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盲华山上遇平生  第二十六章自作孽来不可活

章节字数:3771  更新时间:20-01-06 18: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俗话说得好,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三年幽禁,三膳自理,斋戒茹素。”当霍重华此话一出,顾月歌如同晴天霹雳。要知道,他可是正儿八经,地地道道的肉食动物,最喜欢吃的就是大鱼大肉了。从前的日子虽然过得贫苦,但起码也是凭自己的本事,去偷去抢,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有滋有润。可现在呢?这种天性,居然要被生生扼杀在摇篮里三年。这三年,让他怎么活啊!?

    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自己未来三年的温馨小屋,霍重华便带着顾月歌离开小筑,教他如何识路。

    霍氏仙门甚至是整个流破山,都被设置了重重关卡,这些关卡,只有门内之人才识得,有些更为隐秘之地,只有霍氏直系方才知晓,普通弟子都无从得知。从东侧到西侧,路程漫长,路线曲折,也就只有中途几段宽阔平坦的山路外,剩余都为羊肠小道,徒步困难,更别说到时候要担着柴火负重前行了。顾月歌深信不疑,霍重华是专门来坑他的。然而身为服刑者的他来说,没有任何拒绝的权利。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单单是认路,一来一回就花了一个时辰,顾月歌深刻怀疑,到时候砍完全部柴火,送至膳房,还不知道要多少来回,两个时辰完全不够用啊!

    回到陵华小筑后,已经是酉时,正好到了晚膳时间。折腾了一天,没有好好进食,顾月歌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肚子咕噜咕噜响。然而,对这一切,霍重华置若未闻,兀自穿过前厅,来到后院。顾月歌则悄悄跟随其后,一探究竟。

    当跟着霍重华来到后院时,顾月歌再次刷新了他对霍重华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看法。与其说霍氏仙门隐于深山遗世独立,还不如说,霍氏仙门就是真正的山野村夫。名副其实,货真价实。

    沿着曲折的竹廊,霍重华来到后院深处的山岩,拐角处,一片约摸半亩田地映入眼帘,绿油油的瓜果蔬菜,早已到了收成时候。霍重华拣起放置于岩石边的一个竹篮,便下田采摘。一袭白衣下田务农,霍重华不仅游刃有余,还纤尘不染,这让一直都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顾月歌惊讶不已。采摘完毕后,便离开了此处。顾月歌默默跟随着。

    后院处有一所小小的膳房,霍重华拎着竹篮走了进去,随后开始忙碌洗菜做饭了。没有霍重华的允许,顾月歌根本不敢进去,只得窝在门外偷偷看。没想到,霍氏九少,竟然如此接地气有贤惠能干,这更加刷新了顾月歌对霍重华的看法。不一会儿,食物的香味飘然而至,钻进了顾月歌的鼻孔,勾起了顾月歌强烈的食欲。

    然而霍重华下的那道命令“三年幽禁,三膳自理,斋戒茹素”,让顾月歌望而却步。他默默地躲在了角落里,尽量避开霍重华的视野范围,随后伸出手探进自己的怀里,从中取出了一纸张包裹之物。当他将其摊开时,露出了猥琐的笑容。两个清蒸鸡腿,虽然被压得有点扁平,肉质酥松,但不失为美味佳肴。正当顾月歌猥琐地将嘴巴凑过去时,身后一阵冷言骤然响起:

    “这鸡腿,从何而来?”

    顾月歌当下一阵恐慌,双手一抖,那两个鸡腿直接残忍地掉落在地。顾月歌惨叫:“啊!我的鸡腿!”

    然而,未等他将沾到泥土的鸡腿拿起来时,一阵阴影已经将他笼罩,顿时汗毛直立。他僵硬地回过头,抬起,朝上方望去,那一副冰山面孔,直逼心窝,顿时让他脑补出千百种死法的恐怖画面。

    霍重华手中端着已经做好的菜,冷言道:“你是在西侧的膳房顺的吧?”

