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盲华山上遇平生  第三十章难辨二十年是非

章节字数:4170  更新时间:20-01-11 1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逍遥自是天游乐,不结沙鸥水石盟。此诗句,是霍氏仙门第一任仙主霍霄尧毕生的座右铭。

    传言三百年前的霍霄尧,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白衣修士,以一人之力对抗凶夔,将其击杀,坐镇流破山,因而名声大噪。各方修仙者都纷纷抛出橄榄枝,提出联盟之意,一同学习修道之术。然而,无论是何人,都被霍霄尧拒于千里之外。而后,霍霄尧更是于流破山开创了霍氏仙门,原先一些垂涎欲滴者,都表明了愿意加入霍氏仙门的决心,然而还是被霍霄尧拒之门外。甚至在往后的百年间,其他修仙者纷纷效仿霍霄尧创立了大大小小的仙门世家后,霍霄尧从不广收门徒,依然独善其身。两百年来,霍霄尧所收弟子,一双手都数得过来。但是这样的一个人丁单薄的世家,却在广陵府颇具声望,是其他人丁兴旺的世家不容小觑的。

    霍霄尧以及他所创立的霍氏仙门,不追逐名利,遗世独立,逍遥自在,隐世而居,却在冥冥之中操纵着广陵府大势。在霍霄尧悄然无声地离开后,霍金城,霍霄尧那个不为人知的独子,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霍金城无论是容颜仪态,还是行事作风,但凡有见过此父子二人的,都不禁叹道:“像极了其父!”

    不过霍金城又和他父亲霍霄尧大有不同。霍霄尧一生专注修道,不惹红尘,而霍金城却在执掌霍氏仙门后的二十年,遇到了命定之人,喜结良缘。那人不是修仙人士,只是一名普通的人族女子,名唤凌霜华。

    当时的这桩婚事,轰动了整个广陵府,不知羡煞多少旁人。而霍金城也是与凌霜华婚后生子,便开始广收门徒,成就了如今人丁兴旺的霍氏仙门。而逍遥居,是当时霍霄尧给自己居所起的名字,自然也成了霍氏仙门家主的府邸。

    如今的逍遥居,是仙主霍金城和其夫人凌霜华的府邸,只有少数直属弟子,才可以受到传召,不过也只是在逍遥居外围活动,而不能进入内室。只有仙主的七位公子和五小姐,方能进入内室。今天对这些直属弟子来说,简直是稀罕的一天,因为往日里,其余六位公子和五小姐,都有来此处向霍金城和凌霜华请安,而他们的这位九少,却极少露面。且不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单单他们受召的几个月里,他们见到九少的次数绝对不会超过一次。此番亲眼目睹霍九少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都不禁讶异: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当众人还来不及向霍重华行礼时,便早已不见他踪影了。相比庄严的外围,逍遥居内室,却是清净的雅居。依山而起,傍水而居。庭院内,几株桂树井然而立,恍若隔世。霍重华来到此处后,朝着紧闭的大门,缓缓跪下。

    临溪处有一敞开的窗户后,纱幔垂地,微风轻拂下,微微露出房内两抹白色身影。盘坐于案前的男子,身着月牙白的锦袍,散落的头发,被身后跪立着的月牙白锦衣的女子,仔细地梳顺着,最后将其盘起,带上发冠。男子眉宇肃穆,气度不凡。女子仪态端庄,娴静优雅。

    这两位,便是雅居的男女主人,霍氏仙门霍仙主霍夫人,霍金城和凌霜华。

    待凌霜华为霍金城束发完毕后,霍金城道:“有劳夫人替为夫束发梳洗,风雨不改。”

    为霍金城带上发冠后,凌霜华改跪立为跪坐,于霍金城身后,望着眼前这个男人,似乎经久都不曾觉得腻烦,她柔声道:“夫君说此话,岂不客套?”

    霍金城一愣,随后释然一笑,他深知,两个人的感情,虽然没有初见时那份悸动,却如同陈酿,经久不衰。他的妻子,是真心喜欢自己,愿意倾尽一生,侍奉自己。

    “今次受召的弟子,想必已经等候多时了,霜华这便为夫君备好早膳。”凌霜华说罢,便即将起身。

    然而霍金城却伸出手按住了凌霜华,道:“夫人且慢,或许在传召之前,还有一事,需要夫人与我一道。”

    凌霜华疑惑了片刻,他顺着霍金城的视线望向房门处,当下一阵错愕。方才的心思,一直在霍金城身上,她这才发现了一直在门外的人。她不作回应,只是垂下眼眸,纤长的睫毛掩饰下难以言喻的神情。

    见她如此,霍金城也不便多说,只道:“进来吧!”

