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生就莲花双玉钩】  玉娉婷 寂寂花时闭院门(二)

章节字数:1308  更新时间:10-06-27 01: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寒光在帐内划过一道弧线,那人手中的剑头直指穿针的胸。

    “不许叫喊!我不杀你!”声音中带了威慑。

    而就在与她触目的那一刹那,只差毫厘的剑头细微的一动,又生生地收了回去。

    那人就在阴暗处,穿针来不及看清那人的脸,只是本能地伸腿踢过去,来人另一手迅捷地抓住了她的脚。

    穿针一声惊呼,昏暗的烛光下,那人的脸清清楚楚地浮现在她的面前。他的面色如浅玉,眉间眼底的瞳子,却如潭水更深,沉在手中的那只小脚上。

    “是你……”穿针倒先讶声叫道。

    三月三静窦寺的柳荫下,一身白色锦袍的男子,挑起来的眉目间,有一丝隐匿着冷峻的阴鹜与她们相望。就如她在寺内无意间压住了他的袍角,一双深邃幽黑的眼眸转将过来。

    “真巧。”他早认出她来,嘴角甸起似无微有的笑,轻轻地将她的脚放下了。

    穿针的眼光紧随着他的动作,一缕鲜血正从白挂素的袖口里渗出,滴在锦绣的绸缎上。

    没有半点的迟疑,穿针随手从衾枕边抽出那块绣了山茶花的白丝罗,挽起他的袖子,将白丝罗小心地覆在他的伤口上。

    抑或他曾经救过她和引线,她要报恩;抑或在漫漫孤寂的深宫冷院里,见到一个熟人比任何事情都来得亲切。

    她视他并不陌生。

    屏门外传来了嘈杂的声音。白衣男子警觉地抬起了头。

    “珉姬姑娘,”守夜的老宫女在院子里叫唤着,“可是听到什么动静没有?公公们等着你回话呢。”

    “我已睡下了。”她镇定地答应着,不急不缓地、用纤纤十指将丝罗缠住他的手臂。

    外面的声音顷刻消失了,白衣男子的凝重的脸上露出了柔和的笑。

    “你怎么在这里?”只这么一问,他自觉失言就收住了,幔帐内一片谧静。

    “很奇怪是不是?我不过是……”她冷声一笑,剩下的话被她紧紧咬进唇中,本就粉红的唇涂了一抹胭脂般。

    “我要出去。”他说。

    “那里有道偏门,沿路平时没人,我带你过去。”她回答,灵巧地将白丝罗打了个结。

    垂花门外挂着的宫灯明灭不宁,月亮静静地高挂在天上。夜风过处,满地细碎摇曳的月光,以及那稍带着些竹叶的清香。这是一条阒无人迹的石板路,穿针无声无息地走着,蒙蒙光亮笼着她窈窕的身姿,而她的身后跟随的是一位极为英俊的男子。

    她走不快,而且很小心,白衣男子觉察到了,他跨前一步,牵住了她的手。

    她的心突地抖动了一下。

    这是他第二次拉住她的手,他的掌心有一点凉意,却很坚定,两只手相牵,她的心中充溢了一种坦荡,那份不安渐渐消融化解了。

    她想像着这个男子的身份,却始终不能想得周全。盗贼?刺客?探子?她一一想来,却又一一被他与生俱来的高贵与优雅推翻了。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距离偏门已不远,男子让她在石板路口止步。

    “前面太黑,我自己过去。”

    “请走好。”她的面上有一种干净的表情,清浅的语气似一束月光,穿越他凝视的眼。

    他依然握着她的,气息拂过穿针的耳鬓:“会有机会见面的。”

    他用了点力,一刹那又放手,转身而去。他的动作很迅捷,瞬息就融进了黑暗之中。

    穿针定定地望着,他必是一个白衣癖者,即使夜间行走也穿白挂素,岂不怕暴露?

    悄悄然回了荔香院,她有点失神地坐在床榻上,锦缎绸面上一朵鲜艳的红,那是白衣男子手臂上的血。

    她去外屋取了盆清水进来,将那沾血的一面,洗净,绞干。

    当红烛燃尽了一屋子的微光,周围漆黑起来,她才卧床睡下了。黑暗里听到自己的一声叹息,像深秋里清婉散淡的风声,让自己也惘然起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