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禁门宫树月痕过】  玉娉婷 花开堪折直须折(三)

章节字数:993  更新时间:10-06-27 01: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穿针一声不吭地探出下半身,低眼望着轻波晃荡的船头,心里有了怯意,犹豫着不敢下了。

    肖彦眼里的笑意愈来愈深:“跳下来吧,本王知道你能的。”声音清朗,竟有种鼓励的意味。

    咬牙闭眼,穿针往下一跃,一只有力的大手随即揽住了她的腰。旋转飘动间,穿针轻盈的身子稳稳地落在了船头上。

    依稀中,肖彦身上淡淡的龙涎香拂过她的鼻尖。

    竟是那么的熟悉。

    肖彦极为爽脆地一笑,毫不客气地揶揄道:“你不是很思恋家吗?怎么他们都撇下你不管了?”

    千头万绪不知如何说起,穿针缓缓地坐在船舱头,双手搭在扶手上,看着粼粼水光,说不出话来。

    肖彦收眼,脸色渐渐凝重起来,站在船头命令道:“传令各船,加快救人!”船只重新开拔,划桨声和船首犁开波涛的声音,直往更远的地方传去。

    天空明净起来,太阳出来了。水势在缓缓消退,浩荡的暖风拂面。

    肖彦和穿针同时站在并州郡府的楼台上。

    他们,终于又见面了,在汤汤洪水的危险中,在散漫了一城的风花里。他看着她,细细地看,突然一笑:“你过得并不怎样。”

    “奴婢……很好。”穿针抬眸,迎住了肖彦凝神的眼眸,又垂下了头。

    他哼哼,话语甚至有点残忍:“你们家的房子随时会塌,你家人并不关心你的死活,你怎么可能很好?”

    穿针的心被莫名的刺了一下,脸色黯淡下来。

    肖彦看了看她,背着手走到一簇虞美人花丛旁,有几枝虞美人经风雨已过早憔悴凋落,他的话似是自言自语:“女人如花,韶华最好也就这几年了。你我谈不上缘,又未抵足交缠,却终归是我肖彦的女人,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

    “我肖彦虽不是怜香惜玉之人,却也不容自己的女人在外面受尽苦难。”

    “奴婢……”肖彦言语赤裸,穿针绯红了脸,不知该如何回答。

    肖彦却不耐烦打哑语,径直继续说着:“你这自称应该改一改,本王这几天处理并州事务,给你三日时间考虑,要不要跟本王回去?至于你家,本王会派人安顿好的。”

    他回转身,冲着她淡然一笑。

    她沉吟,清浅的眉目安然而恬淡:“是。”

    他握住了她的手,安抚似的温暖。然后,大踏步走下楼台。

    穿针呆呆地站着,抬起那只被握过的手。曾经,那一夜,那一日,有个人这样握过。

    可是,这世间之情,不过是一场虚妄,如同海市蜃楼,不能触摸。那人已经走了,留下一段话就擦身而去。

    心已通透,在这扰扰尘世,身边来去的,不过是一程又一程的寂寞。

    水终于退了,道边的柳树又开始婆娑起舞,让她想起那角翩飞的白袍。她想,还是把以前在晋王府所受的委屈都忘了吧,为了那个白色的身影,和心里埋藏已深的谜。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