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生就莲花双玉钩】  玉娉婷 春风不解禁杨花(一)

章节字数:1275  更新时间:10-06-27 01: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一直昏昏沉沉的,全身软弱无力。按理说她的体质不错,受了风寒不会昏沉成这样,冷霜儿的魂死死地缠住了她,她在梦魇中说着乱七八糟的胡话,那张艳丽的容颜在眼前接踵重叠,久久不退。

    忽然,仿佛有呼唤声自遥远的黑暗中传来,一声声呼叫着她,渐渐地,那声音清晰起来:“珉姬!珉姬!”这呼声犹如一束亮起的光,梨花树下阴惨景象随声慢慢消融,似云烟一般四散无踪。

    穿针睁开双目,房内大亮,只见珠璎和秋荷坐在她的床畔,低声呼唤着她,面色焦灼。

    “如果你们不那般死力唤我……也许,我就此留住在阎罗那里,不回来了。”穿针浮起一丝惨淡的笑意,微声道。

    “你别多想……”珠璎闻言,眼中闪烁起泪光。

    “是真话,方才我还看见晋王妃了。”

    “那不过是高热中的梦魇,你又没见过晋王妃。”珠璎更加难过,“我看你烧成这样子,跑去找秋荷,幸好她禀告了主母,主母传了太医来看过了。”

    秋荷倒兴趣十足地问道:“昨晚王爷干吗发脾气?我看陈徽妃也傻了,干站着就是不说话。”

    穿针虚弱地闭上双目,昨晚的情景历历在目,身心的痛楚难忍难捱地袭来,她的脸有一瞬间的抽搐,眼睫一颤,如珠的泪水滴落在衾枕上。

    “秋荷姐!”珠璎忙警止了秋荷,“王爷发脾气能有什么好事?药快煎好了,你去看看。”

    秋荷也意识到自己问错话了,吐了吐舌头跑出去了。

    “我真的太天真,我只想看到他的脸……”穿针颤声喃喃着,“我真浑,忘了自己的身份,我算什么?一个玩物罢了。”

    她忽然喉中哽住,将面庞深深埋在被子里,无声地抽泣着。珠璎的手轻轻地抚住穿针的头发。

    “珉姬姑娘,”珠璎低言,“秋荷人是好,就是嘴快,你别告诉她太多,主母管着你的事,她回去定会禀告的。王爷那边没动静,此事已经过去了,你的病会好的。”

    穿针应了一声,伸出一只手与珠璎相互握了:“帮我倒杯茶,我口渴。”

    珠璎去银茶瓶中的温茶斟出一盏,穿针挣扎着起身饮了两口,只觉满口苦涩。

    “你跟别人不一样,说了半夜的胡话,好得也快。”珠璎笑着收拾完,朝房外走。

    “我说什么胡话了?”穿针忽然问她。珠璎走到屏风处停止了,窘了窘,老实回答道:“你在叫王爷的名字。”

    穿针本就苍白的脸上连仅存的一丝粉红也消失了,她咬了咬嘴唇想说什么,然而终究说不出口,人颓废地斜在衾被上。

    肖彦。

    穿针的这次弥天大祸除了带给她一场病,荔香院倒热闹起来,她见到了珠璎嘴里的主母——陈徽妃。

    两日后穿针身子大好,有了精神,套上浅蓝细褶的深衣,赤足趿着软屐子,漫步至庭中,暄晒暖阳。忽听一片笑声喧哗,穿透午后的晴光,越垣而来。

    穿针不由走出院子,前方垂花门一阵环佩之声,几名宫女簇拥下走出一个丽人,髻云高拥,鬟凤低垂,丁香色闪缎襦裙,笑盈盈的。此时她含笑迎着一个人进来,年纪稍大,髻上簪着的凤头球坠金钗因她袅娜的姿势在慢慢向下坠溜,跟身上朱红珠宝金饰一起闪烁,非常耀眼。

    珠璎慌乱地从卧房跑出来,拉了拉错愣在院中的穿针:“快,主母和雯妃娘娘过来了。”

    穿针这才缓过神,跟着珠璎在屏门下跪地迎接:“奴婢见过陈徽妃娘娘,雯妃娘娘。”

    一只镶着红宝石戒的玉手将她轻轻扶起,穿针抬起头来,年纪稍大的那位站在她的面前,细细地打量着她,一道神采射将过来:“珉姬将息得大好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