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始是新承恩泽时】  玉娉婷 始是新承恩泽时(四)

章节字数:1970  更新时间:10-06-27 01: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日陈徽妃又亲自过来问新院子的事,穿针婉转地说:“臣妾真的以为荔香院很好,这样搬来搬去的,太浪费,娘娘请别费心了。”

    陈徽妃将这事向肖彦一禀告,肖彦倒满不在乎,淡淡说道:“随便吧。”

    自此,穿针依旧住在荔香院里。

    肖彦并未时常呆在王府里,很多日子他都去他的军营大帐,跟僚将们同商国策,边训练翼军,以防邻国卷土重来。

    有时候他传人捧来一大摞文翰,在自己寝殿里埋头批阅。这时嫔妃们都有机会陪寝,肖彦在这方面也不讲究,想到谁就是谁了。府里就四个侧妃,穿针也去晋王寝殿里陪了他两次,每次她都是安静地坐在稍远的地方,望着墙壁上挂着的文人笔墨出神。

    等到肖彦抬头注意她了,更漏声一声接着一声,穿针已经砌好了茶,壶中沉着几撮香茗,端端正正地放在桌上,清香袅袅间,白玉水注里的砚墨又磨好了。

    肖彦很满意,冷漠的脸上有了一丝淡笑:“你做得很好,以后就这样了。”说着,又挥挥手,“你且回去,下次本王再召你。”

    他甚至连看她小脚的心致也没有了,穿针明白,一定是那天晚上的事困扰着他。

    她很顺从地应诺,施施然行了礼,婷婷娜娜地走了。

    这日下午,南风大作,吹得青纱琐窗外落叶如潮,前后院通是冥冥的。穿针急忙唤珠璎和浅画将各厢房的门窗关了:“都别出去,快下大雨了。”

    说话间,忽然一声霹雳,电光开处,雷声轰轰,一阵萧萧瑟瑟的细雨就下了起来。

    几个人正在院子里忙碌的奔走着,屏门外传来了敲击声,穿针唤珠璎去开门。

    透过纱窗,一个披着天青油袖斗篷的人影跌跌撞撞地闯进来,直往穿针的卧房冲。穿针吓了一跳,掀帘子出去,那人已经进了外房。一见穿针,那人一手掀了身上的雨篷,泪痕满面,扑到穿针的身上嘤嘤哭起来。

    穿针已经认出那张秀冶而略显消瘦的脸,是雯妃。

    她连忙扶着雯妃坐下,让浅画递了棉巾过来。雯妃埋头哭着,单薄的肩胛不时地抽动,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雨声掩盖住了雯妃的哭声。

    穿针猜想雯妃必有说不出的悲酸,看她这般失魂的样子,心中自然而然的也凄楚起来,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身上,小心地安抚着,任她哭个够。

    雷雨慢慢地缓了速度,滚滚雷声时断时续的,雯妃抬起头来,看来心情好受了些,朝着穿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遇上这种天情绪就不好,又没人说话。今日梗得特难受,不知怎的跑到你这边来了。”

    穿针宽容地一笑:“这种雨天,到了晚间天色就变好了,明日更好。”

    “是啊,明日会好的……”雯妃低喃着,眼里的泪水已经揩净,神色平静下来,“不知怎的,看见你,人就平静了。”

    “娘娘是个善良的人,小心身体了。”

    “叫我琬玉吧,你一来,好歹可以一起说话。”

    “琬玉姐可是感到寂寞?这王府……”

    “王府里还是很自在的。”琬玉解释道,“这里比宫里的娘娘们自由多了,出出进进的王爷根本不管。我生来胆小,在王爷眼里,最无用的一个了。”说完,她近似苦涩的笑了笑。

    “穿针出自乡野,什么都不懂。”穿针也笑了。

    琬玉高兴起来,拉着她言语真切:“我出自官宦人家,闺训又重,反而什么都小心翼翼的。咱不提出身,有个伴就好,你可愿意?”

    穿针和善地点了点头。琬玉舒心地笑道:“这一哭还真没白哭,认了个妹妹。明日带你去仁裕街逛逛,那里都是皇亲贵族去的,姐姐让你去开开眼界。”

    穿针想,京城繁华街景自己没亲身体验过,也该好好走走,引线以前天天念叨着京城里的好东西,这回帮她去挑几个。

    于是答应下来,琬玉更是欢天喜地的,又聊了会,方才依依的告辞了。

    黄昏时积雨新霁,四周漫漾着清新凉爽的空气。珠璎摆在南窗下的一盆兰花绿叶纷披,扑鼻的芬芳幽幽地散着。

    穿针出了垂花门,朝着一带绿荫,冉冉地向着景辛宫的方向走。

    肖彦不允许她住到景辛宫去,她的心依然留在那里,趁着这花荫瑟瑟的雨后,她想去那里走走。

    此时天空如洗,微风吹送青石路两边的柳树,一缕缕的水丝轻洒在头上、脸上。穿针抬眼感受着那份舒爽的凉意,不经意间,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树林子间若隐若现。

    穿针停止了脚步,那人低头走着,想是思忖着什么,脚步略显沉重。

    待他渐渐走近,穿针笑着打招呼:“长寿师父。”

    长寿惊骇地抬头,脸色也变得苍白,看着穿针一时说不出话来。

    穿针轻笑起来,开玩笑道:“瞧长寿师父吓的,是不是几月不见,以为我不再出现了?”

    长寿缓过神来,尴尬地一笑,声音低低的:“那是,那是,真意外……”又指着后面解释道,“工房让我过来看看这边的雕刻,赶着做批活。”

    穿针看着长寿手里的画卷,就催促他:“不多说了,您快去干活吧。”

    应了一声,长寿低头擦身而走。穿针回首见长寿匆忙的背影,摇头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眼前小径红稀,雨水把景辛宫外面的草披冲掉了一块,上面有零乱的几片脚印,深深浅浅地通向院门。穿针小心地走着,院门虚掩,穿针推门而入。

    雨后的景辛宫是何等的寂静。纷纷扬扬的坠叶飘满香阶,风卷起,细碎的沙沙声频添寒意。各处门窗依然紧闭,想着夜秋睿曾经破门而入——景辛宫里到底有什么?

    穿针在院墙下站了良久,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

    荒凉的景辛宫过早地进入了秋天。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