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盲华山上遇平生  第三十一章自古冤家路很窄

章节字数:3774  更新时间:20-01-12 19: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天顾月歌砍柴完毕回到陵华小筑时,正好午时末,经过这半个月的训练,他的速度明显提升了很多,只是当他回到住所时,却不见霍重华在原来的山岩上单脚入定。他来到前厅,却不见其踪影。最后,他偷偷摸摸来到霍重华房间门外,逗留寻思良久,都不敢贸然进入。平日他打扫卫生,霍重华都不允许他进入他的房间,有时候他真的很好奇,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就在他徘徊不定时,房门缓缓开启。

    顾月歌当下做贼心虚,立马脚底抹油转身就溜,然而,他的一举一动,没有逃开霍重华的眼睛,他的脚步,被一声“你在此处作甚”给镇住了。顾月歌无法,只得硬着头皮转过身子,强颜欢笑打声招呼:“九哥哥,下午好啊!”

    霍重华没有回他,继续问到:“你在此处作甚?”

    哎,霍重华之于顾月歌,当真是个难应付的主儿。见忽悠不过去,只得继续笑呵呵道:“九哥哥,砍的柴我全部送到膳房了,回来找不到你,所以……”

    说着,顾月歌不禁往霍重华身后伸了伸脖子,虽然霍重华的身板不及顾月歌,但足以遮挡身后门缝,顾月歌无论如何都看不见身后房内的样子。

    “怎么?想进去?”霍重华道。

    顾月歌连连摇头:“不不不,不敢!”

    霍重华悠悠道:“对了,你早上的抄文,霍某检查了,字,太丑了,重抄。”

    “啊!不要吧!”顾月歌想死的心都有了。

    “去用膳吧。”霍重华随手一挥,便将身后门关上,随后便前往前厅,一阵“砰”的声响足以让顾月歌下了个激灵,赶紧闭嘴。不过也是这一瞬间,他微妙地感受到了霍重华身上波动的法力,竟然比起先前,渐微些许,这就是霍重华今天不入定的原因吗?不知道是出于好奇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不禁追了上去,问道:

    “九哥哥,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霍重华蓦然顿住脚步,这一举动,可把顾月歌也吓得停住脚步,不然就真的撞上去了。

    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对身后之人,这般无可奈何?霍重华敛起怅然神色,道:“顾月歌,今后霍某的事,你休要打听,记住,下不为例!”

    没等顾月歌反应过来,霍重华便走远了。顾月歌真的是气没打一处出了,又气又委屈。什么嘛!人家也是关心你嘛,这么不近人情,真的是一块石头一样,又冷又硬!

    说到石头一样又冷又硬的霍重华,顾月歌却在数天后见到了这人的另一面。这事出有因,却是因为另一个人的到来,那不速之客,便是霍氏八少霍重云。说到霍重云,这顾月歌和他,可是有着不解之缘呢。

    那天过后不久,顾月歌在砍完柴送到膳房时,看见膳房弟子端着的一直烤鸡时,便是又动了歪脑筋。没办法,他本就是肉食动物,这些天吃斋茹素早就营养不良了,他安安分分了一段时间后,又终究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他决定偷了之马上吃掉,毁尸灭迹,这样子霍重华就不会知道这个事情了。然而好巧不巧,当他准备下手时,就被逮了个正着,而抓他个现行之人,就是之前的苦主,霍氏八少霍重云。这段时间一直看见厨房一天做好一只烧鸡风雨不改,原来都是为了霍重云。那天顾月歌偷了一个鸡腿,霍重云知道后气的咬牙切齿,他一方面怀疑送饭弟子偷吃,一方面又怕冤枉了别人,于是这些天一直暗中观察。没想到他的持之以恒终于撞上了顾月歌的忍无可忍,当场抓了个现行。但是顾月歌机灵,脚底抹油开溜了,没办法,之前他的逃跑功夫一直一流,直到遇到了霍重华。

    霍重云找不到顾月歌,更气了。尽管他智力缺陷,但也不傻,这样一个在霍府服刑的人随便打听一下都能知道。一得知是他九弟带回来的人,一方面很想找上门,另一方面又碍于九弟的面子,万般纠结后才终于找上门。

    那日,顾月歌正好完成任务回到陵华小筑,行至前厅处,便听到了一阵嬉笑声,不禁伸了伸脖子一探究竟。

    “我赢了我赢了我赢了,太好啦,九弟,你今天一定要帮我做一件事。”那背对着的身影手舞足蹈,甚是欢腾。顾月歌倒是没有好奇来者何人,反而看见霍重华望着那人的眼眸中尽是柔色,那是顾月歌从来没有见识过的一种温柔。只听霍重华道:“愿赌服输。”

    案上一副棋局,原来二人在对弈,上面的白棋子所剩无几,黑棋子占地为王,霍重华是输给了来者。顾月歌恍然大悟,不过,那个人是谁,霍重华对他,真的挺温柔,比起顾月歌认识的霍重华,现在的霍重华,简直是万千少女心目中的大暖男。顾月歌突然有点羡慕那个人了……不对,那人背影怎么这么熟悉,越看越觉得似曾相识。就在他还没晃过神来时,那人突然站了起来,回过头望向顾月歌所在的方向,道:“九弟,我要他!”

    竟然是!霍重云!!!

    要死不死,冤家路窄!他怎么就不知道霍重云是霍氏八少,把他找出来简直是轻而易举。就在顾月歌连忙逃窜时,身子猛地定住,身子往地上一摔,摔了个狗吃屎,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是霍重华施法定住了顾月歌,此时他已然收敛了方才难得一见的柔色,漠然置之。

    霍重云来到顾月歌身边,指着顾月歌朝着霍重华控诉道:“九弟,你必须严惩此人,就是他一直偷我的鸡腿,上次我亲自抓了个现行,被他逃跑了。”

    “八哥稍安勿躁。”霍重华起身,施施然来到顾月歌和霍重华身边。

    当霍重华的身影在顾月歌眼前站定时,那映入眼帘的颀长身影,让顾月歌的心悬到了九重了。

    霍重华问:“你有何辩解?”

