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禁门宫树月痕过】  玉娉婷 花开堪折直须折(四)

章节字数:1442  更新时间:10-06-27 01: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洪水过后,韩岭村内外遍地狼籍,庄稼被冲走了,房屋倒塌了,就连本就清澈的河塘,溷浊得散发出难闻的腥味。

    引线姐弟俩抬着龚父回家了。

    道路上泥泞不堪,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龚父一路叹气。

    “房子就是没倒,这水里一泡,也是不能住人了。看周围邻居都是投亲靠友的,咱上哪投靠去?什么都没了,这苦日子何时是个头啊?”

    龚母一脸焦灼地朝家的方向眺望:“不知道针儿怎样了?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这做娘的这辈子对不住她了。”说着,又眼泪汪汪。

    “好了,尽听你每日哭哭啼啼的,没看见咱家还在吗?”龚父不耐烦地指了指龚家隐约闪现的墙面,“咱四口人在外头忍冻挨饿,她一个人在家快活着呢。”

    “爹,你自己下来拄木拐子走吧,我手疼,抬了半天受不了。”引线嘟着嘴,也是一身狼狈。

    “好好,爹下来。”龚父闻言,慌忙下了门板,心疼道,“看看手伤着了没有?你这手是贵人的手,爹真是糊涂了。”

    “什么贵人?没看见咱们要挨饿吗,快想点实际的吧,真是痴人说梦话。”引线情绪大坏,对什么都提不起劲。

    “能有什么法子?洛儿等会去地里挖点土豆,一家人先捱过这一顿再说。”龚父也是满脸茫然。

    沿着台阶走,四个人站在老樟树下,迷惑地望着自己的家。

    倒塌的院墙已经齐整整地砌好了,看上去牢固而厚实。犹豫着走到院门口,几名公人模样的人正把清扫完的碎石土块搬出去,木匠泥匠忙碌着,刨花声、敲钉声不绝。穿针从厨房里出来,看见他们,本就恬静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笑意。

    “爹、娘,想着你们应该回家了,我刚烧了饭菜。”

    “针儿……你没事就好。”龚母的眼泪刷的流了下来。

    庆洛叫了声大姐,穿针柔和的目光落在引线的脸上。

    “针儿,这些人可是你请来的?”龚父朝着穿针亲昵的叫,脸上笑开了菊花。

    穿针替大家摆好了碗筷,平静地告诉道:“明日我回晋王府,家里……会好的。”

    龚父嘿嘿直笑:“我一看这架势,就猜着晋王爷见过你了。这次跟上回不同,该有名分了吧?”

    穿针并没应答,侧眼看了看身边一直沉默的引线,夹了一块鸡肉放在引线的饭碗里。

    引线只顾埋头吃着,穿针吁了口气,将手轻轻地抚住了她的头发,近似耳语:“线儿,别恨姐,姐会来看你的。”

    一滴晶亮的泪水从引线的眼中溢出,落进了饭碗里。

    并州城内并没有受这次大水的影响,依旧车水马龙,甚至比往常热闹几分。守城的把关紧了,时常还有侍卫模样的人影绰动,城里官宦人家都得到消息,晋王肖彦来了。

    穿针在南宫府外下了马车,抬眼望了望金光闪闪的匾额,径直往府门走,见守门的是张陌生的脸,一时犹豫着止了步。

    守门的看见了她,懒洋洋地打量她一番:“你找谁?”

    穿针含笑道:“小女子想见南宫老夫人,有几句话说。”

    “老夫人?”那人锁住眉头,“哪来的老夫人?你找错地方了。”

    穿针猜着守门的估计是新来的,正要耐心说话,那人已经不耐烦了,挥手赶着她走:“一个姑娘家的,上这里干什么?走开点!”

    穿针应了一声,回身就慢慢的走,一直走到通往大街的巷口。

    “珉姬姑娘。”

    她回头,南宫青色的身影。

    南宫一直踱到她的面前,脸呈肃意,声音一如平日的淡漠:“守门的刚换,不懂如何说话。你找老夫人干什么?你的针线活不是完了吗?”

    穿针施了礼,眉宇间毫无不快的神色,依旧平和的说话:“奴婢想过来谢谢老夫人,跟她告个别。”

    南宫一愣,如冰的眸光有了丝讶意:“晋王在并州,你可是要回晋王府?”

    “是。”

    南宫轻轻颌首,说话客气起来:“老夫人昨日回娘家了,过段日子才能回来,本官到时会告诉她的。”他说了个地方,穿针想来那是极遥远的,便再次施礼,转身而去。

    暖洋洋的阳光斜映在她的身上,她莲步款款,步步间似乎把满地的清辉带走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