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盲华山上遇平生  第三十五章四弦穿心解困境

章节字数:3413  更新时间:20-01-16 19: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战鼓震天,厮杀动地,放眼望去,一片狼藉。

    “这是?”霍重华置身其间,眼前之景,却与方才有所不同,没有了桃木剑,没有了风无极,没有了漫天蝗虫,同样有的,却是手中一柄明晃晃的利剑、两军交战,还有,那道墨色身影。

    那道身影,如此熟悉,刻骨铭心。那人依旧抱着琴,背对着他,远眺这修罗战场。只是这段距离,虽然短暂,却恍如隔世。

    那人率先说道:“九哥哥,没想到,我们又在此相遇了。”语毕,他转过身,望着霍重华。

    “顾月歌……”霍重华难以置信,时隔一年,又是如此熟悉的光景。

    顾月歌看清霍重华时,神色没有丝毫慌乱,仿佛一切早已预料,就像一年前盲华山上第一次九难入境。早前在神光岭月身宝殿,他见霍重华被围困,心急如焚,千钧一发之际,便毫不犹豫从霍重华送给他的乾坤袋里取出了九难,御琴对抗漫天蝗虫。下一刻,他的神识便再次入境九难,他在这里,看见了被他带入的霍重华。

    顾月歌道:“九哥哥可知,此九华山非彼九华山,而是……”

    “……九难幻境!”霍重华一语道破。

    顾月歌了然一笑:“原来九哥哥一直都知道。”

    霍重华反问:“那你呢?”

    顾月歌轻抚九难,道:“一开始我是不知道的,包括第一次入境,仍然不知所以,只是这几个月的练琴,让我渐渐……懵懂。”

    “懵懂?”

    “对,因为很多事情我还是不太明白,关于入境,我还是不太清楚缘由。”

    “什么缘由?”

    顾月歌指了指霍重华,又指了指自己,“为什么是你,和我?”

    为什么是你和我?为什么是他们两个人?是啊,这也是一直困扰霍重华的问题,为什么偏偏是他们两个人?

    霍重华微微抬起头,他发现,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他不得不抬头看着他,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眼前的这个男人,越来越高大了。两个人的身高,什么时候变得相去甚远?

    “如果霍某回答,我也不知道,顾公子可愿相信我?”不知为何,此刻他竟然有些期待顾月歌的答案,从未有过的期待。

    顾月歌没有立即回复,只是靠近了霍重华,一手抱琴,一手抬起至霍重华面前,掌心靠近他的脸,想要触摸他。

    此情此景,霍重华不禁联想到第一次入境的时候,那种近距离的肌肤之亲,心生胆寒,不由得往后一退。只是顾月歌的的声音制止了他。

    “不要动。”

    脚步一停,身子一滞,手中紧握的利剑,按捺不住出窍。只是当他迫切想要挥剑相向时,被雨水打湿了的冰凉的脸庞,随即被顾月歌温暖似火的掌心覆上。一种被男人牢牢掌控的错觉,让霍重华心生压迫,逃无可逃,避无可避。只是接下来顾月歌的回答,却让他内心欣喜,手中剑也轻握了几分。

    “我信,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

    顾月歌将霍重华的脸小心翼翼地轻抚着,宛若至宝,他问霍重华,“刚刚入境时,我看到了一些事情,我在想,我能这样叫你么?九儿。”

    九儿?这个称呼,只有至亲才如此称呼,为什么顾月歌知道?他刚刚看到了什么?就在霍重华想要追问时,身后传来一阵铿锵有力的声音:“报告将军,南蛮将领撕毁协议,斩杀我军使者,举兵攻打而来。”

    霍重华猛地一回头,却发现此时自己已经身披铠甲,坐于马上,身后千军万马跟随,而顾月歌也跟随在他身边。他现在一身伶人装扮,墨衣长衫,水袖翩跹,举手投足,风华绝代。顾月歌也是这般与他,双目对视,他们终于明白,这一刻,身处九难幻境中的他们,不再是原来的他们。正如第一次入境那般,那一次,他们见到的是九难先主盲华山相遇时的情景,而这一次,是九难先主在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

    顾月歌道:“东华将军,前方多个多山路,据我所知,有七条山路可行,我练了一首《迷魂曲》,可以将其引入,我军可以在此埋伏,将南蛮军尽数击杀。可我们不能确定哪一条可以成功脱身,如今,山路的选择,还请将军定夺。”

    弹奏具有杀伤力的《迷魂曲》,定会身心受损,将自己所谓诱饵引诱敌军,更是生死难料。霍重华岂会让顾月歌历此风险?他想驳回顾月歌的提议,但身后将士却容不得他等待。

    见霍重华犹豫,顾月歌问道:“将军可是不信任我?”

    霍重华内心一阵疼痛:“你将生死大权都交付于我,我怎会不信?只是,山路一旦选择了,便再无回头……”

    顾月歌泯然一笑:“若非将军,早在广陵茫华山的时候,月牙子不就已经是个死人了吗?”

    霍重华深深地望着身侧之人,从未有过的心安理得,人生无憾。他望向远处茫茫山峰,内心无比沉静。如今的九难幻境,不再是单纯的琴身,而是幻化在这绵亘的山峦中,七条山路,宛若七弦,而出路,就在其中一条山路。如今是夏季,七弦之中,四弦属火为徵,火星应夏之节。于是,指了过去,道:“选第四条山路。”

    顾月歌颔首轻点:“是,将军!”