    顾月歌心中一横,横竖都是死,他终于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了:“没有,做了就是做了,大丈夫敢作敢当,霍九少,你自己喜素食,非要拉着别人陪你一起,没有吃肉会营养不良的,这种酷刑,你还是杀了我吧,一了百了!”

    “竖子敢尔?”霍重云一向亲近自己的九弟,从未见过有人如此对他九弟大不敬,虽然他神智受损,但是有的时候,傻子却比平常人看得更透。顾月歌这个人,让他感到极度不舒服,他会欺负九弟的。

    “九弟,我看这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不能留着这样一个祸害,他现在背着你偷我鸡腿,日后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顾月歌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是好东西,那八少是好东西了吗?”

    “我当然是好东……啊呸呸呸,你才是东西!”霍重云差点被绕进去了。

    “哦,那八少原来真不是个东西哦!”顾月歌欣欣然笑道。

    “你,你……”霍重云气得直跺脚。“九弟,你看这厮,欺人太甚!九弟,方才你也答应我一事,我便是要他受到严惩!”

    居然拿霍重华来压我!顾月歌心觉不妙,这下他死得更快了。“好你个霍八少,腰中雄剑长三尺,君家严慈知不知?”

    霍重云蒙了,“你什么意思啊!?”

    顾月歌的意思霍重云不知道,霍重华却了然于胸,他的脸色让顾月歌心里发毛,自从他和霍重云吵着,便觉得霍重华面色颇为不善,只听得他冷然道:“口舌之快。”

    而后,霍重华朝霍重云微微一鞠,“八哥稍安勿躁,重华自有惩处。”当他一步一步走向顾月歌时,顾月歌感受到霍重华脸上从未有过的阴骛,他右手一挥,一股强大的灵力,将古月的身体掀飞来,直接甩进了他的屋里,随后门锁,结界起,将顾月歌关了起来,接下来,霍重华宣布了顾月歌的惩处:

    “三日禁食,抄经十遍!”

    顾月歌挣扎了片刻起身,跌跌撞撞跑到窗边,借着窗缝,奋力拍打窗户,愤怒喊到:“霍重华,你不能这样对我!”

    然而,他没有看到霍重华为他停留,他只看到,霍重云兴高采烈搂着霍重华就走了,霍重华对此,却并没有将他推开。

    三天,很难熬。顾月歌当真一丝不苟完成着他的惩处,他发现,早晚功课经确实可以对他的修炼起到基础性作用,当他累了困了饿了,就入定,默念静心咒,只是他的字依然很丑。当三天一到,禁制也自动解除,他赶紧跑到厨房,可是当他到了厨房时,却有一份饭菜置于灶上,三菜一汤,其中一道菜,竟然说荤食,简简单单的炒瘦肉。旁边一张纸条上写着“惩处解除,自行食用”。

    这,竟然说霍重华为他准备的?顾月歌饿了三天,已经不管这饭菜有何问题,放开肚皮吃了起来,真好吃,霍重华做的饭菜真香!当他吃完饭将碗洗好后,看到前厅烛火摇曳,便蹑手蹑脚走了进去。他看见霍重华此时正靠在几上,旁边放着的,竟是……

    顾月歌在霍重华对面盘坐下来,伸出手,轻轻触摸这九难,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九难了,这把琴,竟是霍重华一直在保管的?

    再次见到九难,顾月歌仍然记得那一次在琴台宴,在九难幻境中的那一幕,不经意间,顾月歌再次拨动二弦。

    登~~

    久违的琴音再度响起,这一下,也惊醒了入寐的霍重华。当霍重华对上顾月歌因为此举而有所慌张的眼神时,那日情景,历历在目,他仿佛又回到了盲华山上,他就这样,仰望那个抚琴的男子,只是此时,他却思绪恍惚,所有的记忆,被眼前的男子操控着,他无处藏身,避无可避。

    “九哥哥……”顾月歌欲言又止,在那一刹那,顾月歌看到这些天困扰他的事情,霍重华对霍重珏毕恭毕敬百般疏远,却对霍重云放置心尖疼惜有加,其实他早该想到了。

    霍重华尽量调息,让自己安定下来,他问顾月歌:“你所见为何?”

    “九哥哥。”顾月歌朝着霍重华深深一鞠,随后道:“从琴台宴至今,我还没感谢九哥哥为我家乡姑苏除害,为此,我顾月歌身为感激。但九哥哥须知,尽人事,听天命。两年前姑苏那一桩事,让你脱不了身,而广陵内乱,致八少于此,却也并非你的过错,为何你要因此怪罪自身?”

    为什么?自己之于顾月歌,为何如此毫无保留?就刚刚那一拨弦?难道这就是天意?尽量克制自己内心的躁动,霍重华将九难收回乾坤袋,他冷冷地望着顾月歌:“你以为你是谁?”

    你以为你是谁?又凭什么插手我的事?

    顾月歌从来不知道,霍重华竟然会对自己如此疏离厌恶,不愿对自己敞开心扉。“是,九少所言极是。是我不知轻重了,但敢问九少,如今对顾月歌的一切刑罚和惩处,就不怕有朝一日,顾月歌将其,一一回报?”

    霍重华思绪恍然,却不知此时的强势如顾月歌,让一向泰然自若的他,如此拿捏不住。须臾,他起身,拂袖而去:

    “如若有朝一日,霍某等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