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盲华山上遇平生  第四十一章渔樵耕读伴爱慕

章节字数:3111  更新时间:20-01-26 21: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陵华小筑,霍重华站在自己的房门外,内心几经争斗下,终是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暮色西沉,残碎的夕阳照进寂静的房内。床榻屏风后,一道被残阳余晖拉长的倩影端正跪坐,在这夕阳的光辉下,显得单薄而孤寂。

    霍重华来到屏风后,在来人的身后端正跪了下去,并且一拜,“孩儿,见过母亲。”

    来人是凌霜华,在生日宴上,顾月歌所言,一字一句皆是被她全听了进去,虽然她没有跟着霍金城他们去九华山,但是她知道,有一处,是她必须要来的。陵华小筑,是她逃避了很久的地方,也是她必须要面对的地方。

    “你回来了?”

    凌霜华的声音柔弱,给人一种飘渺迷离的感觉。也是,对霍重华来说,他已经有多久没有如此近距离和她讲话了,应该是说,从未有过。

    霍重华回道:“是,孩儿回来了。”

    凌霜华没有回过头,美眸望着矮几上方的银质长枪和空白的灵牌,轻轻道:“回来就好。”

    是啊,回来就好,没有什么比安然无恙来得更好了。

    “过来。”凌霜华道。

    “是!”霍重华起身,来到矮几前,和凌霜华并立而跪。两眼凝视着前方,始终不敢去亵渎了身旁的安宁。

    凌霜华伸过手,将灵牌郑重地端了起来,并小心翼翼地抱在胸前,将那尘封多年的往事,一一道来。

    “这里曾是你大哥居住的地方,当初你提议住进来的时候,我是坚决反对的。最后,我还是拗不过你了,让你住了进来。偌大的霍氏仙门,像模像样的住所又不是没有,你大哥却对如此平凡得小木屋情有独钟,你知道,为何当初我们会给他修葺了这样的小筑吗?”

    霍重华垂下头,如实道:“孩儿,不知。”

    “因为,在我怀你五个月的时候,他寸步不离地照顾我,他说,他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和父亲母亲一样,找到自己的心中爱慕,然后远离世俗,远离纷争,找个依山傍水之地,渔樵耕读,过上最平凡的的生活。他说,母亲,小筑前有条小溪,在里面撒一些鱼卵,等鱼大了,可以自己打鱼吃。后院可以开垦土地,自己耕种。然后可以去东侧山砍柴火,可以教小孩子读书识字。”

    霍重华凝望着明晃晃的陵华抢,眼波无限温柔:“大哥所说的生活,确实极好。”

    “是啊,不要看他从小天赋异禀,还未及弱冠便有了初步化神的成就,斩妖除魔,何等风光,此等成就,即便你父亲少年时期也都难以做到。可为娘一直知道,这不是他想要的,他一直说,安安乐乐才是福,平平淡淡才是真。可惜到最后,他都无福消受了。”凌霜华言语中透露着浓浓的苦涩。

    霍重华心中有愧,然而他无能为力,到最后却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凌霜华叹息,道:“你知道吗?这些年我一直在反思,如果当时不要生你,那陵儿就不至于分心来保护你我,可是你尚未出世,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我有什么资格剥夺你生存的权利?云儿的事情,我甚至还迁怒于你,这又与你何干?所以,莫要自责,要怪,就怪我吧,是我自己身为人母,却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孩儿。”

    霍重华手足无措,他想要抱凌霜华,可是他不敢。他的母亲第一次在他面前坦露心声,说她不怪他,这么多年终于等到的话,可是他却不能抱她,他哽咽道:“母亲,孩儿不敢怪您,也不会怪您啊!”

    “虽然我们一门心思擅作主张,给你和福二小姐订了亲,但从未问过你愿不愿意,所有的为了你好,终究还是为了一己私欲。”凌霜华不觉握紧了手中的灵牌,那句多年未说出口的话,终是在此时,颤然而出:“为娘,对不住你了……九儿!”

    一声“九儿”,霍重华如获至宝,二十年了,他终于等于等到这声呼唤了,无论如何,他都没有遗憾了。他转向了凌霜华,朝着她一拜,“母亲和大哥的心愿,就是九儿的心愿,九儿哪里都不去了,九儿愿意成家,侍奉双亲,承欢膝下。”

    凌霜华泪眼朦胧,望着跪在她面前的霍重华,她终是泣不成声。她终是,薄待了他啊!

    她伸出手,轻轻地抚摸了霍重华的后脑勺,温声道:“九儿,这灵牌,你上字吧,在陵儿眼中,你一直是他疼爱的九弟。”

    霍重华回道:“好!”