    虽不大声,外面的霍重华却听得清楚。他道了声是,便起身朝房门走了过去。这几步路,宛若遥遥万里,用尽了他一生的勇气。他抬起手推开房门,便看见他的父亲霍金城已经起身,从梳妆案走了出来,而那人,却仍然在背对着他,跪坐与案前,毫无起身之意。曾几何时,他也是见自己的父亲母亲,坐于案前,母亲为父亲束发穿衣,十几年来,风雨不改。而自己,或许只是一个意外,一个本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上的意外。

    待霍金城在主位上落座后,霍重华朝着他跪拜而下,叩了首,道:“不孝孩儿,见过父亲。”而后,朝着纱幔后的凌霜华扣了首:“见过……母亲。”

    凌霜华并未任何回应,那抹背影,风雨不动。同样,霍重华仍然保持着叩首的姿势,久久未动,最后还是霍金城开口打破了僵局。

    “起来吧!”霍金城敛了敛衣襟,道。

    霍重华这次挺起腰板,但他并未起身,望了望不远处的凌霜华后,才挪动膝盖面对霍金城,双眸垂下,静候发话。

    霍金城神色复杂地望着眼前这个有大半年没有见面的小儿子片刻,揶揄道:“怎么?半年没见,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为父说的?”

    霍重华一语不发,他只敢稍微抬起眼睛,窥探自己生父半抹容颜,虽然近在咫尺,但父子之间承欢膝下、血缘至亲,却仿若遥遥万里,让他倾尽一生都无法得偿所愿。

    见他仍然只字不提,霍金城道:“且不说这半年光景,半个月前那一桩事,你是要等半个月后,才来交代?九儿!”

    这一声“九儿”,终是让霍重华思绪一滞,他木然抬起眼帘,望向眼前的生父。原来,他还愿意承认自己?霍重华终是没能继续亵渎尊容,他朝霍金城深深一拜,“孩儿知罪,请父亲责罚!”

    霍金城神色微顿,心中复杂更甚:“罪?你又何罪之有?”

    见霍重华仍旧沉默不语,霍金城无奈,娓娓道来:“五年前,历来富饶的水泽之地姑苏,竟雨水不济,大旱连连。多少仙家修士前往一探究竟,却无果而终。殊不知,旱灾不是天灾,竟是人祸。那人祸,却是邪魔作乱。”

    “然而,那次邪魔作乱,并非我广陵冷眼旁观置身事外,而是广陵府内部,出现了内乱,我等究其原因都无从得知内乱根源。若不是三年来苦心守护,也不能在两年前血罗门原形毕露之时,将其尽数斩杀。只是……”

    霍金城缓缓站起身,望着眼前跪着的小儿子,愈发难以言喻,因为在他半个月前得知真相后,都难以置信,但是更多的,是于心不忍。他一步步走向霍重华,语气越发凝重:“只是,那祸乱姑苏的罪魁祸首,竟是二十多年前为祸广陵的蝗魔,当时,备受质疑和谴责的你,为何不解释一番?”

    此话一出,霍重华身子猛地一颤。而纱幔后的凌霜华,手中握着的木梳,不禁握得更紧。是了,说起蝗魔,没人比在场的几位更清楚他。二十年前,让霍氏仙门痛失长子的元凶,便是蝗魔。只是此后他便销声匿迹,任凭霍金城如何追查,都无果而终。此魔,都不知道为何凭空出现在广陵,广陵在二百多年前凶夔作乱后,便再无魔物入侵,而蝗魔的出现,匪夷所思,绝非意外。五年前听闻姑苏旱灾一事,霍金城有心前往一探究竟,然苦于广陵府有邪祟异动,为防止二十多年那一桩事重蹈覆辙,霍金城不敢再掉以轻心了。

