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禁门宫树月痕过】  玉娉婷 花开堪折直须折(一)

章节字数:1471  更新时间:10-06-27 01: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气愈来愈炎热。

    那件事后,引线再也不理穿针了。

    从小到大,引线向来都是被人小心呵护着,一切均由自己做主。有时,她甚至会以孤高傲慢的举动,对家人,对别人加以渺视。对她而言,穿针这次真的刺伤了她,如果穿针向她解释、哭泣、求饶,或许她的心情会好受些。

    然而她终是失望。穿针继续埋头做着自己的针绣活,人也愈加沉默寡言,尽管她依然温柔地叫着线儿,在引线的眼里,穿针如水的眼眸似一刃刀锋,将冰凉的刀气削进她的心骨,除了阴险依然阴险,引线心中的恨愈发深了。

    这天,穿针手头的活做完了,她抬起头,望了望阴霾的天。

    自他离开,这天空是持久的灰,不曾明媚的蓝过。持续下了几天的雨,土地河水都喝了个饱,泥石路上遍地都是坑坑洼洼,她走得很困难。

    南宫老夫人的院子后面,长满了胭脂木,一株一株娇润的粉红。她把绣完的锦缎交给管家就走了,她怕老夫人又追着赏赐她什么。

    也许针绣活是夜秋睿安排的,她只能感激。

    南宫府内出奇的安静,曾经的华堂绮宴,酒绿灯红,已经湮灭无踪。

    踩在泥石路上,一阵阵大风突然刮了起来,大块浅灰色的云朵疾走如飞,路边的柳树兴奋地摇摆着袅娜的身姿,风吹得穿针站不住脚,裙摆长发纷飞。

    她看见村里的许多人都朝着庄稼地跑,里面有龚父的身影,她甚至还看到娘也出来了,后面跟着引线和庆洛。

    糟了,有场大风暴即将到来,穿针不安地望了望天,也努力朝田地急走。

    在每年的夏天,东南方刮来阵阵狂风,强烈带着大暴雨,村里人早司空见惯。只是今年的大风来得早了些,打了人们一个措手不及,庄稼还未成熟收割,这一刮肯定要把今年的收成刮走了。

    一家人在地里忙乎了大半个时辰,老天爷开始下雨了,雨点儿啪啪地摔在了地面上,渐渐地密起来。龚父无奈地指挥着将收割完的尽快搬到家里去,等他们到了院子里,浑身上下湿淋淋的浇了个透。

    穿针回了房,擦干身子后站在窗前,狂风夹杂着雨儿在天空中织着密密不定的网,天地之间都成灰色,这颜色随着怒风的起落不时发生着变化,急雨抽打着地面,接天连地,眼前只有白茫茫的一片。那风也是漫无方向地乱撞乱碰,恨不得把一切都撕扯得七零八落。

    她赶紧把窗户关了,去引线的房里探个究竟。引线正在里面换衣服,看见穿针出现在房门口,阴沉着脸,二话没说就将房门拴上了。

    一种惆怅交织着穿针寂寞的心,她难过地下了楼,想去看看厨房有没有漏了水。

    这时候,一记凄烈的嘶鸣声从龚父的房内传出,穿针惊骇地抬头望去,龚父跌跌撞撞地冲下了楼梯,满脸惨白。

    “我的银子……我的银子被偷了!”

    家里所有的人都跑了下来,聚拢在失魂落魄的龚父身边。

    “怎么会被偷了?你每天都看管得那么牢。”龚母也慌了神。

    龚父喃喃自语着:“一定是阿四这家伙干的……前几天他还想向我借钱,我没给,他就在后面骂。。。。。。龟孙子,他知道我藏在房间里,趁着我全家跑去地里,他正好有机会下手了!奶奶的,我这就向他要去!”

    话音刚落,他操起了角落边的扁担,众人阻拦不及,眼看着龚父闪进白花花的雨帘中,消失了。

    “这可怎么办?阿四家人多势众,你父亲脾气又暴躁,要是打起来怎生是好?”龚母急得直跺脚,六神无主的样子。

    “娘,我去看看。”穿针劝住龚母,打了把油布伞过去。

    “凭你?”引线劈手夺过了油布伞,冷笑道,“别假惺惺的了,他又不是你亲生父亲。洛儿,咱俩过去!”

    庆洛应了一声,姐弟俩同撑一把伞,在风雨中相互搀扶着出了院子。

    穿针陪着龚母在客堂门口忐忑不安地等待着。龚母嘴里不住地念着阿弥陀佛:“这银子要是没了,加上没了收成,教我全家怎么活?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过了良久,院子门口终于有了响动,两名村里人冒着风雨跑过来,喊得惊天动地:“大嫂,不好了,你家龚老二被人打断腿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