    房间不远处的小木屋,窗户从里面被打开了。不知何时清醒的顾月歌裹着棉被,靠在窗沿。雨后的窗边,充斥着潮湿的气息,一只小小的蜗牛沿着窗边缓慢爬行着。顾月歌伸出手去触碰它时,它马上就把头缩回壳里了,甚是有趣的小生命。他抬起头,放眼望去,漆黑的眼瞳,映照着房内两道身影,深邃而深沉。

    凌霜华离去后,霍重华跪坐在矮几前,碟子里盛着金墨水,手握毛笔,那该写的字,却迟迟未写上。

    此时身后传来一阵声响:“怎么不写呢?已经被接纳了被承认了,不是应该更有底气了吗?”

    霍重华还未反应过来,他的双手便被另一双厚实的手覆上了。他整个人,更是被身后人环抱在怀里,紧紧固定,动弹不得。

    是顾月歌。房间的结界在凌霜华走后他就忘了重新设置了,才让顾月歌有了可乘之机。

    霍重华挣扎着:“你放开我。”

    “别动,听话!”顾月歌富有磁性的声音,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将霍重华牢牢掌控在他的范围内。他抬起眼眸,看到了那把明晃晃的银质长枪,抢柄上,刻着“陵华”字样。也对,他早该想到,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关于那个人的念想,霍重华住在这里,也是为了悼念他。

    “我们一起写,好吗?”顾月歌抱着霍重华,这副身躯,一如既往的凉,有的时候他甚至很想用他的身体,去温暖他。

    霍重华没有回答,他就当他默认了。他握住霍重华的右手,让他手中毛笔去沾了金墨水,然后同他一道用正楷,端端正正写下:

    先兄霍氏重陵之灵位

    九弟霍重华敬立

    环绕在周身的温暖,让霍重华心乱如麻,勉强坚定自我,将那些字写了上去。这个庄重的时刻,竟是顾月歌陪着他一起完成的。最后,当他把灵位端正放回原位时,终是完成了多年未了的心愿。而顾月歌也放开了他,站在他的身后,一起为此刻而默哀。

    房内,一派宁静。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开口,打破了这份安静。

    “顾月歌……”

    被叫之人一愣。

    “……谢谢你。”

    被叫之人愣了很久。

    是,谢谢你义无反顾救我,谢谢你帮我解开了和家人的心结,谢谢你陪我一起写下灵牌上的字。

    这些话,无须多言,但此时的两个人,却早已心如明镜,懂你的人,不必多说。

    那晚,在顾月歌离开他的房间后,霍重华神色开始变得怪异,想起了第三次入境的那一幕,他内心忐忑。当他褪去自己的衣物看清那处时,当下脸色煞白,迷惘无措。

    时间过了几个月,盛夏时节,蝉鸣阵阵。午时的阳光最为毒辣,顾月歌砍完柴回到小筑时,已经汗流浃背,浑身湿透就好像淋了一场大雨一样。他还来不及将柴火放回厨房,就卸下柴火,迫不及待飞快奔向了溪边,在溪水中畅快淋漓。

    下水的那一刻,当真受到了拯救重生了一般,这夏天热得真是巴不得一天到晚都待在水里不出来呢。顾月歌坐在里面享受这天然的凉快,却发现了小溪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他定眼一看,原来是一条鱼。奇哉怪哉,他在这里快两年了,还是头一回看见溪水里来了活鱼,当下脑补了关于这条鱼的一百种吃法。水煮鱼、酸菜鱼、蒸鱼、煎鱼、烤鱼……顿时眼冒金光,口水横流。他立刻聚精会神,观察鱼儿的游向,时机成熟,便伺机而动,将鱼儿抓了个正着。

    真好,中午可以加餐啦!

    霍重华打坐完出来便看到了顾月歌抓住鱼儿的这一幕。顾月歌看见霍重华,欢快地朝着他举起来手中的活鱼,喊道:“九儿,你看,我抓到鱼了,中午我给你烤鱼吃好不好?”

    可能因为太过兴奋,顾月歌忘了霍重华平日里不喜荤食,待他想起来时,大惊失色,连忙将鱼藏在了身后,虽然这样子于事无补。

    霍重华望着这滑稽的一幕,鬼使神差地说道:“好啊!”话一出口,他不禁愣住了。

    “真的吗?”顾月歌难以置信。还没等霍重华回复,他就机灵地说道:“谢谢九儿!我去摘些菜来下饭。”随后背起柴火,赶在霍重华反悔之前,乐颠颠地跑去厨房了。

    霍重华望着顾月歌的身影,愣了好久,心中无限思量,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一个词:渔樵耕读。

    找到自己的心中爱慕,然后远离世俗,远离纷争,找个依山傍水之地,渔樵耕读,过上最平凡的的生活。

    不知为何,他突然明白了大哥的愿景了。能与心爱之人,共度一生,当真是时间最美好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