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梦篇  第十一章 千愁,梦惊

章节字数:3216  更新时间:19-12-14 08: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喂……”千砚在远处看着无相掠起千弦,一瞬即消失,感觉头皮都要炸了,“就这么留下这个烂摊子给我?”真没良心,早知道六年前就不带他回来了。

    “看起来你哥是自愿跟他走的,即使你想拦也拦不住吧!”颜绯在一边不痛不痒的说着风凉话。

    “这东篱国的大将军就这么跑了,让我上哪再去找个人顶包啊!”千砚嘀咕着,没空去搭理颜绯。这时,眼睛一亮,看到梦西辞已经做完手术从营帐中出来了,灵机一动,似乎发现人选了。

    千砚笑眼盈盈奔过去。

    梦西辞发觉不对劲,前方有不明物体正常向他攻来,于是急忙退后了几步。

    “辛苦了!”谁料千砚非常反常,只是跟梦西辞打了个招呼后,就进营帐去找凝心和李鹤了。

    原来千砚打起了李鹤的主意,想把他留在军营做大将军。

    “什么?你哥跑了?哇塞,厉害啊!”凝心刚刚做完整容手术,依旧顶着粽子头,心里贼欢乐了,好像逮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将军叛逃,这可是诛九族的,你完了,你完了……”

    “嗯嗯嗯!”千砚委屈的抿嘴,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将军之位必须赶紧找人补上,否则被有心之人趁虚而入可不妙,小则东篱国遭殃,重则会影响整个东苍岭。

    “且不说我有宫中内职,就算大王同意下旨让我接任大将军之位,那也是要有个流程的,而且……”李鹤也为千砚担心,虽然平时大王挺疼千砚的,可是大将军突然失踪,这件事情恐怕瞒不了,必须有个交代。

    “这个简单,随便找个理由,就说他病死也行,只要王上相信,整个东篱国就信了!”千砚丝毫不觉得这样欺骗东篱王对他的信任,是一种罪过。

    “不行!”凝心反对,好不容易等来了西涧国退婚,这次她回去就要请求王兄赐婚,如果李鹤接任将军之位,就要常驻军营,她可坚决不同意自己守活寡。

    “哇,你怎么可以过河拆桥,我为了你们两个可以在一起,可是铤而走险,忙里忙外的……”千砚开始卖苦,“又不是要你们生离死别……”

    “不行不行不行!”凝心把李鹤抓的紧紧的,还是不放心,干脆拉着李鹤出了营帐,离千砚远远的才安全。

    凝心带着李鹤每天对千砚东躲西藏的,终于熬过了七天,可以把头上的布条拆掉了,恢复了原貌。

    颜绯好失望,搞了半天,拆下来看到的还是原来的脸,真怀疑梦西辞有没有偷懒,根本啥都没有做。

    “哇,西辞的手艺好棒棒,凝心还是美美哒!”千砚殷勤的围着凝心转圈圈。

    “没用的!”凝心认定的事情,可不会这么容易改变主意的,拉着李鹤往外走,现在就回宫去。

    “不用对我这么残忍吧!”千砚心态要崩塌了。

    “你那个哥哥是不是看你不爽很久了,这么坑你,呵呵!”梦西辞乐呵呵的追踪凝心过去。

    “你跟来来干嘛?”别以为凝心不知道,他和千砚是盖过一床被子的兄弟,凝心担心梦西辞是来帮千砚的。

    “公主想多了,我只是随公主回去拿我应得的!”这个梦西辞是惦记着之前凝心答应给他的重金。

    就这样,凝心带着李鹤,梦西辞带着千丝,一起走了。

    千砚回首,发现留在他身边的,竟然只有颜绯。千砚蹲在那里有气无力的,也没看颜绯一眼:“你想笑就笑吧!”

    “我为何要笑你?这世间本就不会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也不是任何事情都可以由你掌控的,反正你已经尽力了。”颜绯这方面倒是看得通透,“强人所难是罪,强迫自己做到面面俱到就更是罪过了,你不累吗?”

    千砚站了起来,看着颜绯,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是他在开导他:“所有的罪,都是一环扣一环,如果不是当初我错手杀了……哎,还是不说了!”千砚双手合十,默默祈祷,“愿所有错轨的人生都可以回归正途!”

    梦西辞梦寐以求拿到了公主的赏赐,准备和千丝一起去潇洒。

    一个戴斗笠的玄衣男子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其实这人已经跟了他们一路了。

    “这位兄台,可否让路?”梦西辞见那人身上很重的戾气,就对他很客气的道。

    那人转身,缓缓摘下了斗笠,露出他原本轮廓分明的脸。

    梦西辞惊讶,因为他认识这张脸:“东方劫?”

    “他……”东方劫指着千丝问梦西辞,“是不是你六年前所救?”东方劫跟着梦西辞他们已经有段时间了,有些事情也查出了些眉目。

    “是呀!”梦西辞点头,忽然觉得不对啊,“你问这个干嘛?”