    顾月歌终是一袭墨衣身影,驰骋在前方,指尖奋力弹奏《迷魂》,以身涉险,将敌军引入第四条山路,而他的将军,在他身后奋勇杀敌,两个人,一双人,并肩作战。

    霍重华的决断是正确的,第四条山路是活路,顾月歌得意从出口脱险,而霍重华带领的军队埋伏与出口处,待顾月歌脱险后,将敌军尽数击杀。奈何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就在顾月歌成功逃出之际,混战之中,敌军中的将领,拾起地上丢弃的弓箭,瞄准了主帅霍重华。

    “将军!”顾月歌不顾自身安危冲上前去,用自己的身体,挡下身后冷箭。

    “不!”霍重华疯了一样扑过去,想要推开顾月歌,然后来不及了,箭矢直接穿透了顾月歌的右小指。一时间,周围空间迅速扭曲,那穿透顾月歌右小指的箭矢,化为一根琴弦,直接穿透手臂和肩膀,与心脏相连接。

    “啊!”同样的穿透手指连接心脏,同样的撕心裂肺痛不欲生,与第一次如出一辙,顾月歌此番真切感受到了。

    霍重华在一旁,眼睁睁看着古月歌痛苦而扭曲的面容,心惊肉跳,心如刀绞,他好想和他分担哪怕十分之一的痛苦,可是与此同时,那种久违的感觉再度袭来。这次的程度,比上一次更为明显,让霍重华脸色苍白,冷汗直冒。他伸出去的手最后还是抓不到顾月歌,双膝颤抖着跪在了同样痛苦的顾月歌面前。

    两道身影,在九难幻境中无助挣扎。

    ……

    当视线再度清明时,九华山神光岭月身宝殿前,原本漫天的蛊虫,皆被化为遍地血水,剩余垂死挣扎的南蛮一众,都被迫远远地躲在一处,惊恐万状地看着月身宝殿前两抹身影。顾月歌用九难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虚弱地喘着气,半跪在地,他的手指已被划伤,汩汩地流着鲜血。而在他面前护着他的霍重华,虽桃木剑未沾上鲜血,但他的身子也是摇摇欲坠。无论经历了何种厮杀,他的身姿,依旧不染半点尘埃,这样谪仙般的人,浑身浴血的顾月歌,都不敢上前扶他,他会介意触碰吧?

    突然,南蛮中的一个小兵,情绪异常激动,兴许受到蛊虫的感染,精神有点失常,大喊大叫冲了出来,还不断让让,“都怪你,都怪你!你个混账东西!”

    霍重华原本以为那个人是宠着他来的,没想到他却越过了他直奔后面,他的目标竟是顾月歌!方才千钧一发之际,若不是顾月歌半路杀出,霍重华决计无法全然应付。可见顾月歌对他们来说,简直是罪不可赦。

    不!绝对不能让他再次受到伤害!

    顾月歌冷眼看着那个疯了一样跑向他的南蛮人,双手受伤无法弹奏,法力消耗寸步难行,就在他决定孤注一掷时,一道身影旋即出现在他眼前,只见他桃木剑再次挥起,在那个南蛮人即将碰到顾月歌时,剑刃直接划过来那人的脖颈,桃木见血,一剑毙命!只听得那人断气时,霍重华森冷的言语,“你有什么资格说他,你算什么东西!”

    “九儿……”顾月歌呆呆地望着霍重华,愣了好一会儿。

    蛊虫消灭殆尽,风无极等人也离开了霍重华设下的保护屏障,连忙上前查看霍重华的伤势。“九少,你们怎么样了?”

    霍重华道:“无碍,风将军,这些人便交给你处置了。”

    风无极道:“好!”

    就在风无极即将下令时,霍重华叫住了他,“风将军……”

    风无极心领神会:“九少放心,佛前不可杀生,在下会将南蛮一众押往别处再行处决。奏疏一事,在下也会向皇上如实禀告。”

    霍重华向风无行了一礼:“如此便多谢风将军了。”

    风无极连忙回礼:“九少哪里的话,九少大义,折煞在下了。接下来朝廷那边的事情,在下会一一处理的。这九华山一事,便交给九少了。”

    “霍某明白。”

    待风无极等人陆陆续续离开后,剩下这一片狼藉,霍重华再度催动法力,念净天地神咒。此咒可以制魔召灵,役使群灵,安镇五岳,保天地长存,扫荡厌秽,正气充沛,使邪气消灭,祛病长生。

    佛前不可杀生,如今却在佛前杀了生,虽为不得已而为之情有可原,但毕竟犯了禁忌。霍重华不得不将其净天净地,求得佛祖一丝谅解。

    无奈之前一战,已然修为损耗,面色苍白之际,一阵琴声再度响起。有别于先前的强劲攻势,此次琴韵,轻柔而悠扬。加持之下的霍重华,仿佛得到了救赎,他坚持着睁开双眼,回首而望。此时的顾月歌,也是强忍着双手的伤痛,为他弹奏这疗养琴曲。

    一双人,两道身影,牵扯难断,冥冥之中,愈陷愈深。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