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盲华山上遇平生  第三十九章佛前穿心奴印显

章节字数:3023  更新时间:20-01-21 1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营帐内,两抹身影相对而视。

    月牙子问东华:“所以将军是知情的,是吗?”

    东华不答。然而不答,即是默认。

    无论过了多少年,东华都记得月牙子当初的那些话:“将军劳苦功高,为守护一方安宁而拼尽所有,为何那些被守护的,就不能来回报将军?若不是将军,或许早就没有月牙子了。将军,月牙子不信神,也不信佛,我只想求得一个你。如若将来冒犯神灵,要报应,就报应在月牙子身上。除了将军,月牙子没有什么是可以失去的了。”

    东华和月牙子终是没有立即动身,因为东华不允许。后来,南蛮一族撕毁协议,直接发动战争。所幸东华之前的预料和部署都是对的,这一场战,花了几个月的部署,仅用一个月时间便打赢了。只是东华被消耗的精力殆尽,身子虚弱不堪,他阻止不了月牙子。否则但凡清醒,他绝对不答应月牙子行此大逆不道之举。

    月牙子带着他,来到了月身宝殿,亲自撬开了金地藏菩萨像,找到了舍利,救回了东华。也是因为舍利,才让东华的身体好转,恢复如初,在往后的岁月里,远赴沙场,百战百胜。

    那一日,成为月牙子的顾月歌,带着同样成为东华将军的霍重华,弹奏九难于月身宝殿前,用那微弱的灵力,寻觅佛迹,然遍寻无果。一定有规律的,他记得,每一次入境,虽然困在其间无法逃脱,但还是能够找出逃生之法。第一次,是二弦,于秋季入境。第二次,是四弦,于夏季入境。

    他记得他初学琴之时,霍重莲给了他一本琴史,里面详细介绍了琴的历史和整体构造。二弦和四弦,都是琴弦,难道,和七弦和涵义有关?

    二弦属金为商,金星应秋之节,所以第一次入境,在仲秋九月十五琴台宴。四弦属火为徵,火星应夏之节,因此第二次入境,在夏季九华山一役。现在第三次入境,是春季,因此,三弦属木为角。木星应春之节,和三弦有关!

    顾月歌随即往内部继续深入,见月身宝殿内有一塔,为三级石塔。南北前后均供奉地藏像。木塔东西两仍分塑十殿阎罗参拜地藏站像,金碧辉煌。所以,那佛迹,便在那三级石塔,那石塔,为地藏肉身所在。南蛮一族多次发动战争都找不到的佛迹,就这样被他顾月歌找到了。

    终于找到线索了,霍重华有救了。就在他即将动手时,一阵虚弱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不,不要……”

    “九儿!”顾月歌转过来,只见霍重华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他的身子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而变得无比孱弱,他站不起来,只得从趴在地上,挪动身体,缓缓爬进来。顾月歌从未见过如此憔悴的霍重华,他一步一步爬到自己的脚边,伸出手,无力地抓着顾月歌的衣摆,请求道:“求你,不要扰了佛门清净,这是大不敬之罪啊!”

    “九儿,你都这样子了,如不刨其根本,作为药引,你每年来这里接受佛光照拂,根本治标不治本!你放心,我不会看着你这样下去的。”顾月歌言毕,便回过身,朝着三级石塔走过去。

    岂料,他还没走几步,他的脚踝就被紧紧抱住了,他低下头,看见霍重华跪在自己脚边,双手死死抱住他的脚。在顾月歌甚至是世人眼中,霍重华一直都是清贵无瑕的存在,从未见过如此卑微的姿态,跪在自己面前,嘴里喃喃不住:“不要,不能这样子,九儿求您了,九儿求您了……”

    这不对劲,那抓住脚踝的双手,冰冷彻骨,还生硬无比。这和顾月歌方才找到霍重华的时候,是一样的。他蹲下来,将这个冰冷僵硬的身子,紧紧抱在怀中。他温暖不了他,也无法放开他去刨了那石塔,怎么办,怎么办?

