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生就莲花双玉钩】  玉娉婷 生就莲花双玉钩(三)

章节字数:1489  更新时间:10-06-27 01: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初十那日,东方刚露鱼肚白,并州府派了马车来接。穿针出门时,龚家的人还缩在被窝里,龚母站在楼上的窗口边向外眺望,老樟树下还是晨霭纷纷,在唧唧喳喳的鸟鸣声中,眼看着穿针上了马车。

    过了泥石路不久,马车在郡府门前停住,接着相继又过来几辆同色的马车,几名秀女站在门外集合,一名暗红色操公鸡腔的公公过来训了一顿话,秀女们又上了一辆绣围香车。

    香车启动,沿途吱嘎吱嘎的声音。

    车内很沉闷,几名秀女虽是长得清秀,可也没出过远门,到底紧张,都不吭声,穿针也只管文静地坐着。到得京城时,已是夜色阑珊,月亮如一弯金钩高挂在夜空上,穿针能够清晰地望见月光下箭楼上的红色绣球灯和远处鼓楼的翅檐,周围人声笑语声喧哗,夜里的京城灯火辉煌。

    顺着御道,马车在宫门外停了。穿针等了片刻,才听见让她们下车的吆喝声。

    抬起酥麻的双腿,穿针跟着几名秀女鱼贯而入。沿道只见重重飞檐叠壁,璨金琉璃瓦铺衬了清夜。穿针只管跟着机械的走,前面有个手提彩绢宫灯的宫人引路,那宫人将她们带进一座院落,流纱灯下早有两名嬷嬷等在那里,宫人出去后大门哐啷关上了。

    两名嬷嬷讲了一通宫规礼节,秀女们又累又饿,却又不敢声张,乖乖地站了个把时辰,两嬷嬷方才离开。用完夜膳,几名宫女抬了几桶热水进来,穿针接了木盆梳洗身子,双脚已经站立不住了,连忙扶了木椅坐下。

    将双脚泡进温热的水中,穿针这才吁了口气。低眼看其余的几名秀女,皆是清一色的小脚,有雪白丰润的,有尖锐纤细的,姿态各异。她感到好生奇怪,再看自己的脚,虽是柔若无骨,却瘦小得尤为可怜,她不由暗生愧意,偷偷转了个身洗去。

    一宵睡得也是蒙蒙胧胧,还在迷糊着嬷嬷进来喊话,穿针她们急速的起来,早早的做选秀的准备了。

    排队出了院子往里面走,又是一道把守森严的宫门,穿针这才知道夜里睡的并不在宫里,真正的皇宫还在前面呢。隔着老远就看到眼前层层红墙碧瓦,此时天空中几笔彩云在太阳的掩映下,落下道道五彩的光辉,仿佛千条瑞蔼浮在水天相接处,使重楼嵯峨的皇宫更显得金碧交辉,灼人眼目。

    前面已有一排粉姿齐整的秀女进入,接着后面又出现一排,粉红带绿的秀女们艳艳的一片,云朵般向安泰殿缓缓移动。

    已近了辰时,镂雕为花的红木窗子排排关闭着,殿内芸香拂拂,花光侧聚,四周尽是裙摆轻触沙沙声。穿针自一觉醒来,全身亦是难耐的酸疼,眼前又是这般光景,仿佛热气渗了骨髓,只盼着选秀早点结束。

    远远的有一名青衣的内侍走到了殿外,见了满殿花环缠绕的她们眉头一皱,尖着嗓子呵斥道:“王爷说话就要过来了,你们还不一边跪着去!”

    两名嬷嬷一惊,忙令众秀女按早已指定的位置伏跪在殿的两侧,守在两边的宫女便落了垂地的红纱幔帐,突如其来的厚纱将秀女们与外面隔了一道墙般,漫天漫眼的红映照着穿针惊魂不定的脸。

    殿外隐约有年轻男子的说话声,微透着几丝惬意的笑。想必是有两人在外面说话,穿针正猜测着,说话声已停止,周围寂静得让人不得呼吸。

    随了嬷嬷的吆喝,闷闷地响,穿针起身坐在位置上,除了薄丝的绣鞋,崭新的罗裙衬托着白藕一般的小腿,一双如霜雪白的脚颤颤地伸向了幔帐外,落在厚实的地毡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明媚的阳光从对面的窗外透入,穿针能模糊地看见红纱外人影绰绰。一个高大的影子正从右边朝着她的方向慢慢移近,恍惚之间,那影子就落在她的正面,穿针依稀感觉有道映着电光的黑瞳,比最深的夜色还要深,此时正凝在她的双脚上。她的心紧张得狂跳起来,脚指本能地曲动了一下,双脚怯怯的往后面缩了缩。

    那道影子也是稍微的停滞,转而移向穿针的左侧。穿针眼望着那影子渐渐离她而去,将双脚偷偷退回进了幔帐。

    选秀就这样在无声无息间结束了。

    穿针低头细审着自己的脚,浅浅地,几近温柔与无奈的,笑了一笑。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