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生就莲花双玉钩】  玉娉婷 生就莲花双玉钩(四)

章节字数:1395  更新时间:10-06-27 01: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穿针回了韩岭村,龚父初始还冷嘲热讽的,到了最后也忍不住跑到并州郡府去打探。半月后,等来的结果是并州没秀女选入宫。龚父满肚子的狐疑,又猜不出所以然,难免有点沮丧。

    按翼国的选秀制度,落选的秀女允许出嫁或两年后再选。龚父一直以为今年的选秀似乎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让引线无缘无故的落了选。穿针要真选上了也好,省了一笔陪嫁钱,何况他一看见这个妻子带来的拖油瓶就闹心。如今两头皆空,两年后引线也过十八岁,怕是没什么指望了。

    女儿指望不上还有儿子,庆洛明年也可以参加乡试了,家里的一半费用花在了私塾上,一年到头靠几亩地的收成,还有龚母的绣工活,日子过得拮据,养活几个人实属不易。去年以为让穿针嫁人可以省下点口粮,男方一退婚龚父气得要死,扯了柳条追着穿针一顿猛抽,要不是龚母死抱住他的腿脚,穿针怕是连命都要丢了。

    如今穿针也落选了,龚父自然没好声色给她。

    黄昏的村落是每天最热闹的,鸡啊鸭的都开始进笼了,狗吠声阵阵,耍玩的孩子也被大人们叫唤着回家。清澄的空气中漾漫着一种花草的清香,隐隐地还有稻米香飘过来,

    穿针拿了抹布走进堂屋擦拭灰尘,龚父安适地靠在旧藤榻上,身边正听故事的庆洛抬头看了看她。

    龚父眼皮一抬,冷声道:“进来别像个鬼似的,连个声音都没有!”

    穿针闷头不响,抓起廉价的花瓶轻轻擦拭着。

    “爹,后来怎样了?你快说啊。”庆洛催促龚父。

    龚父继续说道:“先帝子息单薄,只得二子就英年早逝了。当今皇上是大儿子,年纪又轻,又勤政爱民。你二姐若是当了皇妃……嘿嘿,没得说。”

    “不是说晋王掌控重兵大权吗?行军打仗都是晋王的事,听说连皇上也礼让他三分呢。”庆洛天真地说。

    “他们是亲兄弟,谁跟谁好不都一样吗?如今天下太平,老百姓托晋王爷的福哦。可晋王充其量也只能是个王爷……皇上是皇上,王爷是王爷,就不一样。”

    穿针有些呆呆地听着,拿抹布的手停在桌面上。很快的又似是清醒过来,加速擦拭完桌椅,然后静悄悄地退了出来。

    “针儿。”龚母在叫她。她应了一声,进了绣房。

    “明日庙会你去一趟,给你爹烧个香。”龚母小心地望了望院子,朝穿针近似耳语。

    穿针点了点头。龚母将一块剪剩的料角给她:“多了一小块的,料好,舍不得扔,你就拿去描个花什么的。”穿针如获至宝,暗想做块手绢也不错,小心将裙料折了,欢欢喜喜拿到楼上的房间里去。

    穿针刚从楼上下来,引线自外面蹦跳着进了院子,冲着她兴奋地喊:“姐,好看不?”边说边伸出纤纤十指朝她示意。穿针一眼瞧见引线尖尖的指甲上涂得粉红,光艳艳惹人注目。引线的双手一向娇嫩绵软,算命先生凭这双手告诉龚父,引线将来必定能享受珠围翠绕的荣华富贵,说得龚父心花怒放。

    “好看,真的好看。”穿针由衷的赞叹道。

    引线听了很高兴:“那还是花染的,从宫里传出来,现在京城里就兴这个。闻闻还挺香呢。”说完,眯起眼嗅了嗅手指。

    穿针笑了笑,走进厨房收拾着。引线跟进来,看穿针从橱柜里抽出几根烟香,又小心地用青布包好,便故作诡秘地问:“姐,明日是去烧香吧?”

    穿针一愣,随即微笑道:“瞒不过你,去静窦寺。”

    引线生气的时候连名带姓的喊,叫她“姐”说明她心情好,穿针最了解。

    “静窦寺那边有庙会,姐,我跟你一起去。”引线兴高采烈的,还拍了拍她的肘,“放心,我不会告诉爹的。”

    “我可走不快,你别嫌我慢就好。”

    “可以雇马车啊,爹刚给了点这月的花销。”

    “姐,要是真不够我可以背你走,以前我可是背过你的。”

    看着穿针忙碌的背影,引线又加了一句。

    穿针莞尔笑出声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