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生就莲花双玉钩】  玉娉婷 春风不解禁杨花(二)

章节字数:1317  更新时间:10-06-27 01: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穿针闻言满面绯红,在她的印象中,无论是皇宫或者王府,那里的娘娘们都是矜贵而傲慢的,眼前的陈徽妃这么一问,倒教她不知所措,只是垂着头应诺了。

    看穿针这般样子,陈徽妃轻摇头,朝后面的雯妃说道:“毕竟是乡下人家,没见什么世面,该多调教调教才是。”

    雯妃示意穿针:“娘娘如此好意,你快来谢过。”

    穿针磕首谢了。

    陈徽妃的眼光落在穿针的裙下,及地的裙摆将软屐子遮住了,便吩咐两边的宫女:“你们在外等着,本宫和琬玉一块进去。”

    珠璎将调好的茶端进卧房里,见陈徽妃和雯妃并未落坐,陈徽妃兀自在里面慢慢地走动,环视着室内的摆设,最后在床边的大木箱面前止了步,弯身将盖子揭了,默默地看了一回,又轻轻地将箱盖合上。

    陈徽妃坐了下来,端起了案几上的茶盏,朝着默默伫立的穿针说话:“你且坐下。”

    穿针一坐下,裙摆撩起,因是赤足,小巧白嫩的双脚呈现在陈徽妃的眼前。陈徽妃抿茶的动作立时停滞了,目光瞬息迷离失神。

    “好小的脚!”坐在陈徽妃旁边的雯妃也发现了,她不禁脱口而出。

    穿针对别人说她的脚最是敏感,这回见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她的脚上,窘迫得面泛红晕,又动弹不得,垂手没有吱声。

    好半晌,陈徽妃移开了目光,不经意地拿起放在案几上的绣好的白丝罗,端详了一眼,开了口:“是你绣的?”

    穿针老实的应了,陈徽妃点头对雯妃道:“乡下过来的这般文静,却是极少,看她也不像闹事的。”

    雯妃点头称是。陈徽妃便站了起来,一副要走的样子,走到屏风口似是想起什么,对穿针道:“伺候王爷需小心才对,这次王爷还在气头上,本宫帮你去说说。至于王爷何时召你,那要看你的造化了。”

    穿针并未有好的造化,在陈徽妃回去后的一段日子,晋王没再召她。

    她就像个被随意扔弃的东西,这无情的尘世,不会给她一个预知的结局。

    岁月是如此的空寂落寞,漫长得几乎超过穿针前面的十八年。她渐渐地明白过来,在她的锦涩年华尚未褪尽,她就要被这堆厚重的宫墙殿瓦掩埋了!

    在漠漠清寒的荔香院,她的心慢慢化成灰。她再也不能感受到那份温存,那双她活到至今不曾给予她的温暖的手掌。

    这一个淡淡的月夜,她提着一袋子的绣鞋,独自来到了西院的梨花树下。

    梨花树下烟霭蒙蒙,穿针怅怅地站在花藤下,望着徒然随风飘舞的枝条,肩上落满了细细的花瓣。

    月光拖着她孤单而忧伤的影子,烙在粗大的树干上,没有冷霜儿的身影,只有她的。

    她忍不住落泪了。

    “冷霜儿!”她大声地叫唤,“你出来,你出来啊!”

    她的声音划破寥寂的天空,在树林间迂回萦绕,一只栖息的夜鸟惊叫着飞走了。

    她闪着泪眼继续朝着影子说话:“你干吗要死?你要是活着我就不会上王府来!这些鞋子是不是你的?你让我看看你的脚,你出来啊,你让我看看你的脚……”她的声音哽咽了。

    然而她迅速地抬眼,咬着牙质问:“你们这些富人活着奢靡,死了还要缠住别人。告诉你,你休想!你不敢出来是不是?好,我把你的东西还给你!”

    说着,她解开袋子里的系带,掏出五颜六色的绣鞋,一只只朝着树干扔过去。静夜里,四处都是沉闷的劈啪声。梨花树叶一动不动的,遍地的绣鞋闪烁着隐暗的光芒。

    穿针扔得手臂也酸了,当手中空无一物后,她犹带着泪痕的脸上现出了轻松的笑。她知道,冷霜儿不会出来的。

    她毅然转身就走。

    而上次看到的那场幻景,在她心意了然之后,便已消散成了飞花,不再缠住她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