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生就莲花双玉钩】  玉娉婷 寂寞空庭春欲晚(四)

章节字数:1027  更新时间:10-06-27 01: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惊惶地拿起红绸布。

    “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我还是系回去……”她嗫嚅着,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只知道她必须将红绸布重新蒙上去,就当自己什么都没看见。

    然而,一切都太晚了。

    抬手的红绸布被他一把抓了下来。

    “你看见什么了?”果然,他冷冷地问。

    年轻的男子,因只敞了内衫,结实的蜜色的胸膛半裸着。

    一时间,穿针的眼里没有颜色,只记得惨白的烛光下,他的脸变得狰狞,那近似凌厉的眼里血腥沉淀,仿佛要一口将她吞噬似的。

    她不禁一个冷颤,她知道自己做错了,错得足以抵命。

    “奴婢看见王爷落泪了。”她直白,不假思索的,毫不畏惧的。

    既然来了,就没什么好害怕的。他是至尊至贵的王爷,她的生杀大权被他牢牢控制,实话实说就是,免得到了阴间地府不能原谅自己。

    “你大胆!”

    啪的,耳朵里像是叫了夏天的蝉声,震得她整个人被击倒在地面上。

    他的眸子带着十二分的愤怒,直视着她:“谁允许你这么做的?你以为你是谁,本王高兴玩玩罢了,岂容你擅作主张,不知天高地厚!”

    他像个暴怒的困兽在室内来回反复,穿针闷声不响地跪着,低垂着头,等待他的处置。她的沉默进一步刺激了他,一盏御用瓷樽摔在铺金地面上,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

    “来人!”

    外面的宫人内侍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看内室里面的架势,全都黑压压地跪下了。

    “让这女人出去!本王不想见她!”

    两个宫人哈腰过来,架起了穿针,拖着她出了外殿。

    雨还在下,淅淅沥沥的。凉薄的风掠过,刮在身上犹是瑟瑟的冷,穿针拢紧了身上单薄的睡袍。

    有宫人提了油布伞交到穿针的手中,催她走路:“王爷没治罪下来,算你运气好,快回去吧,走走。”

    另一个带了明显的嘲弄:“别指望再抬你回去了,哭也没用,求也没用。”

    穿针低着头往前走,雨夜的晋王府烟气氤氲,掩映着假山曲桥,走廊飞檐,或隐或现。而她移动脚步时,这才发现自己没穿鞋子,长长的睡袍拖地,散散地贴着赤裸的足,每迈一步,带动一地的湿冷,惊起脚下的碎石、刺草,毫不留情地折磨着她娇嫩的脚。

    她蹲下身咬破睡袍的一角,撕成片片条布状,紧紧地裹住双脚。

    从晋王寝殿走到荔香院,穿针足足花了一个时辰。宫漏声敲起,一声接着一声,沉沉地撞击着她的胸口,一路无可名状的牵痛。

    浑身湿淋的她咬着发紫的唇,极是狼狈地站在珠璎的面前。

    望着一脸骇愕的珠璎,她反倒笑了:“我真没用,是不是?”说完,便疲倦不堪地瘫倒在床榻上。

    珠璎大哭起来,服侍完穿针换了衣服,又忙着捧了穿针的脚,连浸了两盆热水,取了柔软的棉巾拭净,方涂上脂膏。待她忙完后,才发现穿针已经睡着了。

    到了下半夜,穿针发起了高热。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