    顾月歌下意识解开了自己的衣带,又褪去了霍重华的衣服。解开自己的衣带特别容易,可是褪去霍重华的衣服,一开始他的双手是瑟瑟发抖的,他不敢这样亵渎他,可他又难以自拔,难以自拔到非做不可的地步。最后,霍重华衣裳尽除,顾月歌却看到他胸口处一道狰狞的伤疤,是何等凶残劲敌,能伤霍重华至此?顾月歌心有疼惜与不甘,霍重华何等白璧身姿,岂能蒙受如此伤痕?他摊开自己的衣裳,将霍重华严实地围在自己的胸前。

    此时的霍重华,没有了往昔的层层戒备,没有了往昔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就这样,毫无遮挡地躺在顾月歌的怀中。顾月歌面对这副身躯,心中一悸,痴心妄想,如果到了哪一天,他能全身心占有他,那他死也甘愿了。

    届时,顾月歌下定了决心。他终于明白了当年月牙子的心境,懂得了当年月牙子想要救东华将军的决心。因为他和月牙子如出一辙,他不信神,也不信佛,他只相信他自己一切努力,以及想要完成的决心!

    报应?从小到大,他顾月歌的报应,还少吗?

    九难祭出,顾月歌朝着三级石塔抬指猛然拨弄而去,一道强劲的墨色光芒,猛然袭中了石塔,一次,两次,三次……他使出了全部力气,催动法力极致,势将那尘封多年的地藏肉身刨出来,为他的九儿,博得一线生机。

    终于,在他的多番强攻之下,那石塔裂出来一道道裂缝,裂缝透露着金色佛光,碎裂的光芒,照射在这古老的大殿中,斑驳陆离。面对佛光照拂,顾月歌油然而生出一种隐隐的排斥感,他法力修为被大幅度削弱了。不过他明白,这不仅与他所处幻境有关,还与他所修之道有关。

    当他手抱九难,一步步靠近石塔时,一道强烈的光芒猛地破塔而出,早有预感的顾月歌身手敏捷,旋即一闪,避开了这道光芒。他自鸣得意,心想,又想穿我的手指,没门!

    然而,还没有给他足够得意的时间,接二连三的光芒,源源不断朝着顾月歌围攻而来,他起先还是勉强可以应付,后来随着攻势范围的不断扩大,顾月歌终于还是难以应付。他灵机一动,弹奏九难,拨弄琴弦,形成一道道猛烈的弦光,于那佛光对抗到底。

    眼见攻击无果,那四散的佛光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其中便有冲着霍重华所在的方向而去。顾月歌见此突发情况,连忙一跃而起,奋不顾身挡在了霍重华面前。原本他还想着用九难挡住自己的身体,然而当他抬起九难时,手中九难刹那间化为虚影,届时,佛光直接击中了他左小指,而下一刻,尖锐的疼痛再次袭来,顾月歌当下面如土色。虽说就做好了准备,但这个也太疼了把?

    顾月歌心里不断地痛骂着,妈的,一次比一次疼!

    原本已经失去意识的霍重华,就在此时,双眼豁然睁开,身体上的那个反应,更为强烈了,以至他的额头渗着点点冷汗。他双手勉强撑起自己的身体,却看见了此时一啊丝啊不啊挂的自己,那一处的痕迹,愈来愈明显,浑身的血液全涌了上去,耳垂和脖颈处红成了一片。他的意识渐渐复苏,耳边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尖叫声,他循声而望,顿时遍体生寒,心生恐慌。

    此时的顾月歌,左小指被一根琴弦穿透,通过手臂,直至心脏。

    ……

    九华山,神光岭,月身宝殿。霍重华扶着昏迷的顾月歌,从殿中走了出来。两个人跌跌撞撞,刚从幻境出来的两个人,精力不足,神情恍惚,见到光亮的那一刻,如沐晨风。

    “九弟!”霍重莲和霍重珏见此,连忙上前,霍重莲帮忙霍重华扶住了顾月歌,而霍重珏拿出了两件披风,将他们裹住,还拿出了一把伞,为他们遮雨。雨一直不停地下着,淅淅沥沥,密密麻麻,透露着丝丝凉意。霍重珏突然发现,这么多年了,他这个做二哥的,能够做到的,也只有这些,身为霍重华的家人,他对这个九弟的关心,太少了。只是如今,想要弥补,却再也弥补不回来了。

    “顾公子他……”

    似是听出来霍重莲的疑问,霍重华回复:“他是为了救我。”

    霍重莲和霍重珏两人诧异难掩,从顾月歌弹奏九难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们清楚看到两道神识进入了九难,下一次,他们的身影便消失在大庭广众之下。接下来好一会儿,才看到现在这一幕,他们两个人从月身宝殿内出来,他们何时突破结界进去的?他们消失之后又发生了什么?顾月歌又是如何救出霍重华?这一系列的疑问,他们恐怕永远都无从得知了。

    霍重华眼角余光,瞥见了不远处的霍金城,他的父亲,当下惊慌失措。当看着霍金城一步一步向他走了过来时,霍重华终于明白,很多事情,终归要有一个说法,终究还是,瞒不了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