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盲华山上遇平生  第二十七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章节字数:3768  更新时间:20-01-07 18: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正所谓诗中有云:幸无白刃驱向前,何用将身自弃捐。”

    “能否再直白一点呢?”

    “你那么幸运没有刀剑逼你朝前冲,干嘛要放弃自己的生命呢?”

    “能否再直白一点呢?”

    “不作死就不会死,为什么不明白呢?”

    顾月歌当真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这番至理名言了,这句至理名言,也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第二日卯时,顾月歌终于在强大的压力下,准时醒来。以往的他,都是睡到日上三竿,或者睡个几天几夜,不过这次他不能这样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了。

    山里的环境,远远没有繁华闹市般一大清早就有早市,加上霍重华独自一人隐居于后山中,又没有其他门中之人为伴,更是寂静得令人发指。若换作以往,大鱼大肉之后的顾月歌,必然会睡个天荒地老,睡到海枯石烂,管个旁人,勿聒噪乱视听。

    虽然昨晚临睡前有填饱肚子,不过一觉醒来,那亲切的饥饿感又席卷而来。顾月歌下意识要赶紧严整衣冠,抄写经书了,毕竟要抄完才可以吃早饭。

    严整衣冠,如何严整衣冠?顾月歌三步作一步跑到衣柜旁边的落地镜子前。对着镜子,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并且将头发束起,用玄色发带绑好。他可不敢再胡绑一通了,他清楚记得霍重华对他的警告:“今后,必须衣裳得体。这发带,若是再被霍某看见你绑在你身体除了头发以外的其他部位,绑何处,霍某,便砍了那处,明白了吗?”

    要死不死偏偏把这句话记得这么清楚。他连忙摸了摸自己的手脚,确定它们都还在,不禁松了一口气。

    几年的市井流浪生涯,已经让他快忘记衣冠楚楚是如何感觉了。此时站在镜子面前整理自己的穿戴,不禁想起被遗忘多年的那一段时光,有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那时他也是站在镜子前,那个人,为他束发穿衣。而他现在所戴的发带,正是那人,一针一线,为他缝制的。摸了摸后脑勺处的发带,顾月歌深眸中泛起了一抹不同寻常的柔色。

    当他转过身时才看到他昨晚没有关上的窗户,透过窗缝可以看到前厅处后侧走廊尽头处的一所屋子,那里此时也是灯火通明,想必是霍重华的房间。没想到他也是起得这么早,顾月歌暗暗佩服霍重华的毅力。

    顾月歌来到矮几边上,开始研墨抄写经书。此时他才知道为什么昨晚霍重华会这般别有深意的话语了。这一本《早晚功课经》,虽然看起来很薄,但是抄写的时候,总是有一种永远都翻不完的感觉,而且越翻越多。单单这前序就有几十页的内容,更别说是正文中的早坛经和晚坛经了。本来顾月歌就大字不识几个,加上抄写的内容又繁多,他才深刻体会到何为绝望。

    一开始抄写的字,简直是张牙舞爪,惨不忍睹。而且还是饿着肚子,顾月歌简直是生不如死。好不容易熬到了辰时,他火速奔向膳房,却已经看见霍重华在里面准备早膳,然而顾月歌心知肚明,这次霍重华可没有这么好心为自己做饭了。他只能焦虑地站在门口,进去也不是,离开也不是,进退两难。果不其然,当霍重华熬好粥并炒了几道菜后,顾月歌往里面一望,仅仅只有一人份。当下,便心乱如麻。

    霍重华做好早膳后,自然也注意到了一直杵在门口的顾月歌。他没有马上赶他走,而是站在那里,别有深意地凝视着顾月歌,他有的是耐心,和眼前这个男人耗着,相反眼前这个男人,可是有要事在身,片刻也耽误不得。

    在霍重华打了须臾的心理战术后,顾月歌终于开了口:“九哥哥,我能不能,去摘你种的菜,自己炒了做早饭?”没办法,现在煮粥一定是来不及的。

    顾月歌战战兢兢地问道。

    霍重华一脸困惑,反问道:“你是又忘了霍某的命令了?”

    “不敢不敢!”顾月歌连忙摇晃着手掌,慌道:“这样,以后那些菜,我来种,我来浇水!”

    霍重华来了兴致,道:“种植也是要花费时间和精力的,霍某这地,少说也有半亩,你的刑罚时间可是安排得紧密,顾月歌,你确定可以办到?”

    顾月歌当下面如惨色,心里面却不断发着牢骚,霍重华就自己一个人,干嘛要种这么多菜?又吃不完!

    心知时间有限,霍重华也不再戏弄顾月歌了,径直走到门口,顾月歌见罢,也不敢挡路,连忙让在一条道。霍重华连一眼都没有看顾月歌,只是悠悠道来:“记住你刚刚所说的。另外,每隔三天,抽空打扫整个陵华小筑。”

    “啊?不是吧?”顾月歌大惊失色。陵华小筑虽然不会很大,可是顾月歌发现,这里面大房小间,里里外外都有好几亩的地,这打扫起来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搞定的。加上霍重华又似乎,不,是绝对的洁癖,这样就不是随随便便三两下打扫就可以打发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先前的刑罚顾月歌认了,可是为什么又要做免费佣人啊?!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气,于是……

    “抗议,我抗议!压榨廉价劳动力!九哥哥,你这样子是要付我工钱的……”

    霍重华脚步微微一顿,顾月歌的抗议戛然而止。不知为何,霍重华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让顾月歌无法忽视,更心生忌惮。霍重华平心静气将残酷的事实娓娓道来:

    “还记得先前被你们花掉的五百两灾银吗?”