    然而,两年前那一次血罗门作乱,霍氏仙门纠集广陵府各大仙门世家,一同抵御内乱,却也有所折损。其间,那霍氏八少霍重云,便是为了围堵遁逃的罗涛,被业火灼烧了神识,命在旦夕,那时集广陵府仙家的法力,都回天乏术。最后,霍金城将霍重云带离广陵寻求良方,一个月后,终是将活生生的霍八少带回,只是令大家悲痛的是,霍重云虽然性命无忧,却神志不清,智力如同三岁孩童。

    那次内乱后,罗涛销声匿迹。也是在内乱期间,霍家人多次修书于在外修业的霍重华,召其回府,但一直联系不上。当霍重华回归广陵,才知道广陵发生的一切。

    “啪!”当时,凌霜华见到他的第一面,不由分说,便给了霍重华一记重重的耳光。霍重华没有反抗,只是默然跪在霍金城和凌霜华面前,承受父亲母亲和哥哥姐姐们的责备。他清楚记得,那时凌霜华望着他那怨毒的眼神,狠心说了一句话:“为什么不是你?”

    为什么不是你?

    为什么不是你!

    为什么不是你!!

    ……

    是啊,二十年前那一桩事,还有两年前的那一桩事,为什么不是自己?!

    半个月前,当霍重华坦诚两年前自己的去向时,终于真相大白,只是来龙去脉众人自然无从得知。霍金城心觉事有蹊跷,琴台宴后,便只身前往姑苏调查一番。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令他难以置信的是,他发现两年前为祸姑苏的元凶,竟是二十多年前令他痛失爱子的罪魁祸首。

    “那失联的两个月里,你是在与蝗魔缠斗,是吧?”霍金城在霍重华面前站定,脚下之人虽没有立即回应,但他分明瞧见,那双紧紧抓住地面的手,反应了霍重华内心的挣扎。他心中一叹,终究还是生分了啊!

    他蹲下身子,将霍重华扶起。霍重华起身后,目光仍旧没有触及霍金城的询问。霍金城单刀直入,直奔主题:

    “二十年前,是为父疏忽大意,你大哥虽年纪轻轻便金丹期大圆满,却怎么能是那魔物的对手?意欲时期的魔族,最难对付,可如今呢?两年前,你竟然能与他缠斗数月将其击杀,他是何等境界,而你,又是何等境界?九儿,你瞒着所有人,做了多少事?”

    霍金城话音刚落,霍重华便感到霍金城按在自己肩膀上的双手猛地一阵无形的压力,那股压迫下,他不得不催动法力,来抵御霍金城的施压。两股力量的相持不下,令原本寂静的空间,更添一股涌动的气息。纱幔后的凌霜华,终是起身转了过来。方才父子间的谈话,他一字一句听得明白,也一字一句,牵动着她的心。而此时,她深知,他的夫君,在试探她的儿子,在试探着更多不为他们所知的究竟。

    霍重华几乎催动法力到极致,来应对父亲的仙力威压,霍金城修道数十年,天赋异禀,早已到了炼虚合体,此番试探,他用了不下五成功力,出乎意料,霍重华竟然能够在此等压迫之下还仍然能够神色如常。随着周边压力一点一滴地增加,霍重华脸上丝毫没有痛苦的神色。

    霍金城下定决心,将功力提升到六成、七成,到八成的时候,原本泰然自若的霍重华,神色渐渐紧绷起来。但是以霍重华现在的修为,能够承受他霍金城八成的功力,这更加说明,霍重华这些年的修行,绝对不简单。凌霜华望着这一幕,震惊和骇然,也攀爬到她那不屑一顾的容颜。

    当霍重华脸色愈发苍白时,霍金城终是悄然收回施加的法力,跪在地上的霍重华,身子不住往下一倾,却在霍金城想要扶住他时,挺直腰板,往后一退,朝着霍金城一拜,道:“谢父亲不惩之恩。若没有其他要事,请您容许孩儿告退。”

    “……”

    霍金城无法,事到如今,他承认,他也拿眼前这个小儿子没辙了。

    在征得霍金城同意后,霍重华朝着霍金城和凌霜华一拜,“孩儿告退!”

    起身,离去。没有丝毫拖沓和犹豫,也不敢去看他们二人的身影。就在他踏出门口时,霍重华听见身后一声叹息:

    “九儿,这些年,苦了你了……”

    作者闲话:

    感谢书粉们的支持哟,乔儿新建啦一个QQ群,喜欢的可以加入,然后一起讨论接下来的剧情哟~~QQ群号:980851680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