇斯底里,都湮灭在无尽的黑暗当中。

    不要,不要走,求求您了,不要离开月儿!

    暗室内,顾月歌双目紧闭,陷入梦魇绝境,身子不断挣扎,以至于身上的锁链,撞击地面,发出来叮当叮当的响声。然而,下一刻,原本挣扎的身子,却被一股力量制衡,任凭他如何挣脱,都被禁锢得无处可逃。这股力量,与他肢体接触,真切而实在,柔和而强劲,让他不安的心感受一丝丝的安宁。

    末了,顾月歌挣扎的身子渐渐安稳下来,模糊的意识也渐渐清醒了。他睁开双眸,昏暗的暗室内,一袭身影立于他的前方,他的到来,让原本沉闷的暗室,更添一抹冷香。虽然还未完全看清来人面目,但这袭身影,这抹清香,却让顾月歌很快认出来者身份。刚刚那股禁锢的力量,当真来源于他?

    顾月歌双臂支撑起上半身,抬着头,仰望着来者,唤道:

    “九哥哥。。。。。。”

    霍重华立于暗室内,俯视着身前的顾月歌,沉默不语。

    “九哥哥。。。。。。”当顾月歌再度唤出霍重华时,头部又一次被不明物罩住,不仅视线被剥夺,也扼住了顾月歌所有的言语。接下来,他的身子被铁链牵动,不得不站起来,随着霍重华,开始走动。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顾月歌这次学乖了,押解路上,集中精力,专心致志,再也不敢轻易走神,想入非非了。在霍重华几次善意的提醒后,成功避免了路面上的障碍。

    此次的押解的路程,明显没有第一次漫长。当不明物撤去,恢复视觉时,他和霍重华,已然置身于一片茂密的竹林间。艳阳当空,竹影斑驳,正是午时。往日,那些执行死刑的犯人,皆是午时三刻行刑,此时此刻,霍重华将他带到这里,又要让他承受何等刑罚?难道霍重华反悔了?不想留他了?想要直接除去他这个祸害了?

    想到这里,顾月歌顿时惊恐万状。

    霍重华原本带着顾月歌持续缓步前行,却在此刻停了下来,他回头沉默地望着顾月歌。

    “九哥哥,你不要杀我头,我老老实实服刑就是了,你带我回暗室,好吗?”顾月歌求道。原本想要去抓霍重华的袖口,但是想到之前他抓他衣裳时,最后都被霍重华厌恶地甩开了,想来不敢自讨没趣,更不敢逆了霍重华之意,惹他不高兴,顾月歌最后还是把伸出去的双手收了回来。

    “你为何自觉霍某要杀你头?”霍重华奇道。

    顾月歌哆哆嗦嗦:“现在。。。。。。现在已经是午时了,午时三刻不是砍头好时机吗?”

    霍重华:“。。。。。。”

    “你头脑净想些什么?”霍重华很想说出这样的话,但良好的世家涵养让他最终将此话咽了回去。

    霍重华不予理会,牵着铁链,继续往前走,顾月歌只得跟上。

    “九哥哥,我们究竟要去哪儿啊?你不是要杀我头的是不是?我知道九哥哥人最好了,肯定不会舍得杀我。。。。。。”

    “你是想再次带上”不觉得”么?”顾月歌的喋喋不休最后被霍重华一席警告给震慑住了。原来那个剥夺他视觉和言语的不明物,叫“不觉得”。想到之前两次被“不觉得”罩住的各种难以适应,他咽了咽口水,即便霍重华没有回过头看他,他也使劲摇着头。

    顾月歌再也不敢聒噪了,乖乖跟在霍重华身后,在竹林间行走穿梭。行至山岚雅静之处,桂花飘香四溢间山泉淙淙作响之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水榭小筑。竹制的小筑,似是笼罩着一层白色的仙气。小筑门楣上,书写着“陵华小筑”字样。

    顾月歌驻足于陵华小筑前,抬眼而望,竟是出了神,久久不能移目。

    霍重华放下牵引的铁链,踏阶而上,而正当顾月歌连忙跟上时,身子却固定住了,不能动弹。

    “九哥哥。。。。。。”

    霍重华抬起手,指向了不远处的溪流处,道:“岸边岩石上有新衣裳,沐浴后,进来。”

    啊!原来是嫌弃他脏啊!也是,这身衣裳从受刑到幽禁这些天一直没有换洗过,他的妆容也早已污浊不堪。对于霍重华来说,自然不能容忍。

    霍重华解除了他的禁锢,收回束缚着顾月歌的铁链后,兀自进了小筑。顾月歌无法,只得顺着霍重华刚刚指的方向,来到了溪流边。

    余光瞥见顾月歌走到泉水边后,霍重华竟是瞧见顾月歌一边脱着衣服,还一边往他所在的方向望过来,当下面容一僵,随后走进小筑。

    霍重华步入小筑厅间,回到主位锦席上端正跪坐下来,酌一杯茶水,悠悠地品饮着。虽然小筑外山泉水淙淙作响,里屋却是一派宁静。清爽的秋风徐徐而来,案几边,散落了几朵娇小净白的桂花,清幽的香气,弥漫着整个房间。

    一盏茶的功夫后,清洗完毕换上新衣裳的顾月歌,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霍重华抬起眼眸望了过去,那顾月歌一席墨色直裾勾勒出的修长而健硕的身躯,令他仿佛变了一个人。就在霍重华凝望之际,却见顾月歌那一头奇乱不堪的头发,以及顾月歌笑嘻嘻朝着他挥手打招呼后,凝滞的神色渐渐冷了下来。

    作者闲话:

    古月歌:九儿九儿,新的一年,我们是不是要开始同居啦?

    霍重华:主人您可以哥屋恩吗?

    古月歌:啥意思?

    霍重华:滚!

    古月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