    “你当真对他脱胎换骨,清洗记忆了?”东方劫一直盯着千丝看,让千丝心里毛毛的。

    “对啊,可是……”梦西辞话还没说完。

    东方劫抢过了他的话:“每道青烟都指向此处!”东方劫认定了千丝就是他一直要找的人。

    “喂喂喂,你听我解释,他真的不是你要找的人!”梦西辞当然清楚的知道千丝的过去,因为他知道千丝的记忆里有些什么,而他也清楚东方劫在找的人谁,所以他很确定千丝不是东方劫要找的人。

    “跟我走,我不会再让人伤害你了!”东方劫抓起千丝的手臂,想要带他走。

    “我不认识你!”千丝甩去东方劫的手,“我不清楚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即使没有,既然我之前已经选择了忘记所有,那就是想要跟过去彻底斩断,所以请你不要纠缠!”千丝很明智的跑回到梦西辞身边。

    东方劫找了这么久才有了些眉目,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弃。

    就在东方劫想要再次上去抓千丝的时候,梦西辞挡在他们中间:“怎么,你还想强迫带走他吗?你当初也是这样带走南宫醉的吧,可是你保护好他了吗?为什么要让他在最后这么绝望……”

    “你脑中有他的记忆?”东方劫惊讶。

    梦西辞自己也惊讶,刚刚就这么一闪而过,他脑中又增添了些许南宫醉的记忆。

    “把记忆还给他!”东方劫手一挥,捏住了梦西辞的脖子,将他举了起来,捏得他透不过气来。

    “放开他!”千丝害怕他伤害到师父。

    别说梦西辞脑中没什么南宫醉的记忆,就算有,他也不懂怎么还回去,而且此刻被捏的无法呼吸,好无力,好想睡。

    “你快放了他,我跟你回去!”千丝没办法,只能先保下师父。

    东方劫放开了梦西辞,把他丢到了一边。

    梦西辞无力的倒在地上。

    “再给你一次机会,把记忆还给他,否则就杀了你!”东方劫警告他。

    千丝想保护梦西辞,可是他的这点三脚猫功夫,在东方劫面前,根本不足轻重。

    梦西辞还不至于傻得和他硬碰:“容貌可以改回来,但是抽走的记忆真的无法还回去,除非他自己冲破枷锁记起来……”

    “你在耍我吗?”东方劫快没耐心了。

    “他真的不是南宫醉……”梦西辞不知道要解释多少次。

    “就算记忆不能还回去,那你把他容貌变回来,是不是他,一看便知!”东方劫深吸一口气,那些不好的记忆忘记也好,可是那张脸,从上古时代一直追寻到现在,必须换回来。

    “不行!”梦西辞直接拒绝了,如果他把千丝的容貌复原,那个人就会找到千丝,千丝的记忆中这么怕他……不行,绝对不行!

    “你……”梦西辞一直敬酒不吃吃罚酒,东方劫忍无可忍了,“你当真想要把自己的命也搭上吗?”

    梦西辞看了一眼千丝,这些年来,虽说一直都是他在欺负千丝,但其实何尝不是相互依靠呢?

    “你杀了我吧!”梦西辞闭上了眼睛。

    东方劫真的被惹恼了,他手中集聚了真气,他就不信世上除了他,就没人能给南宫醉恢复容貌了。东方劫为了防止千丝突然蹿出来,已经将他的双腿冰封在原地,使他动弹不了。

    “不要伤我师父……”任凭千丝如何喊叫,东方劫都没理他。

    东方劫毫不客气的一掌劈下去,可是有人劫走了梦西辞,并拦住了他,来人竟然是东方渡。

    “东方神主可真闲啊,来管我这屁事?”东方劫收回了手。

    东方渡看了眼梦西辞,瞧他一直闭着眼,脸上再没有其他变化,直到刚才东方渡拦住了东方劫,梦西辞才又睁开了眼。

    东方渡将梦西辞放开。

    “拈花点青烟,青烟指归处!”东方渡对这里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青烟指向此处,你就从来不曾怀疑他才是你要找的人吗?”

    东方劫随着东方渡的眼神,看向梦西辞。东方劫捏起梦西辞的下巴,来回转悠,仔细观察,而后甩掉:“你的脸,也整过容?”

    梦西辞不想回答他,没理他。

    东方劫对东方渡特地跑来告诫,很是好奇:“你不是已经不在乎他的生死吗?竟然还用了瞬息魂游术,就是跑来告诉我别杀错人吗?”

    东方渡没有回答东方劫,但他心里明白,所有人都已经负了他了,只有东方劫是他心中最后一丝光亮了,如果也灭了,那他将……

    片刻后,东方渡化为一道青烟消散了。

    瞬息魂游术是借助神兽之力,可以将人的意志传送出去的神术,就仿佛化出分身一样。各方位神主一般都要镇守自己的领域,不能轻易离开神殿,瞬息魂游术可以使之瞬间魂游天地各处,虽然只能维持片刻时间,但也足够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