    当场抓包,狡辩不得。这鸡腿还真的是霍重华下午带他认路,到了膳房时他见到桌面上摆放的一盘清蒸鸡,便忍不住重操旧业,偷偷顺了两个鸡腿。为什么不整个鸡都顺了呢?当然是太大了藏不住啊!本来想着勉勉强强垫一下肚子,拯救一下今晚的自己,没想到居然被抓包了!接下来,是否得怎一个惨字了得?

    “九。。。。。。九哥,我。。。。。。”顾月歌已经吓得口齿不清了。

    “我的命令,这么快就忘了,嗯?”

    “不,不是的,我今天真的是饿坏了,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一时忍不住就。。。。。。”当看着霍重华愈发寒冷的目光时,顾月歌再也不敢说下去了。

    “忍不住?”霍重华挑了挑眉,“先前你恶劣行径也就罢了,如今身负刑罚,还敢再犯,而且还是当着霍某的面犯事。你是不把霍某的话,当回事了?”

    “没有,九哥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好吗?”顾月歌连滚带爬,马上就要跪在霍重华面前了。当他膝盖即将着地时,却被一股阻力制止了,翻身倒在了地上。

    霍重华转过身去,到:“你我之间,非亲非故,更无瓜葛,无需跪我。”

    就在顾月歌疑惑之际,霍重华又道:“原本今次晚膳也备了你一份,现在看来,也不必了。”

    言毕,顾月歌宛如晴天霹雳,只能绝望地望着霍重华端着香喷喷的饭菜,直径走向了前厅。

    霍重华来到前厅后,便如同往常一样,端正跪坐于案几边,拿起一双玉箸,细细咀嚼食用。

    顾月歌悄悄跟了上来,不敢离霍重华太近,只得窝在一处角落,注视着住在食用晚膳的霍重华。见多了狼吞虎咽,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顾月歌从来不知,原来简简单单的吃饭,还可以吃出这般别致的优雅来。那柔和的轮廓,那一举一动,都是一副绝妙的画卷。那些仙门大家,达官贵人,顾月歌也不是没有见识过,不过像霍重华如此天人之姿,却大有超凡脱俗之感。印象中,除了那一抹魅惑众生的身姿外,恐怕没有人可以与眼前这位天人相比了。

    不知不觉中,顾月歌竟然也忘了饥饿感。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秀色可餐?

    就在顾月歌看的入神之际,霍重华暂停食膳,道:“若看够了,你且回房,案上有《早晚功课经》,今晚便先熟悉熟悉,明天好开始抄写任务。”

    顾月歌一个激灵,连忙拉回神游天外的思绪,连连点头,然后连滚带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望着顾月歌狼狈不堪的身影,霍重华不觉将手覆上了腰间的乾坤袋,里面有一把被刻意收藏起来的九难。

    顾月歌来到了霍重华给自己安排点住所,推开门走了进去。夜色降临,小木屋内也是一片漆黑,借着零星的月光,顾月歌找到了烛台边的打火石,点亮了房内的所有蜡烛后,终于看清了里面的陈设。这里面的摆设尤为简洁,进门右边帘帐后为一张床榻,被褥整整齐齐地叠放着。左边一方矮几,一张坐垫,矮几上放置笔墨纸砚,正中央,为一本古朴棕色书籍。不用看,必然是《早晚功课经》了。原来已经做好了淹没在书海的准备,可不曾想,居然只有这么薄薄的一本!!!这么好??假的吧???

    难以置信的顾月歌连忙跑了过去,拿起来翻阅,确信无误后,简直如蒙大赦,内心狂喜,谢天谢地,谢九哥哥。

    然而在狂喜之余,腹中咕噜咕噜的响声,让顾月歌重坠深渊。他甚至怀疑,他先不被这刑罚苦死,首先就要被活活饿死了!