    顾月歌瞪大双目,恍然大悟!

    “那是霍某自掏腰包垫上的。把你的生生世世抵押了都不值这个数。如今,霍某不仅是你的监督人,还是你的……讨债人!”

    哎嘛!他居然忘了这桩“陈年旧事”了。之前一直不知那些被花掉的五百两灾银如何解决,现在终于知道了。原来是霍重华自掏腰包,把亏空的数额补上。这样一来,顾月歌算是欠了霍重华一个天大的恩情了。

    霍重华微微侧目,道:“那可是霍某全部积蓄了。顾月歌,怎么还债,我们,来日方长!”

    言毕,霍重华端着早膳,走向了前厅,按照往常一样使用早膳。从那个座位,他可以看见顾月歌站在那里愣了许久,而后终于晃过神来,飞奔到后面的菜地,不一会儿,便又飞奔了出来,手中捧着摘好的菜,随后冲进膳房开始捣鼓做饭。霍重华原本还有些许担忧,怕顾月歌如此毛躁的性子,会把厨房给烧了。不过万幸,他发现顾月歌不会炒菜,就只有随随便便煮了一些菜汤喝。然而不一会儿,就见他飞快地冲出了膳房,来到溪水边,猛喝清水。喝完后还不断喊着:“好咸啊好咸啊好咸啊!”

    霍重华听罢,满头黑线。这家伙到底下了多少盐了???

    后来霍重华回到膳房才发现,原本刚刚开封的一罐盐,已经用掉了三分之一了。不难猜测,顾月歌必然把那一大把盐全部倒进菜汤里面了。霍重华无语凝噎,这样不被齁死简直是奇迹。

    一想到还要和这样的人相处三年,霍重华就不禁要重新衡量自己的底线了。这人还会闹出多少笑话?

    顾月歌来不及重新做饭,因为他还要去东侧山砍柴,然后再送到西侧山的膳房。为了果腹,不至于饿昏了,顾月歌只能把菜叶吃光,随后灌了好几口清水。这让霍重华更加无言以对了。

    想到砍柴任务,这短短的两个时辰时间,怎么够用呢?当然顾月歌也顾不了那么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沿途都有昨天留下的标记,不过也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一些与他一道去砍柴的霍氏弟子。昨天下午都没有看到这些人,早上才遇到。这些弟子徒手徒步完成作业。顾月歌基本上可以断定,这是霍氏仙门修仙的一种方式。没想到霍氏仙门这样的仙门世家,也会采取这样的修行方式。

    在六界中,修行修道者,都有无数种方法,若是家境富裕,财力雄厚,有权有势,完全可以享受金贵的修行方法。各种丹药辅助,或者获取上层的修炼心法。他们修行方式便不必如此苦难。而另一种修行方式,却是基于条件限制的苦行修。所为苦行修的修士,因为没有强大家族的支撑,没有雄厚资金的援助,只能通过人世间各种艰苦的锤炼,经历苦难,磨炼心性,达到进阶,修成正果。这种修行,好比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因此一些寒门子弟,都通过自己的努力,加入仙门世家,或者修仙门派,以学到更多优渥的修炼方法。

    当然不乏一些被小说话本荼毒的自以为坠落山崖大难不死误入山洞觅得绝世秘籍潜心修炼法力大增然后出山成为打败天下无敌手早就一番惊天地泣鬼神壮举最后天劫降临渡劫飞升上神功德圆满的天真无邪的人。那些天真无邪的人,不就是法力不精就是道行浅薄,跳下悬崖后基本上都是尸骨无存,好运的也落下个终生残疾,大罗神仙也救不了的那一种了。

    所以说,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还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不要妄想不可能的事。当然修行一事,是天赋加努力再加上机缘。十数万年来,也不是没有修行者飞升上神。那些飞升的上仙,有的是朝中权贵,有的是富家商贾,有的是门派宗师,有的是籍籍无名之徒。当然这些上仙最后去了神界?或者是其他什么地方?随着历史长河的流逝,渐渐地也便不得而知了。

    当然,倒是有一神人,在修道界中,让人深刻铭记。隐千殇,一出世便被赋予神力,幼年便得道高升,历劫成神,成为后戬战神。成年后更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纵横六界数千载,更是受到了民间众多信徒的供奉。然而,后来信徒的祈愿却失灵了,有人传言,战神是去历劫去了,有人则猜测战神可能遭人暗算,神力尽失,道行消散,万般磨难,九死一生。种种传言,无法得证。

    (隐千殇,副CP的其中一个攻出现啦,哈哈)

    言归正传,顾月歌现在才发现,那些弟子看见他这个穿着和他们完全不一致的人并没有多大惊讶,而是全神贯注进行自己的任务。后来顾月歌才知道了这个令他痛心疾首的真相。原来霍氏仙门曾经也有收一些十恶不赦之人进行幽禁刑罚,而幽禁之人所穿的衣服,正是顾月歌现在穿的。最后知道真相的顾月歌,眼泪都掉下来了,还是嚎啕大哭,哄不好的那一种。当然,在霍重华再一次搬出辟邪杖时,就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顾月歌猜测得非常准,两个时辰果然还是不够,他的速度根本还赶不上那些霍氏弟子的速度。砍完柴再徒手搬到西侧山,对于他来说,暂时做不到,所以他只能找来大麻绳捆好,然后拖着一打捆柴火,往西侧山走,过程漫长,举步维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