    三膳自理,斋戒茹素。如何自理?又怎可茹素?顾月歌实在饿的不行了,加上深秋之夜,入夜渐微凉,只能死死地勒紧裤腰带,然后来到床榻上,把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窝在一处。他饿得头昏眼花,不知不觉便迷迷糊糊睡着了。

    梦境里面,他闻到了一股香喷喷的食物香味,可不知道美食从何而来,他四处张望,窜来窜去,都找不到,香味愈浓,肚子越饿了。强烈的饥饿感,将他从睡梦中惊醒。此时他嘴角留着口水,沾湿了棉被。这时窗外飘进的一阵阵香味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连忙打开窗户,遥见不远处膳房内又灯火通明,炊烟袅袅,他可以猜到,霍重华又在做饭了。天哪,天理何在吖!他连晚饭都还没有吃,人家霍重华就已经开始吃夜宵了!没有天理,没有人性啊!

    就在顾月歌浑身上下都在叫嚣着饥饿和抗议时,房门被推开了。这无端的动静,到让顾月歌吓了一跳。继而,一道身影缓步踏了进来。当看清那人时,顾月歌不禁一阵哆嗦。

    来人,是霍重华。霍重华手持端盘,站在门口处。他一进来,便看见顾月歌蜷缩在床榻上,神情恍惚,便也不再多言,兀自来到矮几边,将刚刚做好的饭菜放下。道:“过来。”

    顾月歌连忙钻出被窝,起身来到霍重华身边。当他往矮几上望去时,便瞧见了一大碗白米饭,和几道新鲜出炉的炒青菜。他看了看这些可口的饭菜,随后又看了看霍重华,不知所谓。

    霍重华道:“吃吧。”

    顾月歌随即瞪大眼睛,仿佛不敢相信。

    霍重华似笑非笑:“你要是真的饿死了,还如何接下去的刑罚?”

    顾月歌当下面露苦色,笑不出来了。

    “吃完后,你应该知道如何做吧?”霍重华漠然道。

    “这。。。。。。这”顾月歌头脑寻思片刻,随即道:“九哥哥放心,我会把碗筷喜好放回膳房,然后,然后。。。。。。然后子时准时就寝!”

    “嗯。”霍重华点点头,随后欲走出小屋。然而,他却莫名感到后面一阵不适,下意识侧过脸,瞥见了顾月歌正望着他傻笑。不觉好奇:“笑甚?”

    顾月歌笑呵呵道:“我觉得九哥哥还是挺疼惜我的。”

    霍重华默不作声,只待顾月歌继续说下去。

    “九哥哥说三膳自理,可是大半夜了还亲自为我下厨,我真的很感动。”

    “。。。。。。”

    顾月歌指了指旁边的《早晚功课经》,继续笑呵呵地说道:“而且。。。。。。你知道我本来就不会舞文弄墨,给我抄的经书也不多,我真的很开心。”

    霍重华:“。。。。。。”

    这家伙哪来这么大的自信?

    霍重华嘴角微抿,泰然自若,意味深长道:“哦?那明天开始,你可是要好好”享受”这番刑罚了。”

    “额。。。。。。”顾月歌愣了一下,一时间捉摸不透霍重华的意思。

    霍重华不予理会,兀自离开。

    顾月歌神游了好一会儿,肚子再次咕噜咕噜地叫起来了。他二话不说,拿起筷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饿了一天了,终于可以吃到饭了,虽然都是素食,但霍重华炒得真好吃,不会过火,刚刚好。而且和霍重华种植方式也有关,菜叶清脆,不带韧劲,容易咀嚼。看来改天一定要向他好好请教一下种菜的方法了。顾月歌这样想的。

    虽然没有肉食,但可以填饱肚子已经很欣慰了。顾月歌吃完后,就把碗筷拿到膳房清晰干净,放回原位。此时已经快到子时了,顾月歌也回房,吹灭蜡烛,准备睡觉了。

    一夜无梦。

    作者闲话:

    古月歌:九儿做饭真好吃。

    霍重华:主人您喜欢就好。

    古月歌:那可以加鸡腿吗?

    霍重华:主人您想想就好。

    古月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